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草莓味的冰淇淋 ...

  •   楚辞从酒吧出来,晚间微凉的风吹过他的头发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那双绝美的桃花眼。
      独自走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穿过小巷子,来到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是帝都有名的贫民窟,这个小巷子一边是繁华大道,一边是偏僻的贫民窟。
      楚辞走在小路上,他穿着上万的衣服,戴着名表,肤色是真的白,白的不像话,在路灯的照耀下,肌肤泛着丝丝冷光。
      给人的感觉,冷还有不易察觉的阴沉。
      这个时间,人差不多都睡觉了,道上不时跑过几只狗和野猫,还有喝醉了的酒鬼,还有头发上五颜六色的社会小青年不时走过。
      当时道上的灯光很足,甚至比繁华大道上的路灯还要亮,灯光还要足,不是因为别的,这个地方治安乱,什么小偷小摸的,都在这办事。
      楚辞又来到一个小巷子前,走了进去,里面的灯光昏暗,楚辞悠哉悠哉的往前走。
      他来着不是要干什么,而是要回家睡觉,他一个星期前来到这住的,实际上他在这的房子是他一百多年前买的,没住过几天,但是过惯了大鱼大肉的生活,偶尔吃点小虾米还是不错的。
      “楚辞,今天怎么那么晚回来啊!”一个肚子有些突起,穿着孕妇装的女人温柔的看着楚辞问道。
      “去喝了个小酒,梦姐怎么那么晚还不睡觉!”看着女人手里还领着宵夜。
      “孟姐这是去买宵夜了!”
      女人的脸有点红,略微心虚的把手往里塞了塞,摸了摸肚子,:“孩子想吃点辣的,家里人不让吃,所以……”
      楚辞拍了拍女人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大晚上出门不安全,下次让你家男人出来买啊!”
      女人看着他点了点头,心里道:就是她家男人不让吃,所以才自己出来买的那!
      楚辞看了看女人身后,又看向楼梯口处,会心一笑。
      见楚辞完她身后看,女人狐疑的问道:“你看什么!”
      “没什么,回家睡觉了!拜拜梦姐”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女人在后面叫道:“别跟你强哥说我今天出来的事!”
      楚辞伸手摆了个ok。
      女人看着手中的酸辣粉,咽了口水,忽然感觉后背有人在拍她,还听见有人在说话。
      顿时她呆住了,而且她还看见了她肩膀上的手,她又看了一眼,没有,她闭上眼睛,有睁开,猛的转身,身后什么也没有,她拍了拍胸脯,吓死了。
      然后又快步进了家门。
      这时,楼梯口阴暗处。
      一只鬼把另一只鬼按在地上暴打,边打边骂:“你这个缺德的混账东西,你把我妈吓流产了,老子还怎么投胎!”
      被按在地上的鬼边哭边求扰:“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大哥!原谅我!”
      打人的鬼停了下来,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身走向了女人走进的那个家门。
      虽然她妈经常贪吃,还经常以他为借口,但是那是他妈啊!他可要保护好这个女人,虽然她不让他省心,可是她是母亲,怀胎十月,骨开十指啊!
      被打的鬼坐地上,看着那只鬼进了房间,眼里的泪水像不要钱似的滑滑直流。
      楚辞进了自己的家门,房子里装修不错,唐绪宸终于做好了一件事。
      进了浴室,冲了个澡,穿上睡袍,趿拉着拖鞋,上床睡觉。
      “人见不值得啊!”
      楚辞坐在床上,眼睛在屋里转了一圈,在门口处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阳台,嘴角略微上扬,眼底闪过一丝亮光。
      楚辞躺在床上,伸出手看了看那修长白暂,指头圆润,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
      “呀,忘了关灯!”
      “有鬼吗?帮我关下灯!请你吃冰淇淋哦!”
      “啪”一声,灯灭了。
      黑暗中,楚辞嘴角上扬,故作惊讶的说道:“呀!真的有鬼啊!”
      “内个……草莓味的冰淇淋可以嘛?”
      门口处,穿来一个细小如蚊的声音,但是夜里静,楚辞听的很清楚,声音还带着些鼻音,显然是哭过的。
      “可以!”
      楚辞的笑声从房间响起,手轻轻向门口一伸,灯就被打开了。
      有了灯,楚辞看清了那个尾随他回家的小鬼,还是那个意图吓梦姐的那个小鬼。
      小鬼眼眶通红,见他开了灯,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瞪大眼睛看着他。
      还挺可爱的,楚辞趿拉着拖鞋,慢慢的走向他,走到他身边,伸手把灯关了,低沉温和的问道,:“小鬼,你怕光啊?”尾音带着点鼻音,显得格外缱绻,又有写轻浮,显得格外不正经。
      那小鬼,站起来,没有说话,向他伸了只手。
      呀!这小鬼还挺有礼貌的啊!他伸出手来跟他握了握。
      他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就被那小鬼把手给甩开了。
      楚辞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不解的皱着眉看着眼前的鬼。
      小鬼脸色通红,呼了口气,:“我是直的!”
