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9、公寓有鬼(下) ...

  •   不管鬼捉没捉到,晚饭还是要吃的。自从上次直播事故后,乔洲一直没再发视频,今天路哲下班早,乔洲准备一会儿就拍个视频。
      
      楼下菜市场有卖新鲜的活鱼,乔洲想着要不今天就做个烤全鱼吧。
      
      买两条又肥又嫩的大鲈鱼让店家给收拾好,再买点香菇、洋葱、土豆做配菜,让路哲把摄像机架上,让于梓潼把配菜切好,一切准备就绪,把鱼和配菜放进锅里,先把它们通通煎个半成熟。
      
      油炸食物的声音特别好听,乔洲让路哲把镜头靠近油锅,想用这美妙的声音馋一馋粉丝。
      
      待所有食物都煎至两面金黄后,把它们全部铺在烤盘上,一条鱼上面铺上厚厚的辣椒,一条鱼上面铺上厚厚的蒜蓉。乔洲懒得架烤架了,直接把它们端进烤箱,定个时,烤它!
      
      等鱼烤熟的这段时间,乔洲和路哲在厨房里闲聊着,路哲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大概锁定了嫌疑人,这算不算收获?”乔洲用洗手液使劲搓着手,想把手上的鱼腥味洗干净。
      
      “当然,”路哲把摄像机放在架子上,“这个人是谁?”
      
      乔洲叹了口气:“南东老师……”
      
      “哦?”这个答案路哲还真没想到,“我还以为是许晨呢,我还在想是不是他的新发明不小心吓到了容昭元。”
      
      “不是许晨,那家伙自从炸了锅后老实了一阵,这几天根本没捣鼓出什么新东西来。”乔洲闻了闻自己的指缝,鱼腥味是闻不到了,却又有了一大股香精味,有点熏得慌。
      
      “那你有没有问南东老师?”路哲问。
      
      “还没呢,”乔洲道,“不过我猜八成就是他,那家伙看着成熟稳重,其实内心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公寓里也就他会跟容昭元开这种玩笑了。”
      
      “不过很奇怪啊,”路哲思索道,“如果是南东老师做的话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他是想看个笑话的话,为什么从昨晚上他就没从房间里出来呢?”
      
      “我也觉得这点很奇怪,但他一天没出房间,我也找不到机会去问。所以一会一定要在吃饭的时候好好问问他!如果连南东老师都不是幕后真凶的话,我实在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情……”乔洲道。
      
      “可别是容昭元自己看错了。”路哲笑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逃不了我的一顿毒打了!”乔洲攥了攥拳头,表情有点吓人。
      
      “啊哈哈,我相信昭元不会的……”路哲在心里先替容昭元默哀了一把。
      
      “叮——”烤鱼熟了,乔洲打开烤箱,再往每条烤鱼上面淋上一勺热油,顿时辣椒和蒜蓉的香味在厨房里爆开,闻之就让人食指大动。
      
      “夏可,我决定了,今晚还要跟你一起睡!”
      
      “容昭元我警告你,我今天已经因为上课睡觉受到批评了!你今晚休想再进我的房间!”
      
      这时,两个孩子也踩着饭点回到了公寓。
      
      路哲帮乔洲把烤鱼端上阁楼,乔洲在唯美的灯光下做完了ending,敲了敲阁楼的门,叫下面的人把餐具拿上来。
      
      神隐了一天的南东老师终于被这香味香醒,踢着拖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今晚又有什么好吃的?”南东老师一出房间就问,顺便去洗手间洗了把脸。
      
      “闻这味儿像是烤鱼!”许晨吸了吸鼻子。
      
      “真香!乔洲的手艺有进步了!”隔着洗手间的门南东老师都能闻到烤鱼的香气。
      
      “梓潼,出来吃饭了!”楚云疏敲了敲于梓潼的门。于梓潼把自己关进房里一整天了,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哦!来了!”于梓潼把手机放下,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
      
      乔洲不管做什么好吃的都带有家的温馨,一顿热乎乎的烤鱼成功安抚了容昭元受惊的心。容昭元一边给鱼挑着刺,一边道:“每次吃乔哥做的饭,什么坏心情都能给治愈了!咦?我怎么找不到刺呢?”
      
      “笨蛋!这是鲈鱼,哪来的刺?”夏可白了他一眼,“心情好了的话,你今晚能别来我房间睡了吗?”
      
      容昭元一口吞掉一大块鱼肉:“那可不行,万一那只鬼又来找我呢?我不能让我已治愈的小心脏再受到惊吓!”
      
