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风眼蝴蝶》
      文/严雪芥
      
      姜蝶拉开收纳柜,指尖缓慢地划过一排甲油,最后顿在蓝色的瓶身上,将它抽了出来。
      
      一拧开盖子,甲油的胶味散开,困在四方小窗台,瞬间就被对面那户飘过来的油烟味吞没。
      
      老式狭窄的鸳鸯楼,气味总是互相打架。
      
      姜蝶对这混合的味道习以为常,蹲在铺着白色软毛垫的藤椅上,哼着歌开始给脚趾上色。
      
      在外人面前她从来不敢开嗓,自从升旗仪式连国歌都唱走调之后,姜蝶就知道自己有多五音不全。
      
      因此一群人去KTV,她自觉成了在角落鼓掌的那个。
      
      别人让她点歌,她面不改色说我点了,不想插歌,你们唱就行。一边还“贴心”地给大家点歌顺便顶一顶。
      
      结果直到散场,她都没能唱上一首,大家说下次你得顶啊!不然白来了。
      
      姜蝶眨眼笑道,谁叫你们都太会唱,跟听live的票价比我还赚了。
      
      众人被夸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下次唱歌时坚持还要叫她,被姜蝶笑着婉拒。
      
      无用且费钱的社交没必要去。那次会参加,完全是因为当时大一刚开学,免不了之后某堂课缺席需要托人点个到,得混个好印象。
      
      姜蝶边给涂好的颜色上封层,边发散地想着些有的没的。窗外起了风,檐下挂着的风铃丁零当啷撞在一起,提醒着她快到出门的时间。
      
      穿什么去赴约好呢……姜蝶触目所及她的房间,椅背,懒人沙发,缝纫机,有点空闲的地方都挂满了随手一放的衣服。
      
      一切都乱糟糟的,唯独穿衣镜前的那一小片空间干干净净,还缀着鲜花。
      
      那是她平时出门前的战场,也是她录制穿搭会被拍到的地方,必须得光鲜亮丽。
      
      姜蝶最后挑了件收腰的拼接裙,上身一字肩,下身是略紧的A字型短裙,整体剪裁宛如一只张开的黑白蝴蝶。
      
      这是她为自己量身手作的裙子,还特意在大腿处镂空了一小部分,穿上时莹白腿根上的蓝色蝴蝶刺青若隐若现。
      
      姜蝶在镜前臭美地照了几番,觉得还欠缺点东西,艰难地跨过满地狼藉,在化妆台前摸到一根银链子,将它环在了腿上。
      
      大功告成!
      
      最后再喷上香水,驱散衣服沾上的复杂味道。揣上帆布包,把洗漱用品、化妆品,以及准备好的礼物统统塞进,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客厅的尽头,另一间房门大开着,蚊帐里的人影正在午睡,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翻了个身,却没有睡醒的迹象。
      
      淡薄的蚊帐被窗外的风卷起,打了个旋儿。
      
      姜蝶上前扣好窗栓,写了张便签纸贴在她的床头——
      
      “妈,我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明天才回来。不要担心。”
      
      *
      姜蝶要去参加的,是契约男友盛子煜的生日会。
      
      他们虽是同级生,却是不同专业。姜蝶学习服装设计,盛子煜摄影出身。在偌大的学校里都难碰到面,偏偏在一次线下的红人博主聚会上相遇。
      
      高考毕业后的暑假,姜蝶就决心在网络上经营穿搭视频号赚钱。之后总算做起来了,只是流量不温不火。那次能被邀请是误打误撞,活动在花都举办,人数不够,主办方拿她凑个人头。
      
      因此,现场没人愿意搭理她,正尴尬地不知所措时,姜蝶转头瞥见了角落里的盛子煜。
      
      他的样貌在他们那一届新生里算是比较出挑的,后来又进了学生会,算是小半个风云人物,姜蝶对他有印象。
      
      在这种场合,尬聊总比落单强。
      
      姜蝶故作熟稔地凑上去搭话道:“嗨,我在学校里见过你。没想到你也是博主。”
      
      盛子煜也尴尬得要死,见状松了一口气,热情道:“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摄影号而已。我们要不要互相关注下?”
      
