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游戏最后自然是没有输,以往的演员局他也经常坑死队友但最后依然拿下胜利,活活把四排比赛玩儿成单排游戏也是常有的。直播要的是娱乐性,输赢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但真要搞凉了这把晋级排位赛,宁越大概率是要准备以死谢罪的。

      但即便这样,宁越还是火了。
      ——游戏主播大翻车,偶遇电竞男神被教做人。
      ——新人游戏男主播装妹骚气冲天,勾搭职业选手cypress气坏女友粉。
      ——演员惯犯和职业电竞选手是旧识?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宁越就这样意外走上了他直播生涯的巅峰,热度空前高涨。
      齐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宁越正在收拾行李。

      开着扬声器的手机随便扔在床头,宁越穿着一条浅色系短裤蹲在行李箱前,犹豫着要不要把两件外套都带上。
      齐宇是他发小儿,认识很多年了,虽然目前还在上学但却是忠实的电竞迷。对国内的电竞事业和行情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

      齐宇问他:“我说你和X森野迷踪第一狙击手cypress竟然真认识?那可是易柏洵啊,你之前说喜欢他我还以为只是粉丝那种喜欢,没想到居然真有奸情,”
      宁越面无表情:“我需要纠正你,我的喜欢不造假,但没有奸情谢谢。”

      齐宇:“你少来,你现在收拾行李不就是准备搬去DK基地,直播里你俩自己都说了。”
      “搬去什么基地搬去。”宁越站起来一股脑把柜子上放着的一排模型拿过来扔进箱子里,说:“我准备跑路。”
      “跑路?”齐宇惊讶:“你跑什么路,你骚人脸上所以易神粉丝杀进你家了?”

      宁越转头看了看这一会儿工夫被他造得快和狗窝一样的房间,头疼,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表情逐渐生无可恋。
      “滚,我现在头疼得要死。”他猛地朝床上倒下去,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对齐宇说。
      齐宇在电话里笑他:“这可不像你啊。你之前那无法无天的气势呢,不就是在易神面前翻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看微博了啊,之前你们那把游戏里的那个喵喵可爱在微博长篇大论骂你呢,她居然是个游戏剪辑的小博主,打得其实不差但找厉害玩家带上分是常有的操作了,宅男粉丝还不少。”

      “随便骂,我被骂还少了?”宁越说:“你知道我也不在乎这个。”
      “也是。”齐宇说。
      什么和粉丝对骂啦,演员惯犯啦,踩着敌人坟头蹦迪,没有游戏精神毫无下限各种,他那些极限骚操作一样的黑历史可都是有录屏为证的,也做不了假。
      他自己的游戏技术粉还经常骂他呢,说他不好好打游戏,要是好好打早进职业圈了还混什么直播。
      齐宇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不仅仅是游戏里,知道他就是那样我行我素惯了的人。
      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齐宇:“那你跑什么路?”
      “年画娇还不知道我辍学的事儿。”宁越瘫成大字,眼神空茫,“她要知道我早辍学不读了,现在就能把她的新男友踹了回国把我扔黄浦江里喂鱼。”

      齐宇失笑:“哪有这么说自己老妈的?”
      “那个女人绝对干得出来。”
      宁越从不怀疑这一点。
      三岁带着他横扫幼儿园,十四岁得知他性取向为男送他避孕套,让他注意安全不要搞进医院,十五岁把他一个人丢到英国自生自灭,母子二人半年有一次电话通讯就算频繁的。
      从小到大,年画娇养儿子,大概以为只要给钱儿子就能跟小树苗一样自己长大。

      宁越说:“你现在还能见着活着的我,纯属是因为我有钢铁一般的意志。”
      “可怜的娃。”齐宇说:“来爸爸安慰一下。”
      “滚犊子,我是你爷爷好吗?”

      宁越不怀疑年画娇不爱他,只是她更爱自由。
      她现在的男朋友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华侨生意人,听说挺有钱,以她至今没有挪动过城市来看,未来没有大事情也不会轻易再换地方。
      年画娇可以做到完全放任不管他,但前提是她不知道他的状况。
      如果她知道,后果又会是另外一种说法。

      齐宇:“真不去DK?这么近距离接触cypress的好机会啊,别人想都不敢想。”

      宁越烦得一逼,从床上翻身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本来就有点乱的发型彻底抓成鸟窝。
      他知道年画娇和易柏洵的妈妈是朋友,但他从没有想过真要拿着那点交情找上门。何况他很清楚这场直播相遇,已经死死把他那平日里懒得做个正常人的形象深深刻进了易柏洵的脑子里。

      “不去,要脸,这个时候见他我选择直接去死。”宁越说:“何况现在住的这地方还是很多年前的老房子了,如果年画娇知道我在国内,回来一逮一个准,所以我必须尽快离开。”
      齐宇:“那你不如搬来和我住?”
      “不了,我用别人的身份证在酒店交了半年的套房定金。”

      “爸爸,不考虑在隔壁给我也开一间?”齐宇说:“你欺骗粉丝没钱吃饭这种话是怎么说出口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他们也就说说而已你以为真信?这就好比他们当面叫我老婆,背地里还有无数个老公是一个道理,粉丝和主播之间不就是这样互相谴责且不信任的关系?”
      齐宇无语:“……你这歪曲事实的能力简直了。”

