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咕咕!看起来——您的新作品又失败了呢!亲爱的布莱恩大人。”
      
      一只灰雾形态的猫头鹰姿态优雅地停在华丽的木架上,嘴里吐出的话却毫不客气。
      
      猫头鹰歪着毛绒绒的脑袋,扑腾了一下翅膀,配着它拖长的咏叹调,看起来格外滑稽。
      
      “闭嘴,蠢家伙。”
      
      一道低沉磁哑的男声响起。
      
      这声音很轻,在偌大的实验室里微不可闻,却让那外表凶狠的猫头鹰一下子噤声,迅速收拢翅膀,乖巧如鹌鹑。
      
      这是一间很宽敞华丽的实验室。
      
      地面上铺着光洁无暇的奢侈地砖,头顶的天花板上闪耀着璀璨夺目的星河,如梦似幻。
      
      实验室里散漫地摆放着着各种昂贵稀有的材料。
      
      就说角落里那一柜子价值数千巫晶的珍品精力药剂,叫任何一个熬得两眼通红的巫师学徒见着了,只会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然而,在这间实验室里,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个身穿考究巫师袍的英俊男人。
      
      【第七次实验失败。】
      
      男人姿态慵懒地倚在柔软的长沙发上,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握着价值不菲的镶边羽毛笔,在悬浮于空中的平整羊皮纸上写下这么一句话。
      
      羊皮纸上漂亮潦草的花体字母相互勾连,从远处看上去好似极纤细的、灵活游动着的黑色小蛇。
      
      “呵。该死的炼金术。”
      
      布莱恩轻嗤了一句,优雅的男声阴冷低沉,像是毒蛇贴着耳畔蜿蜒而过,让人背部汗津丛生。
      
      他俊美无俦的脸庞上神色晦暗。
      
      七次。
      这是他最大的耐心了。
      
      要不是和那个该死的、被梅林诅咒的黑巫师打赌,作为一位凤毛麟角的亡灵巫师,他才不会去研究这偏僻冷门的炼金术。
      
      尽管他的确具有良好的研究潜质——拥有能进行大量烧钱实验的巨额巫晶。
      
      不过,现在他也不需要了。
      有强大的、旁人难以企及的魔力不就够了。
      
      布莱恩慢条斯理地打了个响指,动作优雅得像是在指挥着亡灵的宴会。
      
      一簇漂亮炫目的蓝色火焰顿时升腾了起来,凭空出现在实验室中央的巨大精美石台上。
      
      没有任何偏差,严谨得如同拿标尺在细细丈量,不越过石台边沿的一丝一毫。
      
      不用咒语,也无需魔杖——这对一位过分强大的巫师而言轻而易举。
      
      蓝色火焰贪婪地舔舐着石台表面用价值五十巫晶的珍品莫乌斯墨水所画就的复杂巫阵。
      
      那浓黑的墨水颜色渐渐变得浅淡,火焰也好似餍足一般膨胀了不少,颜色也由孔雀蓝向着越发浓郁深邃的宝石蓝转变。
      
      突然间,欢快摇曳着的蓝色火焰停滞了一瞬,紧接着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摇摆。
      
      这一秒细微的停顿转瞬即逝。
      
      布莱恩轻轻眯了眯眼睛,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石台上的火焰却忽然全部熄灭了,无声无息,就如同他们当初出现时一样。
      
      “咕咕!”
      灰雾猫头鹰也有所察觉似的,一个振翅飞到了男人的肩头。
      
      “或许,你就要有个同伴了,佐伊。”
      布莱恩漫不经心地调侃了一句,气定神闲地走近那石台。
      
      “当然,如果它能比你脑子聪明那么一点。”
      英俊的巫师想到什么,轻啧了一声。
      
      华贵的巫师袍随着他的走动而掀起一阵微风。
      
      “咕咕!同伴?能吃吗?好吃吗?”
      猫头鹰佐伊歪了歪头,或许是想到了美食,原本凶狠的脸上此时呈现出一副蠢萌的表情,它灰雾边缘的形态也有些轻微的抖动。
      
      布莱恩略带嫌弃地看了一眼肩头的猫头鹰佐伊,又重新将目光挪向那泛着淡淡莫乌斯墨水痕迹的石台。
      
      他没有再理会这只第一次实验失败的产物——形态不稳、且脑子里塞满了食物的猫头鹰。
      
      不过看在是他第一次实验的份上,为了和之后的实验产物相比较,他还是把这该死的猫头鹰留了下来。
      
      出乎意料的是,自诩天赋异禀的大巫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之后的炼金实验产物竟然会一次不如一次。
      
      一只脚消失不见的火烈鸟;头上顶了两只角的独角兽;还有只会发出“咕呱咕呱”烦人声音的变异青蛙......
      
