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真容 ...

  •   天光通过乌云的缝隙倾泻而下,照在空地之上。
      
      连祭拿下了虞思眠脸上的面具,众人都吸了一口气。
      
      莫说这些村民,就连那群见多识广的魔修也从未见过这般绝色,空灵而美丽,超脱四界之外。
      
      宛如从画卷中走出,不像这四界会有的存在。
      
      她眉眼如水般柔和,一双眼睛像沉淀百年的湖泊,清澈无瑕,包容万物,被她目光扫过就如被手抚过脸颊。
      
      这是一个多看一眼都让人心疼的女子,却这样被绑着手腕跌坐在地上,怯生生地独自面对那个魔王。
      
      村长给她戴上面具也是因为她擦干净脸后见了她的村民开始她求情,说她不像坏人。
      
      村长认为他们是被她容貌所惑,认为她是妖物所化。
      
      毕竟人哪里会长得那么好看。
      
      虞思眠被一双双眼看得别扭,低下头。
      
      不想这时连祭蹲了下来,自己感到下巴一凉,他居然用刀柄抵住了自己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逼自己与他对视。
      
      他的目光冰冷锋利,一寸寸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就如毒蛇爬上脊梁。
      
      让她感到危险又窒息。
      
      她身体绷得笔直,生怕连祭看出什么名堂来。
      
      她想躲开他咄咄逼人的视线,没想到目光向下就看到他凸出的喉结,于是又把目光向上一些,对着他凌厉的下颚线后不再乱动。
      
      她无处安放的视线落在连祭眼中,连祭不屑的轻嗤一声,眼中的阴鸷却散去些许,移开了顶着她下巴的刀柄。
      
      问:“你是谁?”
      
      虞思眠眉头开始聚拢,淡红色的嘴唇也不由自主地抿了起来。
      
      这时被这群魔吓得瑟瑟发抖的村民突然想起什么。
      
      出现在神庙……
      
      巨狼不敢靠近……
      
      难不成……
      
      有人喊道:“她是天道派来的神使!”
      
      虞思眠:!?
      
      一定就是天道派下来拯救柳家村的!
      
      其余几个魔相互看了一眼。
      
      “天道使者?” 连祭目光骤冷,杀意上涌。
      
      他眼中写着不信,却不妨碍他对“天道”两个字的厌恨。
      
      天道派来的?
      
      呵。
      
      “这个村现有多少人?”
      
      虞思眠不想连祭突然没头没尾地问自己这个问题。
      
      “怎么?作为天道使者连这都不知道?”他冰冷的口气中带着嘲讽。
      
      虞思眠:……
      
      这时她身后的鸡蛋妹贴着虞思眠的背回答,“我们村一共九十九人。”这是全村都知道的事,因为她娘肚子里的宝宝一旦出生,村里就有整整一百人了。
      
      其余村民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九十九?
      
      “你也是村中人?”他看着虞思眠问。
      
      虞思眠没有回答,很快连祭道:“不,你不是。”
      
      这些村民分明对她不熟悉,甚至把她认为天道使者。
      
      也就是说,加上她,刚好一百。
      
      虞思眠看见他再次蹲下,她本能地退了退,无奈他身体颀长,轻而易举到了她耳边,“今晚我就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天道使者。”
      
      他声音带着金属质地的冰冷,呼吸却很炽热。
      
      虞思眠被他呼吸一烫,避开了一些。
      
      连祭发现她白皙耳根和耳垂变得通红,就连脸都染上了红晕。
      
      他挑了挑眉。
      
      虞思眠:“你准备做什么?”
      
      “你可以猜猜。”说罢,他拔出了后腰上的匕首,在指间转了一圈后,向虞思眠划去。
      
      一道冰冷的银光就划了下来,她闭上眼,长睫紧紧贴在下眼睑。
      
      半晌她觉得自己身上没哪里痛,似是没有被开膛破肚,缓缓睁开眼,发现手中的绳索已被他手中匕首切断。
      
      连祭站起来将匕首插回腰间。
      
      虞思眠看着地上断落的碎绳,连祭他在想什么?
      
      想起自己给他人设栏里随手贴的“喜怒无常”的标签,默默叹了一口气。
      
      连祭转身正欲离开,像是想起什么,转身淡淡对道:“不要再供奉什么天道的玩意,那种东西,我见一次毁一次。”
      
      村长瞳孔一缩,“神庙中的壁画真是你毁的?”
      
      连祭眼中尽是轻蔑,反问道:“不然呢?”然后瞥了一眼旁边的虞思眠,“凭她吗?”
      
      村民哗然。
      
      村长一听怒急攻心,举着拐杖对连祭吼道:“你这个孽障!天道神像岂是你们这些卑劣的畜生能够亵渎的!”
      
      听到这里虞思眠心想这村长还真是天道脑残粉,明知道对方是魔,还真是命都不要了!
      又或者他以为连祭和自己一样好欺负?
      
