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冒牌世子爷(3) ...

  •   跟着陶睿的小厮青松是一心向着他的,跟着他出门玩还不忘托家人盯着府里的动向,生怕错过什么事让陶睿吃亏。
      
      夜半时分,陶睿歪靠在画舫中的软榻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拿折扇打着拍子,听纱帘后那弹琴的女子轻声吟唱当下最流行的曲子。
      
      青松被叫出去一会儿就匆匆跑回,趴在陶睿耳边小声说:“世子爷,不好了,我爹说夫人捆了她屋里好些人,堵了嘴塞进马车连夜送出城了!夫人跟前的秋菊还下令让全府下人闭紧嘴巴,无事少出府,这是封了所有人的口啊!”
      
      陶睿勾唇一笑,“无事,他们不来烦我就成,至于他们要如何,爷不在乎。”
      
      “可是、可是这也太不公道了,往日您犯点错就罚您跪祠堂,如今换成三少爷,就变成打发下人了,听说三少爷早就回房歇着去了。”
      
      “呦,你还想着公道呢?”陶睿看看这小子脸上的焦急,就耐心给他讲讲。
      “老三那边是不罚胜过罚。往日爹常把他挂在嘴边教训老二他们,经此一事,他们必然心里不服,将来再出去同人来往,言语态度都能带出几分。娘想保住他清高公子的名声,是痴心妄想了。”
      
      青松眼前一亮,突然想到另一件事,“那世子爷您当着那些下人的面揭穿他是故意的了?今日夫人送走的那些人,可都是她院子里得用的人,连带他们的老子娘足有十六七个,只秋菊那四个大丫鬟留下了,这也算损失不小啊。”
      
      陶睿点了下头,“不错,即便秋菊几个留下,又能不慌吗?今日是别人,改日说不定就是她们了。”
      
      青松想想这事若是落到自己头上,主子一个封口令就把手下得用的人送去祖籍老家,那自己恐怕也安不了心,再不能死忠于这样的主子了。 
      
      关键这还是阳谋,那些人要恨都恨不到陶睿身上,只会恨夫人无情。可夫人又不敢赌,除了贴身四大丫鬟,根本不信他们其他人能守口如瓶。就算夫人明知道结果,也只能这样做。
      
      恐怕这一晚府中从上到下都难有一人安眠,下人忐忑,那些主子也各个憋气啊。他再看看面前悠闲的世子爷,忽然觉得往日是他小瞧了世子爷,看世子爷多精明,随随便便就把他们给弄坑里去了。
      
      就是这样坑夫人往后可怎么办啊?夫人掌着内宅,可有的是法子惩罚世子爷呢。难道世子爷是见怎么都不得老爷夫人喜爱,破罐子破摔了?这……未来堪忧啊。
      
      青松不懂陶睿在想什么,也不敢跟陶睿提这些事,怕他伤心。只能在旁边好好伺候着,想着能舒坦一日是一日吧。
      
      他哪知道陶睿压根看不上这国公爵位,也不稀罕那偏心爹娘呢?担忧未来大可不必,陶睿就算放飞自我也不可能把自己套进去,他当然不是心血来潮地发难,而是避免受罚的同时也为将来离府做铺垫。
      
      古代天地君亲师,无论如何宣国公夫妻都养原主这么大,将来对上他们必有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他头顶,那多不爽?他可不愿意被道德绑架,就算要走也得把这问题解决了再走。
      
      反正以他目前的情况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就先玩个痛快,着急的不是他,早晚有惦记这世子之位的人把真相掀出来。
      
      陶睿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打着呵欠回府,没事人一样地叫厨房做了豆腐皮包子和鸡丝粥,吃完舒服地睡觉,给院子里几个下人都放了假。
      
      收到消息的姨娘、弟妹等人都惊叹陶睿胆子越发大了,陶谦、陶李氏则气得堵心,又不知该骂他什么。他们如今焦头烂额,暂时也顾不上陶睿。陶斌私下同他们承认他和秦若互相有情,非秦若不娶。
      
      两人骂了半天,看陶斌那坚持的样子头痛不已,甚至恨上了不检点的秦若。
      在他们看来,陶斌一向知礼懂事,行差踏错这一步定是受了秦若的蛊惑。那秦若知道两家指腹为婚不可更改,看不上陶睿纨绔就来引诱陶斌,实在无耻。
      
      他们自然不能让这样的女子进门,再者换亲是极为荒唐的事,宣国公府虽说不比从前,也还是要脸面的。
      
      两人下令不许陶斌出门,特意派了秋菊在他房里看着,不许他和秦若联系,只当在家养伤。
      至于秦若那边,想法子退了亲就是,陶谦拍着桌子骂“这女子不堪为妇”,就算陶睿不是他喜爱的孩子,他也不可能让陶睿娶这种女子。
      
      只是没想到,他们这边还未上门,秦家先来了人了。
      
      来者是秦若的母亲,她很是为难地说:“姐姐想必也知晓昨日的事了,若儿真是被吓坏了,回家后一直哭,说不敢和世子相处。”她叹了口气,“我们做父母的,定然是希望子女平安喜乐。咱们两家相交多年,当初指腹为婚也是想继续两家之好,不能成就一对怨侣不是?所以我想着这门亲事……”
      
      陶李氏态度有些冷淡,称呼也疏离得很,“秦夫人是想退亲?”
      
