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速之客(二) ...

  •   怀抱着大包小包干鲜果子的某“女侠”听到这声厉喝,懵懂转身,就见不远处站了两人。
      
      走在前面的是个女子,巴掌大的小脸儿格外妩媚,露出的半条手臂戴了足有十几圈缠臂金,日光照耀下,一圈圈金臂钏灿灿熠熠,愈发衬得她两条酥臂雪白丰润。腰间那条满绣榴花罗裙艳红似火,偏她生得纤腰长腿,走起路来更是摇曳生姿。此时,美人那双顾盼生姿的勾魂眼警惕地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张口质问:“你打哪儿来的?姓甚名谁?为何要砸我家的门?”
      
      曲苏好不容易将自己一双眼珠子从美人儿胸前酥白□□,可巧顺着曼妙的曲线向下一瞄,就瞧见她腰间用洒金杏色软烟罗系成的蝴蝶结——她忍不住扭头又朝那篱笆桩看了一眼。
      
      须知这打结的手法千千万,但篱笆桩上那枚随风摇曳的蝴蝶结,与眼前女子腰间的蝴蝶结,简直如出一辙,连一长一短两条尾巴的俏皮风格,都一模一样。确实出自同一人之手。
      
      看来这院子能修缮打理成今日这般境界,是多亏了眼前这位红裙姑娘。
      
      “喂,我在同你讲话,你这人怎的这般没有礼貌!”
      
      曲苏转过头,挠了挠脸:“这个,我能先问一句——”
      
      “林梵。”跟在美人身后一起的男子的没等曲苏说完话,便先开口叫道。这男子声音有如风入松间,疏疏落落,委实清越好听得紧,曲苏只觉得耳根一酥,这才记起,她刚刚看美人儿太过专注,一时忘了她身后还站了一个。
      
      这把眼一望可不得了,曲苏手一松,好悬没把怀里的蜜饯果子通通砸在地上。
      
      男子头戴九珠冕旒,手执柳枝青翠欲滴,一袭长袍宛如云蒸霞蔚,说不出的流光溢彩,愈发衬得这人面如冠玉身若修竹,一把小腰只有那么……曲苏一边看一边悄悄拿手比了比,当真是双手合拢分外好抱的尺寸。那张脸更是入目难忘,修眉入鬓,眸若寒星,哪怕是这样微垂着眼谁都不瞧,那副微抿着唇的疏冷模样,也足以令天下女子为之心折。瞧瞧人家那笔挺的腰,那又浓又翘鸦羽般的眼睫,还有那绝不屈从目若无人的高冷气度!
      
      绝非凡品呐!可惜看他这身衣着,全然不似正常人的装扮,倒像刚从戏班子跑出来的戏子。曲苏将纸包夹在肘间,腾出手来给他鼓了鼓掌:“这位仁兄,你这身装扮……是来不及换戏服吗?”
      
      男子垂首,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穿着,眉心轻蹙,并不搭理曲苏,他再次将目光凝在红裙姑娘面上,“我的问题,你要认真想清楚再回答。”
      
      红裙姑娘眼眸下垂:“人都没了,现在追究当年的细节,还有什么意义。尊上还是请回吧……”
      
      曲苏竖着耳朵卯劲儿听,也没听清红裙姑娘是如何称这位俊美青年的,但这不妨碍她走上前凑个热闹。她刚伸出手,想摸一摸男子身上的布料,不想手指距离衣袖只有半寸时,对方刚刚好又挪开半臂距离。
      
      男子睨她一眼:“放肆!本尊衣服可是你能碰的?”
      
      还本尊?曲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这是唱戏唱上瘾了?”她退后一步,将男子上下左右好一番打量,“这位仁兄,别说,你这法衣料子选的不错,我若没看错,应当扮的是东极青华大帝吧?我不记得哪一出戏有神仙出场……你这可是唱的什么新戏?”
      
      男子开始还有些不耐,待听到她后半句,面上微怔,低头看向自己身上装束,那脸色落在曲苏眼中,愈发有趣。
      
      曲苏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你这料子是哪家布庄买的,改天我也去买来做条裙子穿。”
      
      男子面色仍冷冰冰的,只是眉眼间细微的神情变幻可以看出,曲苏这话说的他委实着恼。
      
      他抬起眸,就见曲苏抱着手臂,歪头瞧着他笑,那副神情明显是在看他笑话。
      
      男子唇角微翘,淡声道:“想穿这身衣料,怕你永生永世,都无法达成所愿了。”
      
