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13、暗夜狼王(上) ...

  •   周末,趁着顾深还没走,公寓里准备搞点事情。
      
      “狼人杀这个游戏我真的想玩多时了。”晚饭后,容昭元靠在椅子上边消食边道。
      
      “我也是,”夏可也道,“之前因为公寓里总凑不齐人所以一直没能玩,现在有了云疏哥和顾深哥,正好可以凑齐一桌。”
      
      顾深笑道:“我没意见,玩什么都听你们的。”他心里叹了口气,自从他回来后,小白兔就一直躲着他,以前吃饭的时候都跟他挨在一起,现在人直接坐到他对面去了。
      
      “我也没有意见。”楚云疏摆摆手,自从上次大猪蹄子事件后,他确定自己是喜欢于梓潼的,接下来他就要好好规划一下怎么把人追到手了。
      
      “提醒一下,”于梓潼看向公寓里的新朋友楚云疏,“我们的狼人杀一局是要玩一天的。”
      
      “哦?”楚云疏好奇道,“这是为何?一般的狼人杀一局不就几十分钟吗?”
      
      南东老师从书柜中拿出一套狼人杀卡牌,神神秘秘道:“我们玩标准的九人局,三个狼,三个民,三个神,女巫、预言家、猎人。没有上帝。”
      
      “没有上帝?这怎么玩?”楚云疏更加好奇了。
      
      于梓潼解释道:“我们每个人抽取一张身份牌后,要在自己的身份牌背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在卡牌的正面贴上‘好人’或者‘狼人’盖住自己的身份,然后把九张牌放到阁楼上。游戏开始时,每一晚按照预言家、狼人、女巫的顺序,每个身份都有五分钟的行动时间。预言家要自觉打开一个人的身份牌查看他的身份。三个狼人要商量杀谁,在袭击的那个人的卡牌上放一支红笔。女巫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选择是否救人,若救的话把红笔拿下来,若毒的话,就在毒杀的人身上放一支蓝笔。在黑夜非行动者要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许出来。十五分钟过后所有人行动自由,要先到阁楼上查看死亡信息。每个白天都有1个小时的时间,在此期间所有人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取别人的身份信息。1个小时后大家要一起在我们的公共群里投出想要放逐的对象。游戏规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楚云疏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懂了,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那就玩这个嘛!”容昭元迫不及待的拿过卡牌,给每个人发了一张。
      
      楚云疏看了眼他的身份,啧,狼人,果然是天选之子的手气!
      
      乔洲道:“我们的游戏从明天早上8点开始,今晚大家就早点休息?”
      
      “好。”所有人把自己的身份牌写好名字,放到收拾好的圆桌上,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怀着忐忑而激动的心回到各自的房间,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挑战。
      
      第二天八点,顾深是第一个从房间里出来的,一个人神神秘秘的来到阁楼上,看着面前的九张卡牌,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路哲的那张,看了看,然后一脸失望的又放了回去。
      
      真烦人,竟然是张好人牌!
      
      八点零五多一点,楚云疏从房间里出来,在阁楼上遇到了两个队友——乔洲和许晨。
      
      许晨见人来齐了,小声道:“你们有没有想袭击的对象了?”
      
      楚云疏和乔洲纷纷摇头,第一晚要是刀到神职就好了,可是昨晚他们抿了所有人的挂象,没发现谁更像是拿到了张神牌。
      
      “那我们刀顾深吧!”许晨好像早就想好了要刀谁一样。
      
      “可是顾深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这么把他刀死了会不会让他太没有游戏体验了?”乔洲有点犹豫。
      
      楚云疏道:“也不一定就能把他刀死,或许女巫跟你有同样的想法,想给顾深多一点游戏体验,看到他被刀一定会救的。如果我们现在很难抿出来谁是神职,不妨就刀一个女巫会救的人,这样至少能把解药先骗出来。”
      
