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1章 惊梦 ...

  •   
      正值午后,秋意缱绻,连阳光也变得慵懒。
      永宁宫偏殿内,十五六岁的少女坐在窗边书案后,身上披着一层柔软的暖阳,浅淡的金与衣裳的红交织,明丽无双。
      
      她垂眼端详着面前一幅未完成的画像,画的是个一身婚袍的颀长男子,身姿气度皆是不凡,可偏偏没有画上五官。执笔之人踟蹰半晌,似是不知该如何落笔。
      
      大宫女挽竹捧着新鲜的糕点果子入殿,见到自家公主对着一幅画像冥思苦想,不由笑道:“殿下怎的又在画这个男子?莫非,又做那些怪梦啦?”
      纪初桃从怔愣中惊醒,欲盖弥彰地伸手去捂画像,然而为时已晚,泄气道:“挽竹,你走路没声响的么?吓死本宫了!”
      
      挽竹是纪初桃的贴身宫婢,感情甚笃,自然知道主子近来怪梦频发,总是反复梦见新婚之夜的场景,少说得有七八次了,诡异得很。
      
      “明明已经服过太医开的安神丸了,怎的还会做这种梦?”挽竹眼珠一转,想到什么似的,凑上前神神秘秘道,“依奴婢看,这梦兴许是上天给殿下您的启示呢!咱们三殿下长大了,是该招个英俊贴心的如意郎君出降啦!”
      
      纪初桃的脸倏地浮上一层绯红,当真人如其名,像是初熟的蜜桃般粉嫩可人,羞恼道:“你这张嘴,越发没规矩了,当心罚你月钱!”
      挽竹忙不迭讨饶,又看了眼那画像,忍不住问道:“可是殿下,这些画像为何不画上脸呢?奴婢也想知道,殿下的梦中情郎是何模样呢!”
      
      “你以为本宫不想知道么?”一说起这事儿,纪初桃就有些怅然若失。
      
      她从未见过梦中的驸马是何容貌。
      每次她梦见自己大婚的场景,都只能隐约看到驸马那高大矫健的身影立于纱帘之后,还未等纱帘彻底挑开,梦境便戛然而止了。
      
      正出神,忽见殿外值守的宫婢前来禀告道:“殿下,秋女史求见。”
      秋女史是大公主身边的贴身女官,常替大公主传令,纪初桃一见到她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便知多半无甚好事。
      
      秋女史入殿行了礼,视线无意扫过书案上铺展的宣纸,看到画中所绘竟是个男子,不由一愣。
      
      大姐心思深沉,若是被她知道自己在画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怕是又要啰嗦……思及此,纪初桃忙用摊开的书卷挡住了那幅画。
      好在纸上刚画出身形和面部轮廓,便是瞧见了,也辨别不出什么。
      
      “大姐让你来的?说罢,又有何事吩咐。”纪初桃问。
      
      秋女史敛目,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大公主殿下有令,三日后宫中设宴为北疆归来的主将接风洗尘,还请三公主一同赴宴。”
      
      “我不想去。”纪初桃孩子气地护着那幅画,意兴阑珊道,“有大姐和二姐在便足矣,本宫去作甚?”
      侍奉纪初桃的人皆知,她有些轻微的脸盲,见过几次的人也未必能将他的的脸与名字对上,偏生宴会上总少不了虚与委蛇的那一套,酬酢往来令人头疼。
      
      秋女史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古井无波道:“大公主说了,此次宴会事关国运,三公主作为帝姬,代表的是天家的颜面,不可龟缩推卸,落言官口舌。”
      纪初桃轻哼一声:“这番话到底是大姐的意思,还是秋女史你的意思?”
      
      秋女史向来知道,三公主秉性天真,待她便不如其他两位长公主恭谨,如今被她一语说中要害,顿时变了脸色,忙跪拜辩解:“奴婢只是替大公主传话,若有得罪三殿下之处,还望殿下海涵。”
      
      纪初桃也不打算为难她,便道:“算啦,反正大姐都替我决定好了……秋女史还有事?”
      秋女史一顿:“无事了。”
      说罢不敢再继续窥探画像之事,行了礼,便敛声退出殿外。
      
      纪初桃叹了声,抻了抻手臂道:“宫宴繁冗,最是麻烦了。”
      挽竹知道她在愁些什么。
      有两位叱咤风云的姐姐压在上头,纪初桃的存在便显得如此微不足道,难免会被人拿来比较。
      
      不多时,尚服局差人将宫宴上需穿的礼衣送了过来,依旧是茜色绣金的织霞衣,艳而不俗,很衬纪初桃那张秾丽精致的脸。
      “衣裳都准备好了,大殿下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挽竹接过轻软精致的织霞衣,挂在黑檀木的衣架上,一点点抚平每一寸衣褶。
      
      纪初桃单手撑着下颌,从还未画上五官的画像后抬起眼来,扫了眼木架上的工整礼衣,的确极美极庄重。
      人人皆知纪初桃是个富贵闲人,没有弄权之心,故而除了必要的祭祀或琼林御宴,大姐鲜少勒令她露面,怎的这次她就非去不可?
      
      纪初桃忍不住好奇道:“这次得胜归朝的是何人,竟能让大姐以御宴相待?”
      挽竹讶异道:“镇国侯家的祁小将军,殿下不知?”
      
