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六章 梦境X还是X现实 ...

  •   【狱寺君,情况如何?】
      
      阿纲……
      
      【万分抱歉,十代目。我已经通知了各个分部万一有消息就要马上汇报,但是至今还是没有……】
      
      【哈哈,凛要跟我们玩捉迷藏吗?】
      
      【怎么可能啊你这个棒球笨蛋!真是的,那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啊,竟然又让十代目这么担心!】
      
      狱寺……山本……
      
      【已经过了两天,不只是凛,连丹尼尔·科斯塔也同时失踪,在最后追踪到的位置只留下战斗的痕迹,凛她做事很有交代,不会不留下讯息便消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哦哦——极限的不明白啊!凛现在到底在哪里啊!】
      
      【Kufufu,沢田纲吉,我应该曾经说过让你好好照顾她的吧?然而现在她失踪了?】
      
      【对了骸,你能联络到蠢凛吗?】
      
      了平大哥,骸,Reborn……
      
      【不,我完全连接不到她的精神世界,这个久违的感觉就像当年你们去了未来的时候。】
      
      【难道是十年后火箭筒?!】
      
      大家……我在这里……
      
      “凛——”
      
      你们快点找到我吧……
      
      “凛醒醒——”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好害怕……
      
      阿纲……
      
      “凛!快点醒醒!”
      
      “吓!”我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光亮的天花板,模糊的视线才逐渐回复焦距,耳膜传来心脏强烈地跳动的震动。
      
      缓缓坐了起来,发现四人都跪着围在我身边,神情紧张地看着我。
      
      我眨一眨眼,脑袋还不怎么清醒 : “怎么了?”
      
      奇犽好气又好笑地双手环胸 : “这句话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吧!”
      
      小杰皱眉一脸担忧 : “凛你没事吧?刚才我和奇犽玩枕头大战这么吵,看你都没有反应就过来瞧瞧,谁知你一副痛苦的样子。”
      
      雷欧力 : “是做噩梦了吗?”
      
      我扶着脑袋低眸,回想刚才的梦,良久才含糊地回答 : “不是噩梦……吧。”
      
      小杰几人面面相觑,眼里充满疑惑,这个样子不是做噩梦还能是什么?
      
      比起这个,酷拉皮卡更关心我的状况 : “凛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还冒汗了,不如去卫生间漱洗一下吧。”
      
      听到他这样说后我下意识地用手背擦一下额头,才发现自己满身冷汗。
      
      扭开水龙头,把捧着的水拨到脸上,冰凉感让我头脑清醒了不少。双手撑着洗手盆,低头整理一下混乱的思绪。
      
      那不是梦境,而是在原本的世界确切地发生的现实。有一瞬间,我能感觉到自己与大家存在于同一个空间,看来那边和这边的时间流逝的速度是一样的。
      
      没想到为了找我,阿纲会劳师动众,连骸也叫来了,让大家担心了呢。
      
      希望他们不要这么快把消息告诉晴奈(Seina),那个傻丫头知道的话肯定又会整天在哭哭啼啼的。
      
      7^3,你让我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叩叩叩”,突然的敲门声让我从沉思里回过神来, “凛,你还醒着吗?我看你在里面蛮久也不出来的。”酷拉皮卡在门外喊。
      
      “呃,我没事,现在就出来。” 啊,左手沾水了,算了,用毛巾随便擦一擦脸和手便推门而出。
      
      酷拉皮卡站在门前关切地问 : “怎么样,现在好了点吗?”
      
      我不好意思的回应 : “嗯,好多了,要你们担心了。”
      
      房间里的伙伴们都放心了,小杰贴心地给我倒了一杯暖水,我接过水杯小声地道谢,奇犽在旁边嘀咕了几句 : “女生就是娇气,做噩梦罢了。”
      
      其实我也这样觉得,他们太夸张了,虽然是女生但我其实不太需要特别的照顾,亦不甘只被小心翼翼地呵护。
      
      突然想起 : “啊,刚才我不小心让绷带沾了水。”
      
      雷欧力好心地主动为我重新包扎,“好了,按伤口的愈合程度应该明天或后天就能拆掉绷带了,不要再沾水了。” 他叮嘱道,却发现我出神地盯着他。
      
      雷欧力一怔 : “怎么了?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我男性的魅力吸引了吧。” 他自恋地一笑 ,用拇指和食指摸着下巴 ,“果然小妹妹就是会特别崇拜成熟的男人呢。”
      
      奇犽一副恶心想吐的样子,酷拉皮卡单眉上扬,也是露出 “怎么可能” 的表情。
      
      我接着毫不留情地打破了雷欧力的妄想 : “不,从昨天看见雷欧力和那个女人的赌局后,我就一直在想如果雷欧力当上了医生的话,那些女病人和女护士不就很危险?”
      
      “啊?” 起初雷欧力不明白我的意思,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恼火的咆哮着 : “怎么可能啊!你把我当成是什么样的人啊!”
      
      “噗哈哈哈哈!想不到你也会说出这么有趣的话呢!” 奇犽禁不住捧腹大笑。
      
      酷拉皮卡则认真地思考这个可能性 : “的确。”
      
      “喂你们算什么意思!” 雷欧力凶神恶煞的瞪着他们。
      
      奇犽还开玩笑 : “说不定我们有一天会在新闻上看到报导说 ‘一名男医生非礼多名女病人和女护士而被捕’呢,不行了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
      
      想象到那个场面,酷拉皮卡也忍俊不禁,肩膀不停地抖着,我更是捂着嘴大笑起来。
      
      雷欧力气得满脸涨红,一直红到了颈部, “小杰,你说我怎么会对病人和护士有非分之想啊!医生可是个很神圣的职业啊!”
      
