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人人都爱大灯泡 ...

  •   
      阳光透过树荫洒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一群学子透着青春活力走向教学楼,远处有几个教师拿着书本,不时的与学子打招呼。一个花匠带着大草帽,在花园中悠闲的修剪着枝丫。暖风熏人,胡千雨却浑身发冷。
      
      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异样,唯有她看见了,这是所有人都有病,就她一个人正常?胡千雨从心底里想要这么说,别人有没有看见,有没有病,关我胡千雨什么事情?我胡千雨肯定是没病的。但理智告诉她这种自信茫然到了足以害死自己的地步。
      
      “我想我病的很厉害。”胡千雨干巴巴的对叶千语道,讳疾忌医是对自己不负责,病向浅中医,刚发现出了点小问题还来得及医治。
      
      叶千语一开始以为胡千雨在搞怪闹事,大声的笑,可越看越不像,一直活蹦乱跳的胡千雨的眼神竟然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茫然。她立刻信了胡千雨是真的病了,笑声戛然而止,一手扯住胡千雨的衣角,一手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打给司机:“喂,Jack,马上把车子开到教学楼下!越快越好!”转身对着胡千雨急促的问道:“你哪里不舒服?肚子疼?脚疼?坚持住,车马上就到。”
      
      叶家的豪车一路狂按喇叭,在帝京高中师生的惊讶和躲闪中一路直冲教学楼。
      
      “这不是叶千语的车吗?”有老师皱眉,叶千语家是有钱,读高中的女儿就有豪车接送,但这在私立贵族学校帝京高中之中算不了什么,比叶家有钱的人多了,也没见有人敢于不遵守校规,在校园中肆意的开快车的。
      
      “要是出了车祸怎么办!”那老师低声骂着。
      
      “叶千语不像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另一个老师摇头,以前没见叶千语乱来啊,叶千语是个刁蛮大小姐没错,可“刁蛮”的只是脾气臭,架子大,不代表不懂得遵守规则,更不代表要举世为敌。
      
      “怎么回事?”教学楼中,欧阳旭日听到了刺耳的喇叭声,悠然回头。“谁这么放肆,在帝京高中之内喧哗?”
      
      叶家的豪车在教学楼前停下,叶千语扯着胡千雨上了车,一个劲的催促司机:“Jack,快去医院!”胡千雨看看紧张的叶千语,反过来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不是身体上的毛病,不会立马嗝屁的,我只是怀疑自己得了精神病,说不定是我昨晚没睡好,精神恍惚了,没事……”
      
      【咔嚓!】
      
      胡千雨出现在了教学楼的走廊中,叶千语走在她的身前,四周的学生见了叶千语急忙躲开,让开了中间的道路。
      
      “很好,我果然是病了。”胡千雨确定极了,一眨眼从车子里到了教室里,中间过程一点点都记不起来,甚至不知道今天是哪一天,而且手脚一点都不听使唤。
      
      一个女同学捧着一大堆的书本,从对面急匆匆的跑过来,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撞到了叶千语。
      
      “喂喂喂,快躲开啊。”胡千雨在心中叫着,可嘴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叶千语一闪身,那个女同学与她擦肩而过,胡千雨松了口气,看着那个女同学经过她们二人的身侧,跌跌撞撞的继续前进,然后撞在了一个男生的怀里,然后两个人一齐倒在了地上,那女同学更是压在了那男生的身上,手中的书本飞了一地。
      
      胡千雨暗暗叹息一声,因为角度问题她没能看清是谁被撞了,心里只对那个倒霉蛋有无限的同情,遇到一个不看路的白痴少女,倒了大霉了。
      
      “欧阳!”她听见身边的叶千语惊讶的叫着。
      
      “真的是欧阳!”一群同学纷纷的道。
      
      那个女同学倒在那男生的身上,一时间无法起身,胡千雨从缝隙中仔细的看,终于看清了那个男生的脸,果然是欧阳旭日,她现在开始为那个女同学叹气了,撞了别人不过是一次意外,笑一笑就算了,撞到了全帝京高中脾气最暴躁的欧阳旭日就没这么美好的结局了。
      
      “被怒骂是起码的,还会被孤立,总算不会挨打。”胡千雨心中默默地想着,帝京高中最烂的学生也不是小混混,做不出打人的事情,这女同学总算没有太糟糕。
      
      “咦,我哪里有空担心别人!”胡千雨忽然想起来了,她毫无记忆的出现在了这里才是重点啊。她努力的回想,最近的记忆就是进了叶千语的豪车,一点点都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到底去了医院没有?我到底是什么病?为什么一会儿看见光芒,一会儿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胡千雨想着,一个著名的疾病的名称忽然进入了她的脑海。
      
