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池翔撂下狠话后带队离开,结果沿着结界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黑着脸回到简彤选的空地附近,这里是最适合安营扎寨的地点,没有之一。
      
      他从乾坤袋里掏出几顶简易帐篷分发下去,“一人拿一个,自己搭一下,这是荣荣昌公会的入会福利,夜晚提供住所,干净避风又保暖。”
      
      说完还特意往围着火堆而坐的简彤和庄樾这边看了一眼,炫耀之意很明显。
      
      庄樾往火堆里添了几根柴,顺口解释道:“小秘境里有个不成文的攀比风气,两个公会的队伍毗邻驻扎,肯定会拼福利拼待遇,谁丑谁尴尬,他这是将咱们当攀比对象了。”
      
      简彤无语,分出一缕神识进随身空间溜达了一圈,发现那根胡萝卜又在灵泉里洗澡,便和之前一样没惊动它,顺手摘了一捧形似野山枣的灵果出来。
      
      她装模作样地在口袋里掏了掏,抓出一大把捧在手心,朝庄樾比划一下,“麻烦来个水球术。”
      
      庄樾:……
      
      他还以为她要用灵果贿赂自己,毕竟秘境的夜晚还是很危险的,结果是要他当苦力?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和弟弟,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使唤他使唤得这么随意,没兴趣巴结他,还一点也不怕他的人,感觉……还不错?
      
      这次来小秘境碰运气,不管能不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至少交了一个有意思的朋友。
      
      小小的念头快速闪过,他修长的手指快速掐了道法诀,一个拳头大的小水球便凭空出现,哗啦一下浇在简彤掌心的野山枣上。
      
      简彤趁机揉了揉,没等她让所有野山枣都沾到水,掌心里的水就漏空了。
      
      她嫌弃地斜着眼睛白了眼庄樾,“再来一个,要大点的,不够用。”
      
      不仅是第一次被使唤,也是第一次被嫌弃的庄樾: ̄□ ̄||
      
      须臾,足球大的水球便凭空出现,这次简彤果然多揉了几把,然后眼睁睁看着偌大的水球砸在地上,泥点子溅了她一身。
      
      两人一瞬沉默,气氛迷之尴尬。
      
      简彤想了下,用树枝在地面上划拉了半天,似字似画,而后删删改改,最后只留下边缘的一角。
      
      “你看下这个,试试看能不能做到?”
      
      这是她化神期水法术里【浮空水牢】的法诀一角,她简化了一些,又凭记忆尽量去掉那些只有高级玩家才会接触到的符号,最终捣鼓出了这个低配版的简易【浮空】法诀。
      
      其实用神识传音或者直接比划更快,但是那个讨厌的池翔一直在偷偷留意这边,不得不防。
      
      3级玩家相当于筑基后期的修为,比0级的小练气高出一个大境界,按理可以偷听到她传音,但她实际上有10级,就怕他听不到反而越发起疑心,怀疑她身藏异宝。
      
      简彤开个小差的工夫,再一抬头,两个足球大的水球正颤颤悠悠地浮在她面前,她正考虑是夸他一声天赋异禀再躲,还是直接躲,免得再被溅一身时,水球忽然稳住了。
      
      “可以啊,你这学习能力。”
      
      她夸得真情实感,却忘了旁人并不知道这是从高阶法术简化而来。
      
      庄樾虽然一次就成功地施放了法术,维持稳定却花了好大力气,内心挫败不已,一想到这是0级玩家随手画出来的,他顿时深刻地自省了一番,接下来的修炼要更加努力才行。
      
      至于简彤为什么会画这个,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卓家引以为豪的制符之术,为了不往她伤口上撒盐,他明智的没提。
      
      简彤没留意到庄樾的短暂沉默,美滋滋地将掌心里的野山枣伸进浮空的大水球里,来回洗了三遍,对半分出一捧,递给了大功臣庄樾。
      
      “你再尝尝这个,我觉得比刚才那个小果子好吃一点。”
      
      庄樾接过来,捏起一枚感受了下上面的浓郁灵气,抽抽嘴角什么也没问,慢慢送入口中咀嚼。
      
      【未知灵果:富含大量的纯净灵气,口感清脆,长期食用有助于锻炼牙齿。】
      
      庄樾:……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功效?
      