      “学霸的脑子果然好用,这个想法我给满分!许晨你这个刀法真是太妙了!”乔洲道。
      
      只是单纯想刀死顾深,并没有想太多的许晨眨了眨眼:“那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然后十分满意的把红笔放到了顾深的卡牌上。
      
      八点十分,夏可来到阁楼,看到顾深的卡牌上放了红笔,蹙了蹙眉,他昨天晚上都想好了,第一夜就盲毒容昭元,如果毒对了他就赚了,如果毒错了好人也不吃亏,毕竟好人阵营有容昭元的存在真的举步维艰。但是今晚吃刀的是顾深,女巫一晚上就这能使用一瓶药,他不能对好不容易回来的顾深见死不救,虽然有点怀疑顾深自刀骗药,但夏可还是好心的救了他。
      
      下一个黑夜再毒容昭元吧!
      
      夏可如是想。
      
      此时拿了张猎人牌的容昭元在房间里感觉到后颈一凉,掐指一算,猎人的最大威胁就是女巫,他心中涌上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怕不是夏可他拿了张女巫牌吧?
      
      八点十五分后,所有人都从房间里出来,去阁楼上查看死亡信息,发现是平安夜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乔洲和于梓潼去做早饭,容昭元把夏可拉到一边,紧张兮兮地问他:“你是不是拿了一张女巫牌?”
      
      夏可用质疑的眼神看向容昭元:“你拿狼了吧?干嘛要问我的身份?”
      
      “不是……”容昭元并不是很确定夏可的身份,也害怕把自己的身份这么早就暴露,但他更害怕夏可真的拿了张女巫牌,那他的毒药就一定会洒在自己身上。几经思量下,容昭元觉得还是保命重要,于是道,“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的身份,但我要告诉你我是猎人,如果你是女巫的话千万不要毒我!”
      
      夏可更加怀疑容昭元了:“你难道就不怕我是狼?这么早就把身份报给我?”
      
      容昭元着急地解释道:“可我更怕你是女巫呀!夏可,摸着良心说,如果你是女巫的话,你是不是第一个就想毒我?”
      
      被容昭元说中了的夏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怎么会呢,我一定会毒我最怀疑的人!”
      
      “那我们说好了,”容昭元拉着夏可的手腕,“你一定不能把毒洒在我的身上!”
      
      “知道啦!”夏可把手收回来,他相信容昭元不会骗他,可是其他人他又不知道该去毒谁好。
      唉,有点头疼。
      
      今天早上吃的是土豆饼,焦黄的土豆饼被煎得外酥里嫩,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
      
      顾深拿起一片土豆饼边吃边道:“回到家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吃到各种好吃的,不像在剧组只能吃到劣质的盒饭。”
      
      “怪不得你瘦了这么多!”于梓潼道,“那赶紧多吃点补补。”
      
      “咳,”楚云疏故意咳了一声,“顾深哥是艺人,吃太多怕是会长胖吧?”
      
      “怎么会!”乔洲也是一脸心疼样,往顾深的碗里又夹了几块土豆饼,“顾深他可是怎么也吃不胖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有点太瘦了,你可一定要在放假这几天里多吃点!”
      
      路哲盯着顾深碗里的土豆饼,心情逐渐烦躁,脸色越来越不好。
      
      顾深看着路哲难看的脸色微微一笑,十分自然的接受了乔洲的好意:“谢谢咯!”
      
      路哲眯了眯眼,突然开口道:“我,预言家,顾深,查杀!”
      
      顾深差点被碗里的土豆饼烫到:“你说啥?”
      
      路哲又十分肯定的说了一遍:“我查杀顾深!一会大家记得把顾深投出局!”
      
      顾深心中有句fuck不知当讲不当讲,舌头顶了顶腮,看着路哲努力保持微笑:“这位玩家请不要带着私人感情玩游戏!我的身份可是很重要的!”
      
      场上的其他好人都有点摸不清状况,楚云疏、乔洲、许晨三匹狼倒是对现在的状况喜闻乐见,有好人自行扰乱战局,他们狼人目前十分安全。
      
      路哲淡淡地瞥了顾深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我管你是是个什么玩意儿,既然你接受了乔洲的土豆饼,那你就合该出局!
      
