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14章 ...

  •   岳于九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表面还不时的划过一点流光的铜镜,用敬畏的眼神仔细观察了一下镜子。
      铜镜外表还是之前那样古朴优美的样式,八角形的镜框刻着线条简洁的花纹,只是镜子的镜面在经过顾远的法术后却变的明净如洗,岳于九拿着镜子时不像是拿举着一面照人用的镜子,倒像是用双手鞠起一泓水秋,在手中反射出清清泠泠的光芒。
      “顾公子,这样就行了吗,只要我拿着这面镜子就可以找到那狐妖的身影?”岳于九一脸小心敬畏开口问道,不由自主就对刚才施展了那么一番不可思议的奇妙手段的顾远感到更加的尊敬敬畏起来。
      顾运只是神色淡淡的对岳于九点了点头,就不再开口。
      岳于九看了一眼坐在原地沉思不语的白衣公子,不敢再多加开口,连忙小声嘱咐自己的妻女留在客厅里陪同招待客人后,就招呼起一脸激动和兴奋的儿子去和自己一起拿着镜子去家里面各个地方寻妖。
      岳于九走后,顾远神色淡淡的坐在椅子上,和岳于九的夫人随意交谈了几句话后,便随手端起一旁放在案几上的茶碗喝一一口茶水,微凉温热的茶水顺着空腔流入腹中,香气醇厚,生津止渴。
      坐在顾远不远处处的岳于九夫人看顾远似乎对着这茶水似是好像有些颇为喜爱的样子,顿时含笑对顾远说道。
      “公子若是喜欢这茶叶的话,我家中还有些一些剩余的茶叶,等事情结束之后就让小儿给送到顾公子府宅上去。”
      “夫人太过客气了,” 顾远放心茶盏,有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这有什么,顾公子肯对我家仗义出手相助,这不过只是区区一些茶叶罢了,就是再多的东西也是应该的。”岳于九夫人一脸温和,面色极为诚恳的对着顾远认真说道。
      顾远听到对面中年妇人人认真柔和的语气,心中微微有些动容,面色也有些柔和了下来。认认真真的对着对面的温和妇人开口解释道,“夫人你不必如此客气,我今日愿意为你家出手除妖,并不是为了
      贪图那些所谓的报酬,而是感觉令夫一家为人品德出众,这才愿意出手相助罢了,夫人实在是不必如此客气。”
      “承蒙公子对我家一片厚爱,妾身一家实在是愧不敢当。”
      …………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面此刻正是春风化雨,一片宾主和谐的和睦场景,而外面院子里岳于九他们就是另一番紧张的气氛了。
      岳于九举着镜子在家里面来回走动着,一一照射过家里面一些可疑的地方,一心想要把那躲藏起来的狐女给找出来。
      “爹,不如我们先到房间里面找一遍,说不定那狐妖就藏在屋子里面。”
      “行,你我们就先去屋子里面找一找。”
      说完岳于九两个人就进了屋子里面,把房间里面的各个角落都给找了一遍后,却是一无所获,只好又接着走到院子里面去寻找。
      岳于家的小院面积不大,站在院子中间一眼就可以把院子里面的情况看的是一清二楚,地面上铺着干净整齐的青色石板,是县城里居民房子里常用铺路的青色石板,石板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打磨的极为光滑,上面一些不起眼的细小缝隙里生长着一簇簇深绿色的青苔。
      院子正中间栽种了一颗高大的桂花树,枝叶浓密青绿,随着风声而发出沙沙的声音。不时有一朵朵小小的金色桂花被风吹的坠落下来,落在树下,落在石凳上,不一会儿就在树下铺了一层金黄色的花毯。
      岳于九两人一起举着铜镜在院子里四处寻找,无意间两人就走到了院子后面饲养家里的猪狗鸡鸭的鹏户前面,那木头做成的棚子上面搭着一根粗壮的横梁,而在那横梁上不知是何时就静静的悬挂了一个紫姑人偶,这人偶外表已经有些陈旧,也不知在这梁上悬挂了多久,此刻正静静的挂在横梁上一动不动。
      岳于九举着镜子不经意间从棚架上微微一晃,顿时之前还平静如水的镜面顿时青光大作,光滑的镜面振动不止发出一阵呜呜的清响。
      
      岳于九顿时吃了一惊,双手竟然有些按捺不住手里面那张光华四射的铜镜,心里顿时恍然大悟知道这镜子一定是发现什么不对了。顿时又惊又喜的和儿子对视了一眼,就想立刻赶去前面客厅里去找顾远来察看一番。
      “我儿,这镜子一定是找到了那狐妖的踪迹了,你快去前面喊顾公子,为父我在这里守着,这一回定不能让这狐狸跑了。”
      “啊……”
      岳于九急忙对儿子吩咐到,话还未说完,突然感到手上一烫,双手不由自主就松了开来,原来是岳于九手里的那面镜子竟然自动挣扎着从岳于九的手里挣脱了出来。
      接着兀自一跳,就自己悬浮在半空中,微微颤动起来,接着就是一道淡青色的灵光从镜面中如天河倒泄一般倾泻出来,直直的照耀在棚户上面,随着灵光照射,一道凄厉的狐狸叫声从上面传来,接着棚架上挂着的那个紫姑人偶就激烈的挣扎起来,想要从青色的灵光里挣脱逃走。
      “爹,这是怎么回事,难到这人偶就是之前在我们家里作祟的狐狸吗?怎么看起来不太像啊?”