      锻炼牙齿就算了,但这灵气含量比寻常的初级补灵丹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忽然有点好奇,简彤是从哪儿找来这么多高年份灵果的?
      
      要知道,小秘境里最高也只会出现一百年份的灵植,稀少不说,还都是在内围,中围能有一株五十年生的就算高寿了,可她这一捧野山枣似的东西,看起来个个都年过半百?
      
      犹豫少时,庄樾忽然低声开口道:“以后不要对别人太大方,知人知面不知心,找到的东西自己藏好,通关后可以拿到市坊去卖,去的时候记得做些伪装,别让人认出你。”
      
      他猜她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眼睛具备寻宝鼠一样的功能,修仙界管这个叫机缘,游戏里其实就是个挂逼。
      
      还好她这回遇见的是自己,换做其他几大修仙家族的人,她可能一下线就要被抓起来当苦力了。
      
      目光如鼠·简彤:……
      
      她起初没反应过来,稍微一琢磨,才知道庄樾这是担心她被盯上,嘱咐她财不露白的道理。既然是好意,她自然点头心领了,然后大方地从自己这边又分了他几枚灵果。
      
      才说完让她别太大方的庄樾:???
      
      感觉这个朋友涉世未深,有点让人操心啊!
      
      “不用,我这里还有,你自己留着——”
      
      “你们要都不吃的话,那给我吧。”装死许久的冯玲突兀地开口索要,她知道自己把人得罪了,生怕两人拒绝,抢先道,“如果你们答应给我,我之后就改口供,跟荣家说那道雷跟你们俩没关系,是个意外。”
      
      倒不是她脸皮厚到如此地步,而是刚刚池翔给她传音,原话是这么说的:
      
      “只要你能从这两人手里要到灵果,私下交给我,我可以在荣家发难时帮你说几句好话,将责任都推倒简彤和庄樾身上,办不办得到,就看你本事了。”
      
      她一个平民玩家,有什么本事和荣荣昌公会作对?
      
      所以对方话刚说完,她立马就一口答应下来。
      
      简彤自带级别碾压,先是无意中偷听到了池翔的传音,接着又见冯玲睁着眼过来说瞎话,此刻的心情就是……煞笔,滚。
      
      但她是个文明人,将心中所想稍微美化了一番后才道:“冯玲,你是不是觉得,普天之下只有你是聪明人,别人都傻?这么能忽悠,你怎么不去说相声呢?”
      
      冯玲本来还想辩解几句,结果被庄樾冷漠厌恶的目光一看,浓浓的委屈和羞愤当即涌上心头,狠狠一跺脚,喊了句“你懂什么”,哭着跑进了林子里。
      
      十米开外,正往过走的孟凯伦顿觉尴尬,脸色微红。
      
      她也是奉命来讨要灵果的。
      
      池翔说,他从没见过那样的灵果,只要帮忙弄来一枚,就举荐她加入荣荣昌公会的小秘境分会。
      
      对于她们这种毫无根基、天赋又不出众的玩家来说,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尤其是她一直试图加入四季公会,却次次通不过考核,这次机会就显得更为难得。
      
      “简彤脾气大,肯定不会给冯玲,但是为了气冯玲,说不定会给你,毕竟你们之间也没什么实际矛盾。”池翔是这么说服她的,她当时也觉得有道理,然而现在……
      
      亲眼看到冯玲吃了闭门羹,她实在做不到那么厚颜无耻,开口时不自觉地换了说辞,“简彤,我想跟你交换一下资源,我给你一株灵草,你给我三枚灵果,行吗?”
      