      多年的默契让顾深秒懂了路哲的意思,他不好当着大家的面直接讲明他的身份,于是两三口吃完碗里的土豆饼,回到房间里给路哲发消息。
      
      许晨看着顾深的样子若有所思,拿出手机想要问一波顾深的身份。
      
      天才发明家:顾深,我是个好人,你是什么呀?
      
      专业龙套:宝贝,我是预言家呀!还验的路哲那个玩意儿是个好人!
      
      天才发明家:……哦。
      
      许晨把手机收起来,脸红了红,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叫他“宝贝”了……奇奇怪怪的……
      
      这边路哲也差不多吃完了,回到房间里刚想睡个回笼觉,就收到了顾深的消息。
      
      专业龙套:你搞什么鬼?我才是预言家,还验了你这个逼,是个好人!
      
      路哲半信半疑地回复:
      
      笔加锁:你以为我会信?
      
      顾深感觉自己的头顶快要冒烟了,继续道:
      
      专业龙套:我就不该验你这个白眼狼!
      
      顾深叹了口气,早知道就遵从内心最开始的想法验他的小白兔了,给小白兔发个金水让他全程跟自己走难道不香吗?
      
      路哲挑了挑眉,他不是不相信顾深能拿到预言家的牌,但他不相信顾深会第一天就验他。
      
      就他跟顾深相看两生厌的塑料友谊,不拿对方做抗推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接到对方发来的一碗金水呢?
      
      路哲点开乔洲的微信,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就要跟自己最信任的人商量一下了。
      
      笔加锁:乔洲,刚才顾深给我说他是预言家,还验了我是金水。你说我要不要信他?
      
      乔洲过了一段时间才给回复:
      
      我拥有百万粉丝:不要相信他!我才是预言家,是我验的你是好人!
      
      路哲勾唇一笑,感觉乔洲的话比较靠谱。
      
      笔加锁:我当然信你,咱们一会儿就把顾深给投出去!
      
      我拥有百万粉丝:嗯嗯!
      
      路哲又点开顾深的微信:
      
      笔加锁:兄弟,别怪我不信你,刚才乔洲跟我说他才是预言家,我觉得他肯定不会骗我,所以一会我就要投你了!
      
      专业龙套:微笑.jpg
      
      专业龙套:祝你们百年好合!
      
      啧,路哲翘起二郎腿,这顾深竟然还说了句人话,让他又有点舍不得投他了。
      
      我拥有百万粉丝:路哲,我们说好了一起投顾深哦!你可不许反悔!
      
      ……算了,路哲又把二郎腿放下,顾深他死就死吧,还是我的宝贝比较重要。
      
      乔洲在房间里紧张地攥着手机,呼——说谎果真不是他的强项啊!
      
      顾深在自己房间里看着路哲发来的一句“就出你了,没毛病~”,忍住逐渐暴躁的情绪微笑着告诉自己,以后拿预言家再也不验路哲这个逼了!
      
      果然“好兄弟”还是拿来抗推比较好!
      
      第一次公投的时候,顾深被乔洲和路哲两票投出局,只能在群里留一条语音作为自己的遗言。
      
      专业龙套:我是预言家,真的预言家!验了路哲这个逼是好人,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验他了!乔洲肯定是个狼,女巫晚上开毒吧!第二天女巫出来带队!然后我觉得我的小白兔应该是个好人,就这样吧!
      
      夏可在群里问:
      
      宝藏boy:小白兔是谁啊?
      
      笔加锁:许晨呀!
      
      天才发明家:?
      
      许晨把手机一丢,脸红了个透彻,什么叫“我的小白兔”?这种称呼真的好羞耻啊!
      
      顾深这只老狐狸真的太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说:不懂狼人杀规则的宝宝们没关系的,糖还是依旧可以吃的~
    话说路哲的网名是谐音“毕加索”啦!有没有宝宝们看出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