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锦乐骋一直侧身趴在床上没有睡,身后则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双眼无神地看着黑暗中沙发的轮廓,甚至想坐起来沧桑的点一根烟。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种狗血小说里面的剧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就在不久前,他和身后那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男人,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那时候男人有些神识不清,锦乐骋微醺了也没怎么反应过来,直到强烈的痛感传来,他几乎是瞬间清醒,然而却怎么也跑不掉了。
      
      当然并不是真的跑不掉,而是随之而来的感觉让他堕落了。
      现在就他妈后悔。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
      
      虽然锦乐骋此时此刻看起来很淡定,可是他心里慌得一批。
      
      身后这个人叫盛烨樑,是他所在的娱乐公司总裁。
      传闻中冷酷、暴戾、杀人不眨眼。
      当然,锦乐骋觉得这个传闻八成是假的,但是他就不想和总裁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当初刚出海底、涉世未深、脑子有病,遇到一个坑蒙拐骗的经纪人,把他签到了这家公司,已经够后悔了。
      总之不能和身后这个男人再有瓜葛,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人鱼。
      
      是的,锦乐骋是一条人鱼。
      没有法术,不能长命,只能百岁,原形身长三厘米的孔雀鱼。
      
      而且锦乐骋心中还有一个疑惑,到底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凶猛无畏,敢给他老板下了药?
      
      随后,锦乐骋考虑到另一个问题。
      如果身后这个死猪男人醒来之后看到自己,以为是自己给他下了药,那不是玩球?
      
      锦乐骋被自己灵光乍现的想法吓得浑身一抖。
      这他妈也太恐怖了吧?
      所以必须得跑,不能让老板知道今天晚上出现在这里的人是我。
      今夜的春风就当从未吹过,我和老板都还是干净人。
      
      等他在这个公司苟完三年合约期,就可以跟老板拜拜了您嘞。
      
      锦乐骋虽然很困,却强撑着眼皮不让自己睡着,等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动了,这才慢慢地起身下床。
      然后猝不及防地跪倒在了床边柔软的地毯上!
      
      锦乐骋:“!!!”
      艹!他的腿未免也太软了吧,他这么没用的吗?不就是被睡了吗!不就是被睡的时间比他了解的平均时间要长那么一点吗?老板这么猛的吗,他这个当事人怎么都不知道老板这么猛!
      
      锦乐骋咬牙站起来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想了想,他又把盛烨樑的大衣捡起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再拿起被踢到床下的床旗裹在脸上和头上,当做围巾。
      出门的时候锦乐骋还刻意低着头,踮着脚,躲开摄像头,离开了酒店,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回家。
      
      锦乐骋住的地方是公司给他准备的宿舍,一间三十平方左右的小公寓。
      回到公寓后,他立刻趴在床上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锦乐骋醒来之后先是晃了一下神,依稀记得昨晚上好像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等到记忆回笼,他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他把老板给睡了。
      不对,是老板把他睡了。
      
      锦乐骋精致俊美的脸上表情狰狞,骂骂咧咧拿过手机解锁。
      “最好不要有人给我发消息!经纪人他妈的也别给我发消息!”
      “别让我看到什么昨天晚上是我出现在老板房间,已经被人发现的消息!”
      
      好在不管是电话、短信还是微信,都没有任何信息,锦乐骋这才松了口气。
      太惊险了,不过我果然还是机智地躲过了一劫。
      
      他挣扎着起身去卫生间洗漱,换了身衣服之后,来到了客厅的鱼缸前。
      养蟹人没有床可以赖。
      
      锦乐骋膝盖分开蹲在鱼缸前,挥了挥手,“哟,早上好,小粉紫。”
      
      鱼缸里面养了一只紫粉色的寄居蟹,看到他过来之后,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小钳子和小脑袋。
      然后怯懦软萌的声音,就从这只小小的寄居蟹嘴里传了出来。
      “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晚才回家呀?”那飘忽的尾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委屈。
      
      锦乐骋一边给他换上淡水和盐水,一边用他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就是稍微喝多了点,在酒店那边休息了一会儿。”
      寄居蟹又爬出来了一点点,用左边那一只稍微大一点的钳子指了指锦乐骋的喉咙,微不可见地歪了歪他的小脑袋,“那你脖子上那些红点点是什么呀?”
      