      两个镶边的小透明在聚会一角抱团取暖,为了显现自己没有白来,他们俩拍了合照,当作这次聚会的硕果发了微博。
      
      然而,这条微博却莫名其妙成了他们点赞评论量最高的一条。
      
      “两位how pay!”
      
      “梦幻联动!我喜欢的博主们互动了啊啊啊啊!!”
      
      “靠这是什么小言剧情,觥筹交错的晚宴上遇到风流俊秀的大佬,两人碰杯红酒,蓦然回首,竟是那个曾在食堂和自己抢一碗番茄蛋汤的男同学。”
      
      ……
      
      之后姜蝶又试探性地发了几条关于盛子煜的微博,带着点他们的互动,果然每条人气居高不下,粉丝数也开始大幅增长。这些人乐于看见她和盛子煜互动,风雨无阻地留言说:信女愿一生荤素搭配祈求你们在一起。
      
      于是姜蝶玩笑地跟盛子煜说:“要不我们就在一起吧。”
      
      盛子煜当即吓得镜头一抖:“你……你暗恋我?”
      
      “我指的在一起,是逢场作戏。”姜蝶语气变得认真:“现在网红不都讲究个人设或者卖点什么的,既然大家喜欢嗑我和你的糖,我们就干脆贩卖爱情。流量上来了就有钱赚,干嘛和钱过不去?”
      
      就这样,他们一拍即合,成为了纯营业情侣。
      
      随着知名度打响,两人在学校里也得伪装着这层身份,不然就会“人设崩塌”。
      
      姜蝶还得时不时编点甜蜜段子,必要时拍支vlog,就像盛子煜这次的生日,她作为他名义上的女友,完全是带着拍vlog撒撒糖的任务去参加的。
      
      因为有这层目的在,盛子煜也不好随便糊弄生日。为了造势,他特地在花都对岸的盐南岛租了一栋别墅,邀请了一众校里校外的好友,还有个别网上认识的博主。
      
      而姜蝶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一众邀请的人当中,看见饶以蓝。
      
      *
      姜蝶达到约定的花都码头时,第一个看见的人便是饶以蓝,还以为自己眼花。
      
      盛子煜正在码头边上招呼人,姜蝶拉过他的胳膊,压低声音问:“你怎么会邀请饶以蓝?”重点是她还愿意来!
      
      “no no no。”盛子煜耸肩,“确切地来说,我没邀请她,是她主动想来的。”
      
      “怎么可能?”
      
      姜蝶更诧异了。她和她一个专业,最清楚这人眼高于顶。毕竟家世好,又漂亮,一进校就风生水起,把师姐们一气儿击垮,落得高岭之花的头衔。
      
      她会主动参加男生的聚会……这在姜蝶印象里是头一遭。
      
      “能让高岭之花出动的,还能是谁?当然是比花还难摘的月亮。”盛子煜很得意,“你不知道我面子有多大,这次我们要去的别墅是会长免费借给我的。饶以蓝知道后巴巴地来找我,说要给我庆生。”
      
      他说的是那个学生会会长——蒋阎?姜蝶心里一惊。
      
      “你意思是蒋阎也会来吗?”
      
