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许是刚被囚/禁一周,状态糟糕,又经历一次生死,叶久现在被小姑娘拉着,一路上在他耳畔叽叽喳喳个不停,也没觉得有半点不耐。
      
      清早的空气很好,清新,沾染着蔷薇的花香,呼入肺部让人觉得身心都轻松起来。
      
      这条巷子里的路人很少,有安静可爱的猫儿悠闲地趴在路边睡觉。
      
      叶久穿着一身再简单不过的白T牛仔裤,裸着一截清瘦的脚踝,脚踏帆布鞋,若不是那张过于惹眼的脸庞,看着就是一个不沾世俗的干净少年。
      
      神情慵懒,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小姑娘的话。
      
      “哥哥,你要看我表演吗?过几天我有个很重要的比赛。”
      
      “比赛?”
      
      “对呀!”小姑娘的脸蛋红扑扑的,显得很兴奋,“我觉得我可以得第一名!”
      
      叶久逗她,“不是你自己以为的?”
      
      “怎么可能?!”小姑娘顿时气鼓鼓,反驳他,“我问过老师了,所有比赛的人里,就属我跳得最好看!”
      
      她说着还踮起了脚尖,在青石上转了个圈圈,裙摆随着动作在空中漾起,就像将将盛开的花儿,稚嫩又纯洁,带着种无法描绘的美感。
      
      “好看吗?”
      
      她一手拎着裙摆,满眼期待。
      
      叶久点头,“好看。”
      
      不可否认,他的这个小表妹在舞蹈方面上确实很有灵气,之后也是频频拿奖,名气越来越大,还拜了舞蹈界的一位大师,跟着人家潜心学艺。
      
      “那我们说好了哦,你一定要去看我比赛。”
      
      “好。”
      
      讨论完这件大事,小姑娘忽然想起昨天妈妈叮嘱过的一件事,好奇地问他,“席屿哥哥今天什么时候来啊?”
      
      席屿。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叶久浑身的血液瞬时冷了下来。
      
      垂睫,看到小姑娘眼里不加掩饰的期待神色。
      
      “你想见他?”
      
      小姑娘点头,声音清脆,“席屿哥哥答应我,这次过来会给我带花种子,很稀有的那种!”
      
      “而且哥哥你不也喜欢他吗?”
      
      “喜欢?”叶久重复一遍。
      
      “对呀,你说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小姑娘想了想,“妈妈说你们以后是要结婚的,结婚不就是喜欢,上次席屿哥哥问你这件事的时候,你也答应了。”
      
      结婚就是喜欢。
      
      以前的叶久脑子里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他想不出更多更复杂的念头,有人这样告诉他,他于是就这么以为。
      
      外人都说他和席屿是竹马,这话不假。
      
      他们是自幼定下的娃娃亲,还是指腹为婚的那种,虽然老派,但在世家眼里,这样反倒印证了关系很好,即便日后没有在一起,双方的感情也不会太差。所以很小的时候,席屿就见过他。
      
      知道他是傻子的人不多,这个人绝对是其中一个。
      
      不仅如此,从小到大,对,是从小到大,每年席屿都会过来看他,时间虽不长,但有这么一个玩伴每年都会过来找你玩,从来没把你忘了,傻子都会觉得对方是他的好朋友。
      
      何况他与席屿一直相处很好,没闹过矛盾,这样长年累月下来,叶久自然就很信任这个人,把他当作是最好的兄弟,什么事都不会忘了人家。
      
      只是没想到,多年的感情,说翻脸就翻脸。
      
      而刚刚谈及到的人,很快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叶久刚把小表妹送到地方,还没上楼,一辆轿车停靠在他们的附近,小姑娘眼尖,一回头,一眼就看到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
      
      “席屿哥哥!”
      
