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回京 ...

  •   南康三年十二月十日,祁安王楚翊回京。
      
      距离京城三十里远的一家客栈,夜色笼罩之下,庄严而立。
      不出几时,忽闻马蹄急踏的声响,包围客栈的士兵立马进入警惕状态。
      
      “来者何人?”
      “国舅府秦昭跟婧瑶郡主求见祁安王殿下。”这厢话音一落,不远处便传来舒朗带笑的声音。
      
      竟然是小国舅跟婧瑶郡主?
      为首的几个士兵面露惊讶,就在众人愣怔的瞬间,浑身雪白的马驹如一道流光的冲来,后稳稳的停下。
      
      “末将见过小国舅,婧瑶郡主。”听闻动静的清凌急忙从客栈里走出来,抱拳朝二人见礼。
      
      “怎么又是你呀,翊哥哥呢?”身穿流碧色袄裙,娇俏可人的婧瑶郡主撅了噘嘴,颇有几分嫌弃的看向清凌。
      “婧瑶不得无理。”面容舒朗的秦昭拿着折扇轻轻敲了下婧瑶郡主的头,语气暗含警告。
      
      婧瑶郡主是国舅府这一辈唯一的姑娘,又时常与小国舅进出祁安王府,清凌自问是不敢得罪的,于是微笑:“小国舅,婧瑶郡主,你们里面请。”
      
      秦昭点头,拉着婧瑶郡主进客栈,许是因为月夜过半,此时的客栈很是肃静,秦昭环视一周,不由皱了皱眉。
      
      “殿下呢?”
      
      “回小国舅,殿下他不在客栈。”见秦昭面色有些不渝,清凌连忙解释。
      
      “那可是提前回京了?”秦昭倏然将折扇收拢,面容有些凝重,如今京城看似太平,但帝王年迈,那些盯着那个位置的人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动作。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京城有翊哥哥思慕的佳人,所以翊哥哥迫不及待的回京见佳人了。”婧瑶郡主眼眸一亮,喜笑颜开。
      
      清凌表情瞬间一言难尽,半晌憋出一句话:“婧瑶郡主,殿下他没有回京,也没有思慕的佳人。”
      
      “那翊哥哥在哪?凌侍卫,你说话别总推三阻四的,我跟哥哥找翊哥哥有事呢。”
      
      看着婧瑶郡主一副恶霸的样子,清凌苦笑,敢情都成他的错了。
      
      “找本王有何事?”一道冷冽清淡的嗓音使得在场的三个人俱回头朝门外望去。
      
      但见月色笼罩之下,缓缓走进一个身着玄色大氅,仪容清雅如华,眉墨如画,远望如繁华尘世中一抹清浊的云,又似飘忽不定的男子。
      淡客如画玉为容,世所无双艳京华。
      
      “翊哥哥,你回来了。”婧瑶郡主喜不自禁,飞快的奔了上去。
      “见过殿下。”秦昭微摇了下头,几步过去向楚翊行礼。
      
      “嗯,你们怎么来了?”楚翊淡淡的觑了二人一眼,凉声问。
      
      “这还不是外公怕殿下路上有意外,特地让我跟妹妹过来看一下。”秦昭哑然笑了笑,当触及到楚翊玄色貂裘上那一抹细小的血迹时,倒吸了口气,“莫非……”
      
      “路上遇到了几场刺杀,有劳你们了。”
      
      虽是寥寥几言,但在场几个人都能懂得其意。
      
      婧瑶郡主气得差点掀桌子,“这个楚若轩,简直是丧心病狂,那翊哥哥,你没事吧?”
      
      “本王无事。”楚翊面色一如既往的清雅浅淡,“清凌,安排小国舅与郡主歇下。”
      
      秦昭似还想说什么,最终捏着折扇跟清凌离开。
      
      “京城之事可一切妥当?”目视着二人离开,楚翊将手负在背后,清冽问。
      
      “回殿下,京城一切都好,只是皇后娘娘前些日子去给懿慧皇后祈福,皇上允了。”
      闻言,楚翊嘴角扯了扯,不置可否。
      
      “另外,容宰辅府卿卿姑娘自请退掉了东宫的婚事。”
      
      “容宰辅府的二姑娘?”楚翊解玄色大氅的手一顿,蹙眉问。
      “是。”
      
      “嗯,明早出发吧。”就在清凌还要再说的时候,楚翊忽然制止他开口。
      
      清凌立马噤声,他方才看他家殿下嘴角似乎弯了弯。
      
      ---------
      
      翌日,云雾尽散,容宰辅一早就起了身,随后直奔城门而去。
      
      而海棠园中,也早早的掌了灯。
      今日的容卿卿画了桃花妆,身着一身梅花撒花裙,外罩妃子色狐裘斗篷,姝云之容,艳若桃李。
      
      南街一家茶馆,二楼包间。
      礼部侍郎嫡姑娘孟雅琴见之抿唇一笑:“容二妹妹果真是京城第一美人,又将所有女子都比下去了。”
      
      “雅琴姐姐又笑话我。”容卿卿微莞尔,谈笑间,眉目倾城如画。
      
      辰时,威风凛然的军队开始进京。
      各茶楼不少闺阁女子频频抬眼往外望,不知何时,有人惊呼一声:“是祁安王殿下。”
      
      这一声,各色手帕不知扔下多少。
      
      容卿卿刚一移莲步,就与男子俊逸的凤眸对上,霎时呼吸一滞,最后,还是楚翊最先移开目光。
      
      “那就是闻名京城的第一美人容宰辅的掌上明珠?”
      “怎么说话呢?人家是容二姑娘。”秦昭看了一眼婧瑶郡主,无奈摇头。
      
      “哥哥好生无趣。”婧瑶郡主不满的撇了撇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容家的二姑娘,就是好奇翊哥哥怎么盯着她看了那么久。”
      
      “容二妹妹,你莫不是也看上了祁安王殿下?”楼上,孟雅琴揶揄的看着她,问。
      “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不过祁安王殿下姿仪还是一如往日的惊艳,容二妹妹说是不是?”
      
