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最先注意到二楼有人的是姜蝶。
      
      她已经game over,正在哈欠连天地调整镜头,左歪右扭的,取景器里不知什么时候框进了一个黑黢黢的人影,吓得她差点将手里的相机飞出去。
      
      什么情况啊?!
      
      姜蝶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向二楼,发现不是幻觉,那儿真的站着一个人。
      
      她不自觉挨近盛子煜,紧张地戳了戳他,结巴道:“二、二楼……!”
      
      大家跟着看过去,脸色皆一白,脑子里冒出无良房地产商开发坟场惹怒怨灵的都市传说。
      
      “怨灵”上前一步,终于从光影交界的暗处现身。
      
      是人。一个凌晨三点,起床还穿着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扣子堪堪扣到喉结下方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自律比怨灵还可怕点。
      
      而他正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蒋阎。
      
      他抬手扣了扣栏杆,声音带着一丝未睡醒的鼻音,却还是显得过分冷淡。
      
      “可以小点声吗?”
      
      明明是轻声询问,听上去却好似带着不容反驳的威压。
      
      话音未落,已经有人慌张地断了蓝牙。
      
      整栋别墅仿佛被掐住喉咙,骤然死寂。窗外的雨幕大如细密的针脚,将他们缝在一起。哗啦哗啦,连同姜蝶震动的内心一起跟着落下。
      
      她无意和蒋阎对视上,那瞬间,她似是凝视着一座埋在冷灰色雪水下的冰川。
      
      浮在水面上的只有密不透风的冰层,根本无法觑见底下藏了多深,是不是延展到了地尽头。
      
      可越是瞧不见,越是想一探究竟。
      
      这份窥探欲容易让人在空旷的冷意中,心有不甘地烧起一把火。融解不了冰川,只会灼伤自己。
      
      姜蝶轻晃了下脑袋,旋即将视线收回。周围的人却还十分着迷地仰着头,这里有些人是第一次见蒋阎,会有这样的反应一点不奇怪。
      
      姜蝶目光转了一圈没有看见饶以蓝,估计这位大小姐没兴趣和他们玩游戏,早已经跑进一楼的客房睡美容觉了。若明天她起来知道错失和蒋阎见面,估计肠子都要悔青。
      
      盛子煜这会儿赶紧站起来试图遮掩凌乱的客厅,神色茫然:“会长……我不知道你也在……”
      
      蒋阎对一楼的乱象一览无余,原本有点困的神色变得清明,条件反射地微微皱眉。又似乎意识到什么,按了按眉心,恢复了平静的脸色。
      
      “不关你事。昨天熬了夜,原本打算今早走的。睡醒已经迟了。”他言简意赅解释,“打扰到你们聚会很抱歉,但声音实在有点大。”
      
      姜蝶有点小诧异。她耳闻蒋阎非常自律,固定作息,早睡早起,上早课从不迟到。会睡过头实在难得。
      
      “不不不,是我们的问题。”盛子煜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哪敢有意见,更何况对象是蒋阎,“我们也这就结束了!”
      
      其他人纷纷应和,手忙脚乱地收拾桌上的狼藉。
      
      蒋阎忽然笑了。
      
      别墅外的风雨都在此刻柔和了几分。
      
      “我说真的,你们继续。我不是教导主任,半夜查房为了让你们乖乖睡觉。”
      
      扔下这句话,他转身没入了刚才的黑暗里。只听卡哒一声,房门复被关上。
      
      姜蝶这才又有所思地看回二楼,那个已经空了的位置。
      
      这个人自始至终没有下过一步阶梯,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同他们说客气话。
      
      *
      蒋阎离开后,众人就要不要继续着实纠结了一番。
      
      毕竟大家都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有些博主特意从外省赶来,就这么结束实在不够尽兴。
      
      盛子煜也有点不情愿,刚刚是下意识脱口而出,显得自己特别怂。这会儿蒋阎人一走,他开始给自己挽尊。
      
      “没事儿,那我们继续吧,音乐就……不开了吧!”
      
