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废物 ...

  •   夜晚,灯红酒绿的街头,开启了人们的夜生活,一个身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输得一丝不苟,穿着一个西装,不过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搭在肩膀上。
      男人边走边,伸手把自己衬衣的纽扣解了几个,露出了大量白色的肌肤,然后又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揉了几下。
      瞬间,一个商业精英变成了一个地痞流氓,男人走进了一个网吧。
      推开包厢里的门,看了一眼,昏暗的灯光下,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挺拔的身影被掩在朦胧灯光中,他一双长腿自然慵懒地交叠在一起。
      听到动静,沙发上的男人抬头撇了他一眼,深邃如星辰的眼眸有看不透的幽深,猜不透的复杂光泽。
      “哟!楚老师,一个人啊!咋不叫几个人玩玩。”吊儿郎当的语气响起,男人边说边往楚辞身边走,顺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使包厢内亮了点,起码能看清人脸。
      男人在楚辞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笑嘻嘻的说:“楚老师,这人民教师当的咋样?”
      楚辞叹了口气,扭过头来看着他,那双精致的桃花眼微眯着,眼尾处的那两颗痣,衬的眼睛有些妖治,高挺的鼻梁在昏黄色的灯光下,显出别具一格的美感。
      楚辞忍着把酒倒在男人头上的冲动,喝了一口酒,抿了抿嘴唇,嘴角揉出一抹微笑,语音却阴沉道:“唐绪宸!”
      唐绪宸立马直起身子,把高脚杯放在桌子上:“哎!咋了,老师!”
      听见他调侃自己,楚辞不悦的看着他“你是猪吗?还有别特么叫我老师。”
      唐绪宸“啊”了一声,立马不满的冲着楚辞喊道:“我不是猪,我是猫!是猫!!!”然后拿起酒杯把酒倒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舔了几口。
      楚辞那双平时一向蕴含着柔情的眸子里迸射出微冷凛冽的光,双唇抿成一线。再开口时,声音也冷了下来:“你怎么办的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完又咬紧牙关,嘴里蹦出两字:“废物!”
      唐绪宸被他盯得有些慌了神,挠了挠头,小声说:“我怎么废物了,不就是议论议论你吗?况且你都换了个身份,完全都不妨碍你啊?”说完,他脑子一想楚辞作的事,瞬间跳起来,对他骂道:“你还有脸说!
      你自己作的事,还他们嫌老子办不好,你知道多难办吗?啊!!!”唐绪宸喝了口酒,瞪着楚辞道:“你可真有本事啊!从22楼玩外跳,你说你跳就跳呗,还特么在公司跳,你知不知道你这算高空抛物啊?
      幸亏,当时那儿没人,你当时肯定都摔成肉泥了,我当时赶到的时候,你都已经愈合成人模样了,当时公司里的人报了警,还有路人,老子脱了衣服给你盖身上,你还特么叫老子废物!”
      楚辞撇了撇嘴,无赖道:“我不管,反正你的给我处理干净了,当时我进学校,公司可是捐了两座楼的,我害怕别人说闲话。”
      “哼!”唐绪宸翻了个白眼,喝了口酒,因为生气和喝酒的缘故,脸蛋红扑扑的。
      楚辞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养神,忽然想起什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本书扔给了唐绪宸。
      “卧槽!什么啊?”
      唐绪宸接住了,翻开看了看,脸上有点尴尬,小声问道:“怎么了啊?”
      楚辞看他还在装傻,怒声道:“怎么了,你不觉得这本书封面上的人和我很像吗?”
      唐绪宸心虚的眨了眨眼睛,:“这……这到确实有几分神似!”
      楚辞一把拽过他的脖领子,力道大的吓人,把唐绪宸的脸弄的都红了,脸上却笑眯眯的,:“可是,我还从网上找到了我当时做军阀时的照片,你知道的,我从来不照相的,而且我的照片怎么会跑到上面去,嗯!”说完手上微微一用力。
      唐绪宸抓着楚辞的手往外拽:“松手!我错了,大哥我错了!”
      楚辞松开了手,重新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书:“这书谁写的!”
      唐绪宸心里有点虚,这本书也是他前些日子看的,里面的主角原型竟然是楚辞,当时他还磕得挺开心。
      “这个……”唐绪宸吭吭唧唧的说了两个字,然后看着楚辞。
      “嗯!”楚辞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寒光,嘴角露出一抹阴狠的微笑。
      楚辞一不开心,就会露出这不寒而粟笑容,不了解他的人肯定会以为他不生气,实际上是……呵呵,这是暴风雨所来的预兆啊!!
