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逃生游戏1 ...

  •   
      “啊——”
      
      女孩凄厉的尖叫声传来,他浑身一颤,竟呆愣在了原地。只呆呆看着屏幕,直到中间被欺凌的女孩抬起头冷冷看他,他才后知后觉想要逃跑。
      
      他转过身就对上一双空洞的眼睛,属于女孩子细软的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脸贴得极近,他甚至能看到血肉模糊的纹理。他浑身颤抖地偏过头,不愿看见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却没成想这细微的动作激怒了它,它发出了尖利的嘶吼,纤细的双手瞬间转移到他的脖子。
      
      他的脸色因窒息发紫,双手努力掰开它的手指,尽力发出一丝沙哑的声音:“初、年——”
      
      怪物一怔,他抓住这机会,一边捂着喉咙咳嗽,一边夺门而去。
      
      它看着他渐渐远离的背影,并没有追上去。
      
      他一路狂奔,直到气喘吁吁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下脚步,他转头看了一眼,走廊里空空荡荡,并没有人或者怪物。他松了口气,疲惫不堪的身体这才缓过神,软绵地瘫软在地上。抬头望向窗外,无尽的夜幕终于被天边的一丝光亮打破。
      
      他知道,他得救了——
      
      “所有玩家已到齐,游戏正式开始。”
      
      趴在桌上的男人微皱眉头,被这广播声吵得烦不胜烦。
      
      等等,游戏……
      
      他缓慢地支棱起身体,环顾四周。
      
      他正处于一间教室里。
      
      教室里除了他再没有别的人,桌椅倒塌,凌乱地分布在各处,就是说有龙卷风袭击过此处也毫不夸张。
      
      要不是他身上严丝合缝的西装,他还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高中时期。
      
      季言临走到窗前,想推窗透透气,结果窗户纹丝不动。他往一旁看去,果然,窗子的滚轮不知被哪个缺德的用铁块堵住了。
      
      季言临从西装内侧的口袋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诡异的是,无论是时间还是日期,上面都显示的是零,没有信号标识,手机里的APP也所剩无几,只剩下通讯录、短信和一个陌生的软件。
      
      他点开软件,“PLAYER”的字样便出现在空白的界面中央。
      
      “玩家?”季言临喃喃。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它出现什么有营养的内容,他猜这软件一时半会应该起不到什么作用,便又放入口袋。
      
      “友情提示:‘太阳下去时候出现的东西,不会给你什么好处的’。”突然,冰冷的机器音被一个柔和的女声替代。女声完全没有受到广播音质的影响,清晰的就像在耳边的低语。
      
      不知为什么,季言临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
      
      广播声终于停歇,他虽听得云里雾里,但也明白自己是在游戏中了,而且它说了“所有”,那肯定不止他一个。
      
      当务之急是要先从这里出去与其他人会合。
      
      他快步走到门前,刚想转动门把手,突然发现,这个门并没有把手,甚至连密码锁都没有。他快步走向后门,发现情况也是一样。
      
      季言临:“……”
      
      他感受到了来自学校深深的恶意。
      
      门窗都是锁死的,看来整间教室已然成了一个密室。
      
      “密室逃脱么?”他翘起嘴角,“有点意思啊。”
      
      他抬头看向黑板,黑板上凌乱地分布着各种题目,他细细看完,只有正中间一道大题是没有答案的。那是一道简单的空间几何问题,季言临三两下解出答案“h=2”。随后后退几步,想再找出些线索。
      
      突然”咚“的一声,脚踝撞到一个铁盒子,不用看,听着声音就知道青了。他“嘶”了一声,缓缓抽了口气,心情稍稍恶劣。一边盘算着到时候怎样把始作俑者“扒皮抽筋”,一边蹲下身,看得仔细了些,原来是个滚轮密码箱。
      
      目前还差了三个数字。
      
      季言临思索一阵,还是觉得黑板上可能不止有一个线索,于是拿起一旁的黑板擦打算擦完再看看。他擦去题目的第一行,所擦之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第二行中间有些难擦,他嘴角一弯,一只手掩住口鼻,加大力度将后两行也一起擦完。但留下印记的那几处被粉笔的痕迹模糊成了一团,难以辨认。
      
      他走下讲台,想要在教室中找到一些清水。
      
      以前,他们班一般大扫除后喷壶之类的都会挂在扫把间里,这个面目全非的教室不一定是他的班级,但应该也是适用的。
      
      季言临将黑板上的痕迹擦干净后,看清了上面的数字,是213。
      
      他将滚轮调整到“2213”,只听“咔哒”一声,箱子被打开了。松了口气,季言临将箱子里的文件袋取出。里面有五张不同学生的照片和“优秀学生申请表”,照片背后还标注着姓名座号。
      
      这果然不是他的班级,季言临想着,以防遗落,他将文件袋内的东西尽数倒出。
      
      谁知,竟有第六人的照片,说是照片,其实已变成了碎片。
      
      多大仇多大怨啊这是……
      
      季言临小心翼翼地将碎片拼完整,照片上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长发束起,碎发落在耳畔,虽没什么笑容,却能让人感到洋溢的青春气息。
      
      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喻初年,13号。他翻了翻表格,发现并没有她的。
      
      除了这些,箱子里并没有其他东西了。很明显,这余相柒绝对是个重要线索,她的照片变成这样——是有人在嫉恨她吗?
      
