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你为什么不笑了
      文/若星若辰
      
      车里闷热,让人昏昏欲睡。
      
      沿路,白炽炽阳光掠过陈旧的残破街楼,光影分明,急速驰过的纯黑豪车行驶于明暗交织中。
      随着稳健地停顿,车轮戛然而止。
      
      “成大九中,导航到这儿没错吧……”
      声音停顿了一秒,似乎难以置信,“这学校怎么破成这样?”
      
      许蓉下车握着手机,不太确定向车内询问,同时听到一串铃声,立刻皱眉。
      “你们张老师又来电话了,一天打十个!小冰你接。”
      
      手机递过去。
      车里探出一只手,指节细长白净,被滚烫日光灼烧后不着痕迹收回去。
      
      “张老师好。”经过变声期的少年音微凉。
      
      “谌冰?今天开学你真不来了啊?不是老师说你,转学也要去个好学校才对得起你全市第一的成绩啊?九中,一团破烂。你还是回一中来吧,老师和同学们都等着你。”
      
      少年下车,雪白T恤,两腿又长又直。眉眼被太阳泊了层白光,半扣着手机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谌冰你别不懂事,老师已经提醒了你很多次,现在回一中还来得及!”张老师苦口婆心,旁边声音附和,听得出还有试图夺过手机的校领导。
      
      谌冰学习很好,在一中被当成状元苗子培养,丢到九中属于暴殄天物。
      
      “不,我已经决定好了,谢谢老师。”
      少年挂断电话。
      措辞客客气气,语气没见得多耐心。
      
      谌冰看向成大九中正校门。
      不太像高中校园,沿街摆摊卖花生饮料矿泉水,来往熙攘。经历了一个清冷暑假重新热闹,同时围满砍价扯皮的学生。
      走两步,破烂地砖踩一脚凹半截,一看就是下雨天的“地雷”,裤脚溅满黑水。
      
      “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别拿你的学习开玩笑!”许蓉也帮衬着开口。
      
      这些话,谌冰都没听进去。
      看着周围,谌冰思绪走得有点儿远。
      状元喜报、烟花爆竹、Top1录取通知书,他上辈子已经见过。
      
      只不过运气不好,在通知书邮寄途中时查出了脑癌,并发恶性肿瘤。最终学校没去,在家养半年后稀里糊涂英年早逝了。
      
      谌冰死过一次。
      
      手放兜里,谌冰指尖触及一张微硬的照片。上辈子高二暑假拍的一寸免冠照,后来出现在被警方带去指认的尸体萧致身上,血淋淋的衣兜里三层外三层,就包着这张照片。
      
      他的青梅竹马萧致出车祸当场死亡,身上连身份证都没有,却带着他的照片。
      
      1寸免冠照上有指纹的血迹。
      经过司法鉴定,死者萧致临死前取出,最后抚摸过。
      
      ……
      耳边叫卖声逐渐清晰。谌冰从回忆中拔出思绪,新生拎着锅碗瓢盆被子包袱,热闹程度赶得上春运扒火车,侧身往里走。
      人挤人。
      谌冰无意识四下打量。
      
      没有熟悉的身影。
      
      加上上辈子的记忆,快五年没见面了。
      
      “我先跟你们班主任联系,问问你宿舍在哪间。”许蓉忙着处理入学问题,“哎,陆老师!我是谌冰家长啊!对,我们已经到校门口了,但不知道是哪间寝室……”
      
      校门口的迈巴赫、贵妇许蓉、和谌冰浑身的名牌,在陈旧残破的街道引起阵阵嘘声。
      “看起来好有钱……”
      “不会是我们学校的吧?有这个钱去读高级私立,到九中凑什么热闹?”
      “又是仇富的一天。”
      
      谌冰指间抓紧了矿泉水,脸上没什么情绪,指甲由冰水逐渐蒙上雾气。
      
      耳边,大喇叭还在继续——
      “开学大酬宾,文具跳楼大甩卖!中性笔,铅笔,圆珠笔——”
      声音不像“江南皮革厂倒闭了”字正腔圆播音腔,反像少年喊的,低下去,有点儿磁性撩人。
      
      谌冰瞟了眼。
      
      校门左手边的文具店,商业地理位置绝佳。三三两两站了几个少年人,当中穿黑T恤的身高腿长,靠在柜台,别着膝盖有点儿屈尊纡贵。棒球帽,黑色口罩掖到耳边,正抄着两三板墨水笔芯比比划划。
      
      旁边一男的推过话筒:“老板,大开张,赏脸再卖笑两句?”
      
