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天雷滚滚男演员 ...

  •   不去管一脸委屈的容昭元,于梓潼继续主持第二轮的游戏。
      
      依旧是逆时针发言。
      
      南东:“长胖。”
      
      路哲:“高卡。”
      
      乔洲:“有点贵。”
      
      许晨:“肉肉。”
      
      容昭元:“大餐。”
      
      楚云疏:“块状。”
      
      所有人发言完毕,于梓潼道:“给你们一点时间讨论。”
      
      容昭元率先发言:“我觉得路哥这轮的描述非常可疑。南东老师刚说了‘长胖’,他就顺着说了‘高卡’!”
      
      路哲辩解道:“‘高卡’是我之前就想好的词汇,不管南东老师说什么,我都会说这个词的!”
      容昭元一脸我不相信,楚云疏转过脸去偷偷问于梓潼:“容昭元就一直直接称呼他老师为哥吗?这有点奇怪吧?”
      
      于梓潼回道:“哈哈,在这里没有什么老师学生划分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在这里住久了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楚云疏:真是一群奇怪又可爱的人。
      
      不过我挺喜欢。
      
      乔洲替路哲辩白道:“我觉得路哲是好人,但是昭元你却非常可疑。上一轮就是你带票把夏可冤死的,而且你把词语说得这么明显,很显然就是想博得我们的信任!”
      确定自己拿的是好人牌的容昭元立马反驳:“我不是我没有!夏可出局是因为他描述的是错误的!”
      
      已经出局的夏可忍不住又对容昭元翻了个白眼。
      
      “其实我觉得乔洲也挺可疑的,”许晨突然插进来一棒子,“上一局他说的是‘路哲’,但我完全看不出来这个词语跟路哲有什么关系。”
      
      乔洲赶紧道:“我的意思是……”他看着面前一堆排骨骨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只能吃了个闷亏。
      
      一直默不作声的楚云疏见乔洲的防守出现了破绽,便趁机添了把火:“我觉得许晨说的没错。”
      容昭元极易被煽动:“这么说来确实是。”
      
      南东老师一直都没有说话,作为第一个描述词语的人,他目前暂时安全。
      
      见大家都讨论的差不多了,于梓潼便道:“来,三——二——一!请指!”
      
      楚云疏、许晨、容昭元三票给了乔洲,乔洲、路哲两票给了容昭元,南东老师单独一票支给了楚云疏。
      
      “好,乔洲出局,游戏继续,请留遗言!”于梓潼道。
      
      乔洲盯着把局势搅得乱七八糟的容昭元:“下把一定要把容昭元给出了!这是两个好人的遗言,你们一定要记住!”
      
      路哲笑着拍了拍乔洲的肩表示安慰,乔洲嘟了嘟嘴:“只有你信我!”
      
      “当然,我什么时候都信你。”路哲道。
      
      于梓潼继续主持第三轮游戏,这一次顺时针由楚云疏先描述。
      
      楚云疏瞟了眼南东老师,有点心虚:“额……啃。”
      
      容昭元:“真香。”
      
      许晨:“比较难烹饪。”
      
      路哲:“视频。”
      
      南东:“褐色。”
      
      于梓潼道:“还是给你们一点时间讨论一下出谁。”
      
      容昭元发言还是非常积极:“你们不会想出我吧?”
      
      路哲点头:“想。”
      
      许晨:“想1。”
      
      楚云疏刚想说个“2”,南东老师先他一步开口道:“你们不觉得楚云疏有点可疑吗?”
      
      游戏大神的话让人不得不注意,路哲、许晨、容昭元三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移到了楚云疏身上。
      
      南东老师继续道:“第一轮发言的时候,到容昭元那里基本上卧底已经知道好人的词语是什么了,那在他之前可能是卧底的便只有发言奇怪的乔洲,而在他之后的人,夏可和楚云疏都有拿卧底的可能。现在有嫌疑的乔洲和夏可已经出局了,那只能是楚云疏是卧底了。”一顿分析猛如虎,打得楚云疏措手不及。
      
      路许容三人纷纷表示此话有理。
      
      楚云疏还是想挣扎一下:“为什么到容昭元那儿卧底就知道好人底牌了呢?为什么不会是像乔洲说的那样,是昭元想到了好人的底牌,故意把词说得那么明显呢?”
      
