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片雪花 ...

  •   像是要将生命燃烧殆尽一般、此时鹤丸国永的双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是将这午后冬阳的光芒尽数敛入其中,作了两团灼艳的流火。他于这现象丛生的战场上绽出勃然生气,如此莫名,较之以往却又更胜几分。这份耀眼足以让所见之人为之驻足。
      
      忽然有某种让人不快的预感在心底潜滋暗长,三日月若有所感地望向了鹤丸所在的方位——
      
      触目惊心的猩红,以及从晕开血色的羽织中穿出的一截刀尖。
      
      第一部队,鹤丸国永重伤。全员撤退。作为本丸的主要战力之一,这个消息一经传出,本丸便进入了紧绷的状态,来往的刀剑男士的面色都颇为凝重。他们都很清楚,如果鹤丸国永的伤势比预料中的更严重,那么这不单是意味着本丸战力值将要受到重创,还关系着是否要调动配给的问题。如果再一次被扣减,如果……
      
      不算宽敞的走廊间忽然响起倾倒茶水的声音。音量虽小,于这片沉重的静默中却尤为明显,引得刀剑男士们各自从纷乱的思绪中抽离,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刚从手入室走出的药研藤四郎才将纸门轻轻阖上,回头便看到了同僚们一言不发静视三日月宗近的场景。药研藤四郎的视线触及三日月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但又极为平常的笑容之后,大概明白了现况,但他只是略带疲惫地捏一捏镜框下的鼻梁,道:“鹤丸殿已经没事了,现在大将正在进行后续的灵力治疗。接下来就请你来接受手入吧,三日月殿。”
      
      尽管身受中伤,护甲上砍痕纵横,仍不忘捧起茶杯的三日月似乎毫无紧张的情绪,闻言将茶杯随手放在身侧,仿佛没有注意到其他刀剑男士的目光一般,径自顺着药研为他打开的门缝走入手入室。
      
      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关系很好——这已经是本丸内人尽皆知的事情,然而当鹤丸国永带着濒临碎刀的伤势回来、整个本丸绷成一线的时候,三日月竟然是看上去最轻松的一位。药研藤四郎动作利索地为三日月进行手入,战斗之余的忙碌偶尔会让他多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联想。面对背对自己,安静接受治疗的三日月,只能看到对方鬓角垂下的几缕绀色长发微微地晃动着。终究是看不到对方情绪的分毫外泄,该说不愧是天下五剑之一吗,心理素质可真是……。药研藤四郎无声地进行了深呼吸,之后便尽力专注于手下的工作。即使是他,像这样进行长时间的紧张手入,也会有些吃不消啊。
      
      景趣没有被设定为固定的季节,所以三日月走出去的时候,眼前仍是银装素裹的本丸。美则美矣,但相似的景色终究是看得多了,不以为奇,吸引三日月视线的是几步之遥的人。对方倚柱而立似在欣赏雪景,手里把玩着一枚茶杯的动作却表示其主的想法似乎并非如此,瓷绿衬得他突出的骨节更显苍白。许是听到身后的响动,那人手上动作略顿。染上几分惯有笑意的声音乍听同平时相差无几,但多少还是有着被小心掖起的疲惫:“唷,三日月,手入完成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啊。”三日月对着对方似乎要化入漫天飞雪的身影,面色不变仍是那样笑着,道:“嗯,是这样呢,药研做得越来越不错了。”
      
      在对方开口接话之前,三日月已将视线移开,投到连绵的暗灰山峰上,又似乎在越过它们望着更远的什么,自顾自再平缓道一句,语气却近乎是在叹息:“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啊。”
      
      “鹤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