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宿命 ...

  •   —— “连祭结束了他充满杀戮的一生,在无边的黑暗中长眠。”
      
      ——“生时狂悖,死化孤魂。”
      
      敲完这两行字,眼下乌黑的虞思眠对着电脑屏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叫虞思眠,是一个网络写手。 一不小心把连载文中的大反派连祭写得过于强横,为了写死他不知掉了多少本不茂密的头发。
      
      虽然她也喜欢连祭这个角色,但是没有办法,破灭和死亡,是反派的宿命。
      
      如释重负的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后扑倒在床,合上双目,意识渐远。
      
      *
      
      一阵喧闹声在虞思眠耳边作响,虞思眠好不容易醒来,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古庙之中!
      
      三更半夜的自己怎么会出现在一座古庙中?
      
      片刻,她又冷静下来,自己在做梦。
      
      只有梦才会那么怪诞。
      
      因为这古庙中居然还架着一个火堆,火堆上烤着一头……挺大的动物。
      
      被扒了皮烤得变形的动物虞思眠虽然一眼看不出是什么,但是扔在地上血淋淋的虎皮,让她猜测:这烧烤架上烤的极有可能是头老虎。
      
      烤肉的香味在这古庙中飘散,盖去了本来香火的味道。
      
      火堆旁围着一群身着古代劲装的黑衣少年,衣料上暗纹流转,一看就价值不菲。
      
      他们一边撕扯着烧烤架上的虎肉,一边喝酒笑骂,庙门口拴着一群体型硕大的狼,树影下的它们正在争食庙外的生肉,并对彼此发出低吼。
      
      “这供的是谁啊?”其中一个大眼睛少年举着火把向她走来。
      
      她本能的觉得这群少年并非善类,想要退避,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
      
      “管他是谁?”火堆旁一个少年说得漫不经心。
      
      “供的这像画得还挺好看的。”那大眼睛少年把手中火把又杵近了一些,差点怼到虞思眠脸上。
      
      虞思眠被火光刺得眼睛疼,却发现自己居然连闭眼都不行。
      
      终于,她意识到自己好像就是这个少年口中的“壁画”。
      
      在这个怪梦中自己成了一幅画?
      
      听到“好看”,火堆旁吃吃喝喝的少年才勉为其难地抬起头,往自己方向看来。
      
      却在此时,庙门外的大树枝叶哗啦啦作响,虞思眠向声源处望去发现那群凶恶无比的座狼塌下耳朵匍匐在地上,发出服从的呜咽声。
      
      黑衣少年们一扫眼中的懒散倦怠,放下手中的酒肉站起来。
      
      洞口出现了一个骑着狼的身影。
      
      那头狼体型比其他座狼还要庞大,一双血红的竖瞳嵌在银白色的毛发中,闪着凶恶的光。
      
      狼背上的人身姿修长而挺拔。
      
      跳动的火光只照到银狼背上主人的下巴,黑夜吞没了他的容貌,只看得见他清晰的下颚线。
      
      银狼上的人正向自己的方向看来。
      
      隐藏在暗黑中的视线倒是比那双猩红的狼眼更加凌厉,让人不寒而栗,让她想拔腿就逃。
      
      可是她根本跑不了。
      
      毕竟在这个梦中她是一幅壁画。
      
      “祭哥!”这群少年恭敬地对来人喊道,其中一少年过去帮他接过了手中的缰绳,少年这才移开在放在壁画上的目光。
      
      祭哥?
      
      虞思眠隐隐觉得这个称呼有些熟悉。
      
      少年翻身下了他的座狼,其余少年都把身子挪了挪,给他让出了宽敞的位子。
      
      他漫不经心地取下露指的黑皮手套,活动了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
      
      火光至下而上慢慢勾勒出他的轮廓。
      
      是个极其俊美的少年,眉眼中的攻击性给他平添了几分暴戾乖张的野,像一把出鞘的利剑。
      
      他的耳朵比常人略尖一点,左耳廓罩着黑晶作为装饰,显得华贵又别致。
      
      银毛红瞳的座狼、祭哥、一直尖耳的耳廓戴着黑晶耳廓。这些标志……
      
      虞思眠心咯噔了一下。
      
      连祭。
      
      这是她正在连载的《诛魔传》中大反派魔尊少年时的模样。
      
      自己怎么梦到他了?
      
      难不成是因为才写死了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眼下的连祭虽看起来很是年轻,外貌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全身上下咄咄逼人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
      
      他坐在火堆旁,其他少年才敢再次坐下。
      
      那大眼睛的少年,还举着火把看着庙中的壁画:“祭哥,你觉得供的这像是谁?”
      
      连祭:“管它谁。”说完接过旁边外号鬼牙的少年抛给他的话本,借着火光看了起来,连祭腿很长,使得本是宽敞的位子也显得局促。
      
      虞思眠觉得这梦既奇怪,又细致。
      
      自己心血来潮给连祭加了一个“爱看话本”的设定,没想到梦中连这个细节都有。
      
      见连祭不理自己大眼悻悻地继续顺着壁画往下看,拖着下巴自言自语:“她脚下踩着的好像是四界的缩略图,凌驾四界之上,神?”
      
      “咱们这个操蛋的世间有个屁的神。”连祭旁边鬼牙的少年嗤笑,说罢举起一根吃完的肉骨向他甩去。
      
      大眼侧身避开,那骨头就扔在了壁画,也就是虞思眠身上。
      
      虞思眠:……
      
      “这倒也是。”大眼挠着脑袋,突然灵光乍现,“我知道了!这是天道!”
      