      回家之后一直没有照过镜子的锦乐骋:“……”
      他义正言辞刚正不阿,“蚊子咬的。”
      
      寄居蟹又缩了回去,好似在自言自语,声音又轻又细,“冬天也会有蚊子吗?而且这个和夏天的蚊子小包包不一样。”
      
      锦乐骋给他换好了水,站起身低垂着眼眸开始讲鬼故事:“你知道酒店的蚊子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吗?全都是吃螃蟹长大的,营养好,叮人肯定伤口也更大、更红、更肿。”
      
      寄居蟹被吓得一抖,然后缩了回去。
      
      锦乐骋嘴角微抽,双手揣在睡裤兜里。
      艹,鬼故事讲过头了。
      
      小粉紫是一只生了病的寄居蟹,就是人类俗称的抑郁症、自闭症等一系列病症的综合。
      一想到这个病得一塌糊涂的寄居蟹,还在担心自己脖子上那点儿红痕,锦乐骋就觉得他自己不是个好人。
      
      他重新蹲在寄居蟹面前,叹了口气,说道:“快出来,别躲着了,刚刚那个是我编的。”
      寄居蟹小心翼翼地探出一个小钳钳,然后把眼睛伸了出来。
      
      锦乐骋抬手揉了揉头发,原本就一团乱的头发,被他揉得更乱了。
      当然,这也挡不住他盛世美颜。
      锦乐骋说:“昨天晚上我跟我老板睡了。”
      
      “嗷!”寄居蟹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昏死过去!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抖着自己的小钳子说:“你你你你你和别人睡了?”
      
      锦乐骋翻了个白眼,“你这语气怎么好像说的是我背叛你,红杏出墙了。”
      小粉紫收回小钳子,“没有,我睡不动你的。”
      
      锦乐骋喷声一笑,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红痕,当然他也没指对地方,“这就是被他给啃的。”
      寄居蟹懵懵懂懂,“哦哦哦,还要啃啊!那他发现你是鱼了吗?”
      
      “小屁孩别瞎想了。”锦乐骋伸手进去摸了摸他的小钳子,安抚他,“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是我,我也是偷偷的跑回来的。”
      然后他又打了个补丁,“而且就算知道昨天晚上是我,应该也不知道我是人鱼吧?”
      
      寄居蟹若有所思点点头,随后又瑟瑟发抖:“那你不会怀孕吧?要是你怀上了他的小崽崽,怎么办?”
      
      “卧槽,闭嘴!”锦乐骋这回是真的害怕了。
      因为他是一条可以生崽的雄性孔雀鱼。
      就是这么玄幻。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我洗的干干净净的。”
      “我觉得我们老板也不会那么猛,哪可能一次就中?”
      “你看人类现在都已经开放二胎了,就说明人类怀孕生孩子一点也不容易,我老板不行,所以我根本不会怀上,懂吗?”
      
      寄居蟹继续懵懵懂懂点了点头。
      锦乐骋只觉得头都要秃了,愁死个鱼。
      
      偏偏人生就是如此接二连三的心惊胆战。
      他那个人妖经纪人给他打电话了。
      这个人妖并不是说他经纪人真的是妖,而是他经纪人娘得有些过分了,常常让他遍体生寒。
      
      接通电话,锦乐骋生怕听到什么“昨天晚上你都和老板睡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好替你去争取资源”之类的话。
      好在并没有这种恐怖故事发生,人妖经纪人只是说:“小骋骋呀,你现在过来一趟公司,我有一个好活要给你安排,保证让你一夜爆红!”
      
      锦乐骋又想点烟了,“谢谢,不想红。”
      “你别这样嘛,小骋骋,你不想红,我还想赚钱呐,心疼心疼我嘛!”
      锦乐骋咬牙切齿,“闭嘴!”
      经纪人说:“那你快来哟,我在公司等你,么么哒!”
      “么你妈!”话未说完,经纪人就已经挂了电话。
      
      锦乐骋接完电话一脸生无可恋,然后解锁手机开始百度。
      ——明星做什么会被公司封杀?
      ——被雪藏的明星都有哪些人?
      ——人在娱乐圈不想红应该怎么办?
      