      “老年痴呆!”胡千雨惊骇欲绝。
      
      “你没长眼睛吗?”走廊中,欧阳旭日含着愤怒骂道,身为欧阳家的继承人,从来没有被人撞倒在地上过。他恶狠狠的看那个女同学,他从小学之后就没有在众人面前摔倒过,没想到今天竟然出了大丑。
      
      “我……”那个女同学弱弱的道,如丝般的黑发披落,触到了欧阳旭日的脸。
      
      “你!”欧阳旭日怒吼,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用肮脏的头发触碰他的脸!可是他的心中竟然有一丝异样,透过那黑色的发丝,他能够看到一张清秀美丽的脸。
      
      胡千雨看着躺在走廊中的欧阳旭日和那个女同学,这么久都没有其他同学去搀扶他们?就算欧阳旭日不得人心,好歹拿出手机拍一张S3四脚朝天照片啊,傻乎乎的站着干什么?
      
      “咦,为什么这个画面这么熟悉?”她眨眼睛。
      
      一道道光芒从欧阳旭日和那个女同学身上冒了出来,夺目的白光之下,只能看清那女同学垂下的长发,以及欧阳旭日冷漠的眼睛。
      
      “又是灯泡!你丫为什么也有灯泡!你们家是生产灯泡的吗?”胡千雨在心中惨叫。
      
      夺目的光芒消失,周围的同学们默默地看着地上的两个男女。
      
      “立刻从我身上起来!”欧阳旭日感觉到了其余同学的注视,大声的道,虽然声音很响亮,似乎喊着怒气,可他自己知道,他有些舍不得那个女同学从他的身上离开。
      
      “对不起!”那个女同学奋力的想要从欧阳旭日的身上起来,手臂弱弱的撑在欧阳旭日的胸膛上,仰起了上身,忽然手臂一软,又倒了下去,嘴唇堪堪的与欧阳旭日的嘴唇相碰。
      
      “哇!”一群同学惊叫出声。
      
      “欧阳!”叶千语愤怒的叫。
      
      “你!”欧阳旭日怒吼。
      
      “不是吧?”胡千雨在心中狂吼,要不要这么狗血啊,最烂的言情剧都不敢这么写。
      
      那个女同学终于红着脸,从欧阳旭日的身上起来,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想要拉欧阳旭日起来有些不敢,只是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原来是顾盼兮。”有同学终于认出了那撞人的女同学。
      
      “是顾盼兮啊。”又是一个同学叫道。
      
      胡千雨听着狗屎一般的台词,胃都疼了,下一句不会是说顾盼兮家里很穷,父亲住院巴拉巴拉?
      
      “就是那个家里很穷的顾盼兮?”有同学带着不屑道。胡千雨认真的思索,这一切会不会是一场梦,不然怎么有这么狗屎的剧情?
      
      欧阳旭日悠悠的从地上起来,白色的礼服歪歪斜斜的,更掉了一颗扣子。他没有去拍衣服上的尘土和污渍,冷冷地盯着顾盼兮。
      
      “对不起!”顾盼兮仓皇的想要替欧阳旭日整理衣服,欧阳旭日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冷冷的道:“你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你弄脏了我的衣服,你要赔偿我!”
      
      顾盼兮不知道欧阳旭日的白色礼服价值多少,但是欧阳旭日怎么会穿便宜的衣服?她的脸色陡然白了,咬住了嘴唇,小声的道:“好。”
      
      胡千雨身体不能动,眼神不能改变,心里恨不得把所有的鄙夷都挤到了头发上,你丫喜欢上了顾盼兮就喜欢上了顾盼兮,像个小学生一样欺负喜欢的人很有意思吗?
      
