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宫主,您不打算解释一下,这位……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书房里,白松鹤弯腰又捡起了一本跌落在地的书册,看了眼周围好几个同样蹲在地上忙碌收拾的宫人,胡子终于没忍住随脾气炸起。

      他转头恶婆婆一样的眼神瞪向跟个大爷似的靠在旁边软榻上的男子,对方听到他的疑问后还抬眸扫视了他一眼,眼神十分冷漠。

      而被问话的路明遥手里正捏着几张被人弄得皱巴巴的纸,施了点灵术,把它们恢复原状。

      恰好一位仙子又抱着叠整理好的折子来到桌边,他便抬头朝对方很浅地笑了一下:“谢谢,放这里就行。”
      仙子微红着脸,把东西放好后退下。

      路明遥这才终于把视线挪到了某个存在感特别强的人身上。
      与初见时候不同,风涅今日换上了一套素雅的雪白色衣袍,气势不如之前的张扬,却更显清冽。

      路明遥面不改色回道:“他自幼发育不全,思想和行动总异于常人,白长老多担待担待。”

      宫宴的结束,对路明遥而言只是一个开始。
      风涅虽然没有他允许无法擅自离开仙宫,但平陵山到底是关不住他了。既然不能出去危害天下,而他又不愿意放他自由,于是他就想方设法在仙宫内给他添乱找麻烦,企图以此挑战他的耐心,等他受不住后妥协。

      短短几天里风涅就把他的仙宫给逛了一遍,走到哪儿留祸到哪儿,连负责巡逻的护法都难逃他魔爪,都快比他这个宫主还要熟悉宫里的路线和各大小务处了。

      路明遥不想搭理他,他还来劲儿了。

      今天一早,路明遥像往常那般来到自己的书房准备继续处理公务,岂料刚和白松鹤进来,就见到遍地的狼藉。原本整整齐齐堆在桌子上的文书像是经过飓风扫刮,七零八落地铺散在房间里,有的纸张甚至还遭到了破坏。
      修复和重新整理不难,就是比较耗费灵术与精力。

      白松鹤气呼呼地把视线从风涅身上收回来后,来到桌边小声询问路明遥:“宫主,此人当真是您的朋友?他明明就铁了心不想让您安安稳稳过日子,再过几日您就要开始与那些老狐狸开朝会了,我认为还是赶紧把他送走,省得他又在如此严谨的场合给您添乱。”

      如果风涅还在的话,这乱子大概率是要添的。
      想归想,路明遥还是拒绝了白松鹤:“他还得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宫主为什么对他如此执着?”白松鹤很不理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一裂,讷讷问道,“莫非您与他当真有……”

      “没有关系。”路明遥斩钉截铁地回道,暂时还不想把风涅的身份说出口继而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的事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你干啥呀?!我好不容易才把它们给恢复好,你怎么……”路明遥刚和白松鹤说完话,房间另一角突然就爆发了小争执。
      不用怀疑,争执的源头就是风涅。

      “你们先出去吧。”路明遥忽然起身将白松鹤等人都遣散出房,只留下还在榻上坐着的风涅。

      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风涅手里握着随手从地上捡起的玉简,在路明遥朝他看去时,随口念出玉简上的内容:“宫主年幼资历不足,无心政务昏庸无道还好男色——”

      听起来似乎还是在见过宫宴那晚的荒唐事后,进谏到仙宫的弹劾文书。
      这种他处理不了,一般是会送到尚明殿由仙宫自行判断。不过这玉简现在能又流到他面前,显然是仙宫没有采纳那名仙士的意见。

      路明遥抬手隔空将风涅手里的玉简拿了回来,对着风涅浅浅笑了一下后,忽然大袖一扬,把桌上整理到一半的文书重新推落,撒满一地。

      “风涅,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路明遥轻声开口,声线清清,却叫人莫名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喘气的威压,“我在想,你惹出来的事,还是让你自己处理会比较好。”

      风涅抬了抬眸,还没意识到惹怒新任宫主的严重性:“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没睡醒?”