      他们最后的归宿都是融化在了价值二百五十巫晶一瓶的蚀骨药水中。
      
      想到这不愉快的、超脱了他掌控的事情,布莱恩面色沉了下来,眼神阴翳。
      
      他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石台的表面,那快要痕迹消散的莫乌斯墨水突然被激活了一般,汇聚成一团,又在下一瞬四散而开,构成了一幅蜘蛛网一般细密的地图。
      
      若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巫师瞧见了,定会发现这是整个巫师位面的地图。
      
      在这细细密密的地图边缘一角,一个黑点在拼命闪烁。
      
      “亚特兰蒂斯大陆的雾月森林......”
      布莱恩若有所思,他用指腹轻轻点了点那个闪烁着的黑点,勤劳的小黑点便似完成使命一般悄悄隐没。
      
      连带着从黑点开始,墨迹组成的地图都在渐渐消失。
      
      “咕咕!亚特兰蒂斯大陆!听起来很远的样子!”
      佐伊忍不住又开口道:“布莱恩大人,您要出趟远门吗?”
      
      出趟远门么?
      听起来也不错。
      
      在巫师塔里一直待着也没什么意思,学院里的那些愚蠢胆怯的巫师学徒们一点都禁不起折腾。
      
      尽管如此想着,年轻的巫师塔主人英俊的脸上却露出几分成功恶作剧后孩子气的恶劣快意。
      
      说不定还可以在亚特兰蒂斯找到点乐子,布莱恩在心里琢磨着,嘴角微微翘起。
      
      他大步走进内室,再次出来时已经是另一幅模样。
      
      修身得体的华贵西服勾勒出他肩宽窄腰的精壮身材,雕刻般的完美线条引人侧目。
      
      柔顺的白金色发丝慵懒地搭在肩上,俊美无俦的脸上一双墨蓝色桃花眼深邃迷人,像阳光下的蔚蓝海波。
      
      而右眼上佩戴着的单片眼镜又为他增添了一份斯文神秘的气质。
      
      谁见了不称道一句英俊儒雅的绅士呢。
      
      “告诉克里斯蒂娜,斯科特首席要出趟远门。”
      布莱恩轻飘飘地瞥了一眼猫头鹰佐伊,他摩挲了一下单片眼镜的细银链,自言自语道:“或许还可以顺便给学院带回一些新鲜的小羊羔。”
      
      “咕咕!佐伊要告诉克里斯蒂娜巫师,布莱恩大人要出趟远门,以斯科特首席巫师学徒的身份顺便给学院招生。”
      佐伊一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灰雾小身子一边径直向从脚下的地板飞去。
      
      紧接着,它就重重地撞在了地板上,那灰雾身子像果冻一样向上弹起。
      不过佐伊非常有眼力地在布莱恩皱眉之前,再次朝华丽的地板飞去。
      
      这一次,它成功地穿了过去,快到没有听见年轻大巫师的冷哼声。
      
      布莱恩,不,现在应该说是名为克劳德·斯科特的年轻有为的首席巫师学徒,透过单片眼镜望了楼下的场景一眼,随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
      
