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大概是为了美观,沾了水的葡萄看起来格外水灵,刚才在朝阳宫只顾填肚子,忘了还有水果这东西。
      
      末世后就吃不到新鲜水果了,别说奶团子想吃,她也想。
      
      景徽帝大发龙威后想看看楚攸宁的反应,然后就看到她和怀里的奶娃娃一同垂涎桌上的葡萄。
      
      他嘴角微抽,“朕亏待你了不成?堂堂公主对一串果子垂涎欲滴,平日里是没得吃吗?”
      
      楚攸宁很诚实地点头,“是没得吃。”
      
      景徽帝一听,误会了,也怒了,“混账!刘正,去!给朕好好发落那些狗胆包天的!朝阳宫的人都给朕换了!”
      
      刘正看了眼没说话的五公主,应声去办。
      
      五公主以前只知任性哭闹,如今这般破罐破摔的做法反倒能牵动陛下心神,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教的。
      
      昭贵妃也没想到不过一串葡萄,就引发整个朝阳宫换人的事,她不相信五公主一夜之间换了脑子,倒是相信这背后有人教她,应该是以前跟在皇后身边的那位张嬷嬷教的,可是公主不是不喜那张嬷嬷吗?
      
      楚攸宁并不在意,朝阳宫那些人确实没把原主放眼里,正好她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吃白饭,昏君这一出也省了她回去裁员了。
      
      看到矮几一边空荡荡的,楚攸宁把奶团子放上去,拿起一串葡萄摘了颗扔嘴里,酸酸甜甜,果汁丰沛,连涩涩的皮都是美味。
      
      她还小的时候,末世的植物还没全面进化,幸运的还能摘到点能吃的野果子。有一天霸王花妈妈们就给她带回来一串野葡萄,明明酸得掉牙,但她却觉得那是世上最好吃的果子。
      
      嗯,哪怕现在吃到了甜的葡萄,在她心里,那串野葡萄永远是最甜的。
      
      景徽帝看她这样子,更觉得她被欺负狠了。堂堂公主居然馋一颗果子馋到连皮都顾不上剥就吃,吃了还不吐皮,一个接一个!
      
      “啊~”
      
      奶团子吞吞口水,也爬向最后一串葡萄。景徽帝怕他掉下来,吓得把他捞进怀里。
      
      景徽帝虽然孩子不少,抱孩子却是头一回,还是这么软这么小的孩子,整个人都僵硬了。偏偏四皇子一个劲探出身伸手去够葡萄,让他更是不敢动。
      
      “贵妃,快给小四剥葡萄。”景徽帝慌忙道。
      
      昭贵妃气得脸上的表情快要端不住了,她的大皇子还是景徽帝的长子呢,都没得到过景徽帝抱,四皇子凭什么。
      
      昭贵妃认定楚攸宁就是想要带四皇子来夺宠的,或者,在她出嫁前想让四皇子入了陛下的眼,好让陛下日后多护着四皇子。可是,一向单纯没脑子的四公主会想那么多?除非有人在她背后出谋划策。
      
      啪!
      
      奶团子挣不开不让他吃果果的坏人,小胖爪一扬,打在景徽帝身上,在象征尊贵的衣服上留下脏兮兮的爪印。
      
      空气有一瞬的凝结。
      
      昭贵妃暗暗期待景徽帝大怒,可惜,楚攸宁不给她这个机会。
      
      楚攸宁又扔一颗葡萄进嘴里,以末世过来人的经验点点头,“不错。阻人吃东西,如同杀人父母。”
      
      景徽帝脸色更难看了,“你这是打哪学来的歪理?居然拿这点吃的跟父母比,朕还不如一串葡萄不成?”
      
      楚攸宁看了他一眼,低头又一颗入嘴。这不明摆的事吗?
      
      景徽帝:……他发誓,他绝对看懂她的眼神了。
      
      被硬邦邦抱着的奶团子挣不开,又吃不到,不干了,张嘴就哭。
      
      景徽帝吓得手忙脚乱,直接塞给昭贵妃,“贵妃快哄哄小四,把他的手擦干净,剥葡萄喂他。”
      
      昭贵妃冷不防被塞了敌方的儿子,演技再好也呆住了。
      
      她怀里抱着的是皇后拼命生下来的儿子?皇后要是知道,估计会气得想要从陵墓里爬出来吧?
      
      满身的脂粉香让奶团子不高兴,急着逃离,于是,在昭贵妃愣怔间,奶团子就一头往下栽。
      
      楚攸宁眼疾手快把人拎住,也不说昭贵妃,直接看向景徽帝,“说你脑子都用到下半身了你还不信,有把自个的儿子塞给敌人的?”
      
      这比直接指责昭贵妃还要严重。
      
      昭贵妃在奶团子往下栽的刹那已经回神,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这会听楚攸宁这么说,自然不干,“五公主这是何意?”
      
      楚攸宁看过去,“人话,是人都听得懂。”
      
      昭贵妃气得胸脯直颤颤,这岂不是在说她不是人!五公主还会拐着弯骂人了。
      
      “够了!元熹,好好说话!什么敌不敌人的,昭贵妃还会害小四不成。”景徽帝出声喝止。
      
      楚攸宁点头,“会。”
      
      景徽帝一噎,“……你这是不把朕放眼里了!”
      
