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选择 ...

  •   连祭:“又或者说,你是谁?”
      
      怎么会知道魔域的血阵
      
      虞思眠的心突然往上一提。
      
      我就是把你写得身世凄惨不得善终的后妈作者。
      
      想到这里她莫名心虚,希望连祭永远别发现自己的身份。
      
      她脖子一凉,连祭的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跟那幅壁画有什么关系?”
      
      虞思眠一听那壁画本就提起的心几乎到了嗓子眼。
      
      连祭那么厌恶天道,如果说自己是那幅天道画,不知会是什么后果。
      
      可她一下找不到说辞。
      
      “我没耐性。”连祭匕首抵得更近了一些。
      
      “我叫虞思眠,来自很远地方……”她准备这么含糊过去。
      
      连祭:“多远?”
      
      ……
      
      “……可能……远到……不在这四界。”
      
      连祭这时挑了挑眉,冷笑一声,“看来是不想活了。”
      
      这个世间只有魔、妖、仙、人四界,连冥界和神界都没有,哪里存在什么四界之外?
      
      虞思眠知道只要连祭一用力,自己的脖子就能出一个大口子,血就会喷涌出来。
      
      她紧张得胸脯上下起伏,但是却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浮生。一碗水中都尚且有一片乾坤,你怎么断定偌大的世间就只你所知的四界?”
      
      她试图跟他认真地解释。
      
      连祭看着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模样,挑了挑眉。
      
      他把在她侧颈的匕首移到了她的下巴,轻轻一挑,迫使她对上自己的眼。
      
      她性格偏内向,本来就不喜欢与人目光交流,况且连祭这种张扬锋利的人,在现实中她一向都敬而远之。
      
      被这样逼着与他对视,她眼上的长睫轻轻地颤动,那张淡淡的红唇又抿了起来,额头都渗出了晶莹的汗珠。
      
      她发现连祭神情淡淡,凌冽的眉眼却放松了一些,显出一些懒散。
      
      “你如何会在这里?”他继续问。
      
      虞思眠其实也纳闷,“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就到这里了。”
      
      连祭眯起了眼,“不在四界?突然出现?难不成是……”
      
      他把匕首又挑高了一些,虞思眠生怕匕首尖刺进自己的皮肤,也高高地扬起了纤长的脖子。
      
      “不不不不!”虞思眠急忙摆着放在胸前的手,“不是天道,我就是个很普通的百姓!”
      
      连祭本还懒散的眼中露出了杀意,“你把我当猴耍呢。”普通百姓知道怎么破血阵?
      
      虞思眠急忙道:“我一醒来,脑子里出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许……”
      
      她闭上了眼,拧着眉头,“我真是天道……派来的使者……吧。”
      
      她很少说谎,也不喜欢说谎,但她知道,自己的生死已经悬在了连祭的一念之间,实话实说只有死路一条,“你不要乱杀无辜。”
      
      连祭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像一个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让人一瞬间忘记了他是个杀人不眨眼,没有道德意识的魔王。
      
      但很快他收敛笑容。
      
      “一派胡言,而且,我杀人,可不管她无辜不无辜。”
      
      这时祠堂外的天空火烧云的颜色越来越暗,眼看黑夜就将占据天空。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一手创造出来活着的邪魔。
      
      是啊,他杀人,哪里管他无辜不无辜。
      
      虞思眠:“你现在杀了我,晚上血阵就布不成了。”
      
      和他说常识无用,那就讲利弊。
      
      听到这里连祭眉头蹙紧,将匕首插回了腰间。
      
      连祭匕首移开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身上瞬间没了力气,踉踉跄跄地后退,把祠堂供奉的牌位撞了一地。
      
      连祭瞥了她一眼,“还没把你怎么样,就吓成这样?”
      
      虞思眠不理他的嘲讽,看着撞了一地却没有一个摔坏的牌位心中懊恼,藏在背后的手悄悄摸到一个牌位,想要把它摔碎。
      
      连祭:“在你觉得是砸牌位的速度快,还是我砍你手的速度快?”
      
      虞思眠没想到这样也能被发现,只能默默松开牌位。
      
      连祭垂头理着自己的手套上的绑带,“过来。”
      
      虞思眠看了一圈祠堂,只有他们两人。他是叫自己?
      
      她警惕地看着他,全身都僵直了。
      
      连祭理好手套后缓缓抬眼。
      
      虞思眠觉得自己手臂吃痛,发现他一把将自己扯了过去。
      
      她踉跄几步,在撞到他身上前及时止住了脚步。
      
      连祭抓着她的手腕用拇指按在了她的掌心。
      
      一股强横的灵力随之侵入她的筋脉。
      
      这股灵力跟连祭本人一样,炽热又嚣张,在她筋脉中横冲直撞,在她体内肆意非为。
      
      她觉得自己好像心跳直接飙到两百,额头上也起了晶莹汗珠,这种奇怪的感觉让她吃不消,她整个身子下坠,“好难受!”
      
      连祭:“受着。”
      
      “不要!连祭!”
      
      连祭很久没听人直呼他的名字,她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
      
      她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虑,意识开始模糊,任由这股力量在自己身上运行一个大周天。
      
      连祭确定了她没有灵根,没有邪骨,也没有妖髓,接近人类,但是体内又没有丝毫人类的浊气。
      
      此刻虞思眠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这就晕了?
      
      还天道使者?
      
      连祭看着她扬起的脸,用冰冷的目光将她长睫上的水珠,纤巧的鼻梁,和淡淡的红唇描摹了一遍。
      
      两缕黑烟出现在祠堂,大眼鬼牙二人一一现身。
      
      他们看着连祭和虞思眠。
      
      “祭哥,什么情况?”
      