      边说边主动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株嫩绿的灵草。
      
      【苦艾蒿:生长于潮湿地带,烟熏可驱虫灭菌,效果持续一个时辰】
      
      简彤看了眼那株十年生的灵草,再看看自己这枚五十年生的灵果,还想一换三?果断摇头。
      
      “没了?”孟凯伦质疑地往她手里看了眼,“你手里明明还剩好多,我也不多换,你灵果那么小,我就要三个,不算过分吧?”
      
      简彤一本正经地纠正她,“我是还有很多,但是我不想跟你换。”
      
      孟凯伦:……
      
      她差点问“为什么”,但想到简彤对冯玲可一点不客气,为了避免自己尴尬,急忙换了个说法,“那你怎么才同意换,说下你的条件吧。”
      
      都说了不想换,还问?
      
      简彤瞥了眼那株苦艾蒿,随口道:“那就拿五十年的灵草来换,一株换一枚。”
      
      孟凯伦下意识地伸手捂紧了自己的乾坤袋,心中打鼓,她藏私的事难道被发现了?
      
      因为木灵根纯度高,她刚刚还真找到一株五十年生的宝贝灵草,趁池翔没注意偷偷藏了起来,本来指望卖了这东西换食宿费呢,怎么可能拿出来帮池翔换灵果?
      
      “简彤,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种坐地起价的人。”
      
      “孟凯伦,你倒是跟我看的一样,驰名双标。”
      
      孟凯伦东西没要到,嘴上也没讨得了好,气呼呼地一甩手,灰溜溜走了回去。
      
      庄樾看了全程,表情一言难尽,“那真是你室友?怎么这么……”
      
      简彤无所谓地摆摆手,“不熟,我今天第一天入住,上线前就打了个招呼而已,她问出我是五灵根劣品资质,一脸同情,还说万一没人和我组队会照顾我。”
      
      回忆起孟凯伦刚进游戏时,几乎毫不犹豫就舍弃简彤加入池翔队伍的事,庄樾越发无语。
      
      ……
      
      派出去两人,一个跑没影了,一个铩羽而归,池翔心里大骂全都是废物,表面上却安抚孟凯伦两句,表示只是一时好奇而已,要不来也无所谓。
      
      孟凯伦松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盘腿坐下,默默地往嘴里塞了颗辟谷丹,干嚼几口,没滋没味的。
      
      尤其是她远远看着简彤又给了庄樾几枚灵果,还故意朝她这边看了一眼,那心情别提有多糟糕。
      
      与之相对的,简彤却因为“过于大方而让队友操心”,收获了意外之喜。
      
      庄樾解下系在腰间的乾坤袋,低头倒腾了一阵,取出一个小册子交给简彤,大方道:“这个送你,就当是感谢你的灵果。”
      
      简·随身空间·彤漫不经心地看过去,双眼骤然一亮。
      
      【初级阵法详解:内有初级阵法十篇,认真研读并掌握,可达到初级阵法师水平】
      
      她正愁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拿不出手呢,没想到刚打瞌睡就送来了枕头!
      
      但她理智还在,深知这薄薄几页纸的分量,及时控制住了恨不得扑上去的寄几。
      
      按照游戏内测期的规则,像功法秘籍这种稀有奖励,只在小、中、大秘境的内围才有可能出现,且必须斩杀当前秘境内最高级别的妖兽,才有不超过万分之一的掉率。
      
      简单粗暴来说,庄樾要在小秘境危机重重的内围斩杀一万只3级妖兽,才有可能掉落这一本,而一个小秘境里,3级妖兽顶天也就那么三五只。
      
      “你这回礼也太贵重了,我拿着手软,要不咱俩换,你想要什么?”
      
      庄·家中豪富·樾想了想,笑着揶揄她,“我暂时没什么想要的,再说你连新手大礼包都被我……弟弟捡到了,哪还有东西可换?”
      