      “他要真来,我还不乐意呢,主角肯定成他了。”盛子煜摇头,“会长就是听说我想租别墅,就说他那有个空的,只是借个房子不来人。就这样饶以蓝都好奇,想要去看看。啧。”
      
      姜蝶闻言,不置可否。
      
      这世界上偏生就是有一种人,别说他住过的房子,也许他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呼吸过的空气,都能成为一种朝圣的路线。
      
      纵然她仅和蒋阎有过几面之缘,但她笃定,他就隶属于这类。
      
      衬极了他的名号,比高岭之花更虚无缥缈,难以攀折的月亮。
      
      *
      姜蝶登上快艇,和盛子煜并肩坐下。
      
      他们的斜对角是饶以蓝,她将手心里的袋子递到盛子煜面前,冷淡地说:“给你的生日礼物。”
      
      盛子煜受宠若惊地接过,姜蝶斜着眼,模糊地瞧见奢侈品的Logo。
      
      只是个不熟的同学,出手都如此阔绰,属实大小姐的手笔。
      
      这就是饶以蓝的作风,面子一定是最重要的。
      
      譬如大一的专业成绩,明明她排第一,却因为饶以蓝有个担任时尚大刊主编的妈,莫名其妙的加分压过她一头,取代了她。
      
      想到这里,姜蝶瞥向袋子的神色多了几分冷眼。
      
      饶以蓝却误会了她这一眼,轻笑道:“不会吧姜蝶,你难道在吃我礼物的醋吗?”她有些嫌弃的语气,“你可用不着担心,难道我会看得上你男朋友?”
      
      盛子煜听后不爽,但手上还拿着昂贵的礼物,要刺她两句也没底气,干脆打哈哈笑道:“要是拿我和那谁比,肯定是入不了你的眼啦。”
      
      他这话说得意味深长,绕以蓝冷冰冰的神色龟裂,浮上可疑的红痕。
      
      明显是联想到了话中未言明,却都心知肚明的那个人。
      
      饶以蓝也觉得刚才的话似乎有些过分,着补道:“是啦,和其他人比,你也不差。”她转脸对向姜蝶,“诶,这次学院的设计大赛,你干脆就让你男朋友当模特好了。”
      
      姜蝶被她指点江山的语气给听笑。
      
      好像那意思是姜蝶无论选谁,结果都不会有差,获胜的人都一定会是她自己。
      
      只是这一次,不一定能如她所愿。她嘴里的设计大赛这次办得很隆重,将和巴黎有名的设计学院合作,如果获胜,不仅有高额的奖金,还能去巴黎交换学习。
      
      这也是最吸引姜蝶的噱头。
      
      以她的家庭条件,负担不了出国留学的昂贵费用,若想要出国见识开拓眼界,这是最合适的机会。饶以蓝必不稀罕这些,她在意的只是最后的那个名声。
      
      但名声越大,还挂钩国外,就不会像学期末的奖学金一样,能凭一己之力被暗箱操作黑走。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姜蝶心中憋着一口气,面上毫无芥蒂地刺探敌情:“看样子,我们以蓝已经有人选了?”
      
      “往常我肯定会选一些国际秀场麻豆配我的衣服,但这次比赛非要让我们找学校里的人当模特……那这个人想都不用想了啊。”
      
      她撑着下巴望向海面,语气突然柔软了几分。
      
      “必定是蒋阎。”
      
      姜蝶再度听到这个名字,眼皮一跳,不自觉地在心里跟着默念了一遍。
      
      海面开始起雾,对岸的盐南岛拢在濛濛云气中,就像蒋阎这个名字一样让人浮想联翩。
      
      *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快艇靠岸。
      
      盐南岛这一带是正在开发的旅游景区,但还没开发完善,眼下只有搁置的别墅和原始的海滩,阴天下,潮水涨涨落落,显现出几分单薄的荒凉。
      
      如果是晴天,估计会很漂亮吧。
      
      姜蝶感到几分遗憾,拿出相机对着镜头解释了一番,顺便尽职尽责地用女友视角拍下盛子煜走路的画面。他似有所觉地回头,对着镜头抛了个飞吻,周围顿时发出一片起哄声。
      
      姜蝶故作害羞地关掉镜头,心里却冷静地盘算着还要录多少素材才够剪。
      
      一行人从海岸线的岔口转向上坡路,沿途种植着红树海莲和木榄,空气里漂浮着海洋潮间带植物特有的味道。越往上,被植被遮盖住的海岸线重新渐显轮廓。
      
      好不容易走到足以俯瞰整片海面的坡度,姜蝶才看见了别墅的影子,和灯塔遥遥相望。
      
      光是从门口的花园开始,经过泳池,到达大门,又是一段长得咋舌的路。
      
      盛子煜用蒋阎给他的钥匙开了门,不许大家踏入,先对着大厅拍了张照,解释道:“会长有强迫症,我到时候得给他复原。”
      
