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04
      少年人的身体很软,很温暖,柔顺光滑的发丝跟着贴近,微凉地擦过手心。
      
      容仪调整着姿势,迷蒙间觉得相里飞卢的腿碍事,膝盖跟着顶了上去,要他挪开。
      
      他很快发觉顶不开,下意识地想伸长脖子去叨他,又忘了自己现在不是原身,头刚低下去,就撞到相里飞卢的胸膛,硬实滚烫。
      
      他不动了。
      
      枕头太硬,他缩回来扯过被子,觉得怀里终于有了依靠,于是满意地陷入了深眠。
      
      相里飞卢一床薄被,一大半都被他扯去了。
      
      他靠过来的那一刹那,相里飞卢浑身绷紧,犹如被烫了一下,退后让开,脸色铁青地坐了起来。
      
      容仪浑然不觉,只动了动,剩下的那四分之一被子也揽了过来,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他是凤凰,又是明行天运,本来不畏寒冷,只是看着这边的人类都在窝里放条毯子,他也学着裹一裹。
      
      佛塔除了第一层与塔外的护院外,其余的塔室都存放着大量的经书与文卷,这一层楼也并无别的地方可去。
      
      相里飞卢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寝衣,就地打坐。
      
      房中只剩下容仪轻浅的呼吸声。
      
      这只凤凰睡着的时候,真正像个普通的少年人一样,神情带着某种迷茫和娇憨,肌肤莹润,呼吸温热。
      
      窗外天色由暗到明,雨声渐渐地小了。
      
      相里飞卢气行多个小周天,自在法决又过了一遍,到了正午,他听见钟声响起,是他该去宫里的时间了。
      
      他每日卯时睡,正午起,一丝一毫都不差,比姜国的报时鸟更加精确、严密,风雨无阻。任何人都有懈怠的时间,只有他一丝一毫的差池都不能出。
      
      他垂下眼,注视着容仪,碧绿的眼幽暗而复杂。
      
      容仪仍然没有醒,全然毫无防备的姿态对着他。
      
      青月剑仍然在他手里紧紧地握着,只要他想,随时随地就能抽出刀刃,刺入这少年人的胸膛。
      
      谶纬的话回响在他脑海中。
      
      ——“凤凰出,姜国覆。”
      
      檐下雨珠滚落,风吹拂过,容仪似乎觉得这声响烦,睡梦中又动了动,往温暖的地方挤得更深了一些。
      
      他注视了容仪片刻,青月剑调转了方向。
      
      相里飞卢起身换衣。
      
      出门之前,他想起容仪昨天轻轻松松穿墙而过的模样,反手一道符文刻下,将容仪幽闭在这个房间里。
      
      这符文威力无穷,他这么多年也只用过一次。
      
      那时北方鬼族侵入,孔雀坚持要替他御敌,他学来了囚神的法术,将孔雀与其他人全部囚在姜国境内,只允许他们护法,不允许随行。
      
      随后他带着一身伤全胜而归,方才解除了这个封印。
      
      他实在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还需要在佛塔里用上这道符文。
      
      *
      
      “孔雀身死,姜国周边危机四伏,佛子,从此以后无人为你护法,其实不止朕……”
      
      皇帝的声音有几分嘶哑,兴许也是因为天凉,难免有了一些伤寒之兆。
      
      “朝臣与民众,也都希望大师您能休息一下。这次南部的渡厄消灾,朕指派了旁人去做,周围防线,也安排了除妖师镇守。毕竟……”
      
      毕竟孔雀死了。
      
      如同人卸一臂,不会不痛。
      
      “我因修行,无须休息。”相里飞卢声音没有什么变化。“陛下多虑了。”
      
      皇帝抬起眼看他,神情复杂,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三十岁继位时,为他主持登基的就是相里飞卢。
      
      相里飞卢身份特殊,也是姜国唯一一个不用对任何皇族俯首称臣的存在,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提剑入朝堂的人。
      
      那时相里飞卢就是二三十出头的模样。
      
      如今十多年过去,他已有斑白鬓发,相里飞卢却仍然是原来的模样,从来没有改变过。
      
      他已经成为姜国的象征,一枚永驻的定心丸,和他的青月剑一样,仿佛长存千年不灭。
      
      只是一根弦绷得太久,太紧,别人也会担忧。
      
      “南部渡厄,我明日即启程,陛下在宫里,如有要事,即刻传书。”相里飞卢说。“我一个人,也是一样的。”
      
      皇帝踌躇了一下:“这固然叫朕放心,只是,我听说佛子你……近日是否有其他要事?”
      