      曲苏“呵”了一声,她原本只是看这人生得俊美,一身穿着也足够有趣,才主动上前搭讪两句。不想这长得异常好看的人,脾气也异于寻常的臭。
      
      尽管刚刚红裙姑娘与他之间只有只字片语,可凭借凭借她多年来行走江湖阅遍人情世故的丰富经验,她觉着,这事儿不难推断清楚。
      
      论美貌,红裙姑娘虽是个难得一见的娇媚美人儿,但比之身后这位玉面郎君还是差是差了不止一点点,故而从前两人相恋,这位郎君很可能恃靓行凶,没有好好珍惜人家。中间略过各种误解纠结一万字,两人闹掰,如今郎君后悔了,想要挽回,但姑娘去意已决,不同意和好。
      
      不愧是她一眼就相中的美人儿,人美心硬,当断则断,她喜欢!
      
      曲苏心下笃定,干脆撇开这穿神仙道服的古怪家伙不理,笑眯眯对红裙姑娘道:“这位美人,我向您打听个人。”
      
      红裙女子虽然面上透着不耐烦,到底还是走上前几步:“说吧。”
      
      “我想问,这一家。”她指了指身后那扇新漆的枣红色木门,“是不是住着个姓岳的小子。”
      
      红裙姑娘闻言神色微变,她再度打量起面前的女子,但比之初见时的警惕,此时她的眼神更多透出审视和挑剔。其实曲苏长得并不差,但她本人似是疏懒惯了,并不多么精心装扮自己,与时下女子相比,她发式梳得毫无新意,似乎只图轻省简便,面上唇间更是不施粉黛,就连耳间都没有任何配饰。只是老天似乎对她颇为眷顾,她生来肌肤便欺霜赛雪,那双红唇色泽嫣粉,唇形饱满,哪怕素面朝天,也仍是个清水出芙蓉的妙人。她肩上背的包袱看起来大且沉,坠得左肩微斜,哪怕吃得唇角沾上糖浆,也浑然不觉。大约是被她打量得久了,她眯着那双弯月般的眸子朝她露齿一笑,还将手上的蜜饯果子朝她递了过来。
      
      红裙姑娘微微摇头,双眸盯住地上的某处,似是打定主意不再看她,徒惹误会:“既是来找人,总该说明自己的身份。不然别人怎知,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曲苏一听这话就乐了,她指了指自己鼻子,看看红裙女子,又别有深意地瞥了眼她身后那位,慢悠悠道:“姑娘这话说得就错了。好人坏人,又不是写在脸上。有的人长得虽好,可这人品却是信不得啊!”
      
      红裙姑娘被她说得愣了愣,待看清她目光所指,不由得跟着点了点头:“不错。”
      
      曲苏又道:“至于我是谁,等见了岳周,姑娘细细问他本人不是更好?”转身间,她看向两人身后这处院落,了然道,“想必此处能有今日光景,是岳周那小子承了姑娘的恩情呐!”
      
      这话说的有几分喧宾夺主的味道,可不等对方小脸儿挂霜,曲苏又道:“既然都住到了一起,岳周可找了媒婆,这三书六礼,过了没?”
      
      红裙姑娘被她说得俏脸由白转红,再看向曲苏笑眯眯打量她的模样,不由福至心灵,嘴唇微颤,连声音都透出几分婉转羞涩:“这位,难不成是岳周哥哥的姐姐?”
      
      美人儿声音好听,这一声“岳周哥哥”也喊得曲折婉转,分外甜腻。岳周这小子,还真是好大的艳福!曲苏险些被嚼了一半的桃脯呛着,连连捶了捶胸脯,如此粗鲁动作,不单看呆了身旁的红裙姑娘,连身后不远处的俊俏郎君都接连瞥了她两次。
      
      曲苏连忙摆了摆手,可一转念她便想到,自己虽比岳周小了两岁,可平日里两个人没大没小的,她既未称呼过一声兄长,也未喊过一声师兄。如今有送上门的机会能让岳周的未来娘子喊自己一声姐姐……她翘着嘴角坏笑道:“这个嘛,说是姐姐也不为过。既是一家人,咱们就别站在外边寒暄了,先带我进屋喝口水可方便?”她边说,边往门口方向走,念叨道,“这玩意儿吃多了有点口干是真的。”
      
      “姐姐怎么称呼?”红裙女子几步上前,主动推开门,一边颇为殷勤地接过曲苏怀里的大包小包,临走前,眸光幽深朝身后男子看了最后一眼,一边招待曲苏,“身上包袱可重?请先随我来这边。”
      
      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先时在门外那位穿着古怪的男子,竟招呼都未打一声,跟在她二人身后,大摇大摆也进了这院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