      “那我们说话声会不会吵到他啊?我感觉还是开个音乐垫一垫比较好。”
      
      “对啊,找个安静点的音乐不就行了?没音乐太干了。”
      
      “放一首莫扎特的《小夜曲》怎么样?大佬都喜欢逼格高的!”
      
      “你sb吗让我们听古典乐玩酒桌游戏?!咋不说放《摇篮曲》呢。”
      
      大家七嘴八舌地插科打诨,话题渐渐偏到别的上面,又开始恢复起之前的玩兴。到了东方既白,客厅到处是空啤酒罐子,男男女女横七竖八地躺满沙发地毯,醉得不省人事。
      
      姜蝶是其中唯一还清醒的人。
      
      她其实也喝了些酒,在酒精和熬夜的作用下困得不行不行,但惦记着接下来的任务,她还是努力支着眼睛,走到开放式的厨房间。
      
      拉开柜门一看,里头居然有开封的小半袋米。除此之外冰箱里还有些零碎的食材,看样子这个别墅是蒋阎经常会来的地方。
      
      她没有动冰箱里的食材,舀了点米。但煮粥该倒多少水来着?姜蝶心里没底,拿出手机搜了下食谱,上头写着:少许。
      
      “……”
      
      算了,凭手感吧。
      
      没煮过几次粥的厨艺小白盲倒了些水,胸有成竹地开火。
      
      等待煮粥百无聊赖的空档,姜蝶将目光投到了满地的空酒罐上。
      
      她眼色一转,挽起袖子,躬着腰开始整理杂乱的大厅。
      
      当然,在收拾之前,她没忘记去补下妆。抹去艳色的口红,压掉熬夜的油光,使整张脸看上去依然战斗力满格。
      
      外头的雨势比昨夜还要凶猛,噼里啪啦地几欲穿透落地窗,电磁炉上的小锅呲呲地冒着火,两种声音微妙地融合在一起,冲淡了下楼的脚步声。
      
      但姜蝶一直竖着耳朵,这一回,她没有错过信号。
      
      “你在做什么?”
      
      这回的声线不再带着鼻音,很冷静,是雪水从高山上流下来的那种清冽。
      
      姜蝶假装一激灵,慌乱转身。
      
      事实上,她侧转的角度是经过多次镜头实践下来后,最完美的一个角度。
      
      伸手不打笑脸人,眼缘可是很重要的,她必须营造良好形象。
      
      可惜,她面前的蒋阎却没有任何反应,看她和看她手心里的垃圾袋没有区别。
      
      他换了一身黑色衬衫,烫得没有一丝褶皱。姜蝶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掠过他的手,指甲全都修剪得圆润干净,宽大的掌心里扣着一把同色的长柄伞,看样子正准备离开。
      
      趁现在!
      
      姜蝶连忙叫住他:“师哥好。”
      
      一般人习惯叫他会长,但她偏要叫个不一样的。蒋阎大三她大二,这么叫也无可厚非。
      
      姜蝶抖了抖手上的垃圾袋,仰头看向他,一副被撞见不太好意思的样子:“我看不惯乱乱的,就动手收拾一下。抱歉我们把你这里弄得这么乱。”
      
      这话说得毫不心虚,是个人知道她的房间真实面貌后听到都会翻白眼的程度。
      
      姜蝶之所以反常地收拾、还要做早饭,无非是想投其所好,在蒋阎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一切都源于在快艇上和饶以蓝的那番对话,在昨晚见到蒋阎意外现身后,她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设计大赛,她要找蒋阎当自己的模特。
      
      他的身型就像十七世纪的鲁本斯铅笔下勾勒出来的弧线,修长的脖颈连着直角肩线,漫过宽阔的蝴蝶骨,漂亮的线条一直顺着长直的腿在脚踝收束。衣服在他身上失去了地摊和高定的定义,区别只在于他穿哪件。
      
      别说放眼学校,纵使整个花都,都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当模特。
      
      但这个选项,她之前从没考虑过。说服蒋阎这件事,大概比拿下冠军还要难。
      
      可是在船上和饶以蓝的一番交涉,突然启发了她:就算她不去抢这个人,还会有别人打他的主意。饶以蓝就是其中之一。
      
      那为什么她要把这个可能性让给别人?
      