      搜了半晌也没有答案,他只能起身收拾收拾,去公司见经纪人。
      
      锦乐骋走路姿势略显别扭地到了公司。
      这一路他已经把盛烨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当锦乐骋走到公司电梯等候区时,发现盛烨樑也在!
      这难道就是对我骂他祖宗的惩罚?
      锦乐骋当场就想上去跪下磕两个响头,大声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锦乐骋觉得盛烨樑简直匪夷所思,昨天晚上还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今天就衣冠楚楚出现在了公司,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那张脸仍旧是那么鬼斧神工的帅气,那藏在西装下的身体肯定也依旧充满了力量感。
      看他笔直的身板和□□的腰,这个男人难道就不累吗?他腰不酸吗?
      
      锦乐骋非常没有出息地颤抖了,鞋底在地面轻轻地摩擦,正以微不可见的速度往公司大门口的方向蹭动。
      是的,就是这么胆小。
      
      他觉得自己才悄无声息挪动了一厘米不到,盛烨樑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好像一道冰冻射线,冻住了他的所有行动。
      锦乐骋: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死亡视线?
      我凉了,直接走程序送我上天吧,真不想活了。
      
      有时候人……鱼就是有那么奇怪,明明知道旁边有人在看自己,不能转头看过去,但还是会忍不住转过头看一下。
      
      看完,锦乐骋就发现盛烨樑目光好像并没有落在他脸上,而是脸下方的脖子。
      出门前特地换上了黑色高领薄毛衣的锦乐骋,下意识抬手捂住脖子,内心有些崩溃:你他妈这眼神看的,我以为我裸奔出来的,身上被你搞出来那些痕迹,你全都看见了!
      
      等他摸到熟悉质感的布料,这才松了口气。
      根本就看不到,那干嘛老是盯着老子的脖子。
      难不成老板还记得他昨天晚上狗一样啃自己脖子的样子?
      
      好在这个时候电梯来了,老板走进了他专属的总裁电梯,电梯门关上,锦乐骋松了口气。
      总算是苟住了,这个混蛋男人应该不知道昨天晚上是我,真是便宜他了。
      
      算了,不逞强了,他竟然没有发现昨天晚上的那个人是我,真是幸运死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含泪绑定大反派后我爆红星际》
    文案:
    全星际都想拥有最强魂伴的时候,翟北被同学嘲笑测试成绩垫底,永远也不可能拥有魂伴。
    有一天,教室里突然出现一只巨萌的魂伴小丧尸,大家争相表现,希望和小丧尸绑定。
    “他一定会选我!我的测试分数最高!”
    “我最强壮,他绝对是我的!”
    然而,小丧尸却走向了教室角落里,闭着眼不敢看自己、瑟瑟发抖的翟北。
    其他同学:“???”
    大家都不看好翟北和小丧尸。
    “翟北胆小又爱哭,小丧尸明天肯定就后悔!”
    “坐等翟北被小丧尸抛弃。”
    直到反派出现,星际直播自动开启,网友们目光瞬间集中在超萌的小丧尸,以及他身旁那个哭哭唧唧的人类身上。
    “完了,这人不敢战斗只会哭,活不了了。”
    下一秒,翟北哭哭唧唧和小丧尸一起暴打反派,战斗力震惊全网!
    直播间:
    “主播战斗力太强了!”
    “同情反派,都被打成浆了,主播还没放过反派!”
    这一场战斗,翟北粉丝暴涨,一夜爆红!
    *
    翟北不知道,他的小丧尸其实是宇宙最大反派。
    昆一开始觉得不敢看自己、甚至瑟瑟发抖的翟北很好玩。
    后来,他发现战场上哭哭唧唧,却总是狂虐其他反派的翟北很可爱。
    某次,昆行踪曝光,宇宙最大反派重新出世!整个星际为之颤抖!拉响SSS警报,足以魂灭世界的暗魂又回来了!
    与此同时,翟北直播间开启,星际网友在直播间看到了宇宙最大反派,他旁边站着的竟然是翟北,而大反派对翟北言听计从!
    ————————
    本文主角是孔雀鱼,孔雀鱼是淡水热带鱼,且是卵胎生,就是小鱼直接从妈妈肚子里出来。
    但是我的设定改了点,只是用了孔雀鱼的外形,本文设定主角和孩子都是深海的人鱼,小鱼也因为鱼卵早产,都是在与鱼卵里出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