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16章 ...

  •   整洁干净的大厅里遍布着几扇大开的门窗,从窗户,大门穿透进来的强烈刺眼的一道道金色光线,把室内的一景一物都给照亮的一清二楚。
      顾远俊美脸上微微一笑,带着些许安抚意味的对着面神色有些掩饰不住的担心和忧虑的岳于九说到。
      “岳先生不用如此担心,既然我这么和你们说了,那么我自然也有这个能力可以确使它在今后的日子里,绝不会成为你们的困扰。”
      说这话的语气时,顾远清冷俊美的眉目之间俱是一片从容不迫的神色,虽然语气只是淡淡的,但是配合着他神情气度,却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格外让人感到心悦诚服的奇异魅力。
      而一旁直面的岳于九一时间也被他语气中的强大的自信所感染,一时间神色间也跟着明显放松了下来。
      “既然有顾公子的这一番话,那我也能够放下心来了。”
      岳于九微微抚摸了一下唇边的两撇短短的胡须,神色之间明显有些发放松了下来。
      而一旁躺在桦木桌面上一动不动的紫姑人偶,也只是一声不吭,对刚刚顾远说的话毫无反驳之意,显然也是默认了此事。
      微微放下了一桩心事后的岳于九,知道后面的事情发展不是自己一家子的普通人应该知道的,在拦住了身后似乎还想要说什么的儿子岳哲后,微微含笑和顾远打了个招呼后,就极有眼神的带着一家人暂时告退后离开了厅堂,把这里的空间留给了明显还有话要说的一人一狐。
      瞬间,宽敞的足以容下七八个人在屋子里也不显得拥挤的待客用的厅堂里就只剩下一身白衣悠然自得的顾远一个人站在大厅里。
      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明亮耀眼的半透明的金色光线大刺刺的照耀在岳于九家温馨舒适的小院里,把院子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温暖的光影。
      大厅正中央的八仙桌子上此刻静静的躺在上面的外表略有些破旧的人偶,也在这明媚灿烂的光明中,被打上一层毛茸茸的金边,极为温柔无害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把岳于九一家给闹的天翻地覆的恶劣模样。
      大开的门扉处有明亮夺目的光线直射而下,一些细小的灰尘在强烈的光明中洋洋洒洒的上下沉浮,一时间屋子里竟然让人有一种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突然一道清冷如秋日晨雾初起时还覆在草木上的寒霜一样清寒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打破了刚刚屋子里在阳光的照射下温软柔和的气氛。
      “你现在可以开始说了。”
      顾远微微垂下眼眸红深深的看了一眼躺着桌子上的人偶,语气清淡的说道。
      “嘁,”被束博在紫姑人偶中无法现行的狐狸闻言后有些偷偷的撇撇了嘴,又有点儿发悚的看了一眼前面微微递过来一个冷冷淡淡的眼神的白衣少年。顿时心中一惊慌忙从心的改口说了起来。
      “其实事实上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我几年前被岳于九他们制作出来后,我那时候也只是只有一些灵智罢了,并没有能够只自由活动的能力,只是之后我就在被岳于九他们挂在后面的大梁上面,不知怎的我就被一股莫名的气息所浸染后,便慢慢的有了一些法力,到了后来我甚至能够修炼成妖化为人形。”
      “所以说你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远听了人偶的话后,有些面无表情的开口。
      “哈哈,我大致上就只知道这些情况了,这也不能怪我,我才成妖多久不是?”人偶中响起的声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又强自为自己挽音尊到。一时间空荡的屋子里只有从桌子上的人偶那毫无诚意的强笑声在屋子里响起。
      顾远没有理会它毫无诚意的自我辩解,只是微微有些讥笑的看了一眼人偶,懒得开口去附和它的话,清凌凌的视线里尽是一片漠然。
      “噶噶!”
      似乎有一只乌鸦大叫着从自己头上飞了过去,人偶中的狐狸眼见顾远半响没有理会它的意思,面色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自己那敷衍至极的笑声。
      声人偶中的狐妖强迫自己勉强忘掉刚才发生的事后,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不过我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得以化形,但是我却知道那一定是一件不得了的宝贝。”这人偶中的狐狸言下之意就是,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一定是件宝贝,所以买我的命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顾远漠然的看了它一眼,没有去理会它话语中的小心眼,只是开口对它问了起来。
      “既然你知道这是一件宝物,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把它取出来,占为己有?”