      见楚辞不开心,唐绪宸只好老师交代:“就是一个写耽美的作家,就是以当时的一个军阀写的为原型,不要问我为什么是你,不光是因为你当时厉害还因为你是走后门的,并且你和你那个小暗卫发生的事,在当时也是会有人记载的。”
      说完,他有沉默的开口:“我只是那时候给你照了个照片,至于那个照片我也不知道拿去了,再说那是民国时期,又不是什么朝代,照片流传出去很正常的好吧!”
      楚辞叹了口气:“烦人啊!艹!”揉了揉自己的那头蓝紫色的毛发。
      “再说了,你害怕这个事!过几天舆论就没了,再过个一百年,这人不就换新的吗?反正你又死不了!”
      “也对!我能活啊!”楚辞欣慰的点了点头,喝了口酒,闭上眼睛。
      好像忘了点事!楚辞又睁开眼睛,看着在一旁喝酒的唐绪宸,阴狠道:“你是不是还要把那本书拍成电视剧!”
      听完楚辞的话,唐绪宸吓得差点没噎死,然后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嗦了几声,看着楚辞那张妖孽般的脸,声音不自然道:“你怎么知道!”
      听完他的话,楚辞把手机给扔了过去,嘴里骂到:“这啥时代了,我他妈又不是古代人!
      这电视剧,你敢拍试试!”
      唐绪宸笑着挑了挑眉,:“不好意思,剧组照都发出去了!”
      楚辞怒瞪着双眼看着他,嬉笑道:“那我也有办法,让他拍不成:”
      唐绪宸看着楚辞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现在可是个穷光蛋了!”
      楚辞:“什么?”
      “你住的房子什么的,虽然是你的,但你死了,也没有继承人,根据《继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楚辞呼了口气,反问道:“所以呐?”
      唐绪宸看着楚辞,嘴角上扬,说道:“你也太着急了,跳的时候也不立个遗嘱,现在那!你的房子没了,车子也没了,你现在开的法拉利当初是我帮你买的,那就给你吧!但是你公司里的股份就让那些老家伙给分了,我也分了点!”说完,拍了拍楚辞的肩膀。
      看着楚辞阴沉的脸,心里不自然的就高兴了起来,幸灾乐祸的说道:“好好努力吧!楚老师!你不是要体验生活,非要住进了那小破阁楼里吗?那就在那住下去吧!”
      楚辞把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甩了下去,“哼”了声,对着唐绪宸翻了个白眼,那双风流的桃花眼,因为生气眼角都有点微微泛红,那张清冷的妖孽般的脸,再加上那傲娇的表情,简直绝了。
      唐绪宸立马后退了几步,:“艹,老子可是个直男,你别那么勾引我!”
      楚辞忍着心里的怒气,当最后没忍住,气急败坏的吼道:“我他妈勾你妹!”
      “我没有妹妹!”
      见楚辞的脸色难看,唐绪宸叹了口气,:“不是你长的比我这妖,还想个妖孽,太漂亮了!”
      楚辞连看他一眼都没看,伸手在桌子上拿了颗葡萄,轻轻的剥下了皮,然后放到了嘴里,葡萄莹紫色的浆液顺着他的白暂清秀的手指流到了手腕上。
      浆液有些红,衬得肤色异常的白,显出一种荼靡感。
      唐绪宸不禁感叹道:“怪不得当初那人会忍不住那样对你,况且你当初还那么挑拨人家,要是我也不一定会忍得住!”
      楚辞抬头阴翳的看着男人,脸色阴冷,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冷气。
      唐绪宸瞬间感受到了那种压迫感,觉得楚辞动真格了,然后捂住了嘴巴,讨好的看着楚辞。
      半晌,楚辞的嘴唇轻启:“没有下次了”
      唐绪宸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了一口,:“对了,你想不想去鬼界看看!”
      楚辞闻言,摇了摇头,非常不客气的说道:“不想!”
      鬼有什么好稀奇的,晚上大街上飘的是些孤魂野鬼。
      就连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的百鬼夜行,他都参加过几回,着实的是没意思。
      要不是他从小就有特异能,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阴阳眼了,不对,不应该是从小,自打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那么大。
      见楚辞没意思,唐绪宸坐到楚辞旁边,诱惑道:“为什么啊?妖界你去过,可是鬼界你还没去过那儿,那里不错的,鬼市那里有可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了,你不想去看看!”