      姜国谶纬,自古只掌握在国师手中,历情劫的事情,只有相里飞卢自己,与水镜中的亡灵们知道。
      
      相里飞卢抬起眼,幽暗翠绿的眼如同墨玉。
      
      皇帝咳嗽一声:“我是听禁军进言,佛子身边似乎多了一个貌美少年。”
      
      昨晚的事,今天正午就报到了皇宫里,禁军队长的嘴巴很利索。
      
      皇帝见他没说话,又轻轻叹了一口气:“从前朕以为,有生之年,能替你与孔雀大明王菩萨主持一场神婚,如今,佛子如果身边来了新人,那么至少这次,别再错过了吧。”
      
      “昨日的那少年是个意外,我自会处理。”
      
      相里飞卢沉声说道。
      
      “我亦从心底敬仰孔雀大明王,不曾有僭越之想。佛家清规戒律在此,我此生不会破戒。”
      
      外边仍在下雨,侍卫与宫人护送相里飞卢回佛塔。
      
      以他的地位,本来什么排场都能有,但相里飞卢只是数十年如一日地屏退众人,一个人来来去去,身形清俊而挺拔,比他那把剑更加挺直。
      
      “大师这个人啊……”
      
      皇帝低声叹气,向旁边招了招手。
      
      在另一边偷看了半晌的小皇子奔过来,扑进他怀中。
      
      “父皇,大师也可以成婚的吗?”
      
      孩子也跟着他一起,盯着那雨中挺拔劲瘦的人影,童言无忌,“大师,不是和尚么?”
      
      皇帝抱着他,拍了拍:“他是佛法化生,本身已是佛门人,不需要像凡人的和尚一样,守戒修行,剃度皈依。”
      
      “也正因如此,什么都没经历过,什么都未戒除过,我们才担忧。”
      
      皇帝叹了一口气。
      
      “出家人本该心无挂碍,我们姜国,到底还是耽误他了……”
      
      相里飞卢回到佛塔下,远远的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
      
      平常热闹的客苑没见着什么人,走上塔楼楼顶,却发觉廊下层层叠叠挤了许多人,闹哄哄的。
      
      大多是姜国民众,而且个个手里都拿了东西,眉开眼笑地讨论着什么。
      
      他的佛塔还没这样热闹过,那些人见到他来了,都纷纷噤声问好。
      
      只有昨夜上来看了病的几个老人家说话稍微多一些:“大师回来了,昨天天暗没带来,今日再带几串辣椒过来,大师和小公子也去去湿气。”
      
      “是的是的,小公子看着身量单薄,穿得也单薄,还要喝枸杞姜汤才好。”
      
      相里飞卢顿住脚步,听明白这几句话之后,隐约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他卧房的门大开着,远远地能看见一个穿着粉白衣衫的少年人坐在门口,两手托腮,正眉开眼笑地跟别人说着什么。
      
      他快步走上前,浑身冷气,上前将其他人挡在身后,低声嘱咐一旁的禁卫军:“护送各位回去。”
      
      他一开口,周围都冷了下去,只有容仪一个人仰脸瞅瞅他,乌黑的眼底闪着光。
      
      相里飞卢手指骨节泛出白色,冷声问道:“你在干什么?”
      
      他虽然一向沉默淡然,但在别人眼中,一直都是温柔持重的样子,从来没有过这么疾言厉色的样子。
      
      连禁军队长都吓了一跳:“这这,大师,小公子也没做什么,只是他坐在门边,与人闲聊了一早上而已……”
      
      一旁一个没走的阿婆也跟着说:“是啊是啊,小公子陪我聊了一会儿,这孩子也是乖,我们问他为什么呆在这里嘞,他说是大师不让出来。我们让他出来走一走呢,他也还是说大师不让出来,又说可以呆在门边,与我们说说话。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公子,大师在哪里捡来的这么个宝贝?”
      