      小杰有点苦恼地说 : “嗯……不过雷欧力你不是也对那个囚犯姐姐出手了吗?”
      
      雷欧力明显一噎,支支吾吾的狡辩 : “那、那个时候不同啦!”
      
      “对了,那么雷欧力只治疗男人不就行了?” 小杰灵机一动,天然地提议。
      
      我们笑得更疯了,奇犽笑得肚子疼 : “你们俩真的很有意思啊,天然呆吗!”
      
      “哈哈哈哈哈哈——”
      
      房间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和雷欧力弱势的辩护声。
      
      ------------------------------------------------------------------------------------
      
      原世界·意大利西西里岛,彭哥列总部会议室——
      
      “……!”六道骸好像有所感应,看向窗户旁。
      
      “怎么了,骸。”身体年龄已经成长到八岁的Reborn问。
      
      “没什么,应该错觉吧。”
      
      “诶诶诶!难道十年后的我们又遇上了麻烦?!”沢田纲吉烦恼地搔头推测。
      
      “吵死了笨蛋阿纲,这么多年你遇到事情总是一惊一咋的习惯还是改不掉。”Reborn用列恩变成的手qiang指着沢田纲吉,常年被威胁的阴影不是盖的,沢田纲吉马上噤声。
      
      Reborn喝了一口咖啡,“十年后火箭筒这个可能性颇低,先不说它是波维诺家族的武器不会流到外人手上,就算是未来的我们向这个时代的我们求救,也不会只召唤凛,你们都应该会陆续被传送到未来。”
      
      “Reborn先生,那么那个女人现在会在哪里呢,她就像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狱寺恭敬地询问。
      
      “嗯……”
      
      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你们不用担心,她现在平安无事呢。” 一个不属于在场任何人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起。
      
      沢田纲吉辨别出了这个不速之客 : “!这个声音是!”
      
      “格子脸!”
      
      自从阿尔克巴雷诺的诅咒解除后便再没有出现在人前的伽卡菲斯突然来访。
      
      Reborn语气不善地说 : “你刚才说的她是指凛吗?难道这又是你干的好事?”
      
      “什么!”狱寺猛然站起来,警惕地戒备。
      
      “呀咧呀咧,你们不要误会,干了些什么的可不是我。”
      
      “但是你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吧。”
      
      “没错。”
      
      “把朝利凛带走的是7^3。”
      
      !!!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一片混乱。
      
      “砰!”
      
      在Reborn的qiang声的威压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7^3带走凛的目的是什么?它带她去哪里了?”Reborn追问,话里有一丝的急切。
      
      “7^3只是带她去一趟旅行而已,去异世界呢。”伽卡菲斯说得轻描淡写。
      
      众人一惊 : “异世界!?”
      
      “我可不相信会这么简单,凛她已经为了我们,为了这个世界牺牲了许多,7^3这次又要她干什么?”
      
      它曾经让自己被迫承受那荒唐至极的诅咒,舍弃过去的一切,在几年前才好不容易解开了诅咒,就连尤尼也能没有顾虑的长久地活下去。
      
      这几年都没有动静还以为凛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现在却又……
      
      为什么7^3还不肯放过她?它又想如何折磨自己重要的学生?
      
      一向冷静的Reborn想到这,忍不住咬牙,攥紧了拳头,帽檐的阴影遮住眼睛。
      
      察觉到自家老师的情绪变化,沢田纲吉担心地看着他 : “Reborn……”
      
      “正因为这样,她才要到那个世界。” 伽卡菲斯意味深长地解释, “详情我也不清楚太多,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对吧,沢田纲吉。”
      
      守护者们看向他们的首领,沢田纲吉点头 : “嗯,我觉得他没有说谎。”
      
      伽卡菲斯无声地感叹 : “真是羡慕她,我也很想再次回到那个地方看看。”
      
      “总之时机一到,7^3自然就会把她送回这里,你们也不用花太多心思去找她。”他最后交代了一句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异世界?极限的搞不清楚啊!是平行世界的意思吗?”笹川了平摸不着头脑。
      
      “不,异世界是与我们这个世界的结构和体系截然不同的时空,在那里不会有我们的存在。但是异世界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窥探到。”六道骸解释。
      
      沢田纲吉皱着眉头忧心地说 : “凛自己一个人在那边真的没问题吗……”
      
      “嘛嘛,凛她很强,不会有事的。”山本一如既往的乐观地安慰众人。
      
      “没错,那家伙比你们任何一个都还要坚强,她一定能好好生存。哼,假如换成是你,肯定只会一味抓狂吧,废柴纲。”世界第一杀手理性分析之余还不忘嘲笑自家学生。
      
      “我才不会好吗……”沢田纲吉弱弱的吐槽。
      
      “但是我们真的像格子脸所说不用理会吗,十代目。”
      
      “当然不是,凛可是我们很重要的同伴。” 沢田纲吉神情坚定,决意要把重视的家族成员找回来。
      
      “……”从刚才开始便心不在焉的Reborn给自己的学生下达了一个命令, “阿纲,让尤尼和白兰过来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重点人物 :
    ① 丹尼尔.科斯塔
    ② 晴奈(Seina)】
    Reborn无容置疑的对7^3是怨恨的,即使诅咒解除了,他也不会忘记7^3带给他的不幸和痛苦。
    Reborn认为凛和尤尼是一样的,这么残酷的命运不应该由还是个孩子的她们来背负,亦对没能为她们做些什么感到抱歉,所以其实他是把凛当作自己的孙女疼爱的。
    收藏破百,撒花~~~
    现在才发现原来有小天使在2020-10-17 15:01:38送了我第一罐營養液,大感动的说qwq,谢谢你的支持!!!
    这几天头都在痛,本周就只有一更了抱歉各位o(〒﹏〒)o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