      南东老师回答道:“我不否认这一种想法,但考虑到容昭元的智商,我认为这种想法可能性极低。不过无所谓,出了你不结束,我们再把容昭元出了。”在肯定自己的同时,还不忘给容昭元一刀。
      
      容昭元:为什么今晚我如此艰难?
      
      楚云疏被南东老师的逻辑打得无法再争辩,挣扎无果后只能说:“游戏王果然还是游戏王,南东老师果然厉害!我自爆了。”
      
      于梓潼笑着宣布:“游戏结束,好人胜利!”
      
      从始至终一点都没有怀疑过楚云疏的其他好人纷纷为南东老师鼓掌。
      
      夏可:“谢谢南东老师带我躺赢!”
      
      容昭元:“妈呀,这游戏原来还可以这么盘逻辑的!南东老师厉害厉害!”
      
      乔洲:“南东老师能带着一支有着容昭元的队伍获胜,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路哲:“为南东老师献出掌声!”
      
      许晨:“666!跟着南东老师又get到了游戏新技能!”
      
      全程上帝视角的于梓潼道:“好了好了,彩虹屁就不要再吹了,我们赶紧下一把!”
      
      楚云疏拿起纸笔道:“下一局要不我当上帝?我还挺想试试上帝视角的。”
      
      “不不不,”于梓潼一把抢过楚云疏手中的纸笔,“我们还是要以上局的表现来定谁是这一局的上帝。”
      
      夏可点头:“对对对,我心中已有了一个上帝的不二人选。”
      
      乔洲也点头:“我也是。”
      
      “那就让我们一起喊出他的名字!”于梓潼忍不住笑出了声。
      
      “容昭元!”
      
      被点名的容昭元一脸懵:“为什么是我啊?有什么选人的依据吗?”
      
      夏可把撕好的纸和笔递给容昭元:“没什么依据,就是觉得跟你玩,游戏体验极差!”
      
      突然被怼得容昭元:你们就是嫉妒我的才华!嫉妒我的帅气!
      
      容昭元愤愤地拿过纸笔,行,夏可,看下把我不整死你!
      
      容昭元设置了两个卧底,一个是白板,另一个的词语是“容昭元”,而好人的词语是“夏可”。
      容昭元故意将卧底词语给了夏可,白板随机分配到了南东老师手里,并且,容昭元坏心眼地让夏可第一个发言。
      
      完全不知道容昭元在整他的夏可毫不留情地形容道:“游戏黑洞!”
      
      不觉得夏可会这么形容自己的楚云疏一脸问号,怀疑自己又拿到了卧底牌,于是谨慎道:“男的。”
      
      察觉到容昭元是在整夏可的于梓潼放心地描述自己的词语:“可爱。”
      
      不确定前面是否有卧底出现的南东老师也选择谨慎发言:“在这里。”此时他已经基本确定卧底和好人的词一个是“夏可”,一个是“容昭元”。
      
      接下来的三人也明白了容昭元的套路,于是都忍着笑大胆描述自己的词语:
      
      “学生。”
      
      “有点皮。”
      
      “嘴巴有点毒。”
      
      此时南东老师已经猜出好人的词汇是什么了。夏可也反应过来容昭元是在整他了。
      
      容昭元见大家都胸有成竹的样子,道:“第一轮就不给你们讨论时间了,无数三二一直接投。”
      “三——二——一!”
      
      毫无疑问,夏可被六票票出局,他连遗言都不想留,直接上手扯着容昭元的脸道:“让你整我让你整我让你整我!”
      
      容昭元一边抢救自己的脸,一边不忘回嘴:“承认了吧夏可,你就是个游戏黑洞!”
      