      “嗯?鬼?什么鬼啊?公寓里来新物种了吗?”一直在扒饭的南东老师听到这句话,才舍得停一停筷子抬起头来。
      
      “就是我昨天晚上在窗户外面看到的一只鬼呀,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十分恐怖!”容昭元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哈哈哈!”南东老师大笑,差点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你小子不会是晚上做噩梦了吧?然后以为自己看到了梦里的东西?”
      
      “不可能!我看到它的时候十分清醒!”容昭元咋呼道,“南东老师你一定要相信我!”
      
      “南东老师每天熬夜打游戏,就没有看见过这只鬼吗?”乔洲试探着问。
      
      “当然没有,所以我才不相信容昭元这小子的话呢!”南东老师笑道。
      
      “这就很奇怪了,南东老师你天天熬夜都没见过,怎么容昭元一睁眼就看到了它呢?”乔洲继续问。
      
      “南东老师,我以我学霸的名义发誓,我绝对看到了!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容昭元就怕别人不相信他,站起身来大声说道。
      
      “行行行,我信,我信你还不行吗,你先坐下吃饭。”南东老师敷衍地摆摆手,看起来完全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容昭元嘟了嘟嘴坐下,扒了一大口饭。乔洲和路哲对视一眼,都感觉南东老师看起来不像是知道有鬼的人。路哲想了想,决定再试探一次。
      
      “昨晚南东老师好像熬了个通宵,你平时不都玩到三点就睡觉吗,昨晚怎么搞到这么晚?”
      
      南东老师一提这事儿笑得更开心了:“昨晚打游戏碰到个操作极好的妹子,声音又好听,我猜她肯定长得也很漂亮!这年头这种妹子可不多了,昨晚我开小号让她帮我上分,一晚上从白银打到黄金。真是太爽了!”
      
      路哲听到这话就知道南东老师一定不是幕后黑手了,他这个人见了会打游戏的妹子就走不动道儿,根本不会为了戏弄容昭元把妹子抛在脑后。
      
      路哲叹了口气,对乔洲小声道:“现在看来还是容昭元自己看错的可能性比较大!”
      
      “怎么?你这是在提醒我可以对他动手了吗?”乔洲一挑眉就准备放下筷子去教育教育孩子。
      
      “冷静冷静,本来就不聪明的人,别再给打傻了,要不然我不好给他班主任交代!”路哲好生安抚着在暴走边缘徘徊的乔洲。
      
      “都怪你!”乔洲轻轻打了路哲一拳,“都是你让我去管这个闲事!好好的一天做点什么不好!”
      
      “好好好都怪我,”路哲举手投降,“给你道歉了,你看能不能原谅我?”
      
      乔洲哼了一声,不再理会路哲。
      
      当然不能原谅,这次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你就等着慢慢还吧!
      
      最终容昭元还是没能获得入睡夏可房间的许可,只能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躺在床上,把窗帘拉死,缩在被子里紧紧地抱住自己,祈祷着各路神仙显个灵,让邪祟速退!
      
      深秋的夜不光冷,还十分恐怖,外面秋风萧瑟,树影婆娑,呜呜咽咽的十分像是有百鬼夜行。
      
      容昭元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小声叨叨:“不要想快睡着!不要想快睡着!不要想快睡着……”
      心理催眠对他似乎是有用的,不消一刻钟,容昭元的心情就逐渐平复下来,困意袭来,看样子马上就要睡着了。
      
      “咿呀!——”
      
      “刺啦刺啦刺啦——”
      
      像是小孩的尖叫声和抓绕玻璃的声音同时传来,硬生生把容昭元给吓醒了。
      
      “啊啊啊啊!————”容昭元从床上迅速爬起来,尖叫着冲出房间,把还在客厅里没睡的路哲和乔洲吓了一跳。
      
      “鬼、鬼!是、是鬼啊!”容昭元哆哆嗦嗦的连话都讲不清楚。
      
      “鬼?在哪里?”乔洲眼睛一亮,如果这次真抓到鬼了,他或许可以放弃把容昭元打一顿的想法。
      
      “在、在窗户外!它在挠玻璃!它想要进来!”容昭元一脸惊恐。
      
      容昭元这次动静太大,成功把公寓里所有人都吵出了房间,大家都一脸兴致勃勃,想要看看传说中的鬼长什么样。
      
      乔洲仔细听了听,确实有挠玻璃的刺啦声,于是对大家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心翼翼地进到容昭元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乔洲先忍不住对容昭元小声吐槽道:“你房间的烤鱼味儿怎么这么浓?”
      