      路明遥没有计较他的态度,只温和地反问一个似乎毫无相关的问题:“魔界有一条很凶的九头龙,你认识吗?”
      风涅回道:“如果有机会让我离开这座仙宫,或许我会和他成为好朋友。”

      “没必要了。”路明遥说道,“他现在就在我家后院看门,我想你应该不会希望有机会与他见面。”

      等他语气冷淡的话说出口,风涅才隐隐察觉到房里的气流有了些许变化,空气中甚至多了一种让他感到极度不适的雷电气息。

      再看向桌边的人时,他惊觉对方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银蓝色的长剑,剑上时不时有紫色的雷电流光滑过。转瞬间,剑尖已来到他脖子边,即使长剑的主人努力敛起它的锋芒,可是只要稍有移动,轻易都能在他脖子上划出血痕。

      风涅这才发现手握武器的路明遥看似温和的目光里,实则没有一丝感情。
      他倒也不惊慌,冷静地对路明遥说:“你不会想杀死我,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

      “你那么好看,我怎么舍得杀你?”路明遥说着又弯了一下眼睛,微勾的眼尾牵着几丝寒意,“当然,这不意味着我就舍不得揍你了。”

      ……

      书房外,白松鹤送走喊来帮忙的护法们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脸担忧地在房外来回走动。

      路明遥的书房保密做得很好,人在房外根本听不清房里的任何动静,甚至他们可能在里面打起来了外面都不知情。那个长得一看就特别红颜祸水的男子脾气可真不小,但要说他和路明遥有什么关系又不太像,总不可能是因为路明遥已经把他宠上了天,才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白松鹤越想越觉得不无可能,甚至开始怀疑路明遥让他们离开,是为了说什么外人听不得的话把人哄开心。

      “白长老?你怎么在宫主书房外独自徘徊?”
      他愁得头发白了又白,正想要不要大胆敲门进去时,边上忽然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

      “哎,仇小长老,你回来了啊!”白松鹤惊喜地看向来人,长吁了口气。

      仙宫里管事的除了白松鹤之外还有好几位坐拥长老地位的人物,各司其职,只不过他是最大的那个。许多小长老一开始只是仙宫内的小护法,凭自己的实力慢慢一路提升了自己的地位。

      面前这位叫做仇天闵青年是几十年前才刚升上来的,不过与许多人相较,他在仙宫的资历不算高,但是能力十分出众。白松鹤挺喜欢有他在宫里搭把手的日子,不仅性子温文儒雅还很细心,总能帮忙把许多大小事务处理妥当。

      仇天闵主外的时候居多,很多时候会被安排到外面处理事情,看样子他是才刚办完事回来。

      “是啊,其实我在听说仙宫终于有新宫主任职后就想第一时间赶回来,奈何那只蛇妖实在过于棘手,费了我们好些时日才终于将它消灭。”仇天闵笑得温柔。
      “放心,我想宫主肯定能够理解。”时隔多日再见到仇天闵,白松鹤内心多少有点感慨。

      其实早在前任宫主忽然消失,并且仙宫宣布要挑选新任宫主之时,仙宫里的人都以为德才兼备的仇天闵会是下一任宫主。

      白松鹤注意到他手上抱着一个黑色的锦盒,正想顺口问他那是什么,书房的门突然被人用力从里面推开。

      只见那身着白衣发侧别着金羽发饰的男子沉着一张脸从房里走出,看都没看外面的他和仇天闵一眼,踏着充满怒火的步伐很快就消失在他们视线之中。

      “这位是……?”仇天闵微微一怔,“宫里新招的护法吗?”
      白松鹤一脸纠结:“不算吧……”

      再看看书房,里面的狼藉已经被人彻底收拾好了,甚至周围都看不出有过任何的打斗痕迹。路明遥坐在他的位置上,微低着头面色如常地处理着他的公务。
      心情,好像也没有很糟糕。

      白松鹤总算放下了心,拍拍仇天闵的肩膀说:“那我先去忙了,新宫主倒是没那么多规矩,你想见他进去就行。”

      路明遥刚把又需要时间沉淀郁闷心情的风涅送走,书房忽然来了另一个陌生的面孔。
      是个身着水绿色衣袍,气质非常柔和的青年,连带着他身后的阳光都显得没那么灼目了。他站在房门外礼貌地敲了敲门板,没有马上进来,只捧着半个手臂长的盒子朝他轻轻点头,似是在等待他的准许。