      连祭移开了在虞思眠脸上的视线,没有回答,正准备松开她手腕时发现大眼看着她,发出一声感叹:“闭着眼也能美成这样。”
      
      连祭看了他一眼。
      
      随即大眼又挠着头道:“可祭哥,她怎么成这样了?”
      
      连祭语气中带着不屑:“随便弄了两下。”
      
      鬼牙啧了一声,笑道:”可怜。”
      
      大眼不屑:“你他娘什么时候有同情心了?”
      
      鬼牙:“就现在开始的,怎么了?”
      
      随即鬼牙露出一股子坏笑,看着虞思眠,“祭哥你这么拉着她挺累,把她给我吧。”
      
      大眼:“你不是想乘人之危,占人便宜吧。”
      
      鬼牙:“老子要占谁便宜还需乘人之危?”
      
      连祭一把将虞思眠提了起来挂在自己手臂上,问: “其余四处法器布好了吗?”
      
      “好了。”
      
      *
      
      乌云遮住了半轮圆月,广场上风声呼啸,夹杂着妇人小孩的低泣声。
      
      连祭坐在祠堂前的台阶上,大眼鬼牙在他一左一右,其余四个黑衣少年则在后面。
      
      清冷的月光照在他们英俊又邪肆的脸上,反射出一股萧杀之意。
      
      连祭的长腿任达不羁地分开,他脚下的台阶上侧躺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气质和那群魔截然不同。
      
      月光在她身上只显朦胧温柔,好像将那股杀意隔绝了一般。
      
      连祭垂眼看着她,这么窄的台阶,居然她还能睡得挺安稳。
      
      迷迷糊糊的虞思眠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又全身都很舒服。
      
      不舒服是因为觉得躺着的地方又窄又硬,舒服是觉得全身气脉通畅,甚至有种传说中打通了任督二脉的感觉。
      
      想起连祭强行在自己身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那酸爽的回忆让她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石阶上,她猛地坐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象:
      
      一村的人都被圈祠堂前的空地,坐在地上发抖,七匹身型巨大的破风狼围着他们来回踱步,不给他们任何逃脱的机会。
      
      看来连祭是铁了心地要做血阵了。
      
      她一转身,没想到连祭离自己那么近,呼吸一滞,急忙移开了目光。
      
      “告诉你个好消息。”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虞思眠。
      
      她无比戒备地看着连祭。
      
      “怎么,神使不想听?”
      
      他说“神使”两个字的时候充满讽刺。
      
      “你说吧。”虞思眠知道连祭来者不善,所谓的好消息必然不是好消息,而且无论自己想不想听,他都一定会说。
      
      连祭:“村妇生了一子。”
      
      蜷缩的人群中一个虚弱的妇人正紧紧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旁边跪着鸡蛋妹。
      
      这应该就是鸡蛋妹怀孕的娘,应该是受了惊吓,早产了。
      
      村妇的脸已经被泪水洗刷了一遍又一遍,衣服上还有临盆染上的污血,模样非常狼狈又可怜。她看着虞思眠想要求救,却不敢发出声音,眼泪无声地掉下。
      
      鸡蛋妹抱着母亲,全身抖得跟个小鹌鹑似的,已经没有在哭,可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看着虞思眠张着嘴,却好似不敢发出声音。
      
      其余蜷缩着发抖的人也看向虞思眠,他们眼中布满恐惧,在默默地呜咽。
      
      没人敢大声哭。甚至不敢哭出声。
      
      因为除了村长外,又有两人被割了舌头。
      
      ——因为这群魔嫌他们吵。
      
      恐惧,将这个村庄笼罩。
      
      而村民看见虞思眠醒来的一刻,眼中突然燃起了希望的光。
      
      她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连祭轻嗤一声,手肘撑到了膝盖上凑近了虞思眠,“现在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人?
      
      对了,因为那个出生的婴儿,现在加上自己村□□有一百零一人。
      
      但做血阵从来不嫌人多,连祭想做什么?
      
      连祭身子后倾,手肘撑在了身后的台阶上,懒洋洋地看着虞思眠,轻描淡写地道:“我只要一百人,既然他们让你救,那你就决定让谁活吧。”
      
      虞思眠双眼睁大,嘴唇都也微微张开。
      
      一百零一人里只选一个活?
      
      其中还包括自己。
      
      若选了自己,也就是要眼睁睁看着一村老小被他们放血祭阵。
      
      看到她此刻的表情,连祭嘴角上扬。
      
      虞思眠知道连祭故意这么做。
      
      村民说自己是天道的使者,相信自己能救他们,他就要他们看着自己被天道抛弃。
      
      让他们发现自己信奉多年的天道就是一个笑话。
      
      让他们在绝望中死去。
      
      他不仅要他们的命,还要在临死前诛他们的心。
      
      况且,看他表情,他还很乐于看自己内心痛苦挣扎的模样。
      
      这时连祭身后的魔也看着虞思眠,他们倒觉得没什么悬念,毕竟没有谁会为了非亲非故的人放弃活命的机会。
      
      当然是选自己喽。
      
      清冷的月光照在连祭苍白的脸上,他神情倦懒,双眸的暴戾轻碾慢磨化成冰冷的嘲讽。
      
      “想好了吗?我没太多耐心。”年轻的魔王嘴角微微上扬,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台阶。
      
      “三。”
      
      “二。”
      
      他看见她眼中开始起了雾气,他眼中恶劣的笑意更甚,可就是在等着她掉眼泪的时候,她眼中雾气散去。
      
      在他还没数到一时,她抬起头来,眼神明亮又坚定,就像夜空里的明月,“我想好了。”
      
      “哦?”
      
      “我要所有人都活。”
      
      她话音一落,连祭脸沉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林苗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苗苗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