      “滚。”
      回声透过扬声器,低音非常好听,跟刚说话的公鸭嗓形成鲜明对比。
      黑T恤肩背沾着不知哪儿的灰,脊梁微微弯下,不太像十七八岁少年人,气质非常凌厉,开的文具店更像人肉包子铺。
      
      “寝室在A栋306,我们现在过去。”许蓉被大喇叭提醒,想起来:“小冰,你笔记本,钢笔,铅笔,橡皮擦都买齐了吗?没带过去买两支。”
      
      “知道了。”
      
      椅子支块木板,为了供应开学的大需求量,堆满批发的盒装笔芯。
      走近时黑T恤手机响起铃声,他拿起,按动屏幕的指骨修长瘦削,打字手速飞快,有点儿花里胡哨。
      
      谌冰拿起红笔,划了两条清晰的杠。
      “叔叔,这多少钱一支?”
      
      问完,对方按动屏幕的手顿住。
      
      旁边男生笑了:“操,叔叔!他妈什么眼神?妙龄少年当街被叫叔叔为哪般?”
      管坤附和:“风水轮流转,大帅逼也有今天。”
      
      谌冰:“?”
      
      “刷——”
      没回过神儿,手里的笔迅速被对方劈手夺回。力道之重带得木板都震了震。但又堪堪举在两人距离当中,没有不卖的意思,但也没有给他的意思。
      
      棒球帽檐压的很低,能看见峻峭的颊骨线条,耳缘戴着淬了寒意的耳钉和耳扣,气场利落,又透着股邪性。
      
      黑T恤出声:“叫谁叔叔?”
      “啪嗒”给红笔丢桌上:“我有这么老?”
      
      不等谌冰作答,斯条慢理,又极为认真地纠正:“叫哥哥。”
      “……”
      
      谌冰静静看着他。
      等不到回应的黑T恤不耐烦了:“叫声哥哥这么难?叫不叫?不叫——”竖起手指,指节修长,晃了晃,“这笔我不卖。”
      
      说得像什么PY交易。
      还是没回应,黑T恤注意力总算从手机拔出,认认真真掠起眼皮,架势像要教小朋友做人。
      
      “基本礼貌——”
      
      话音戛然而止。
      
      黑色口罩遮了大半张脸,能看出鼻梁和眉眼的优越,漆黑眉尾另类地刮了条杠,双眼皮,深眸,刚抄起的手腕莫名其妙放了下去。
      
      背光,谌冰站着,浑身透着跟破烂环境格格不入的整洁干净,和他对上视线。
      
      “……”
      “……”
      
      “操。”
      萧致短促骂了声。
      
      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听他骂了人,刚才置身事外的少年一改情绪,动了动唇瓣。
      
      谌冰道:“哥。”
      
      萧致脸上没什么表情,低头,手指扣住隔板“哐!”地拽开。
      跟着,走了出来。
      
      “……”
      文伟以为要打架,连忙上前:“兄弟没事儿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萧哥也不是计较这种破事的人。”
      
      “笔你拿走,一块钱一支,量大从优!”
      文伟抱住萧致的腰:“给小帅哥说句没关系,看把人孩子吓的!”
      