      她惊喜地喊了一声。
      
      叶久转头,此时门口都是送孩子过来上课的家长们,人不少,很拥挤,但那个从车上走下来的男生,却着实是引人频频侧目。
      
      容貌斯文俊秀,身材修长,简单的白衬衣黑裤,叫人一眼看过去就好似回到了青涩的高中时代,而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种高中校园里备受欢迎的男神级别人物。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席屿这个人,从小到大都很出色。
      
      什么高智商天才男神这种词冠在他身上毫不违和,生来优越,世家出身,还不自大,为人处世有分寸感,谦和有礼,不轻易与人结怨。
      
      在他们那个圈子里,是极少数能够获得众多好评的人,即便是那些整日混事的纨绔子弟,也少有看他不顺眼的,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有能力的精英人才簇拥在他的周围,以他唯首是瞻。
      
      笼络人心的能力,非常可怕。
      
      叶久看着自家小表妹非常开心地看着对方,跃跃欲试,就差冲到人家身边,表情淡淡地想。
      
      就这么一会,席屿已经径直走到他们的面前,面带歉意。
      
      “抱歉,本来是昨天就来的,突然有事,就给耽搁了。”
      
      他的声音也很温和,一举一动都有着自身的良好素质,即便是面对一个傻子和一个小女孩,态度也并不敷衍。
      
      就是这种态度,让他很容易获得他人的好感,包括叶久身边的人。
      
      叶久注视着他,这个他认识了很多年的人,一手把他送进死门关,到死也没去见他一面,他曾经以为是最好朋友的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两步之遥,身体里冷却凝固着的血液缓缓地流动了起来,不复从前温热,依旧很冷。
      
      他扯唇,语气懒懒。
      
      “不,你来的刚刚好。”
      
      席屿略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他有一点不对劲,不过想想叶久以往的态度,与这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毕竟是娇惯的小少爷,就算是个傻的,也不可能像正常人家的傻子一样,何况叶久长得一点都不像傻子,外表非常的有欺骗性,如果不是提前知晓,或是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很难知道这件事。
      
      低头一看,小姑娘正眼巴巴地看着他,一副我很矜持但好想要礼物的样子,席屿笑了下,把带来的礼物递给她,“喏,小小,你的花种子。”
      
      “谢谢席屿哥哥!”
      
      叶久在一旁瞧着,并不说话,等时间差不多,就把小姑娘送到教室上课,然后下楼。
      
      他不说话,席屿也没觉得有什么,他每次过来就是来陪着这位小少爷玩的,别的倒是没什么。
      
      “我听说附近新开了一家游乐场,你想去吗?”
      
      “没兴趣。”
      
      “那海洋馆呢,回来的时候可以买一些漂亮的金鱼在家里养着,还有小乌龟。”
      
      “没意思。”
      
      一连被拒绝两次,席屿轻轻挑眉,“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你昨天遇到什么事?”叶久不答反问。
      
      席屿眼里掠过一丝惊讶,不过想想叶久有时候确实是有些占有欲,就比如他不喜欢自己的朋友跟别人玩的很好,这方面尤其像小孩。
      
      “是一个朋友,出了事。”
      
      叶久不甚在意地噢了声,继续往前走,出了门,拐弯,专门找人少的地方走。
      
      席屿见他这个反应,像是有些别扭,难得生出几分好笑,“你是生我气了?”
      
      叶久没理他,那个问题就是随口一问。
      
      见他不理人,席屿只得抓他的手腕,“我向你道歉,保证以后不会了。”
      
      语气温和,很真诚的道歉。
      
      叶久的脑子里忽然回想起,曾经有个人对他说,你没觉得席屿对你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吗,如果仅仅是未婚夫,他对你的态度也不至于这么好,还这么的有耐心。
      
      为什么有耐心。
      
      因为他是个傻子。
      
      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跟一个傻子斤斤计较。
      
      他脚步站住,余光瞥过这个人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忽然开口,“我有一件事想做。”
      
      “什么事?”
      
      “与你有关。”
      
      席屿看他的眼神,像是非做不可,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站着别动。”
      
      话音未落,叶久的手一紧,冲着这个人的脸,一拳砸了过去,动作干脆又利落。
      
      直截了当地把人送进了医院。
      
      啊。
      
      舒坦了。
      
      果然有仇当场不报,就他妈不爽。
      
      于是匆匆赶到医院的叶久的舅舅舅妈都惊呆了!
      
