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06章 谋反 ...

  •   
      纪初桃是个率真的性子,不过几日便将御宴的事抛却脑后。既然大姐说只是借此试探祁家,便无甚可担心了。
      
      只是偶尔瞥见瓷缸中那些落了薄灰的画卷,仍是会蹙蹙眉头,有一瞬的失神。
      日子平静得仿若暴风雨来前的安宁。
      
      夜里,月如清霜,值夜的宫婢守着一盏纱灯打盹。而一旁雕工精美软榻上,隔着似烟如雾的垂纱帐,可见纪初桃眉头紧皱,微微张开绯色的唇,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一场噩梦,满目的红,恣意疯长的火舌舔舐房梁,滚滚热浪蒸腾着纪初桃的脸庞。
      
      好热……
      不知身处何处,纪初桃梦见自己被人追杀,身后一片刀光剑影。
      她不要命地跑着,心脏炸裂般的疼,耳畔尽是呼呼的风响和烈火燃烧的哔剥声。
      
      “三公主在这!别让她逃了!”有人大声叫喊。
      夜那样黑,风那样冷,纪初桃慌不择路,脚下一绊,“唔”地一声跌倒在地,玉簪断裂,乌黑的长发散了满肩。
      
      来不及爬起,一群扭曲面容的人狞笑着围了上来。她跌坐在地上,不住后缩,蓄满泪水的眼中倒映着刀戟的寒光。
      刀刃抬起,纪初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未到来。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继而是扑通扑通几声闷响,领头的几人如沉重的沙袋飞出一丈远,撞在宫墙上滚下,半晌爬不起来。
      
      纪初桃颤巍巍打开眼,只见面前一道笔直的身影挡在她身前,夜风呼啸,卷起他暗色的披风猎猎作响,火焰给他高大的身影镀上一层赤金色的暖光。
      他一身黑甲战袍,手中长剑尚且滴血,威风凛凛若天神降临。
      
      “是他!怎么会?!”
      凶徒们嚣张的气势瞬间荡然无存,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面露惧意,以祁炎为中心瑟缩后退。
      
      “谁也不许动她。”极具压迫的声音,带着夜的凌寒。
      “……走!”领头那人从墙角爬起来,呸出一口血,率着手下狼狈逃走。
      
      高大的男人回剑入鞘,转过身来,面对着纪初桃蹲下。他逆着火光,下颌尚有几颗朱砂似的血迹沾染,桀骜英俊的面容隐在夜的暗色中,唯有一双眼睛亮得出奇。
      “祁炎……”纪初桃听见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他朝纪初桃伸出一只染血的手,纪初桃瑟瑟发抖,呜咽着躲开了他的触碰。
      祁炎的手僵在半空中,而后收回去在衣襟上仔细擦干净,方解下披风抖开,裹住纪初桃颤抖的身躯。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殿下。”低沉的嗓音,有着与方才截然不同的温柔。
      纪初桃擦了擦泪水,迟疑着将冰冷的指尖交到他的掌心。带着薄茧的手掌修长有力,只轻轻一拉,便将她从残雪未化的地上扶起。
      
      “祁炎,为、为什么……”她哽声问,像是在求一个能说服自己相信的答案。
      “当年我受牵连入狱,只有殿下相信臣是无辜。”他的声音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
      
      “所以,你会保护本宫吗?”
      “是的,永远。”
      
      寒风袭来,火星摇曳着飘向天际。祁炎于烈火焚烧的废墟前静静看她,沉默片刻,薄唇微微张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那应该是至关重要的一句话,但梦境模糊,纪初桃并不记得他说了句什么。只记得他将她揽入怀中,战甲贴着她的脸,刺骨的冰冷。
      
      “祁爱卿,你此番立有大功,想要什么尽管说,朕定会满足!”
      “臣一生所求,唯愿尚永宁长公主为妻。”
      
      无数故事片段如洪流般汹涌而去,梦境交叠,最终定格在最熟悉的那一幕。
      富丽堂皇的寝房中,红纱软帐,喜烛成双,祁炎一身婚袍缓步而来,弯腰俯身,轻轻取走了她遮面的团扇。
      
      灯火阑珊,纱幔鼓动,她看到质地上佳的婚袍如云霞般随意散落在地,硬实的身躯像是一堵炙热的墙,将她牢牢禁锢。
      他的心口上有一点朱砂小痣。
      
      ……
      “祁炎……”纪初桃从潮湿的梦中醒来。
      
      天已大亮,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唤了谁的名字,纪初桃慌忙捂住嘴,拉起被子蒙住脸,郁闷地滚了两圈。
      怎么又又又梦见祁炎了!
      