      简彤一想也是,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被喝得底朝天的大铁锅,灵机一动,“那这样,等我再找到灵蔬灵果什么的,都给你留着,你给我个地址,我给你寄过去,相信你的家人也一定会喜欢。”
      
      庄樾本来打定了主意,她给什么也不要,就当大家交个朋友,但一想到最初那种灵果吃了可以滋养神识,对父亲的进阶有帮助,而灵蔬汤长期食用,母亲体内残留的毒素也可以逐渐清除,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两人相视一笑,愉快地达成了共识。
      
      简彤开心地接过薄薄的《初级阵法详解》,随手翻了几页,看到了初级杀阵、初级困阵、初级迷踪阵等基础阵法,上面不仅详细讲解了阵纹的绘制过程,旁边还有人为批注的注意事项,实在太合她心意了。
      
      “这秘籍应该挺难拿到的吧,你进了多少次小秘境?”她好奇问了句,顺手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照着描描画画。
      
      没办法,虽然她都会,但总得做个样子,从头到尾学一遍不是。
      
      庄樾见状抿唇一笑,看来自己这礼送对了,“挺简单的,我第一次进游戏,那时候才0级,刚进内围就被几个高级玩家推出去喂3级妖兽,我靠卡位硬扛伤害,把那只妖兽风筝死了,然后就爆出了这本秘籍。”
      
      简彤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这种高级玩家用萌新引怪的玩法内测时就有,她遇到过不止一回。
      
      “那几个坑你的高级玩家,后来怎么样了?”
      
      庄樾笑而不语。
      
      简彤仿佛从他的表情上读出了答案:死了的人,不值一提。
      
      这个x装的可谓万丈光芒,真特么刺眼。
      
      简彤决定低头专心研究她的阵法,不理他,同时心中腹诽,自己那个“天选之子”的称号仿佛是充值送的,论运气,庄樾才是天道亲蛾子,她顶多就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外甥女。
      
      庄樾开始没注意她画了什么,只当是跟着阵纹找感觉,毕竟哪有萌新看一眼秘籍就能布阵的?结果低头一看,有点傻眼。
      
      地上的阵纹布局清晰,纹路流畅,只要再往里注入充足的灵气,赫然就是一个完整的初级迷踪阵,这挂逼——这队友什么来路?!
      
      “你学过?”
      
      简彤十分、无比、非常满意庄樾此时惊讶的表情,语气淡然道:“嗯,就在刚刚。”
      
      庄樾:……
      
      不等他想好要用什么心态来应对这个挂——天才队友,池翔的神识已经快速地扫过地面上的阵纹,跟着阴阳怪气地冷笑一声。
      
      “呵呵,不过是照猫画虎而已,三岁小孩一样能描出来,那又如何?不能用的都是垃圾,真当阵法那么好入门?荣家阵法传家,祖上曾出过高级阵法师,荣少爷自幼耳濡目染,到能成功画出第一个迷踪阵,也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还能意味什么,他蠢呗。
      
      简彤心道。
      
      她本来已经停笔,听到池翔的挑衅,二话不说重新拿起树枝,在已经画完的阵纹上沿着最后一笔又勾勒出一副结构相似的图案,只是排列组合上有些许改变,整体也小了一圈不止。
      
      庄樾亲眼看着她才学会迷踪阵,就敢上手改阵,一时不知该佩服她胆子大,还是头疼她性子莽,万一阵纹哪里出了差错,在注入灵气的一瞬间当场爆炸,将他们俩直接送出局也不是不可能。
      
      “简彤,你站我身边来,等下要是炸了,我还可以用伞挡一挡。”
      
      “放心,炸不了,我这改良的迷踪阵到底能不能用,马上就能见分晓。”
      
      她话音未落,林中深处毫无预兆地爆发出一阵阵兽吼声,随即凭空出现了两股兽潮,借着夜色朝他们狂奔而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这些莫得感情的打卡姬,还怪可爱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