      ……
      
      相里飞卢拎起容仪,转身关上房门,动作里已经带上了压不住的怒气。
      
      “我警告你,不要与姜国人接触。”
      
      那双翠绿的眼底藏着冰冷的怒气,却让人感到滚烫而温暖。
      
      容仪也不说话,就是瞅着他,凤眼微弯。
      
      片刻后,他忽而伸手上来。
      
      相里飞卢一怔,躲闪不及,让容仪的指尖碰上了自己的眉骨,微凉,呼吸又温软地拂过他唇间。
      
      “你的眼睛很漂亮。你为他们发怒的时候,更漂亮。我喜欢看你的眼睛。”他听见容仪的声音说道。
      
      “我第一次与人说话,那些人,我能看见他们余下的阳寿,并不长。我不明白,你因为他们可怜,所以要留在这里吗?”
      
      他仍然是昨天晚上的神情,带着观察与好奇,仿佛也不为他刚刚的凶神恶煞而生气,真如同鸿蒙初春的一只鸟儿。
      
      他是一只脾气很好的凤凰。
      
      相里飞卢猛地甩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声音更冷了:“上神,我没有时间陪你耗,情劫我不历,也请上神回你的地方去。”
      
      容仪又想了想:“可是我很喜欢你,而且我的任务完不成,也没有办法回去。你总要试一试吧?我知道我们凤凰或许名声不太好,总有人说我们娇气,可是我很好养的。而且,你也养得不错,我很满意。昨天的窝,我很喜欢。”
      
      他为了表示自己的喜欢,伸手拿起桌上的杯盏,却没想到卡擦一声,杯子在他手里裂开了。
      
      应该是昨天被撑裂的。
      
      容仪默默放下杯子,极力想把这件事情揭过,又瞅瞅他说:“……我饿了。”
      
      “上神大可回梵天,姜国没有练实与醴泉,养不起凤凰。”相里飞卢淡淡地说。
      
      容仪也不生气,他又自己找了找。
      
      相里飞卢的房间里昨天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但他今天在门口蹲了几个时辰,替他要来了很多东西,填满了整个房间。
      
      他迅速注意到了刚刚那位阿婆送来的东西——人间的辣椒,红艳艳的,是他喜欢的颜色。
      
      他记住那位老婆婆说这个东西可以做了去除湿气,是可以吃的。
      
      他拿起一串辣椒,充满兴趣地观察了一下,然后咬了一口。
      
      相里飞卢转头来看他,眉头皱了起来。
      
      容仪第一口没尝出味道来,又咬了第二口。
      
      片刻后,辣劲儿才上来,容仪整个脸色都变了,想吐又吐不出来,只有眼泪汪汪地赶紧把其他剩下的都丢去了一边。
      
      “人间的东西,都是这样的么?我不如回梵天一趟,给你们摘些果子来吃吧。哪怕是蟠桃,都比这个好吃。”
      
      他对相里飞卢生出了几分同情:“原来你是吃这个长大的。”
      
      他辣得气都喘不匀,呼呼的,嘴唇红润,眼睛也跟着一起红了。
      
      他瞅着相里飞卢。
      
      相里飞卢也看着他。
      
      相顾无言。
      
      半晌后,相里飞卢伸手拿起茶杯——没被这只凤凰坐裂的另一个杯子,倒了一杯冷茶递过去。
      
      随后,他俯身捡起那串被容仪啃了几口的辣椒,和其他的东西一起收了收,放在一边。
      
      这些百姓知道他平时不收太多的东西,趁着他不在,反而什么都送了过来。
      
      除了晒干的辣椒,还有风干的腊肉,成串的大蒜和麦子。
      
      他随手抓了一把麦子,递到容仪面前。
      
      容仪还是眼泪汪汪地瞅着他。
      
      相里飞卢淡淡地说:“只有这个。”
      
      容仪认真端详了一下麦子,用指尖捏了捏:硬硬的,也没什么香气。
      
      他迅速丧失了兴趣,开始寻找其他的疑似食物——他很快摸出了一个送来的小盒子,因为闻见了花果的味道,高高兴兴地打开了。
      
      可是这个盒子里的并不是食物,而是一种滑腻的凝膏,凑近了闻一闻,还带着一些药味。
      
      “这个是什么?”容仪咨询相里飞卢,“能吃吗?”
      
      相里飞卢垂眼一看,膏药盒上刻着几个字:
      
      “刮取涂抹,消肿止痛,男子特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