      这次不仅露了脸,连名字都确确实实是他。前因后果断断续续,竟然还串成了一个看似跌宕缠绵的故事!
      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前些天在宫宴上和祁炎遇见了,所以才会在晚上梦见他!
      
      纪初桃笃定如此。什么驸马,什么英雄,一定都是假的!
      对,都是假的!
      
      想到什么,纪初桃掀开被褥,赤着脚下榻,踩着柔软的毯子一路奔到外间书案处,从瓷缸中抽出几卷画卷,展开一看,越看越觉得画中男子的身影像极了祁炎!
      还是烧了罢,免得夜长梦多,扰人心境!
      
      纪初桃抱着画卷起身,找到炭盆,将那些画一股脑倒了进去。
      挽竹端着清水和布巾进门,便见纪初桃只穿着单薄的里衣,光着脚蹲在地上,炭盆中一堆画纸,燃起的火焰直窜一尺多高,不由大骇,惊道:“秋寒露重,殿下怎么关着脚在地上?”
      
      拂铃闻声进来,亦是惊道:“快,快叫人灭火!”
      “别,这些画都是要烧了的。”纪初桃唤住慌乱的拂铃,亲眼看着那些扰人的画卷化作火焰和黑灰飘散,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菩萨保佑,但愿以后不会再梦见那些奇怪的东西。
      她素喜温润君子,不爱军营武夫,和祁炎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发展出那样缠绵悱恻的故事嘛!
      
      用过早膳,便有侍婢前来通报:“殿下,皇上来了。”
      “阿昭?”纪初桃闻言探首望去,只见纪昭穿着一身朱红的常服,头戴网纱透额,抱着一堆竹矢前呼后拥而来。
      
      “三皇姐!”纪昭颇为高兴的样子,在门外催促纪初桃,“三皇姐快出来,我们去延年苑中投壶玩儿!”
      纪初桃看了眼他身后,确定大姐不在,惊异道:“皇上不要做功课么?大皇姐今日,怎么舍得放你出来玩?”
      
      “大皇姐近来才没有时间管朕呢。”
      “为何?”
      
      纪昭示意宫侍们都退下,自个儿迈进殿来,盘腿坐在纪初桃对面,压低声音道:“三皇姐还不知道罢,出大事了!据说有人在琅琊王的后院中搜出了不少兵器和铠甲,长姐连夜下诏,先是以谋逆罪软禁了琅琊王府,后又牵扯出了镇国侯府,将祁炎也一并抓入了天牢!这几日,长姐都在忙着处理这事……”
      
      “等等,”纪初桃打断纪昭的话,不可置信道,“祁炎入狱了?”
      “是呀!为此今日早朝都快炸开锅了,吵吵嚷嚷的,弄得长姐脸色很不好。”
      
      大姐以赐婚为由试探祁家的野心,再步步为营放下饵勾,就是为了此刻的收网。
      
      纪初桃呼吸急促,喃喃道:“琅琊王谋逆,与祁炎何干?”
      纪昭想了想,含糊道:“好像是抓到了他们私下往来的人证,朝堂对质,镇国侯又笨嘴拙舌解释不清,总归结党营私跑不了了……”
      
      纪昭还说了什么,纪初桃俨然听不进了,满脑都是昨夜梦里的那番话……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殿下。”
      “当年我受牵连入狱,只有殿下相信臣是无辜。”
      
      牵连入狱……莫非指的就是这事?!
      梦里的事应验了,所以之后无论救她也好、成亲也罢,都极有可能是真的!
      
      至于那块墨玉,或许现在没有,以后祁炎会从什么地方得到也不一定……
      想到这,纪初桃不禁背脊一凉,有些惶恐难安起来。
      
      “三皇姐,你脸色怎么这般难看?”纪昭伸手在纪初桃面前晃了晃,担忧道。
      纪初桃回神,匆匆忙忙起身道:“皇上,我有急事找长姐,不能陪你玩了。”说话间,人已着急忙慌地跑出了殿外。
      
      纪昭挠挠头,三皇姐一向温和安静,这还是头次见她这么着急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上推荐榜,要控制字数,所以明天不更新,攒一攒数据~后天下午18点照常更新!
    PS:昨天失眠,半夜起来画了个潦草的封面!求收收,求评论!感谢在2021-02-04 17:05:09~2021-02-05 17:29: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短短最仙女 6个;百里透着红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百里透着红 3个;过期的薯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只锦 6瓶;江南Yan、C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