      容昭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估计是刚才吃饭的时候校服上面吸了味,我睡觉前忘把校服扔进洗衣机了……”
      
      乔洲无语地撇撇嘴,然后生怕把鬼吓跑了似的,踮着脚轻声走到窗户前。
      
      “准备好了吗?我要拉开窗帘了哦!三——二——一——”
      
      窗帘被“唰”地一下拉开,除了容昭元外,大家都瞪大了双眼期待着窗外有一只“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厉鬼。
      
      “喵呜?”这可惜窗外并没有什么厉鬼,反而有一只憨态可掬的白毛小猫咪,刺啦刺啦地挠着玻璃,似乎是想进来。
      
      “什么声音?啊啊啊!你们快告诉我是不是鬼!我不敢睁眼看啊!”还闭着眼的容昭元嚎着。
      
      乔洲深呼吸了一下,努力克制住想把容昭元打一顿的心情,把窗户拉开,将小猫咪抱了进来。
      
      “啊啊啊!你们谁把窗户打开了!不要啊!救命!”容昭元继续干嚎。
      
      夏可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向容昭元的后脑勺:“睁开眼把白痴!哪有什么鬼啊!明明就是一只很可爱的小猫咪!”
      
      “小猫咪……小猫咪?”容昭元不可置信地睁开眼,但确实只看到了一只小猫咪在乔洲怀里喵喵叫,小猫咪浑身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天生一副好相貌。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啊!”路哲伸出一根手指逗着猫,“眼神不错嘛容昭元!”
      
      “额……”容昭元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夏可一脸真诚地看着容昭元:“有什么误会?承认吧容昭元,你就是瞎!”
      
      “快给孩子配副眼镜吧,再这么瞎下去可不行!”南东老师也忍不住笑道。
      
      “这只小猫好像是有主人的吧?”乔洲指着猫脖子上的铃铛说道,“难道是跟主人走丢了?”
      
      “有铃铛的话就肯定是家养猫了,”楚云疏道,“而且这只猫一直这么着急的叫,会不会是饿了?”
      
      乔洲摸了把毛肚皮:“确实,肚子都扁了,看来是饿坏了!”
      
      “难道它是被昭元房里面的鱼香味儿给吸引过来的?怪不得一直挠窗户,难道是想进来吃鱼?”许晨猜测道,“厨房里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给它吃的吗?”
      
      乔洲想了想,道:“还有两个鱼尾巴,做饭的时候我看烤盘太小装不上就给剁下来了。我这就去把鱼尾巴蒸一下!”乔洲把猫小心翼翼地放在路哲手心了,然后急匆匆地来到厨房,把鱼尾巴上的肉切下来清洗一下,就上锅开始蒸。
      
      雪白的鱼肉一出锅小猫就迫不及待地要从路哲的手里跳出来,冲着桌上的鱼肉急得喵喵叫。路哲怕弄疼它只能小心地把它放在桌子上,乔洲和于梓潼两人一边吹凉鱼肉,一边喂着猫,才巴掌大的小猫一点也不怕生,呼哧呼哧地把两条鱼尾巴的肉吃了个干净,完了以后还喝了一小碗温牛奶。
      
      楚云疏看着吃饱喝足趴在沙发上舔毛的猫大爷,开口道:“怎么办,这毕竟是一只有主人的猫,我们是不是得想个法子把它送回家去?”
      
      于梓潼轻挠着小猫的脑袋,小猫舒服得眯了迷眼,于梓潼看着它这副慵懒的样子微微笑道:“我记得公寓里有一个失物招领处,里面也有走丢的猫猫狗狗,我们不如明天就把猫送到那里,它的主人一定会到那里去找它的。”
      
      “嗯,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大家对此都表示同意,但今晚还要让猫在公寓里住一宿。许是容昭元房间里的气味最招猫喜欢,小猫卧在他的床头上就不走了。
      
      于是这只折腾了容昭元两晚的小猫咪就愉快地跟容昭元睡在了一起,没有厉鬼威胁后容昭元抱着猫终于踏踏实实睡了一觉。
      
      只是第二天醒来后,容昭元依旧没能逃脱被打一顿的命运,公寓里的大人们似乎都觉得应该把孩子好好教育一顿了,于是都十分默契地加入了这场混打。
      
      夏可和猫对此都十分喜闻乐见,一人一猫站在一边看热闹,完全不理会容昭元的求救声,甚至还对此拍手叫好。
      
      混打结束后的容昭元捂着伤痕累累的屁股,仰天长叹:
      
      这个美好的世界不配拥有我!不配!
      
      为何今天的我又是如此艰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