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晚餐时间。
      
      叶久被盛情难却的管家伯伯喂了不少,尤其是在得知自家小少爷恢复正常神智的特大喜讯后,更是喜不自禁,当场就要购买一堆给孩子补脑子的补品,打算让小少爷的智力再上一阶层。
      
      力求从小傻子变成小天才,同时还大气地发放了大额红包,给这里的所有人。
      
      一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喜气洋洋。
      
      叶久默默地看着管家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到底没开口打扰人家老人家的兴致。
      
      虽说管家年龄还不算老,但到底是顾家的老人,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而且是个很安全的人,从小到大,但凡是进入叶久嘴里的东西,都不会存在问题。
      
      有这位在,他从来不用担心在家里会不会吃错东西。
      
      把关非常严格。
      
      饭后,叶久一个人歪在沙发上消食,管家在一旁询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毕竟在外面居住了一些时间,比离开前,个子高了一大截,需要重新布置的东西还不少。
      
      首先单是衣帽饰品,就得费些心思,重新测量身高三围,需要哪些类型场合的,有什么要求,再联系设计师设计衣服,图纸认可后,最后通知人制作衣服。
      
      这是一种,还有的就是一些长期服务的高端品牌会把自己的个人设计品首先送过来过目,如果被选择了,会根据客人的情况进行修改,最后才会送过来。
      
      他们这种家族里,有时衣食住行讲究的不是价格昂贵,而是高端,独一无二。
      
      毕竟是大家族,与别的世家或多或少也有些往来。从前叶久还是个小傻子的时候,因为身份特殊,他的存在基本是被保密状态,外人只知道顾家有个九少爷,至于是谁,长什么样,他的精神状态,只有极少数知道。
      
      现在他不是傻子了,很快就会代表顾家进入大众视野,个人的言谈举止都会代表着他们家的形象。
      
      对这,叶久倒是不担心,上辈子这些事他都经历过,当时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都敢去公司开股东大会,还不存在让他胆怯的事。
      
      有一句话放在他身上,特别的合适。
      
      只要胆子够肥,什么都有可能。
      
      因此当时被不少人诟病,太过轻纵骄狂,不过那些人顶多是在背后嘀咕,还没有人敢当着九少爷的面说这种话。
      
      再说他足够年轻,这般年轻的年龄,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无所畏惧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人太意外。
      
      比起这个,叶久现在更好奇另一个问题。
      
      “林医生的手机号码是什么?”他问管家。
      
      刚才翻了翻自己手机里寥寥无几的几个联系人,很不意外,没有看到林莫。
      
      管家一听他这话,止住了话题,起身去给他找林医生的联络方式。
      
      趁着这个空隙,叶久抬头往楼上看了眼,吃过饭后,小叔就上了楼,到现在也没打算下来。
      
      看来是有事。
      
      真忙啊,他心里嘀咕。
      
      管家很快找来林医生的联络方式。
      
      叶久把号码存了下来,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对方看样子挺忙,半分钟后才接电话,“哪位?”
      
      “白天约你吃饭的那个,”叶久说。
      
      那边的林莫先是愣了几秒,听着他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笑了声,“原来是小九少爷啊,我还道是谁呢,都不准备接。”
      
      毕竟他平时是不接这种陌生电话的。
      
      “你现在忙吗?”
      
      “唔,还行,”林莫侧头看了眼那边,他今晚的约会对象,打扮得惨不忍睹,非常热情,还频频暗示开房,让他实在发怵,这才借着这个陌生来电脱了身,“刚巧,我还准备联系你,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
      
      “关于我小叔?”
      
      “对,还挺聪明,就是你家小叔。”
      
      叶久起身,找个没人的地方,“小叔不是不让你告诉我。”
      
      “那你不还是给我打了电话,对了,你小叔呢,没在你身边吧?”
      
      “不在。”
      
      “那就好,不然他得收拾我。”
      
      叶久:“你白天想跟我说什么?”
      
      林莫笑了下,“怎么是我想跟你说,难道不是你先问的,再说我要是告诉了你,可就是违反约定了。”
      
      毕竟医生是有责任保护病患的隐私,一般而言,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叶久当然知道这回事,如果林莫的嘴不严,绝对不可能会是小叔的私人医生。
      
      但除了林莫,没有人会更清楚小叔的病情。
      
      他沉默一下,“小叔是不是还有救?”
      
      “这什么意思,你家小叔什么时候没救了,”林莫语带调侃,“这种话你可千万别跟你小叔说,不然他真伤心。”
      
      叶久没跟他绕弯子,直切正题,“那怎么个有救?”
      
      ……小孩子现在变得这么犀利?
      
      林莫心里嘀咕,见人都问到这儿了,没跟他再藏着掖着,“其实我跟你说实话,这些年我一直在给他进行治疗,也定了不少要求,但你家小叔是个很难搞的病患,除了吃药,其他根本不理我。”
      
      他的语调非常幽怨,活脱脱的被冷落的小妾既视感。
      
      “哪些要求?”
      
      “就比如早起早睡,保持身心健康,定时用药,诊疗……心理疏导等等。”
      
      叶久听着也不怎么麻烦,家里管家也经常会督促小叔就医,怎么听着林医生的语气这么幽怨,“还有呢?”
      
      “还有,”林莫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一下,叹了口气,语气恢复正经,“目前最重要的,他需要腾出时间,保持绝对轻松的身心进行预前治疗,否则平常的一些小打小闹,根本没用。”
      
      这就是最为难的地方,顾息允平时很忙,行程很满,虽然身为最高决策者,不需要理会那些小事,但大事也不少。
      
      而且这些年他就没见过好友卸下身上的担子,轻松地度过哪怕一周的生活,也只有小少爷在的时候,他的心情会好些。
      
      原来小叔是真的还有救。
      
      叶久下意识问:“你有把握吗?”
      