      “绿茶!她是故意勾(引)欧阳旭日!”叶千语低声骂着。胡千雨很想转头看她,可惜她一点都不能动。“唉,何必这么肤浅?”胡千雨在心中道,动不动骂别人绿茶啊,(勾)引啊,除了显示自己素质低,还能显示什么?以前叶千语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啊。
      
      欧阳旭日看着惶恐的顾盼兮,忽然心中就疼了,嘴里却大声的道:“看你的模样就没钱赔我,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跟班,替我拿书包,拿衣服,买东西,直到学期结束为止。”
      
      顾盼兮惊讶的看着欧阳旭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看什么看,快跟上!”欧阳旭日恶声恶气的道。顾盼兮急急忙忙的捡起了地上的书本,跟在了欧阳旭日的身后。
      
      【咔擦!】
      
      胡千雨忽然能动了,整条走廊中冒出了各种的声音。
      
      “落在了S3的手里,顾盼兮这下惨了。”有人同情的道,顾盼兮原本就家境不好,在学校里无法与其他同学融合在一起,现在又得罪了S3的欧阳旭日,估计以后无法在学校里立足了。
      
      “竟然亲了欧阳!”一群女生愤怒的叫着。“姐妹们,绝对不能放过亵渎欧阳的人!”
      
      “对,这个贱人抢了欧阳的初吻!啊啊啊!”一群女生尖叫。
      
      “这些人都是花痴吗?”叶千语转身对胡千雨眨眼。
      
      胡千雨看看她,开始检查自己的手脚,没事,完整。
      
      “你干什么?”叶千语问道。胡千雨撸起衣袖看了手臂,没看见针孔,想了想,又跑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开始检查身体。
      
      “你干什么?”叶千语跟着进来,使劲的敲门,胡千雨古怪极了,不会出事了吧?
      
      “没事。”胡千雨整理好衣服,打开门出来,浑身上下都没有针孔,舌头的颜色也正常,嘴里也没有异味,眼睛也没有血丝,各处都正常无比。但这比不正常更加的糟糕。
      
      胡千雨犹豫了一下,盯着叶千语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叶千语眨巴眼睛,道:“八月十七号啊。”胡千雨微微松了口气,至少没有丢失太多的时间和记忆。会不会已经是一年后或者十年后的八月十七号了?她看看熟悉的校服和教室,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大。
      
      “你上次陪我去医院后医生怎么说?”胡千雨小心的问道,面对好朋友是不是该直说自己失忆了?好像有些尴尬,一时说不出口。
      
      “医院?我什么时候陪你去过医院了?”叶千语愣愣的看胡千雨。
      
      胡千雨死死的盯着叶千语,叶千语的眼神像往常一样的直率,没有心机,以及傻乎乎的,绝对没有说谎。
      
      “这回真是遇到(大)麻烦了。”胡千雨对自己佩服极了,遇到这种意外后身体都没有摇晃一下。
      
      上课的铃声响了,胡千雨一点都没有去上课的意思,她扯住叶千语的手臂,道:“说说今天你遇到了我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千语惊讶的看着严肃的胡千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往常一样啊。”叶千语道。
      
      “我在校门口看到了你,然后一起走……”她回想着。胡千雨点头,没错。
      
      “……遇到了上官笑天……遇到了南宫御明……遇到了欧阳旭日……”叶千语一路说下去,虽然忽略了一些微小的细节,次序也有些颠倒,但胡千雨认为那是叶千语的语言习惯问题,应该和她记得的一模一样。
      
      “……然后,到了教学楼门口……”叶千语道。胡千雨尽量深呼吸,到了最关键的一刻了。
      
      “……我们就进了教室了啊……”叶千语一点不照顾胡千雨紧张的心情,平平淡淡的说着,“……再然后就是上课,再再然后就是刚才遇到欧阳旭日和顾盼兮。”她顺便挤出一丝狞笑:“顾盼兮敢对欧阳旭日下手,给我等着,要你好看!”
      
      胡千雨一眨不眨的盯着叶千语,牵起叶千语的手,一反掌撸起了她手腕上的衣服,死死地盯着手表上的时间。没错,现在就是第一节课后,第二节课刚开始。
      
      “你哪里不舒服?”叶千语小心的问道。
      
      “全身上下除了大脑哪里都没问题。”胡千雨慢慢的道。叶千语更加小心的看胡千雨,这是表示头疼吗?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某个女老师走过,听见卫生间中有说话的声音,拐进来一看,惊讶的发现胡千雨和叶千语竟然还在卫生间里。
      
      “已经上课了!”老师催促着。
      
      胡千雨点头,快步出了卫生间,转身就走向了教学楼外。
      
      “你去哪里?”叶千语追上来问道。
      
      “我要请假看医生。”胡千雨想清楚了,上课什么让它去死好了,什么都没有比搞明白自己的身体情况更重要。
      
      “好,我陪你去。”叶千语毫不犹豫的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6 15:03:44~2020-08-17 16:2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落愿情—炜千 5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