      尤其是,不想让给饶以蓝。
      
      原本心中一闪即逝的那点小火苗,经过饶以蓝自大的煽风点火,一发不可收拾。
      
      被她完全轻视的人拿下她势在必得的人,到时候的饶以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除了拿下冠军的期许,姜蝶又多了一份期待。
      
      现在唯一的难点——就在于如何攻克蒋阎。
      
      一上来就邀请肯定会被拒绝,得潜移默化温水煮青蛙,先和他拉近关系。
      
      她揣测一个自律且有强迫症的人打破了一次规则,必然不会允许自己有第二次失误。所以判断他今天一定会早起,哪怕昨晚睡眠不佳。
      
      事实证明她没猜错,特意熬了一整晚等他,预先筹谋的这些小手段也顺利地在他面前展现。
      
      她隐去心头的得意,继续表演道:“哦对了……刚才我胃有些疼,擅自用了你的米煮粥,希望你不要介意呀。”
      
      蒋阎擦过她的身侧走向玄关,极为简短地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姜蝶赶紧加快语速:“他们都睡得太死了叫不起来,我煮的粥好像有点多。你还没吃早饭吧?要不要吃一点。”
      
      她走过去掀开锅盖,笑容凝固在脸上。
      
      刚才加水加得太自信,说好的白粥硬是熬成了一碗蹿稀一样的玩意儿。
      
      蒋阎瞥了一眼:“……”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妙的嫌弃。
      
      “……谢谢,但我不爱吃白粥。”视线从锅里移到她的脸,扫了一圈,对上她的眼睛,顿了两秒,“太寡淡,不合胃口。”
      
      说完,转身推门而去。
      
      一瞬间,门缝被强烈的气流冲击,屋外足以将世界吞没的潮气钻了进来,打湿了信心满满的姜蝶,眉毛焉耷耷地垂下。
      
      她望着落地窗外那一朵逐渐走远的黑色雨花,气得锅子差点没拿稳。
      
      寡淡就寡淡,干嘛对着她的脸讲?无语。
      
      她忙不迭掏出镜子仔细端倪一番,有鼻子有眼,腮红刚补过还打得红扑扑的呢。
      
      明明活色生香,秀色可餐嘛。
      
      姜蝶气鼓鼓地合起镜子,心想蒋阎肯定只是在说粥。
      
      但无论如何,和他交锋的第一回合,自己惨败。
      
      她轻轻叩在冰川上的声响,一丝回音都没有,就被淹没在浩瀚的雨声中。
      

  •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我们会长出来啦
    会长给大家发小雨伞~因为会长比较抠,这次是前100
    蒋阎:?
    -
    更新时间是晚上九点,如果有更改会作话通知
    -
    感谢在2021-03-17 15:11:04~2021-03-18 21:5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叶细胞不缺水、茶酿秋葵酱、牙牙乐冰淇淋、肥熊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奶茶很好喝、咀嚼片 2个;鹿屿、秋沢光咲、36809234、小稚有点甜.、September5、月亮才不喝酒、Lll、网瘾少年叶修、木、茶酿秋葵酱、阿席达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稚有点甜. 25瓶;乌鸣、Cosette 20瓶;hhh、茶酿秋葵酱 17瓶;有本事拔刀!、仁板、月亮才不喝酒 10瓶;西柚真的很好喝 6瓶;666666 5瓶;奇米妮、秋沢光咲 2瓶;网瘾少年叶修、FANCY、木易呀、哦、45636619 1瓶;
    大家破费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