      “你太伟大,我眼小,放不下。”
      
      伟大这词不错,但是……还是没把他放眼里的意思。
      
      景徽帝脑子突突疼,突然有点怀念那个无理取闹的五公主,至少被他呵斥后就乖顺了。
      
      见四皇子还被拎在半空,被她姐姐用葡萄钓着玩,四皇子还抬手咿咿呀呀去够,景徽帝生平第一次无比郁闷,气都气不起来的那种。
      
      且不说他是皇帝,他还是父亲呢,有跟父亲顶完嘴还能用葡萄钓弟弟玩的吗?
      
      “元熹,把小四放下来。”他都觉得小四可怜了,以前不喜小四就不闻不问,如今是换另一个不喜的法子了?
      
      楚攸宁干脆抱着奶团子在景徽帝面前坐下,奶团子流口水巴巴望着她,她先摘了颗葡萄扔嘴里,才给奶团子剥葡萄,剥完葡萄见奶团子嘴角淌着口水,楚攸宁一脸嫌弃地给他擦掉,擦完又把手擦他衣服上,这才喂他吃葡萄。
      
      景徽帝先是被她这大胆的坐姿给吓住,见她如此擦口水,一阵无语。瞧瞧,这是公主能做出来的动作?皇后怕不是给她请了个假的教养嬷嬷?
      
      虽是如此,景徽帝还是头一回与子女如此席地而坐,感觉颇为新鲜,看姐弟俩相处起来也还挺顺眼,景徽帝也就不说什么了。
      
      他看了眼楚攸宁颈上触目惊心的勒痕,想起之前有人来报她闹上吊的事,“你就是为小四这事来让朕做主的吧?如今朕也做主了,你回去歇着吧,悔婚的事休要再提。”
      
      楚攸宁想起来这的目的,直接道,“哦。我就是来告诉你,我愿意嫁给沈无咎,婚期照旧。”
      
      景徽帝一噎,这话就有点尴尬了,方才还顺着昭贵妃的话认为她是用小四来博取同情,威胁他好达到不嫁的目的。
      
      昭贵妃低下头,不敢看景徽帝。
      
      景徽帝神色不愉地看了昭贵妃一眼,怀疑地看向楚攸宁,“元熹,你可是伤还没好?太医没说伤到脑子吧?”
      
      一个时辰之前还寻死觅活,不愿嫁给沈无咎,怎么鬼门关走一遭反而想通了?
      
      楚攸宁点头,“把之前脑子里进的水给吊没了。”
      
      景徽帝:……
      
      不管怎么说,景徽帝松了一口气,“你想通了就好。沈家家风清正,沈无咎一表人才,文武双全,是难得的好儿郎,你嫁给他,朕放心。”
      
      楚攸宁只默默看着他临时发挥慈父人设。
      
      看着这个乖顺了许多的闺女,再想到之前对她的怀疑,景徽帝难得有了一丝心虚和愧疚,“难得你这般懂事,朕便赐你个封号。”
      
      封号不封号的,楚攸宁不在乎,不过,据说公主有了封号后,都喊的封号。
      
      她脑子一转,说出两个字,“攸宁。”
      
      “你说什么?”景徽帝怀疑自己听错了。
      
      “攸宁,我的封号。”楚攸宁声音坚定。
      
      景徽帝被她那理所应当的表情给噎得,他收回方才说她乖顺了许多的话,这明明是不把他放心上了啊。
      
      “陛下,想来五公主是因为皇后娘娘的逝去而悲伤过度,忘了应有的礼数。”昭贵妃轻声慢语上眼药,封号哪有自个取的。
      
      楚攸宁慢慢把目光移过去,“我母后都死了,你还想暗喻她没教好我呢。”
      
      别以为她活在末世就听不出话里机锋,这话传出去岂不是说她没教养。
      
      景徽帝正因为方才的事下不来台呢,这会又听昭贵妃这么说,第一次对昭贵妃动了怒,“贵妃话有点多了。”
      
      “臣妾知错。”昭贵妃赶忙蹲跪一旁请罪,心里恨极了让她栽跟头的楚攸宁。
      
      她低头道,“想来是臣妾想多了,陛下是公主的父亲,公主如此也显得与陛下亲近。”
      
      楚攸宁看了昏君一眼,别开脸,还不忘把奶团子的脸转过去。
      
      景徽帝怀疑自己眼花了,怎么从这丫头的眼神里看到了嫌弃。
      
      被这么一打岔,景徽帝也忘了问楚攸宁为什么是“攸宁”这两个字,在嘴里过了一遍,觉得顺口,寓意也不错,便应了。
      
      “朕让礼部准备,你明日出嫁时受封。”
      
      楚攸宁点头,捏捏奶团子的小胖手,“我还想多带一样嫁妆。”
      
      只要她不闹,景徽帝觉得她想带什么都可以,“你的嫁妆朕早就让贵妃准备好了,还想带什么,跟贵妃说。”
      
      “贵妃做不了主。”
      
      昭贵妃暗暗攥拳,五公主这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啊。
      
      景徽帝皱眉,同时心里也生出至高无上的虚荣感,“那朕允了,你还想带什么就带吧。”
      
      景徽帝觉得她带不走什么出格的东西,谅她也没那个胆子。
      
      楚攸宁点点头,抱着小奶娃起身就走,昂首阔步,哪怕是裙子都掩不了她飒爽的步伐。
      
      众人:……
      
      这步子有点爷们是怎么回事?
      
      直到看不到她身影了,景徽帝都没想起五公主从头到尾都没跟他行礼。
      
      在明鸾宫等待好消息的四公主,却等来楚攸宁决定下嫁沈无咎的消息,气得砸了一屋子东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