      宁越抓过手机看了看时间。
      然后翻身起来说:“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东西还没收拾完。”

      半个小时后,宁越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看了看这八十平左右的老房子。
      这房子的持有人是年画娇,而宁越关于这里的记忆一直持续到能一个人搞定生活上的所有事情之后,在这里待到十五岁出国那年。
      他没有父亲的任何记忆,年画娇给的说法是她前夫是个渣,吃喝嫖赌样样都来。
      后来就把自己给喝死了。
      宁越摸着自己后脑勺五厘米的疤,接受了这个说法。

      小时候年画娇一个人带他,家里确实算不上富裕,宁越记得小学每天放在餐桌上十块钱的零花钱,那是他一整天的生活费。记得这没有安装电梯的六楼里隔壁的烟火气,记得夏天走廊上吹来的风,记得楼下烧烤摊旁天天下象棋的大爷。

      年画娇是个有事业心的女人,这些年飞来飞去取得的成就不少。
      如今宁越卡里的零花钱从没有下过六位数,但是他回国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玄关的鞋柜上放着一张照片,是在海边,年画娇摁着他脑袋把他的脸亲变形的一张照于小学毕业那年,母子二人为数不多的合照。
      宁越停顿了两秒,把照片拿起来随手塞进了背包里。

      宁越提着箱子下楼,这会儿是正中午。
      头顶的太阳烤得人心焦。

      他定的酒店很远,从这里过去怎么也要半个小时,用手机叫了个车,等了快半小时才告诉他堵车来不了了,让他取消订单,态度还贼差。
      搞得他现在很想骂人。

      易柏洵按着导航地址开车找过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等在街边的男生。
      他换了直播里那身很随意的衣服,背一个黑色的包,脚边还放着一个大行李箱。穿胸前印着大花色古怪图案的黑T,头发和刚睡醒的狮子狗一样的造型也完全不同,打了定型喷雾顺到耳后,能看见脖子上的金属挂饰以及亮眼的耳钉。

      他身材瘦削,皮肤也白净,就那样随意站在街边,这身极具个性的装扮就能让所有大爷大妈把他说成是不良少年。
      但这风格却意外放大了他五官上所有优点,让他看起来又酷又拽。
      这的确是个极度漂亮的少年,比从镜头里看见,视觉感官上的第一印象还要惊艳一些。

      他就那样站在路边低着头看手机,嘴里骂骂咧咧不知道说什么,看起来很火大的样子。

      车开近了,摇下车窗就听见一句。
      “现在国内的司机都他妈这么嚣张吗?真是操了。”
      易柏洵:“……骂谁?”

      宁越注意到面前停下来一辆车的时候先是愣了两秒,毕竟这不是自己叫的出租车,而是一辆价值快三百万的阿斯顿马丁豪车。
      这句骂谁传进耳朵的同时,宁越抬头和驾驶位上的人对上眼。
      然后他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

      “易……哥?”
      “国内的司机嚣不嚣张我不清楚。”易柏洵打量他,注意到他挂了耳钉的左耳上,上面居然还有一排耳洞,说:“你这样子挺嚣张的。”

      宁越硬生生在大太阳底下出了冷汗。
      车里的人穿了件白色休闲衬衣,那张在数场比赛中见过的脸一下子出现在眼前,让宁越生出一种不真实感。
      “我大好青年哥。”他僵硬着强调:“我说真的。”

      他只是在直播里比较随意,受国外生活影响,他又自由散漫惯了,穿衣风格日常开销基本都是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
      确实算不上什么正经好人,抽烟喝酒整夜泡吧,翻墙逃学打架斗殴都有过,还很频繁。
      可他敢跟易柏洵说吗?他不敢。

      他喜欢易柏洵并不造假,而且时间不短了,他喜欢他那会儿还不知道年画娇和人妈是闺蜜。
      就某天不想上课,跟人翻墙出去网吧打游戏。
      在那之前他甚至没有接触过X森野迷踪,只是全民火爆的时候跟着点进去,看见开屏画面上刚拿下全国总冠军的那张脸愣了两秒。

      然后舔舔嘴唇说:“操,还挺帅,想睡。”
      搞得当时在他旁边的齐宇一口水喷了整个电脑屏。

      宁越那时候中二,刚得知性向,也是个口嗨逼。
      年少不知愁,日天日地日空气。
      直到现如今,从国内到国外,再回到国内,他也只是在游戏直播的小号儿里取了个“易队想太阳”的名儿。
      告诉直播粉丝,自己喜欢易柏洵,想睡觉那种喜欢。

      虽然意外被本人看见了。
      但他敢当着易柏洵的面说吗?
      对着那张脸,宁小少爷唤醒了人性中残存的良知。
      他不敢。

      “上车。”易柏洵说。
      宁越迟疑:“做什么?”
      “你行李都收拾好了自然是回基地。”
      宁越挣扎两秒:“哥,我要去酒店。”
      易柏洵看着他意外掀了掀眉毛。

      紧接着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等人站在旁边宁越才发现他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
      易柏洵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行李箱拉杆,朝着宁越微微倾身。
      “想让我带你去开房?”易柏洵侧头说:“小孩儿,听清楚了。”
      “我不上未成年。”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15 20:17:50~2021-07-16 21:35: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onitor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啦啦啦啦啦啦 12瓶;沈霁吧 5瓶;糯米 2瓶;ふくあさのゆ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