      “嗯。”容卿卿臻首微垂,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看来他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虽说二人只是一个很短暂的对视,但对面茶馆的长乐公主等人是看得一清二楚。
      
      “还真是狐媚子一个,勾引了皇兄不说,现在又引得三皇兄另眼相看。”
      
      “表姐别气,祁安王殿下清华尊贵,怎么可能娶一个退了婚的女子,眼下表姐最要紧的是挑一个好驸马。”
      
      “本公主的夫婿将来绝对要是朝中第一人。”长乐公主睨了她一眼,这京城谁不知道她长乐公主心仪的驸马爷将来会成为内阁宰辅,到时她看那容卿卿还横的起来。
      
      “那云珠就提前祝表姐如愿以偿了。”云珠郡主跟在长乐公主身边这么多年,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当即笑道。
      
      “随本公主进宫吧,皇兄应该也在。”长乐公主懒散一笑,她可是本朝唯一的嫡公主,料那容子霖也是个知趣的。
      
      ---------
      
      皇宫,御书房
      
      “儿臣见过父皇。”暖气微熏的地龙让楚翊微微皱了皱眉,眼尖的内侍急忙让人将玉椅位置挪了挪。
      
      “好,祁安王不愧是我朝最骁勇善战的男儿,早在你出征之前,朕就知道祁安王定能凯旋,今日,朕心甚慰。”看着一如从前清冷般的儿子,玄武帝朗笑三声,威严的气势顿减。
      “父皇过奖。”
      
      玄武帝挑眉,这脾性怎么跟那小姑娘这么像。
      不过这赐婚的事还是得缓一缓。
      
      半个时辰后,玄武帝见他儿子如画的眉眼略有不耐,就笑了声:“这兵权就不必交给朕了,若是有时间不如去一趟坤宁宫,你母后也很担心你。”
      
      “儿臣遵旨。”楚翊将把玩的茶盏搁下,眉目清俊的应了声。
      “嗯。”
      
      坤宁宫
      “阿翊。”皇后看到楚翊猛的站起,表情难掩激动,“平安就好。”
      “让母后担心了。”
      
      “唉,担心倒不至于,就是这些日子本宫时常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有福见到未来祁安王妃。”
      “下回儿臣若是出征,定给母后多写几封书信,免了母后的思念。”楚翊眉目微动,不紧不慢道。
      
      这是她要表达的意思吗,皇后刚想斥责他,手不慎碰到旁边的几幅画,将落地时,楚翊袖手一挥,接过那些画。
      
      “这是?”楚翊看着画中那些一个比一个俊的郎君,动作一顿。
      
      “这还不是卿卿那丫头……”皇后没好气的接过那些画,想到什么又折回来:“阿翊,你与卿卿也是青梅竹马,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姑娘?”
      
      “儿臣想着还有军武在身,就先告辞。”楚翊眉心皱紧,抚了抚衣袖,缓步离开。
      
      “杨嬷嬷,你说阿翊是不是真对卿卿那丫头有意思?”皇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楚翊的背影。
      
      “殿下与容二姑娘自幼熟识,想来情分是有的。”杨嬷嬷说完又补了一句:“娘娘可记得二姑娘小时候曾与长乐公主出去游玩,不幸走失,当时皇上跟容宰辅,国舅府合力去寻,都无果,最后还是殿下找得二姑娘。而且,这些年来,每逢二姑娘生辰,祁安王府送礼比东宫送的还及时。”
      
      “那是了。”皇后温婉浅笑,她这儿子怕是爱而不自知吧,现在一对比,这些少年才俊哪个比得上她的儿子。
      
      ----------
      
      午时刚过,茶馆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孟雅琴看了眼天色,放下杯盏,“容二妹妹,现在也到了用午膳的时辰,你看你是?”
      
      “我与雅琴姐姐一道吧。”
      “成。”孟雅琴挑了眉梢,这要不是思慕郎君,她怎么也不信。
      
      二人刚行至一楼,一个侍卫拦住其去路,对着容卿卿躬身道:“容二姑娘,小国舅请您去祁安王府一聚。”
      
      祁安王府……
      容卿卿脚步一滞,不知该做出何种反应。
      
      孟雅琴揶揄的朝容卿卿眨了下眼,“那我就不打扰容二妹妹了。”
      说完径直离去。
      
      “容二姑娘?”见半晌无声,侍卫试探的喊一句。
      
      “那祁安王殿下可是在府中?”容卿卿咬了咬唇,红妆掩不住红晕。
      “殿下等会回府。”见容卿卿似有些不好意思,侍卫挠了挠头,突然福灵心至:“子霖少爷也在。”

  •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
    小天使们跨年快乐吖,本章继续发99个红包,愿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祝大家心想事成~
    云珠郡主父亲是异姓王,她的母亲是公主,所以她称呼长乐公主没有错,架空文,别考究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