      亚特兰蒂斯大陆。
      
      一个叫做考兹伍德的边陲小镇紧邻着“大名鼎鼎”的雾月森林。
      
      之所以说是“大名鼎鼎”,那是由于雾月森林为亚特兰蒂斯大陆的孩子们贡献了诸多可怖的睡前故事。
      
      普通人当然不会盲目步入这个传说中的危险森林,然而对于热血的冒险家们而言,在吟游诗人们传唱的诗篇里张牙舞爪的雾月森林却是他们的圣地。
      
      皎洁月光下的雾月森林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
      
      雾月森林的一角。
      
      一个身材颀长的十五六岁的少年安静地躺在地上,好似沉睡了一般。
      
      周围高大的树木在杂草丛生的地面上投下漆黑的阴影,狰狞得犹如鬼魅。
      
      少年身旁散落着一把质地精良的弩.箭。在不远处的树下,还有一只被一箭穿心的、死去不久的可怜灰兔。
      
      若是再凑近看便会发现,少年苍白的脸上竟然盘踞着一条墨绿色的小蛇。
      
      拇指粗小蛇时不时伸出灵活的蛇信子轻轻舔舐着少年的脸颊。
      
      在这少年的左眼下有一个极细的小孔,正接连不断地渗出鲜红的血液。
      
      小珍珠一般的血珠一冒出,就立马被这小蛇舔了个干净。
      
      直到天边泛白,朝阳初升,澄澈的金光刺破黯淡的暮色。
      
      少年左眼下不再冒出血珠,而是慢慢凝结成了一颗精致的泪痣,缀在他眼角。
      
      这泪痣的存在好似画龙点睛一般,让他苍白的脸颊一下子多了一丝忧郁神秘的气息,连带着那过于瘦削的、被阴郁气质掩盖住了的精致五官都一下子生动了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少年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浓密纤长的眼睫也如蝶翼一般轻轻抖动了一下。
      
      小蛇警觉地看了少年一眼,然后慢吞吞地爬进了少年胸前的衣兜里。
      
      西里尔醒来的时候脑子疼得要炸裂一般,仿佛有人在用重锤一下接一下地将什么东西用力锤进他的脑海里。
      
      有人们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像是在激烈的争吵,又像是蜂群不停地嗡嗡直叫。
      像是隔着一层厚重的浓雾,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惶、绝望的尖叫声。
      
      莫名的,他有些揪心。
      
      等了好一会儿,西里尔好不容易从这难受的头晕目眩中调整过来,就发觉自己四肢僵硬,连血液都好似凝滞了一般。
      
      他依稀记得自己刚温习完《哈利波特》全集,就被系统赶集似的投放了过来。
      
      西里尔慢慢地坐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胳膊,缓缓看向四周。
      
      周围古木参天,枝叶繁茂的树木肆意地展示着旺盛的生机。
      阳光透过枝叶间隙漏到地上,为这看起来十分野蛮的森林披上了一层温情的色彩。
      
      “这是——禁林吗?”。
      
      西里尔站起身细细打量着四周。
      
      这禁林似乎跟书里描写的不大一样,也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他低声喃喃道。
      
      等等!这不对劲!
      
      西里尔甩了甩头。
      
      为什么会被直接投放到禁林里来???
      
      他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禁林里有多少危险的神奇生物,在小说里连正式巫师都对付不了!
      
      西里尔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他弯腰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弩.箭握在手中,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身份应当是个年轻的猎人?
      可是禁林里面怎么会有猎人?
      哪个不怕死的猎人想不开非要跑到禁林里来打猎?
      
      西里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着装。
      
      他穿着一条灰色的亚麻长裤,脚上裹着粗粝的不合脚的皮革鞋,制作粗糙的皮革鞋被细布在腿上绑紧。
      
      这鞋子起码大了三个码,西里尔无奈地嘀咕着。
      
      他上身同样穿着一件宽大的短袖夹克,夹克下的粗布衬衣显得厚重又肮脏,沾染着泥土、杂草,甚至还有已经干涸的深色血迹,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他的胳膊上还带着一副有些沉的旧护具。
      
      突然,胸前的夹克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掏,就感到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轻柔地舔了一下他温热的手指。
      
      这种阴冷滑腻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种不是那么友善的生物。
      
      西里尔面色一僵,放进口袋里的手微微颤抖。

  • 作者有话要说:  “禁林”是《哈利波特》里出现的一个地名,理解为“危险的森林”就好!
    康康孩子的预收叭,专栏点击就看甜甜的血族小可爱受X痞帅狗男人攻——《契约血仆后我被标记了》
    再推一下大佬基友的西幻预收!——《邪神的恋人》by道玄
    文案如下:
    他是教会的实验品。
    被圣光洗礼,被接种异血,被安装上毒蛇的尾巴与獠牙、嵌入鹰的羽翼。
    但他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
    被信仰抛弃,被贵族观赏,被虔诚的信众当成捕捉到的魔鬼、作为宣教的玩物。
    在一次围剿异端的动乱之中,阿诺因逃了出去,在无人的密林中披上巫师的斗篷,逃离控制,遇到了一个残疾的骑士。
    除了美貌一无所有的废物实验品,与力量源自圣光的瞎眼骑士相依为命。
    阿诺因不敢触碰他,不敢靠近他,不敢被圣骑士发现这具畸形的身体,却不知道对方目不能视的躯壳中,装着刚刚复苏的、神明的灵魂。
    只不过,这是个邪神。
    感谢绝世黄瓜的地雷x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