      秦夫人没多想,谁家上门退亲都要看人脸色,很正常。她说出家里想的法子,“两家的亲事定下多年,自然不好当做儿戏,不过这亲事主要还是看的咱们两户人家,若是让若儿和斌儿成为一对,我们依旧是结两家之好,世子也能寻个更合心意的妻子,姐姐您看如何?”
      
      秦夫人说这法子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换了亲事。但她倒有信心对方一定答应,因为这是他们秦家退让啊,舍弃了世子夫人,转而嫁给个嫡次子,说起来还是秦家吃亏了。要不是秦若一直哭闹不肯嫁给陶睿,他们也不可能同意这种方法。
      
      到时候国公府给陶睿找个更好的妻家当靠山,说不定还能给陶睿这世子谋个一官半职的,岂不两全其美?国公府没理由不答应。
      
      她想得很好,但陶李氏一听却更生气了。这分明是秦若搞鬼,想着瞒天过海就这么如愿呢,要不是陶睿曝光了私通之事,她说不定还真的会考虑,毕竟秦家也是一门很好的亲事。但如今,她要是给儿子定了秦若,还怕这女子背着儿子勾搭别人呢!
      
      她冷声说:“我能体谅秦夫人的爱女之心,但我国公府的二郎也不是店中物件,供人这般挑拣的。既然秦小姐无意我儿,这门亲事就此作罢,两家换回信物便好,其他不必再提。”
      
      秦夫人错愕了一瞬,惊疑不定地看着她,“我也是来和姐姐商量商量,若姐姐不同意,咱们再议便是,这是长辈定下的亲事,哪里能说断就断了?”
      
      秦若已与陶家订亲多年,若去嫁给别人,怕是身份比陶斌还要低了。高门大户是肯定不成的,秦夫人着急又不解。陶李氏却打定主意一般,“此事没什么好说的,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想睿儿的亲事不如意,就这样算了吧。”
      
      “这怎么行?”陶睿人未到声先到,笑吟吟地走进了厅堂。
      
      夏蕊着急地跟在他身边,低头请罪,“夫人,奴婢没拦住世子爷……”
      
      陶李氏挥挥手,“你下去吧。”接着对陶睿道,“我这里在待客,你跑来做什么?没规矩!还不去书房读书?”
      
      “见过秦夫人。”陶睿先对秦夫人行了一礼,然后才笑说,“那些书我都看过千百遍了,有什么好看?倒是听说娘在给我退亲,我定是要来凑凑热闹的。”
      
      秦夫人皱了皱眉,退亲之事被他说成是凑热闹,莫名感觉到不被尊重。她想着这陶睿来挽回亲事怎么这般不会说话?得为了女儿敲打敲打。
      
      哪知还未开口,就听陶睿说:“娘你忘了?是我不想娶秦若,叫你好好给我退亲。你今日这样接受秦家的退亲,外人岂不是以为她秦若看不上我?这怎么行?我还要名声呢。”
      
      陶李氏气道:“你一介男子,还要如此计较?难不成你要让秦家姑娘背个被退亲的名声不成?你叫她以后怎么找人家,怎么活?”
      
      陶睿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她不检点反而让我背黑锅?她怎么活关我什么事?路不是她自己选的吗?还有她怎么找人家?她不是都找好下家了吗?”
      
      “陶睿!”
      
      秦夫人惊怒起身,“世子你怎能如此羞辱人?宣国公夫人,还请您把话给我说清楚,就算你们是国公府,我秦家也不是能任你们欺辱的!”
      
      陶李氏心跳飞快,快步走到陶睿面前推他,“你个混账给我出去,这里容不得你胡言乱语,是不是连娘的话也不听了?”
      
      陶睿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任她怎么推攘都不迈步子,看着秦夫人说:“秦若与谁私定终身,你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这话让我们怎么跟你说?‘不检点’这三个字挺难听的,我知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说一个女子。
      不过她事情做得出来,我难道还说不得了?这三个字形容她再贴切不过。她若有半分良知,也该先退了亲再找郎君,而不是这般背着我找了人还想让我背个污名。
      总之,这亲事必须退,但若传出我半点污名,呵,那就谁也别想要好名声了。”
      
      秦夫人眼前一黑跌坐在椅子上,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她捂住心口缓了几口气,头晕目眩地起身,“你们、若被我知道你们诬蔑若儿,我、我跟你们拼命!”
      
      她没心思再问他们,满心焦急地只想立刻回到家中,抓住秦若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敢想,陶睿说的若都是真的,那不啻于悬在秦家头上的铡刀。秦家养出这种女儿,秦家所有出嫁的、未出嫁的姑娘都要受累,连他们做父母的也逃不脱责任。那引诱她女儿做这种事的杂碎究竟是谁?她恼火地杀了那人的心都有了!
      
      陶李氏追出门去也没叫住秦夫人,回屋扬起手就要给陶睿一耳光。
      
      陶睿背着手后退躲开,面容骤冷,“这巴掌该给你另一个儿子。娘若再这般不明事理,我就请宗族众人一起来评理了。”
      
      陶李氏瞪大了眼,“你威胁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非要让国公府蒙羞才罢休吗?”
      
      “那就看你们怎么做了,让我清清白白的我自然不会管,没直接将陶斌的丑事曝光于人前就算我孝顺了。后面的事,您可想好了再做。”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在今天18点更新~求多多的评论
    我的完结文:
    《大佬拿了渣男剧本[快穿]》
    《BOSS打脸手册[快穿]》
    《退休反派穿成炮灰女配[快穿]》
    《作精女配觉醒了[快穿]》
    《头号炮灰[快穿]》
    《快穿之护短狂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