      小孩子打闹起来便停不下来,桌上的其他人便自行组织起了第二轮游戏。
      
      已经知道好人词汇的南东老师一点也不慌,凭借着高超的演技骗过了大家一轮又一轮。
      
      第二轮:许晨出局,游戏继续。
      
      第三轮:楚云疏出局,游戏继续。
      
      第四轮:路哲出局,游戏继续。
      
      决胜轮,南东老师成功获取了于梓潼和乔洲的双重信任,成为全场身份最高,拿着一张卧底牌心安理得地听两个好人向他表水。
      
      然后在紧张刺激的投票环节,轻轻拨弄一下手指,和乔洲一起把于梓潼投出了局。
      
      已经知道卧底是谁的夏可激动大喊:“游戏结束,卧底获胜!”
      
      被投出局的于梓潼一脸委屈:“南东老师你怎么能投我呢?你这是自掉神坛啊!”
      
      听到卧底获胜后瞬间懵了的乔洲不可置信:“我……我们都玩了个啥呀!”
      
      夏可一脸嘚瑟地冲于梓潼笑道:“南东老师可没掉神坛,他就是卧底!”
      
      于梓潼也瞬间懵逼:“……你说什么?那我跟乔洲最后不就跟个傻子一样吗?”
      
      乔·傻子·洲痛苦地握住于梓潼的手:“别说了,心痛。”
      
      于·傻子·梓潼反握住乔洲的手:“我从没觉得自己这么单纯过。”
      
      又是各种彩虹屁吹过,南东老师笑着表示:低调低调,毕竟是专业的。
      
      想继续参与游戏的容昭元道:“我提议下一局让南东老师当上帝,他太厉害了,我们根本玩不过他啊!”
      
      夏可:“附议。”
      
      于梓潼:“附议。”
      
      乔洲:“附议。”
      
      想当上帝的楚云疏及时打破队形:“别呀,有南东老师在场上才好玩呢!你们可以试一试下一局能不能赢过他啊!”
      
      于梓潼想了想觉得也对:“楚云疏说得没错,我们今晚一定要赢南东老师一把!”
      
      楚云疏继续道:“所以,上帝就给我当吧,我也想试一下开眼视角是什么感觉。”
      
      “行吧,”容昭元把纸笔递给楚云疏,“毕竟游戏要有挑战才有乐趣。”
      
      夏可看着容昭元说了句真心话:“其实我觉得,游戏中有你已经是不小的挑战了。”
      
      南东老师对此表示认同:“此话倒是不假。”
      
      许晨也同意:“确实。”
      
      于梓潼:“1 。”
      
      容昭元嚷嚷道:“我也就是黑洞了一把,下一局我肯定能carry全场!”
      
      乔洲头大:“求你老老实实做个跟票的人吧,你忘了我和夏可是怎么出局的了吗?”
      
      路哲补充:“被你carry出局的。”
      
      容昭元一张嘴说不过他们六个人,只能张牙舞爪道:“你们这是以多欺少!”
      
      夏可挑眉看着他道:“就欺负你怎么了?哈哈哈哈!”
      
      楚云疏看着吵吵闹闹的一群人,真的感觉他们就像是,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一家人一样,于是就在纸上写下了“家人”和“朋友”这两个词。
      
      我们既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又是可以共度风雨的家人。
      
      楚云疏在公寓里住了有一个多星期了,还一直没能认识一下这位名叫顾深的室友。
      
      没办法,顾深每天清晨出门,到深夜才回来,有时甚至不回公寓,直接在剧组凑活一晚。楚云疏作为一个作息时间良好的小说作家,两人根本没有碰面的机会。
      
      楚云疏感叹道:“顾深他真是劳模中的典范!”
      
      听到这句话的于梓潼笑道:“其实没有啦,顾深他平时没工作的时候很闲的,最近可能是他接到戏了才会这么忙吧。”
      
      楚云疏决定,既然一时半会见不到这位室友,那就看一下他演的戏,权当隔空认识一下。
      
      “顾深他有什么代表性的作品吗?”楚云疏打开电视,对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的于梓潼问道。
      
      “额……”于梓潼刷手机的手一顿,“你是要看顾深演的戏吗?”
      
      “当然,”楚云疏坐回沙发上,“就当认识一下这位见不着的室友喽!”
      
