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捷森特见赫淮昏了过去,上前检查他的伤势。
      
      德尔忍不住开口,“没死,我下手有分寸。”
      
      捷森特看了看德尔枪托上的血,又看了一眼绷着脸,神色很冷的陆盐,碧绿色的眼眸眯了下。
      
      “他毕竟是个孩子,你动什么手?”捷森特不赞同地看着德尔。
      
      德尔的脸立刻沉了下来,“我让他录一段视频给他父亲,但他一句话都不肯说,这种上流社会的狗杂种,就他妈欠这个。”
      
      知道德尔是个暴脾气,捷森特让他别管这件事了。
      
      德尔阴恻恻笑了笑,“行,有陆盐这个百分百匹配的omega在,当然用不着我们这些废物。”
      
      “你就让陆盐跟这个小alpha多接触,等他们俩有了感情,把我们都卖了,到时候我看你跟谁哭去。”
      
      德尔对捷森特撂下狠话,愤而离开。
      
      “德尔。”捷森特叫他。
      
      德尔脚步一顿,背对着捷森特沉声说,“还记得是谁把我们害的,只能窝在这个鬼地方吗?你们还他妈的,同情这个小狗杂种,哈。”
      
      他嘲讽一笑,头也不回地出了工厂。
      
      直到德尔离开了,捷森特才叹息了一下。
      
      “德尔没被帝国联盟通缉之前,有一个很相爱的未婚妻,对方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那件事一出,婚事也黄了,那个孩子也被打掉了。”
      
      捷森特冲陆盐笑了笑,笑容含着无奈,“所以你别怪他,他心里那口气憋了好几年。”
      
      陆盐垂着眸,没说话。
      
      “你们俩……”捷森特似乎想说什么,但话没出口就顿住了,他换了一种语气,“你跟赫淮相处了半个月,你对他有感情,我能理解。”
      
      “我对他没感情。”陆盐面无表情的否认。
      
      捷森特莞尔,“我相信你。你放心,等着拿到钱,我们就去NE11T星救人。”
      
      陆盐嗯了一声。
      
      捷森特对陆盐说,“等他醒了,你劝劝他吧,我相信比起别人的话,他更愿意听你的。”
      
      陆盐看了一眼昏迷的赫淮,轻声说,“我试试吧。”
      
      -
      
      赫淮还在昏迷。
      
      他脸色潮红,嘴唇却异常苍白干涩,被血濡湿的睫毛,无力地搭在眼睑上,看起来可怜楚楚。
      
      陆盐拨开赫淮额角的头发,用沾了水的纱布,将他脸上的血擦干净。
      
      这张脸跟其他alpha一比,格外的秀气精致。
      
      星际上的孩子,刚一出生就会做基因检测,听说赫淮的基因检测,判断他将来会分化成Omega,所以他一直被当Omega养的。
      
      陆盐第一次见赫淮时,就觉得他一点都不像alpha,性格跟爱好都软乎乎的。
      
      看着那道皮肉翻开的伤口,陆盐抿了下唇,让治疗机器人给赫淮缝合伤口。
      
      垃圾星的科技很落后,治疗机器人都是其他星球淘汰下来的,只能做简单的缝合手术,还经常出故障。
      
      但没办法,赫淮这细嫩的肉皮,要是不缝合,以后肯定会留疤。
      
      虽然疤痕对大部分alpha来说是勋章,但赫淮是个非典型alpha。
      
      -
      
      麻药药效过后,赫淮悠悠转醒。
      
      一睁开眼,就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这让赫淮短暂的忽略了额头上火辣辣的痛感。
      
      陆盐拿出一瓶营养液,递到了赫淮干燥的唇边。
      
      营养液比高蛋白浓汤还立竿见影,它能让瘪掉的胃,迅速充盈,有强烈的饱腹感。
      
      但这种饱腹感,不会让人感觉到幸福,反而有一种空落落,没有进食的精神空虚。
      
      所以就算高蛋白浓汤味道再不好,垃圾星的人也喜欢进食,这大概就是人类的本能。
      
      现在还不到吃饭点,除了营养液,没其他食物能让赫淮迅速恢复体力。
      
      赫淮别过头,还是不肯食用。
      
      陆盐的火一下子上来了,“你这样有什么用?除了让你自己更难受,还有什么用!”
      
      赫淮抿着唇,虽然沉默,但神色却很倔。
      
      陆盐死死看着赫淮,他跟赫淮相处了半个多月,还没见过对方耍大少爷脾气,这是第一次。
      
      陆盐深吸了几口,最后还是最先妥协了,他半蹲到赫淮面前,平视着椅子上的人,耐着性子劝,“喝了营养液,然后给你父亲拍个视频,等他把钱打过来,你就能回家了。”
      
      赫淮看了陆盐一会儿,终于开口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盐面无表情,“为了钱!”
      
      赫淮:“你来我家,就是想把我绑到这里,跟我父亲要钱?”
      
      陆盐:“对。”
      
      赫淮:“为什么?”
      
      见赫淮又把话题绕回来了,还在纠缠为什么,这个时候再说‘为什么’重要吗?
      