      人偶中的狐狸顿时一噎,有些怏怏的开口:“你因为难得我不想吗?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虽然是因为受到那宝物的影响才能够那么快化妖,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人偶中的狐狸有些迟疑了一下,才又说了起来:“其实自从我能够化为人身后,就一直想要把那东西取出来放好,说不定它以后还能够再助我更上一层楼,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我想要去取宝物的时候,都会被一股凛冽至极的气息给逼退了回来,所以才会一真没有办法拿到手!”
      “原来如此,”顾远剑眉轻轻扬起,有些若有所思的说到。
      。 “是啊!就是这样,不是我不想去拿,而是我拿不了,不然的话我早就拿到手里了,现在还会留给你吗?”
      被困在自己本体里的妖狐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平放在桌子上的小小的人偶身体也似乎有些无精打采了起来。
      “说不定一会儿你也拿不到手呢!先说好啊!到时候你要是拿不到手,可不能把这事给赖在我身上啊!我知道的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啊!”
      过来一会儿后,恢复了一点法力的人偶又一个鲤鱼打挺从之前躺平咸鱼摊又一下子来了精神整个不大的人偶又一个激灵直挺挺的从桌子上面立了起来。
      顾远薄唇微微一挑,神色间有些揶揄的看了一眼桌子上一副神情紧张的人偶,有些似笑非笑的样子。
      人偶被面前人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到心里直打鼓,后背上无形的狐狸毛都要炸了起来。
      顾远淡淡的扫了一眼桌子上呆呆的立着的布制人偶,收回了视线语气淡漠的开口。
      “能不能拿到手,是我自己是事,现在你可以带我去了。”
      “去哪?”人偶一呆接着猛的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哦哦哦,行吧,我这就带你去。”
      “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不然快可没办法带你去!”人偶中的狐狸语气有些期待的对顾远问道。
      “你觉得呢?”
      “嘿嘿,我觉得当然是可以了!”
      人偶中传来那狐妖的怪笑声,即使顾远无法透过那布做的人偶看出它现在的样子,也能在脑海里面猜的到它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
      这狐狸好像不怎么聪明的样子,顾远有些面无表情的在脑海里想着。也懒得再和这狐狸废话,长长的袖摆随着顾远的动作轻轻扬起,右手食指微微在紫姑人偶表面轻轻一点,一股青色的灵气在顾远白皙的指尖上面一闪而过,下一瞬间就见到桌子上的人偶表面光芒一梁,下一刻屋子里就俏生生的立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美丽女子,肌肤白皙娇嫩,容貌极为秀美,穿着一件红色的衣冠楚楚,外面套着一件颜色雪白的比甲,看起来清丽秀美,楚楚动人。
      此刻她刚刚脱身出来,正一脸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纤细的腰肢微微舒展开来,就像是一颗纤长的柳枝,在明媚灿烂的阳光里说不出的秀丽动人,娇俏可爱。
      顾远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刚刚脱身的狐女,清冷幽深的目光像是一望无际的宁静深海,神秘莫测,无法测度。
      一旁感受到这股视线的狐妖在心里微微打了个寒颤,心里面有些磨牙的暗恨,
      “这个家伙,怎么一点儿都没有因为自己美丽的外表而惊艳,以往看到自己的人就没有不动摇的,就是岳哲那小子初见到自己的时候都是看的一脸的呆样。”
      “顾公子,人家现在就可以带你去拿那件宝贝了。”
      狐妖微微抬袖掩唇一笑,明眸善睐,俏丽无比。
      顾远淡漠的看了一眼面前搔首弄姿的狐狸,正要转身离去,突然神色微微一动,目光清冷锐利的对面前的一身红衣明艳动人的狐女看了过去。
      那锐利冰冷的视线似乎要一寸一寸的解剖过她的每一分皮肉,摄人心魄。
      面容娇艳的狐女猛的被前面这人的锐利到了极点的视线扫过后,顿时神色一变,心里也跟着惴惴不安起来。难得自己又在什么时候得罪面前这人了,正想要强自开口问个究竟时,
      “原来是只公狐狸!”
      啊!面前的狐狸猛然听到顾远的话后,整只狐狸都呆在了原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