      楚辞眯了眯眼,沉默了一会,:“我想去天界看看!”
      唐绪宸震惊的看着他:“啥玩意!去天界,我没去过,天界管理森严,门口都有天兵天将把守,进不去的,妖界鬼界到挺容易进的!”
      “那我不去!除非去天界!这几天学校要准备军训,我要陪着我的学生们!”
      见楚辞实在没兴趣去鬼界,他也没有在强求:“好吧!人民教师当的咋样啊?”
      “还行!就是挺累的,不过一次全新的体验嘛!”
      ————
      此时,一个公寓内。
      一个短发高挑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慵懒的依靠在沙发上,女人皮肤白暂,一双丹凤眼,妩媚有凌厉,鼻梁高挺,嘴唇微抿着,不笑时,实在是冷的让人有疏离感。
      这是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走了过来,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身上穿着跟短发女同款的睡衣,不过是蓝色的。
      短发女坐到了长发女旁边的沙发上。
      “阿霜!吃点水果”短发女温柔的开口道。
      凌霜看了一眼她,竟然不跟她做一个沙发,眯着眼睛,不满的开口:“我不吃!你走开!”
      短头发女生无奈的看着她,得又犯病了,对她阴晴不定的脾性已经习以为常,吃了口水果,坐在沙发上,没有搭理凌霜。
      见女人不搭理她,凌霜气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整个苹果,直接咬了下去。
      “唉,这个苹果没有洗!”
      “死不了!”凌霜鼓着腮帮子,神情傲娇的撇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就在说,老娘就算是吃不敢干净的苹果,也不吃她洗的。
      凌霜吃了几口就放桌子上了,坐在沙发上,眼睛瞪圆直勾勾的看着她。
      “儿子,咋还不回来啊?”
      凌霜狠狠的“哼”了声,冷冰冰的开口道:“儿子今天在外面睡!”没看见她不高兴吗?还有闲心管儿子。
      女人轻轻的“嗯”了声,习以为常,又重新看电视。
      凌霜看女人不搭理自己,又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顿时就委屈上了,眼眶都被气红了。
      “孟漫音,你给我过来!”虽然是命令但是声音却委屈,后面带着些鼻音。
      孟漫音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她身边,把她的腿从桌子上放了下来,坐到她的身边,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下,声音清澈温柔:“怎么了?”
      凌霜把她的手一把抓起,恶狠狠的瞪着她:“别碰我!”说完,还拽着她的手,脑袋还撇旁边去,不看她。
      看着自己的手被她抓着,还不让自己碰她,明明就是你让我过来,还不让我碰你,咬紧牙关,自己惯的,自己要忍,嘴角揉出一个甜腻的微笑,:“亲爱的,怎么了?怎么不开心啊!”
      见孟漫音还没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凌霜松开了手,然后猛的把孟漫音抱到了怀里,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委委屈屈的道:“今天是你前世跟我表白的日子,你竟然忘了!你不爱我了!”语音委屈的像个受气的小动物,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抽一缩的。
      孟漫音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哄道:“我错了!宝宝原谅我好不好!”
      凌霜轻轻的“嗯”了声,看着孟漫音温柔的眼睛,:“今天也是你的祭日啊!”
      “我知道!那我们要怎么庆祝啊!”
      凌霜站了起来,手轻轻的一挥,屋里的灯灭了,餐桌上就摆满了烛光晚餐,而她的手里还有一束玫瑰花,慢慢的走到孟漫音的身边。
      孟漫音坐在餐桌前,眼底温柔的看着她,凌霜刚走到孟漫音身边,玫瑰花还没送到她手上。
      孟漫音的手机就响了,多么美好的气氛也被这电话声给灭了,孟漫音看也没看就挂了,然后把手伸向花,刚拿着花,手机有响了。
      看着凌霜那双横波暗流的上挑眼眸微微眯起,不满的看着她,她一把把玫瑰花抱在怀里,踮起脚尖嘴唇在凌霜的嘴巴上快速的印了一下。
      然后接听电话,电话那头,穿来焦急的声音:“大人,你快来啊!水蜜桃味的汤没了!”
      “你去仓库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存货!”
      “没有,都找了,没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