      他话音一落,一旁的连祭把手中话本往火堆中一扔。
      
      嗖!
      
      话本坠火的瞬间,火苗窜起了一尺来高。
      
      众人噤声,看向连祭。
      
      只见他缓缓抬起头,“天道吗?”
      
      他声音不大,且很平静,却能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都屏气不敢吭声。
      
      大眼自知碰了他的逆鳞,一下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红色的火光无法将连祭冷白的皮肤染上半点暖色,他用地上的树枝拨了拨火堆中燃烧着的话本,让它烧得更旺,漆黑的眸子中映照着火星。
      
      大眼突然干笑道:“哈哈,哈哈,这个世间有个屁的天道啊,不过就是那些人类胡诌的。对吧,哈哈,哈哈。”他的笑声无比干涩。
      
      连祭漆黑的双眸中映照着跳跃的火光,若有所思,“若有天道,她只会盼着我们死。”
      
      虞思眠:……
      
      魔修们默不作声,若有真有天道,偏爱的也不会是他们这群魔,等待他们的只有无尽的厮杀,褒奖他们的只有堕落的欲海,他们只能在黑暗中苟延残喘,天道的光,照不到他们身上。
      
      周围一片寂静,只听得见火堆中火星噼里啪啦的爆破声。
      
      突然,大眼笑道:“祭哥!你是不是话本看多了?”
      
      这才打破凝重的气氛,其他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对啊,哪有什么狗屁天道!就算有……”鬼牙打量着壁画上的虞思眠对连祭笑道:“我们就把她五花大绑来后献给你,任你处置。”
      
      虞思眠心中一颤。
      
      抱着头躺在了地上嗤笑了一声,不置与否。
      
      连祭看着房梁,仿佛透过屋顶看着那一片混沌,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天空。
      
      突然间,他眼中又亮起了光。
      
      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
      
      天道……
      
      呵。
      
      其余魔继续喝酒吃肉猜拳赌牌,火光映照着他们年轻却乖戾的笑脸,彰显着他们的肆意和狂妄。
      
      晃动的火光使他们在地上的影子显得张牙舞爪,如群魔狂欢。
      
      鬼牙腰间的玉简亮起,他把手中酒壶一扔,摔得粉碎,“兄弟们,干活啦。”
      
      魔修们瞬间酒醒,纷纷骑着自己的破风狼跟着鬼牙离去,消失在被黑夜笼罩连绵起伏的山峦中后连祭才从地上坐起。
      
      石壁上正在拼命想摆脱这个梦的虞思眠使尽全身力气,终于眼珠子转动了一下。
      
      而这一个毫不起眼的动作却落入了连祭眼底。
      
      他向虞思眠走来,壁画中的人物和真人一般大小,但一个在空中飞舞的姿势,使得她有了个一览众生矮的高度。
      
      连祭一脚踩在壁画上,抬头凝视着画中的人。
      
      突然地接近,和他身上的压迫感让虞思眠心中一个咯噔。
      
      他身上很烫。
      
      隔着空气都能够感觉到他灼热的体温,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她屏着呼吸努力让自己的眼睛一动不动。
      
      连祭看了半晌,觉得刚才可能是自己错觉。
      
      画中之人怎么会动?
      
      连祭的突然靠近让虞思眠呼吸一窒,不敢再动。
      
      连祭默然地冷嗤了一声,果然,是自己看错了。
      
      他取出自己的皮手套准备戴上,抬起手才发现手臂上的旧伤不知什么时候裂开,血像条红色的细蛇蜿蜒到指尖,他弹了下手指,不想一滴血飞出去溅在壁画上。
      
      虞思眠内心打了一个激灵。
      
      连祭的血好烫。
      
      再次看向壁画的连祭不禁蹙眉。
      
      那滴血正正地落在了那画中之人的锁骨之下,像一颗血红色的水滴形吊坠。
      
      这幅壁画很绚烂,画中的人皮肤极白,在这滴血的衬托下竟然有一种触目的妖冶,格外地动人心魄,让他微微一愣,随即一股烦躁涌上心头,越发觉得这幅壁画刺眼。
      
      他手上运力,手指之间电光流动,一掌拍在了壁画之上,壁面如蜘蛛网一般裂开。
      
      虞思眠隐隐有一种感觉……
      
      她要从画中掉出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奇幻接档文《仙君的致命解药》文案~么么么
    天婴是一株上古魔君遗留的摄魂草。
    是天地致邪之物,也是妖魔争夺的至宝。
    修成人型的天婴天生尤物,媚骨天成,一颦一笑之间就能让人堕魔。
    一日天婴落在昆仑山那个死对头萧远手中。
    那个正道眼中的高山白雪,不可亵渎的白衣仙君。
    他正在堕魔的边缘挣扎,天婴他唯一的解药。
    为了不被扔进丹炉,天婴化成人形,用了浑身解数魅惑他,他却连眼角都不红一下。
    天婴自己却落入情网,苦苦煎熬。
    最终——
    她纵身跳入丹炉,只愿他余生皎皎如明月。  
    ……
    多年后,魔君现世,天婴也转世重生。
    魔辇之上一身黑衣的萧远眼底猩红。
    “婴婴,我许你一生情爱。”
    天婴:“虽然但是,我在丹炉里面,情丝已经烧没了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