      楚辞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自己讨论性向,:“我知道,你是直的!这跟你甩开我的手有什么必要联系吗?”
      小鬼看着楚辞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尤其是那两个眼尾处的朱砂痣,咽了口口水,脸红道:“我……我以前看到你跟人亲嘴!而且他还是……还是男的!”说完就低下头。
      楚辞实在不搞不清楚这小鬼的脑回路,太清奇了,但看着小鬼脸红的低着头,不禁哑然失笑:“我和别人亲嘴,你为什么要看啊?不知道非礼忽视啊?”
      “我……”小鬼没有说话。
      楚辞玩够了,看着小鬼,这小鬼他看着好几回了,:“你为什么总跟着我!”
      “你不是人吧?”
      听完他的话,楚辞蹲下与这个小鬼平视,语气平缓:“我活了一千年了,算不算人?”
      小鬼瞪大眼睛看着楚辞:“你真不是人”
      楚辞:“……”什么叫他真不是人。
      没心情玩了:“说吧,为什么三番五次跟着我?”
      “因为……”小鬼挪挪微微的说道,抬头看着楚辞黝黑的眸子,“我……你可以看见我!我想和你交朋友!”
      “哦?”楚辞看着小鬼的眼睛,轻飘飘的问道:“是这样的嘛?”
      小鬼低着脑袋,脸涨的通红:“还有”
      “还有什么?”
      “你……你长的漂亮!”
      听完他的话楚辞勾唇一笑:“我知道!但你今天为什么要吓唬梦姐啊?”
      “是因为,今天有鬼说我不配做鬼,一点也不凶神恶煞,人都不怕我!”说完看着楚辞的眼睛,楚辞没说话。
      小鬼以为楚辞是生气了,毕竟他吓唬的那个女人跟楚辞关系不错。
      小声的说道:“我没有吓唬到她,还被她儿子暴打了一顿!”说完手指轻轻的拉了拉楚辞的袖子。
      看着小鬼抓在他衣袖上苍白的小手,不禁笑道:“我看见了!”
      小鬼抬头看着楚辞:“那你为什么不救我!”
      楚辞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你……”小鬼重重的“哼”了声,然后又把手向他伸了过来。
      楚辞这会没把手伸过去,只是挑了挑眉,“干嘛!”
      小鬼看着他,斩荆截铁的说道:“草莓冰激凌,你刚才说请我吃的!”
      楚辞打了个哈欠,看着他,无奈的说道:“过来!”
      来到冰箱前,楚辞从里面拿出了一块草莓蛋糕有拿出了个香草冰激凌递给他。
      “草莓味的没了,下次再请你吃,先凑合吃一下吧!”
      小鬼高兴的接了过来,楚辞指着餐桌:“坐在那儿吃!我去睡觉了!吃完赶紧走!”
      ——————
      清晨,暖和的阳光照射进来,而某人还趴在床上。
      床头的电话响起,楚辞一脸烦躁的睁开眼,伸手把手机从床头柜上给扔到了地上。
      然后把被子盖在头上继续睡,手机的旁边还有一个一个闹钟,不一会手机又响了。
      手机没有摔坏,因为楚辞常年摔东西,地下都铺着毛毯。
      楚辞直起身子,睡眼朦胧的去捞地上的眼睛,手刚伸过去,就摸到了一只手,有点凉,楚辞睁开眼睛,看见昨晚的那只鬼,他把他的手机递给了他,楚辞靠着枕头,抬头看着他,刚想问他,为什么还在他家时,还没开口,手机又响了。
      楚辞立马就接了,对方没想到这次那么快就他就接听了,有点不太适应,楚辞看了一样来人,是他学校的教导主任,见对方没说话,轻轻“喂!”声音有低沉沙哑,楚辞轻轻咳嗦了一下,轻了轻嗓子。
      对面穿来教导主任被楚辞的声音给弄回了神,然后吼声:“都几点了,楚辞还没起床,学生都等着你上课那!”
      楚辞看了一眼表,好家伙,九点了!
      “主任,我昨晚受了风寒,发烧了!”说完咳嗦了几声。
      教导主任听着对面楚辞粗重的喘息和咳嗦声,声音沙哑带着鼻音,看来是真病了,嘱咐了几句就挂了。
      教导主任叹了口气,楚辞来了一个星期了,从来就没有按时来过,他几乎就成了楚辞的闹钟了,愁死人了。
      “你没有生病,为什么要骗人!”
      楚辞微眯的眼睛看着眼前的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