      “好吧,顾深他不是一个很有名的演员,演的基本上都是龙套,几个镜头就没的那种。要说戏份比较多的剧,只有那部《我们来看雷电雨》了吧,他在里面演了个男六号。”
      
      楚云疏其实在听到剧名的那一刻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但出于对室友的礼貌,他还是搜出了这部剧。
      
      剧情一开始就是在一场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中,女主追着男主喊道:“张霸天,我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依旧喜欢你!”
      
      而男主张霸天露出了传说中的“邪魅一笑”,道:“放弃吧,我是永远不会喜欢你的。”说完便在雷电交加中大步离开,留下女主在雨中暴风雨式哭泣。
      
      开局就是一道惊雷,劈得楚云疏外焦里嫩。
      
      路过客厅的容昭元一脸嫌弃:“妈呀你们看什么不好,非得看我深哥演的剧!”
      
      楚云疏一脸问号地看向于梓潼:“没想到顾深竟演过这么雷人的剧……”
      
      于梓潼有点不忍再看:“你还想要再看下去吗?顾深在里面演的是这个张霸天的小跟班,更加酷帅狂拽,但本质是个憨憨……”
      
      “那还是不了。”楚云疏并不想先入为主的把自己的室友定义为一个酷帅狂拽的憨憨,“我还是直接百度百科吧。”
      
      “顾深”这个名字并不能直接从输入法中打出来,关于顾深的资料也少得可怜。看来顾深真如于梓潼所说,是个不太出名的演员。
      
      但百度上显示的顾深的照片还是很好看的。
      
      “他挺帅的嘛!”楚云疏称赞道,“他长得有点像那什么……初恋脸!好像是现在很受欢迎的一款,我看现在好多小说的男主都长着一张初恋脸。”
      
      “那是当然,顾深可是公认的公寓里的颜值巅峰。”于梓潼对楚云疏的眼光表示赞同。
      
      “按道理说,有这样的颜值在娱乐圈里不应该混得不好啊,顾深他怎么……”意识到这样问可能不礼貌,楚云疏及时止住了话头。
      
      但于梓潼不觉得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便把顾深的故事告诉了楚云疏:“顾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人,娱乐圈那个地方本来就对这种人不太友好,所以顾深他大学毕业以后只能从龙套做起,这一做就是三年。后来终于有导演看到了他的努力与实力,让他出演了一部剧的男六号,但还是一部这么雷人的剧。这部剧播出后,剧里的主演几乎全糊了,顾深也是,没有凭这部剧积累人气不说,还坏了自己的路人缘。从那以后,基本上没有导演再去找他演戏了。”
      
      楚云疏不知道顾深的经历竟这么坎坷,不过大部分混娱乐圈的人基本上都不容易,这也是这个圈子里的常态。
      
      “娱乐圈里不缺长得好看的人,也不缺会演戏的人,所以顾深他真的很不容易,明明成名的机会渺茫,但却依然在坚持着。”于梓潼说到这,情绪有点低落。他一直觉得顾深他应该拥有更多,他也值得拥有更多。
      
      “但娱乐圈里长得好看,演技又好,又勤奋努力的人却不多,我相信总有一天顾深他会凭着他的努力,从人群里脱颖而出的。”楚云疏安慰道。
      
      “希望会是这样……”于梓潼垂眸道。
      
      “嘭——!”
      “嗷——!”
      
      突然,厨房里传来一个爆炸声响,紧接着传来的,是自称“天才发明家”许晨的惨叫声。
      
      于梓潼和楚云疏听到声音后赶紧往厨房跑去,然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许晨还好,虽然叫得惨烈,但那是被吓的,除了身上一片狼藉之外,人还是完好无损的。但厨房却不是那么美妙了。
      
      厨房里满满的烟呛得人难以呼吸,灶台上,原本好好的铁锅底下被烧穿了一个洞,锅里原本煮着的不明物体溅的到处都是。临近灶台的两面墙上被染上大块乌黑的烟痕,上面还夹杂着一些蓝色的斑点。
      
      综上所述,厨房被不明物体给炸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mua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