      “老东西,活腻了?”大眼从身后箭筒取了一支箭,对准了面红耳赤的村长。
      
      不想连祭却抬了抬手,好似根本不在意,只道:“这一百口的命都给我留着。”然后转身离开,顷刻之间变成一道黑烟散去。
      
      大眼不解何意却不敢抗命,只能把弓放下,鬼牙把手搭在大眼肩上,“你傻啊,祭哥只说了留命,难不成你还真准备放了这老畜生?”
      
      大眼恍然大悟,还准备再次拉弓,想着该射哪里,鬼牙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我来。”
      
      说罢他化成一股黑色飓风卷走了还在叫骂的村长。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空,让人毛骨悚然。
      
      叫到一半又戛然而止。
      
      村长再次掉到空地上时,村长胸口都是血渍,喉咙中发出“呜呜啊啊”地□□,痛得在地上抽动。
      
      这时有人用颤抖的声音道:“村长,村长,好像没了舌头。”
      
      鬼牙为了不让他流血致死,还用烙红的铁烫了他舌头上的伤口,伤口的红肿,污血的凝结,嘴就像被黏着一样,根本张不开,只能用喉咙发声。
      
      人虽然活着,样子却也生不如死。
      
      村民们有的当场给吓晕了过去,有的给吓得在原地不敢作声两条腿抖得撞到一起。
      
      坐在地上的虞思眠看着痛苦扭动的村长,百感交集。
      
      她当时也就是想着如果自己会法术,给他施一个禁言术,让他一个月说不出话,却不想……
      
      他们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方法让他彻底闭了嘴。
      
      可她隐隐觉得,一切才刚开始。
      
      连祭反复提及的一百人,这个数字代表什么?
      
      空地上一片混乱,村民们有的跑回了自己屋子,有的想逃离村庄去避避风头。
      
      但很快他们跑了回来,“不好了!村子!村子被那些巨狼围住了!它们不让我们出去!”
      
      虞思眠并不意外,果然,连祭来这里有其他目的。
      
      村子中一片混乱,他们六神无主,受伤的村长又无法主持大局,一个个宛如锅上被火烤的蚂蚁。
      
      这时有人看着空地中央的虞思眠,“天道使者……”
      
      他跑了过去跪在虞思眠面前,“您一定是天道派来救我们的神使对不对?”
      
      “对不起,之前是我们有眼无珠冤枉了您,求求您救救我们!”说罢他额头一下下嗑在空地上的沙土里。
      
      “求求你救救我们!”其余人也跟着跪了下来,把她当成了那根救命稻草。
      
      虞思眠倒也不是她不愿意,村中她最不喜欢的村长已经半死不活,其他村民和她没什么过节,现在和他们还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她也被困在了村里,不知前路。
      
      只是她不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又没有什么能够改剧本类的金手指,又怎么救他们呢?
      
      这时候她身后的鸡蛋妹走到跟前,抓住自己的衣角,“您一定会救我们的,对不对?”
      
      虞思眠看着鸡蛋妹那双被泪水憋得通红却又带着酌定的眼睛,把拒绝的话咽了下去,摸了摸她的脑袋。
      
      柔声道: “我试试。”
      
      即便不知道未来的剧情,即便没有金手指,但她了解连祭,知道世界的构建。
      
      她是这本书的作者。
      
      她也许会有办法。
      
      连祭说今夜?指的是晚上。
      
      一百人?这个数字代表什么?
      
      难道……
      
      连祭!
      
      不愧是丧心病狂的大反派!
      
      *
      
      连祭等人在村外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休整。
      
      “今天咱们的狼怎么了?”
      
      “那女人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灵力,妖力,魔力,应该是个凡人,狼怎么不敢靠近她?”
      
      大眼捧起一口溪水解渴: “天道使者是什么玩意?”
      
      “鬼知道,一群山野村夫编出来自欺欺人的吧。”
      
      大眼:“那女人你们觉不觉得有些眼熟?”
      
      小九笑道: “眼哥,好看的人你是不是都眼熟?”
      
      大眼想不通,那样一张脸不要说自己,任何人见过都不会忘记,他又怎么只是觉得眼熟,却想不起对方是谁?
      
      大眼看着两条溪水中游动的青鱼发呆,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了!神庙中那幅壁画!”
      
      鬼牙嗖嗖扔出两块石片,将两条鱼的头切下,红色的血在透明的溪水中晕开,“就那几笔你他妈也能看出来像不像?”
      
      大眼:“你懂个屁。”他继续捧着带着血腥味的溪水喝了一口后看向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眼哥,没看出来。”
      
      “我当时看身段去了,没看脸。”
      
      “忘记了。”
      
      “我觉得不太像,衣服都不一样。”
      
      大眼:我他妈真是对牛弹琴!
      
      他转眼看着坐在溪边大石上若有所思的连祭。
      
      “祭哥,你觉得那女人和壁画中的像不像?”
      
      连祭把玩着手中石子,“像不像关我什么事?反正过了今晚都是死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重新来过、三爷、42955958、林苗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苗苗 10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