      目前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这个教室的讲台桌也很干净,季言临拉开抽屉,只看到一本名为高三(9)班的花名册,里面是按照座号排序的学生名字、联系方式等信息。他快速翻看了一遍,最后一名学生的座号是52。
      
      他没注意,有一张夹在最末页的照片飘落到地上,他拾起照片,那是一张模糊的班级合照,背后还标着51。
      
      这之中,少了谁?
      
      季言临下意识地翻动薄薄的册子,找到了13号余相柒,她没有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信息,甚至连父母联系方式都是一片空白。
      
      在其他人密密麻麻的资料中,她的空白显得格格不入。
      
      合照可以说是高糊,所有人的脸都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但远远地却能看出所有人都是面带笑容的,那笑容可以说是复制粘贴,一模一样,着实诡异。
      
      虽然心里已有些猜测,但光看照片,他很难判断那个拍照缺席的学生是不是她。
      
      这一切似乎都在针对一个人。
      
      他又仔细地翻看了一遍,找不出别的东西了。
      
      教室后面的黑板画着乱七八糟的画,他也看了一遍,实在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他看了一眼时钟,此时,才七点半。
      
      线索断了。季言临望向窗外,天有点阴,让人不由得心情抑郁。
      
      他记得那句提示是鲁迅先生的《野草》中某一篇里的话,具体有什么深意他已经忘记了。不过这表面意思应该就是在提示天黑之后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东西……
      
      看来这密室逃脱还是有时间限制的。
      
      得抓紧时间了,他将心里那点小小的不安忽略。
      
      这班上不像是他们以前的班级,他们的窗台上总有各种绿植,各种好看装饰,到处生机勃勃,充满生活气息。这里截然不同,了无生趣,除了凌乱的座位,其余地方干干净净,并无二物,一点探索价值都没有。
      
      不过这倒也省事,他很快盯上电脑。
      
      电脑开机后果然也需要密码,季言临抬头又看了眼时钟,指针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但他懒得再走,便眯起眼睛又看了许久,就像是清晰度由360P到480P,他勉强能确定时间并没有变化,还是七点半。
      
      电脑密码不清楚是几位,季言临尝试将0730输入,电脑顺利开机。
      
      电脑桌面很整洁,几乎什么都没有,可见这密室逃脱的迷惑性并不大,密码也是一次性就能破解。他打开“我的电脑”,打开C盘,里面有一份加密文件。
      
      好嘛,意料之中。
      
      他叹了口气,心平气和地一个个浏览,其他硬盘中什么都没有。
      
      “叮咚”——电脑传来提示音,声音不算特别大,在寂静的教室里却分外明显。他瞥了一眼前门,门是锁着的,但这并没有带来什么安全感,他心里的不安因这声音放大了好几倍。
      
      幸而他心里素质良好,迅速将电脑静音后悄悄靠近前门,将耳朵贴在门上。
      
      “嗞——”
      
      门外由远及近传来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似乎是什么金属制品划过地板,声音又尖又利,直叫人头皮发麻。可以说,恶心程度不亚于粉笔或者指甲刮黑板产生的噪音。
      
      声音越来越近了,他下意识屏住呼吸。等声音逐渐远去,他才呼出一口气。
      
      这时他才有心思去看那“万恶之源”,是一封邮件。他点开,看到没有密码竟然有一瞬间的感动。
      
      “请各班班主任设置八位数字密码。”
      
      哪里的密码?
      
      这邮件没头没尾,说的也不清不楚,难道是文件夹的密码?提示有八位数字?
      
      季言临将已知的数字过一遍,发现没用过的数字正好八位,分别是班级39,全班人数52,合照人数51,以及那个分外特别的女生的座号13。
      
      他尝试着按照逻辑上先后顺序输入——39525113,没有反应,看来是密码错误或者密码不止八位。
      
      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待在这里好一会儿了,也了解到它就像是严谨些的数学考卷,不会给出无关的信息。
      
      那就是错误了……数字错误或者排序错误都有可能。
      
      他有些苦恼地抿了抿嘴唇,在电脑上的各个角落敲敲点点,终于在回收站里找到一首歌和一份名为“兴趣报告”的文件。
      
      歌他是不敢播放的,但歌的名字正好是个数字。
      
      果然是数字错误了,还差一个。
      
      他打开文件,里面整整齐齐码了52个文档。按照先前的经验,他直接点开“13”,里面仅有一句话——扫雷很好玩。
      
      真是个言简意赅的妹子。
      
      围观了其他同学兴趣报告的季言临心想。
      
      接下来就简单了,他找出扫雷游戏,打开历史记录,一共玩过四次。
      
      目前知道了十个数字,只有八个是正确的,按照逻辑顺序和发现的先后顺序,可以分为四组数字:39521341、39521314、39511341、39511314。
      
      他随便选了一组,输入后成功打开了文件夹,里面是一个视频,还没来得及点开,教室外突然传来玻璃砸碎的巨大声音。
      
      他手一抖,点开视频,刚开始是漫长的雪花屏。
      
      死寂的走廊,空旷的教室,时而传来的尖叫声,季言临看着屏幕,甚至做好了下一秒会出现鬼脸的心理准备。
      
      “吱啊”,门自动打开,他一愣,还没走到门边,静音的电脑突然发出女生凄厉的尖叫声——
      
      凉意顺着他的脊背往上,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迅速离开。
      
      全校回荡着广播里失真的女声——玩家309已逃离密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