      “咔——”
      店柜台旁还隔着门板,被膝盖顶开。随即,萧致撤开文伟的手来到店门外。
      
      没见着人似的,对谌冰想靠近的步伐置之不理,萧致抬指压了下帽檐,头也不回沿着街道离开。
      
      文伟没看懂:“这是去操家伙打架还是上厕所?”
      “估计还是萧哥帅逼包袱重,被叫了声叔叔自闭去了。”
      
      “……”
      
      低头,谌冰拿笔,微信扫码付款。
      走出文具店,看向萧致走远的背影。
      
      阳光落到眼底,跟当年一样的晴朗天气,不过在初夏,绿树枝杈伸展向蓝蓝的天,空气中热意舒卷。
      少年穿着学校制服,身姿清峋。走廊上,手腕搭在被阳光烫得微热的白瓷砖,转过来看他。
      
      ——“谌冰,我喜欢你。”
      “高中我想跟你读同一个学校。”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现在的背影,比起当时,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
      
      “笔买好了?走吧,去你寝室看看什么样。”许蓉说,“这儿晚上几点断热水?断得早还要买洗脸盆,热水瓶。”
      
      到寝室整理床铺,等其他人都离开了许蓉才叮嘱。
      “别跟这些人结交太深,问你借钱不要借,垃圾食品也别吃。管好自己,每周给妈妈打电话。”
      
      谌冰家境优渥,第一次来到九中这样的环境,许蓉很担心他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不要理会任何人,自己学习最重要。”
      
      “嗯。”
      
      谌冰从书包里拿出一中的教材。
      
      许蓉似乎还想说什么,走近拍拍他肩膀:“你是妈妈的骄傲,妈妈非常爱你,也担心你。”
      谌冰低头几秒,应声:“知道了。”
      
      许蓉离开后,谌冰沿学校逛了一圈。
      临河建造,校门堆满杂乱无章的电瓶车自行车。
      四处残破,但破得完全不突兀,跟陈旧的街区相得益彰,甚至隐约有了文艺电影的风尘感。
      
      吃完饭回到寝室进门,里侧走动着身影,端着洗脸盆的男生跟他对上了目光。
      
      文伟瞪圆了眼:“哎!你啊!”
      谌冰:“……”
      
      “我刚见老陆往群里发消息说有新室友,原来是你。马勒戈壁我刚还骂东西没地方放了,哈哈哈。”文伟笑声爽朗。
      
      他盆里放着换洗内裤,抬手准备搭谌冰肩膀。
      “那你明天到我们班儿吗?”
      
      谌冰左跨一步,躲开。
      文伟:“……”
      摆了摆手,文伟说:“吃晚饭没?过两天老张把校卡发你可以去食堂充卡,该说不说,我先去搓内裤了。”
      
      他急着要走,谌冰想到下午他和萧致一块儿摆摊的事,叫住他:“问问,萧致住哪间寝室?”
      
      “萧哥?我萧哥不住校。”
      
      “不住校?”
      
      “他平时要照顾家里人,一堆破事儿,住校来回跑不过。”文伟以为中午买笔的冲突,询问,“咋了,不会为句‘好叔叔’‘好哥哥’你俩还记仇了吧?要约架?”
      
      谌冰:“……”
      他不想说废话,“我和他认识。”
      
      “哦,这样。”文伟似懂非懂,夹着洗脸盆费力拿手机:“等等,我帮你问问萧哥能不能直接推联系方式,你俩聊。”
      
      谌冰瞟了眼,他的备注为“我萧哥!!!”,显然对萧致非常自豪尊敬。
      
      文伟开始打字。
      -
      
      另一头,夕阳落地的河边。
      地上一堆燃到尽头的烟蒂,少年指间还夹着一支,抽烟姿势褪去了青涩,放松的肩背透着股驾轻就熟的散漫,眼角窄冷,气质凌厉而野性。
      
      听到手机动态,萧致从长椅直起腰身。
      傍晚余热未消,指尖关闭“全市期末联考排名”搜索贴,无意从第一名“谌冰”名字拂过。
      
      新消息。
      伟子:【滴滴滴,萧哥在家不?】
      伟子:【今天中午买笔芯那个,想知道你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我能不能说?】
      
      萧致目光岑寂了两秒,情绪沉淀后,拿起手机打字。
      萧致:【不认识。】
      萧致:【叫他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