      “这,这我也是不知道啊……”
      下面站在原地的岳于九俩人看着上面发生的情况有些目瞪口呆,一时间站在原地没有了动作。
      “原来是这个紫姑人偶在这里面作祟!”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后面淡淡的传了过来,惊醒了岳于九两人。
      岳于九听到身后传来那位顾公子的声音,顿时感到心中一定,一回头就看到从后面不远处缓缓走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
      顾远一身白衣如雪,发黑如墨,几缕散落的黑发披在肩膀上,眉目间清凉孤远,俊美至极的脸上一片冷然,此刻缓缓走来,似是九天之上的仙君,清冷漠然中透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威仪。
      “顾,顾公子,”岳于九有些结结巴巴的对面前人喊到,有些不敢直视那张在铜镜发出的灵光照耀下越发俊美夺目的容颜。
      “这就是那只在我家作祟的狐妖吗?可是它不是一只狐狸吗?怎么变成一个人偶了?”
      “本来在你家作祟的就是这枚紫姑人偶。”
      顾远走到铜镜下抬头注视着正在铜镜的镇压下,发出凄厉激烈的动作的紫姑人偶,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
      半空中,随着铜镜里的灵光越来越耀眼,那挂着梁上的紫姑人偶的动作也越来越小,声音也是越发的微弱起来,不复之前那凶猛的挣扎。
      “顾公子我还是有些奇怪,狐狸就是狐狸,人偶也会变成狐狸来害人吗?”岳于九的儿子迟疑了半响,才有些疑惑的问了起来。
      顾远目光沉静的注视着还在青色光芒里上下沉浮着的紫姑人偶,一阵风吹过,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身后微微扬起,长袖当风,俊美的眉目一片淡然,整个人飘飘然若九天之上的谪仙。
      此时听到身后传来岳哲有些疑惑的询问后,顾远微微转过身来,清冷目光了淡淡的扫过满脸疑惑的岳于九两人,淡声解释了起来。
      “这就是民间常说的老物成精了,古时传说一样东西若是用的时间久了,便像是人一样上了年纪,而天地之间则存在着一种精气,这种精气会依附在这样东西上面,也就成了妖怪。”
      “也有人相信并非是精气只会依附到老物上,而是由于老物存在的时间比较久远,日积月累之下,吸收的精气比新物更多,所以更容易化成妖怪。这就是民间传说的老物成精了”
      “而你家这种情况就是类似,是这紫姑人偶不知缘何成了气候,化为妖怪在你家里作祟。”
      岳于九两人和随后赶过来的岳妻等人听了顾远的话后这才有些恍然大悟起来,一家人仔细回想了一下,家里开始狐狸作祟的时候,好像就是在三年前家里人确实制作过紫姑用以占卜,家里人都玩过这种游戏,没有想到小小一个紫姑最后竟然会招惹来这样的祸患。
      只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紫姑人噢也会变成妖怪在人家里作祟。
      顾远似乎听到了众人心头的疑问,又开口说道:“器物成妖,自古有之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北魏景初年间,阳城县吏家有怪。无故闻拍手相呼,小吏黄昏无所见,就枕寝息。夜深,复闻灶台有呼喊:“何以不见。应曰:我现被压着,不能去。”天亮一看,乃铁饭铲。这是搜神记中记载的。
      “而宋代《太平广记》也说过:“东海徐氏婢兰,晋义熙中,忽患病,而拂拭异常。共伺察之,见扫帚从壁角来。趋婢牀。乃取而焚之。连家中的饭铲子都可以成为妖怪,更何况是你家这外表似人的紫姑人偶呢?”
      顾远说完后又反问了道,后面的岳于九一家人听了之后顿时有些呐呐无言。
      此时悬挂在半空中的紫姑人偶在铜镜的照耀下,已经彻底失去了动静,不在动弹了。显然那狐狸已经被铜镜中的法力彻底镇压了下去。
      下面站在的顾远微微一笑,微微抬手一招,随着狐妖的镇魂已经彻底收
      敛了灵光的铜镜在半空中微微一颤,就从半空中跌落到了顾远的袖中,接下来顾远只是眼神一动,棚架梁上悬挂着的人偶就自行飞落到顾远修长的手指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