      “进来吧。”路明遥放下了手中的笔,打量着朝他走来的男子。
      对方生得还挺俊秀,棕褐色的头发松垮地落在他身后,尾端用了束绳束起,整个人瞧着很是儒雅。

      男子端正地向他行过礼后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路明遥才想起刚进入仙宫那会儿,白松鹤的确提过宫里还有几个平日较常在外走动的重要人员。

      他在仇天闵向他表明歉意时回道:“没关系,我本来就不在意那些仪式,反倒是你这些日子辛苦了,欢迎回来。”

      “不辛苦,一切都是为了仙宫和仙界。”仇天闵笑道,旋即又把手里的盒子递了上来,“我今日过来除了与宫主正式见面,主要还想亲自把这份来自仙宫的心意送给您。”

      路明遥把盒子打开后,才发现里面是一罐子的花茶。

      仇天闵朝他眨了眨眼睛:“这是由仙宫地界才能够寻得的太铃花制作而成,太铃花每五百年开一次,数量也不多,所以一般制作后都会收起来,只有宫主才喝得上。”
      “一般宫主任职,宫里的人都会代表仙宫将它奉上。”

      “……这怎么好意思。”路明遥真诚说道。

      仇天闵被他逗笑了:“宫主日理万机,肩负这一方仙界的所有责任,大小事都需要照拂,您若不合适,那全仙界就更无人有这个资格了。”
      “不介意的话,我给您沏一杯试试?”

      书房里就有高配置的茶具,也是白松鹤准备的。他当时还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书房里弄这么齐全的茶具,现在一瞧,原来是历任宫主们都有这个习惯。

      仇天闵的好意路明遥自然不会拒绝,只是看他一步一步耐心地在那里捣弄老半天,他才发现这太铃花茶比他喝过的任何茶水还要尊贵。光是泡茶就有好多繁琐的步骤,他觉得以自己那么懒且不爱麻烦事的性子,这茶叶只会被他丢在角落置之不理。

      等待的时候路明遥又很速度地处理完一叠的文书,等他把最后一本册子放好,仇天闵也端着茶杯送到他面前。

      别的不说,太铃花茶的口感确实与他喝过的茶完全不同,特别润滑,而且它所蕴含的灵气是普通灵植无法媲及的。就这么一小杯,足以让普通修士修为大涨将近一个小境界。

      “这些,我在外面已经都处理好了。”路明遥还在细细品茶,心情刚被它甘甜特殊的滋味哄得稍好一些,边上的仇天闵忽然指了指其中一沓还在等候他处理的文书。

      他讶异地翻了翻仇天闵说的那些,多数是早前积累下来而且确实与外部有关的事情。

      随后仇天闵从身上取出一本册子:“上面都有完整的记录,宫主可以亲自过目。”

      他也没有马虎,翻了翻发现仇天闵确实已经替他处理好不少琐碎的事务,赞叹道:“不愧是仙宫要员之一。”
      仇天闵不管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令人舒心的笑容:“宫主过奖了。”

      不仅如此,一整个下午,仇天闵都在给他汇报宫外的一些事情,以及帮他将目前的事务整理得有条有理,甚至还能替他分担些许原本就可以不用他亲自处理的琐事。

      经历令人头疼的风涅,突然来了个那么懂事让人欣慰的仇天闵,路明遥只能感慨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仇天闵现在在他面前,就是个会闪闪发光的小可爱。

      不过,自从在书房里被他小小教训之后,风涅接下来的时日里似乎老实了不少,好几天都没再在宫里闹事。

      他以为风涅终于想明白了,还没来得及感到安慰,他又亲自啪啪啪打了他的脸。

      这天是他与老狐狸们开朝会的第一日,他好不容易在仇天闵的帮助下结束了会议,刚在他们的拥簇下走出仙殿,一位小护法就匆匆忙忙来到他面前。

      小护法一脸焦急地对他说:“宫主,他,他和白长老快打起来了!”
      路明遥满脑子都还是朝会上讨论过的事情,一时没转过来他说的是谁:“哪个他?”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打死都不会让自己问出这句话。

      因为小护法纠结半天后,竟在众人面前小心翼翼回了句:“您的……男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