      确切来说……把握不大。
      
      如果是早些年,林莫可以有很大概率把人治好,但如今,时间已经太晚,药物逐渐侵蚀身躯,现在他每次用药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一点出了差错,就无法挽回了。
      
      顾息允也知道成功的概率没有多高,非常果断地放弃了。
      
      他猜测,接下来的时间好友会着重培养叶久,把这个继承人培养起来,能够独当一面接手顾家,那就更没有时间关注自己。
      
      他的命迟早会耗在这些身外事上。
      
      事实上,上辈子也是如此。
      
      但林莫犹豫一下,到底没有一口否定,“我觉得可以一试。”
      
      没有多大的把握,只是希望对方能够多活几年。
      
      这是一个医生对病患的挽救,也是林莫个人对这个好友的挽留。
      
      叶久听出了他的弦外之意,这意思是情况不容乐观,连林莫都没有多大把握,就说明治疗成功的几率很低。而以小叔的风格,十有八九是觉得浪费时间直接放弃了。
      
      他心里一沉,但很快提起精神。
      
      至少还是有一丝希望的不是吗,总比上辈子他什么都不知情的状况下对方就走了要好。
      
      次日。
      
      “你们昨天夜里通电话了?”
      
      顾息允的视线先是扫过搁在桌面上的一张薄薄的纸上,上面密密麻麻地列了不少注意事项,随后视线掠过一侧的叶久,定在林莫身上,似笑非笑。
      
      林莫一见他露出这个表情,心里就发怵,带着几分心虚地笑了声,“那什么,这是你家小少爷要的。”
      
      他把叶久推到了前面。
      
      叶久点头承认,“是我要的,我觉得我现在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关注家里人的身体,保证大家长命百岁。”
      
      这话说得两位大人都沉默了下,心道你连成年都没有,这就想着长命百岁,思虑真长远。
      
      “对对对,说得没毛病!”林莫反应过来立刻配合他,“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伟大追求。”
      
      顾息允身子往后靠了靠,靠在沙发上,姿态闲适,唇角漫不经心地扯起,“你的这个追求与你是不是医生没有关系。林莫,如果你实在闲得慌,我可以给你多介绍几个美人。”
      
      林莫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下,他这个好友实在是太狠了,不就是过来骚扰他几次。
      
      枉他还天真的以为是真的美人,还特意准备了一番,谁知过去一看……惨不忍睹,以至于他昨晚吃的饭,到现在都还没消化。
      
      太心黑了。
      
      “小叔不想治病吗?”
      
      叶久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顾息允视线移开,看向他,见叶久继续说:“我是认真的,我希望小叔能够好好的,也希望小叔能够信任我。”
      
      他不是从前那个小傻子,当初小叔能在死后将全部遗产留给他,那重来一回,他宁愿不要那些遗产。
      
      人命比什么都大。
      
      他不希望小叔因为别的或者是因为他,而耽误了自己。
      
      这话一出,气氛稍微有些凝滞。
      
      顾息允并未言语。
      
      林莫看着他这个好友,一时也有些摸不清对方的心思,要说对方平日里宠小少爷吗,那是真宠,但眼下是他自己的事,他的人生与未来,林莫不确定小少爷在这方面能不能影响到他。
      
      毕竟顾息允不是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
      
      他的抉择,与他的骄傲一般,生来高贵,无人可撼。
      
      没有人能够随意改变他。
      
      所以他对叶久能否劝动顾息允的这件事,其实目前还是抱有不确定态度。
      
      这时,佣人过来,端来泡好的红茶,分别搁在他们的面前,而叶久面前的,是一杯牛奶。
      
      叶久低眸瞧了一眼,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怎么所有人都把他当小孩,就算是没成年,那也十七岁了。
      
      不用想又是管家的杰作。
      
      他直接略过那杯看起来奶里奶气的牛奶,端起旁边的一杯红茶,递给一旁的小叔,顺势露出一个明亮又乖巧的笑。
      
      “小叔,给。”
      
      每当他这么笑的时候,小叔总是会心软。
      
      叶久就仗着小叔宠他,觉得怎么磨也得把人磨下来。
      
      顾息允的视线放在了他的脸上,一段时间没见,五官愈发得张开,比以往更加得干净而英气,肩膀宽了一些,虽然依旧单薄,但已隐隐显露出男人的姿态。
      
      少年修长漂亮的脖颈上,下巴瘦削,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微扬,若隐若现地还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
      
      整个人身上有着一种青涩却又不失蓬勃朝气的感官,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最是吸引人。
      
      他抬起手。
      
      叶久以为他要接过这杯红茶,却不料对方微凉的指尖落在了自己的左侧脸上,眼尾一寸之下。
      
      似乎是停留了一瞬,也许没有,那指尖漫不经意地往下滑,沿着少年格外清晰的下颌线,轻巧地扣住他的下巴。
      
      手指稍一用力,便抬起了叶久的下巴。
      
      少年漂亮的喉结都露了出来。
      
      叶久愣了下。
      
      但见面前这个长得极好看的男人长睫微垂,眸色隐晦不明,就这样打量着他,嗓音清清凉凉,听不出究竟是什么情绪。
      
      “你是要小叔听你的话?”
      
      旁边的林莫看着眼前这一幕,这姿势,整个人都惊了。
      
      卧槽这个禽兽!连自家小孩都调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3 11:24:04~2021-03-04 12:50: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九八十一 10瓶;霜和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