      陆盐心里气的不行,狠狠瞪了赫淮一眼,又觉得没用,强压着心底的火,转开了视线。
      
      他冷着脸说,“不为什么,我就是个坏人,坏人做坏事需要理由?”
      
      “但是——”赫淮低落地喃喃,“我们以后是要结婚的。”
      
      陆盐嗤笑,“谁说我要跟你结婚了?”
      
      赫淮很认真,“我们信息素匹配这么高,当然是要结婚的,而且……”
      
      他低声补充,“我也喜欢你信息素的味道。”
      
      陆盐唇线慢慢绷直,冷漠地反问,“那又怎么样?”
      
      赫淮怔怔地看着他。
      
      “你以为,就你跟我信息素匹配度高?基因检测到,我跟两个alpha都是高匹配,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要跟你们俩一块结婚?”
      
      “从我住进你家,目的就是为了钱。”陆盐不带任何感情地说,“你醒醒吧。”
      
      赫淮睫毛颤了下,最后什么也没说。
      
      不过那之后,他就开始乖乖配合,好好吃饭,还拍了敲诈他父亲的视频。
      
      陆盐不再给赫淮送饭,都是捷森特拿营养液给他喝。
      
      -
      
      陆盐现在在团队中,只负责做饭跟打扫卫生,勒索的细节都是捷森特他们商量。
      
      自从跟赫淮撕破脸皮后,陆盐大多时候会在没人的角落,搭他的星舰模型。
      
      垃圾星的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陆盐在阴凉只坐了一会儿,就汗流浃背,他身上早就淡化的信息素,随着汗液又泄出了一些。
      
      闻到身上的气味,陆盐想起来,赫淮曾经说过,他的信息素味道像山-奈。
      
      他搬到公爵府的第一天晚上,赫淮就敲开他的房门,问能不能一起睡。
      
      陆盐是不乐意的,但想到自己这次来的任务,就点头同意了。
      
      他们俩躺在一张床,一直聊到了深夜,其实是赫淮单方面说,陆盐只是听,偶尔应付了几句。
      
      赫淮告诉他,在东方有一种古老的药材,叫山-奈,它也是调味的香料,味道非常好闻。
      
      陆盐的信息素,就跟山-奈很像,赫淮很喜欢这个味道。
      
      那天晚上,赫淮断断续续说了很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他睡觉很不老实,一直往陆盐跟前凑。
      
      陆盐被赫淮挤到了床边,不管他躺到哪儿,赫淮都能准确无误地靠过来,似乎是嗅着他身上的气味,才蹭过来的。
      
      陆盐忍不住从全息百科文库,搜了搜山-奈,才发现它是炖肉的香料,据说可以去腥添味。
      
      作为一个血统纯正的东方亚裔,陆盐没听说山-奈,早在几百年前,人类进入星际时代后,很多植被动物渐渐消失了。
      
      看着又贴过来的赫淮,陆盐觉得他这是想吃中式的炖肉了,才这么馋他身上的味道。
      
      陆盐把赫淮推到一边,躺下后许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陆盐醒过来,就看见窝在他旁边的赫淮。
      
      赫淮手搭在陆盐胸口,指甲勾着陆盐睡衣的纽扣。
      
      他的睡颜平和,睫毛纤长浓密,唇红齿白,像个做工精致的洋娃娃,陆盐一动,赫淮跟着睁开眼睛,无神地注视着一个地方。
      
      直到看见,陆盐的睡衣纽扣,快被自己扯下来,他彻底醒了。
      
      赫淮让陆盐把睡衣脱下来,他跑回自己的房间,拿来了针线,坐在床边把睡衣扣子缝上了。
      
      陆盐一点也不意外,赫淮这个技能。
      
      昨天晚上赫淮跟他说了很多,陆盐知道他会弹钢琴,画画,一周还要上两节手工课,两节宫廷礼节课。
      
      赫淮还会烤饼干,而且他能把饼干做成卡通形状。
      
      更让陆盐匪夷所思的是,赫淮的课程中,还有一项插花课!
      
      星际已经进入了421年,这个时候,鲜花果树都是稀缺品,上流社会居然还搞出个插花艺术。
      
      而这个会做手工,烤甜品,弹钢琴,画画,还插花的秀气alpha,现在被绑在‘贫民窟’。
      
      每天只能喝营养液,这么热的天,他却好几天没洗漱,就连去洗手间,手脚都被绑着。
      
      -
      
      赫淮比前两天乖顺了很多,但德尔仍旧看他不顺眼。
      
      “等洛佩斯那个狗杂种,把赎金打过来,就把这个小杂种……”德尔比划一个爆头的手势。
      
      “到时候挖出他的眼睛,给洛佩斯送回去,你说他会是什么表情?”想到那个场景,德尔忍不住笑了起来。
      
      捷森特漫不经心,“这件事再说吧。”
      
      “还有——”捷森特像想起什么似的,叮嘱德尔,“这种话,以后不要当着陆盐的面说。”

  • 作者有话要说:  赫淮:我会画画。
    赫淮:我会弹钢琴。
    赫淮:我会烤卡通小饼干。
    赫淮:我还会插花。
    -
    赫淮第一天跟陆盐相处,就迫不及待交待了自己所有优点。
    然而我们的小陆同学却在想——这个A怎么比我这个O还O呢?
    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