      “好像听过。”纪初桃思索了片刻,皱眉道,“是那个反贼招安的镇国侯祁家?”
      “虽说祁家曾是北疆枭雄,后来才被先帝招安,但那都是以前的事啦!现在的祁家可是咱们大殷的猛将呢,尤其是镇国侯老爷子的嫡孙小祁将军,比当年的镇国侯有过之无不及,这场御宴便是为他庆功的。”
      
      挽竹整理好礼衣,笑道:“听说今日祁小将军入城,百姓倾城而出,夹道欢呼,都快将皇都街上的青石砖给踏破了。殿下可要去看看热闹?”
      纪初桃喜欢宫外的热闹,又嫌出行妆扮麻烦,挣扎片刻,终是摇了摇头:“罢了,太吵。能让京都百姓倾城拥簇,这祁小将军的阵仗未免太大了些。”
      
      挽竹倒也赞同:“祁小将军十六岁便能镇守边关,入关三年,便连克北宋十一座城池,是百是咱们大殷百年难遇的将才,虽说年少张扬……但他往年甚为低调,得胜归朝时也不似这般大张旗鼓,这般大动静还是头一遭。”
      
      纪初桃并不关注这些,随口道:“月盈则亏,我看这般排场,对那位祁将军而言未必是好事……”
      挽竹一惊,再看纪初桃,她已将刚刚的话抛却脑后,拿起画像吹干墨,对着光端详许久,还是想不出梦中那人的轮廓像谁。
      
      挽竹观察许久,凑过来出馊主意:“可要奴婢命人将此画拿去临摹个百十份,张贴于城门口?今日人多,兴许能有人认出殿下所思之人呢。”
      
      “这事怎能招摇?若是大姐二姐知晓,又要说本宫不务正业。”
      纪初桃瞪了坏笑的挽竹一眼,将画像卷好随手插在一旁瓷缸中,缸中已经插了一堆的画卷,俱是那未来得及画脸的高大男子。
      
      话虽如此,但到底勾起了纪初桃压抑的好奇心。她朝挽竹勾勾手指,眨着眼道:“但是,可以偷偷去查,别让大姐知晓。”
      挽竹“噗嗤”一笑,挨过身来:“若是查到真有此人,殿下打算如何?”
      
      “这个嘛,”纪初桃托腮想了会儿,抿着唇道,“若是才貌双全,温润知礼也就罢了,若是……”
      “若是个军营莽夫呢?”挽竹坏笑道。
      
      纪初桃伸指在挽竹腮上戳了戳,佯嗔道:“你怎么不盼着我点好呢?若是个莽夫……没可能,本宫才不喜欢这种人呢!”
      
      月色西斜,一地清霜。
      纪初桃睡得不甚安稳,又做起了那个怪梦。
      
      梦中是自己出降大婚的场景,许是被绣金团扇遮面的缘故,视野蒙着一片模糊如雾般的浅红,只依稀记得自己身处的寝房比永宁宫寝殿还要宽敞富丽,而她端坐在锦绣堆成的喜床之上。
      她所嫁之人必是位高权重,显赫无双。
      
      朦胧的光影摇曳,梦里的时间仿若没有尽头,不知过了多久,寝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来人步履沉稳,在寝房月门的纱帘后停下,笔挺凌厉的身影打在微微鼓动的薄纱上,如同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
      
      纪初桃忍不住心跳加速。
      她不知梦里的自己为何如此紧张,颤巍巍抬眼望去,男人抬手慢慢挑开了薄纱……
      
      若是往日,梦到此处就会惊醒。
      但今日似乎有所不同,梦还在继续。
      
      撩起的纱帘后,先是露出男人踏着战靴的笔挺双腿,再是玉带勾勒出过于矫健的腰肢,那是常年习武才有可能练就的身形。接着便是宽阔的胸膛,微凸的喉结和干净分明的下颌线,再然后……
      男人走至榻前俯身站定,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取走了纪初桃遮面的团扇。
      
      朦胧消散,视野清晰,纪初桃总算看清楚了这位梦中夫君的脸。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喜欢的小可爱请戳个收藏或评论,么么哒!
    后面还有一更~
    下本古言预收:《拯救美强惨少年》,专栏求预收~
    文案如下:
    上辈子,罪臣之女虞灵犀为救满门亲眷,被迫嫁给刚认祖归宗的病弱狠戾七皇子。
    七皇子宁殷,乃老皇帝一夜风流生下的孽种,幼年坎坷,体弱多病,却天生心理扭曲,凉薄狠戾。
    做挂名夫妻的那些日子,虞灵犀最怕见的,就是他一边擦着手上新沾血迹,一边对她说:“灵犀,过来。”
    虞灵犀觉得自己英年早逝,很有可能是被他克死的。
    一朝重生到十三岁,那时阿爹还未获罪,宁殷也还不是高高在上的七皇子,只是个刚死了娘的小可怜。
    虞灵犀恨不能叉腰大笑,带着一群侍卫找到了流落街头的宁殷,打算匿名揍他一顿,以报前世怨侣之仇。
    谁知气冲冲赶到现场,却看见瘦弱的少年蜷缩着身子正被人围殴,衣衫破旧,泥水裹着血水淅淅沥沥躺下,被打断了一条腿……
    虞灵犀脑子一热,前去揍人变成了前去救人。
    从此,她的身后多了个沉默俊秀的少年,赶也赶不走。
    虞灵犀没法子,只好求阿爹收养小可怜,并努力将他教导成身心健康的正直青年。
    谁知教着教着,事情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起来。
    若干年前,清隽瘦弱的落魄少年站在梨树下,对虞灵犀说:“我现在什么也没有,只能以身相许。”
    若干年后,高大英俊的华贵青年也站在梨树下,对虞灵犀说:“本王现在什么都有了,可还是想以身相许。”
    治愈小可爱×疯披美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