      姜蝶靠在门口看过去,所有家具都是黑白灰三色,性冷淡风。家具和家具摆放的角度精确到像出自AI之手……这让她很怀疑他是否真的能复原成功。
      
      盛子煜拍完照,嘱咐大家就在一楼大厅活动,但饶以蓝当耳旁风,转身就上了楼。不一会儿又悻悻下来,无奈咕哝:“都锁了。”
      
      姜蝶好奇宝宝地在大厅转了一圈,卫生间都比她住的鸳鸯楼宽敞,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赚到的钱够不够买这里的一席露台。
      
      她小心翼翼叩了叩一尘不染的窗面,酸溜溜地想投胎真像搭一辆车,没有导航,全凭运气。老天载她的时候肯定酒驾了吧,路途颠簸,被扔下车也格外粗暴。
      
      可他载蒋阎的那天,一定是个想要兜风的好天气。所以一路杏花吹满,春风得意。
      
      *
      大家参观了一圈别墅,最后聚到客厅中央给盛子煜庆生。
      
      姜蝶对着相机开始了表演——从包里拿出给盛子煜的礼物,祝他生日快乐,两人甜蜜地拥抱了一下。她背对着镜头的脸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不太舒服的表情。
      
      即便表演了很多次,她依旧不是很擅长和男性亲密接触。
      
      岛上叫不到外卖,大家事先打包了一些炸鸡啤酒,用微波热了之后分着吃。盛子煜干脆想出个损招,炸鸡作为胜利品,只有玩游戏赢的人才能吃一块。
      
      这个无聊且幼稚的游戏,众人却都玩得很嗨,时针不知不觉走向凌晨三点,黑夜涌起密云。
      
      蓝牙连着别墅的音箱,外放着闹哄哄的歌,掩盖了落地窗外暴雨突至的动静。
      
      ——也掩盖了二楼某一处,有人打开房门的声响。
      
      无论是哪一种被掩盖的声音,都是台风汹涌降临的前兆。
      
      征兆着,她即将被困在和他一起到来的暴风雨,无处可逃。
      

  • 作者有话要说:  花都、盐南取自广州市的区名,just喜欢这俩名字,和真实地点无关,勿考究。
    -
    预收《入梦金鱼》,大家点专栏先收一个好啵~
    文案:
    初夏黄昏,黎青梦在康盂树家的屋顶阳台看了一场露天电影。
    这是她家道中落,和父亲搬到南苔小城后,久违的闲散娱乐。
    康盂树的二手投影仪投在红砖墙面上,断续放着《地球最后的夜晚》。
    他捏着啤酒,忽然问她。
    “如果这是地球最后的夜晚,你会做什么?”
    “立刻搭班飞机离开这里。”她毫不犹豫,“我想死在翡冷翠。”
    “哦。 ”他点点头,又问,”翡冷翠他妈的是哪里?”
    “意大利。”
    “真远。”
    “那你呢?”
    他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捏扁罐身,撇到角落。
    “我还是坐在这里啊。”他笑着指了指夜空,“当载你的飞机飞过我头顶,我就大喊一声,说————”
    “……说什么?”
    “等真到地球最后那个晚上,你就会听见。”
    *
    人不像金鱼,可以憋住气。
    但我们偏偏要做一只金鱼。
    *
    不着调痞子 x 落难大小姐
    金鱼入梦,人就变成伥鬼。
    *
    如鱼缸般狭小的小城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