      还以为是自家外甥出了事,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到医院,结果一看,自家外甥好端端的,反倒是过来找人的席家公子连脸都给毁了,瞧着还挺严重。
      
      “哎呀这,”舅妈咂舌,看着病床上正在被包扎伤口的人,以为是这两个孩子真遇到了什么事,被人家席屿英雄救美挡下来了,顿时义愤填膺,“这个绑匪也太过分了,打哪不好专打脸!报警了吗?”
      
      旁边站着的跟着席屿过来的司机看了她一眼。
      
      “这是九少爷打的。”
      
      舅妈险些给呛到了,“什么?!”
      
      啊这……貌似……也不是……没可能……
      
      她看了一眼身边自己的丈夫,前任刑警大队队长,平常在家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教孩子们格斗防身,使用武器,以及如何反侦察。
      
      换句话说,她外甥叶久,就算是个傻的,那武力值也绝对不低啊。
      
      她尴尬地咳了一声,“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小九平时很乖的。”
      
      司机表情木然:哦,是吗,刚才打架的时候他在旁边都不敢拦,就怕把自己也送了进来。
      
      此时,叶久坐在外面的走廊里,面前出现一道身影,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冷硬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舅舅,”他喊了一声,看起来很乖。
      
      叶琛然看着他,他的这个外甥,自出生起就是他看着长大的,尤其是父母去世后,他是既心疼又小心翼翼,教人的时候都是以这个外甥为主,倾囊而授,力求他能有自保的能力。
      
      “为什么打人?”他问。
      
      叶久想了想,其实他可以有很多种理由,哪怕是瞎扯一个,舅舅舅妈也不一定会怀疑他。
      
      但他犹豫一下。
      
      “看他不爽。”
      
      换句实在的话,傻子打你——不讲道理。
      
      旁边舅妈听着竟然没觉得有什么毛病。
      
      好样的。
      
      但叶琛然的表情冷了下来,“只是因为看他不爽,你就打人?舅舅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他一严肃起来,看起来就很凶,就像是在审犯人。
      
      舅妈连忙拉住他,“干嘛这么凶!”
      
      她看着自家外甥,衣服上蹭了点灰,发丝也有点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医院的走廊里,看着叫人怪心疼的。
      
      她给叶久理了下凌乱的发梢,又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小九肯定是有原因的。”
      
      叶琛然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自家媳妇拽到一边。
      
      “小孩子不想说,你非要问他也没用。”
      
      “那也不能随意揭过,我教他防身不是让他随便打人。”
      
      “回头我问问小小,说不定她知道原因,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一向不错,这次可能是闹了矛盾。再说男生之间有什么摩擦也很正常。”
      
      舅妈的声音停顿一下,忽然说。
      
      “不过,时间快到了,得把他送到顾息允那边,过两天那边该要人了。”
      
      叶琛然的脸色微变。
      
      叶久的亲生父亲姓顾,顾家人,顾息允是他的小叔,也是个长辈。
      
      他倒不是对叶久的这个小叔有什么意见,就是对方……也太不会养孩子了。
      
      想当初,他去顾家看外甥,叶久当时在玩,手里拿着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古剑,正在耍剑,一脱手,把旁边一个造型精美的玉壶春花瓶给砸了。
      
      几百上千万的玩意就那么给碎了。
      
      看得他眼皮直跳。
      
      当时顾息允就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瞧着,不仅不恼火,还笑了一声,一句纠正指责的话都没有,叫人去给小少爷擦擦手,小心别伤到了自己,回头再找些更好玩的。
      
      简直宠到没边。
      
      叶久这一身少爷气都是被顾息允给养出来的。
      
      亏得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孩子从顾家带出来,体验一下正常人的生活。
      
      现在又要送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8 10:14:12~2021-03-01 11:55: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良辰、4633309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东篱lu、一二三四五、独月 5瓶;淮上今天怀上了吗 3瓶;不 2瓶;闹心扒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