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穿了 ...

  •   3、
      
      和走廊上昏暗迷离的灯光不同,包厢里光线明亮,音乐轻松柔和,几对男女分散在长沙发各处,姿态暧昧。一个年轻柔美的女孩站在沙发前的大理石矮桌前,正要伸手去拿桌上的一杯红酒。
      
      她闻声侧头,见到来人,露出诧异眼神:“温姐?”
      
      这声音让温檐下意识感觉脸上一疼,原主被泼硫酸的那一刻,对方也是这样喊她的,只是和现在小白花似的语气不同。那时的任宁,充满了鱼死网破的绝望。
      
      女孩身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面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身材保养的还算可以,一只手正拉着女孩垂下的手,在掌心轻轻摩.挲,那动作黏.腻,令人有种说不出的不适感。
      
      他脸上的不悦在看清走进包厢的人时转成了笑意:“原来是温经纪啊,百闻不如一见,幸会!”
      
      在这之前原主没见过对方,这也是她的高明之处,暗中安排,方便撇清关系。
      
      温檐用视线余光瞥了眼桌上的红酒,面上不动声色的喊了声姚制片,随后向对方表示任宁有个临时通告,很急,她是来接人走的。
      
      任宁原本就想走,对方表示想走可以,但要喝酒,她正要喝,现在看到经纪人来了,还是来带她离开的,立刻挣脱姚制片的手,走到了温檐身后。
      
      姚制片兴致被打断,脸色自然不会好,视线阴沉沉的在温檐身上打转。
      
      他早就听说过这个经纪人长得漂亮,之前一直以为是讨好夸赞之词,今天才知道不是。对方腿长腰细,一张妩.媚的脸,黑发红唇,一条简单的无袖黑色斜开衩长裙,却把她身体线条勾勒的无比诱.人。
      
      他突然笑了一声,端起那杯红酒站起身走到她面前:“宁宁临时有通告?怎么我之前没听说?要不然这样,宁宁有事先去忙,温经纪留下坐坐喝杯酒?”轻佻的语气,昭然若揭的心思。
      
      温檐被对方黏腻的视线看得有点想吐,这是睡不到艺人,连艺人的经纪人都不想放过吗?
      
      温檐低笑了声,接过那杯酒,转手就递给了身侧的任宁:“拿好,后退三步。”
      
      任宁不明所以,但对方今晚现身要带她离开,她此刻对她绝对信任,闻言立刻端着酒乖乖后退了几步。温檐瞥了眼朝自己手臂上摸来的粗短手指,伸手扣住他手腕,用巧劲一扯一甩。
      
      砰的一声!米青.虫上脑的姚制片被一个扭摔摆平在地。
      
      任宁:……
      
      包厢里其他几对抱在一起的“鸳鸯”吓了一跳,纷纷一脸惊愕的看过来,有人起身喊了声“姚制片”,想过来扶人,却被温檐之后的举动给定住。
      
      “这杯酒——”她从目瞪口呆的任宁手里取过红酒,举到眼前看了看,随后将手机递给任宁,“报警,说有人意图迷.女干。”
      
      包厢里的人纷纷脸色大变,同在一个包厢,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
      
      这药原本也不是特意给任宁准备的,是他们自己用来助兴的,今晚还是头一次用在不知情的人身上,也是任宁出尔反尔,扫了姚制片的兴致,才会有此一举。
      
      但关上门在会所的包厢里面暗中进行是一回事,报警闹大又是另一回事,这锅会所可不会背,倒霉只会是他们自己。
      
      他们也不是真的手眼通天,不过是笃定她就算吃了亏也不敢闹大,毕竟今晚这个小艺人是在她经纪人安排下自己走进包厢的,没人逼她。
      
      哪怕之后她想闹,她的经纪人不满,可没凭没证的,该善后的她也只能善后。
      
      但现在她经纪人来了,一眼看破酒有问题,竟立刻变脸要报警?
      
      任宁捏着手机脑壳发蒙,意图……迷.女干?她看了眼那杯红酒,吓得打了个冷颤。
      
      包厢里的人想再次上前扶人,温檐动作飞快,一手稳稳拿着酒杯,一手再次扣住姚制片手臂将他压制在地毯上:“都回去坐好。”
      
      才缓过神爬起一半的姚制片又趴地了,他恼羞成怒:“温颜!你什么意思!定好的事情,你又带人走又报警,这么没有诚信以后休想我再找你合作!”
      
      “闭嘴。”温檐不想听这个米青.虫上脑的家伙哔哔,手上再次加了两分力,对方立刻疼的直哼哼。
      
      她一边施力一边开骂:“鬼扯什么诚信,这事你情我愿还好说,你.他.妈的居然敢下.药!你当我吃素的!小姑娘才十九岁,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她之前同意了又怎么样!买东西还能退货呢,她见了货不高兴不买了不行吗?她不愿意你就能下.药啊!”
      
      姚制片已经疼到开始嗷嗷的叫了,可嘴里依然不忘耍横:“温颜……有你的,你、你给我等着……”
      
      “我等着你又能怎么样,最多不上你的戏,国内娱乐圈大了去了,你还能封杀不成?更何况,就你那两部娘道苦情剧的傻.逼.玩.意,你就等着扑街扑到死吧!”
      
      在原本的事件线里的确是这样,原主没有救任宁,但事后给她争取来了三位大女主其中一位的戏份。
      
      结果这部长达八十集据说是年度大投资的电视剧播出后却扑街到死,无论剧情、造型、演员演技无一例外都被吐槽到死,尤其任宁饰演的这个女主无数次在大雨天淋着雨朝着天空下跪大喊“苍天啊”的那一幕,后续更是被嘲笑了数年。
      
      任宁大概是被刺激过度,后来去整容了。
      
      温檐骂完,再次朝任宁道,“报警!”
      
      “别!别报警……”姚制片先前以为对方只是说说,想借着这事加以威.胁,讨价还价,意图从女四的角色升级成女主角色,现在他才发现对方是真的怒了,不计后果想要报警,顿时怂了。
      
      最终,姚制片求爷爷告奶奶的道了歉,并表示之后绝对不会故意找任宁麻烦,也不会再对其他人做下药这种事。
      
      温檐松开手,但走的时候依旧带走了那杯红酒。
      
      直到坐上保姆车,任宁仍然心有余悸,她刚才差一点就喝了那杯酒。
      
      温檐将手里的酒递给任宁,又从任宁手里取回自己的手机,将一直开启的录音功能关闭,随即截掉自己任宁和自己的声音,只保留姚制片最后道歉发誓不再下药的那段,最后打开微.信,忽略上面的一大堆未看讯息,找到任宁的头像,将音频文件发给了她。
      
      她进包厢之前就开了录音功能,之前把手机给任宁让她报警也只是做做样子,毕竟手机锁了任宁也根本不知道密码。
      
      “温姐?”任宁有点错愕。
      
      “证据都给你了,报警或是匿名公开都由你自己决定。”
      
      她不是原主,不会用原主的方式做事,她是真想报警,所以她录了音留下证据。但她不是受害者,也不能代替受害者做决定,所以她把这个权利交给任宁。
      
      当然,无论报警还是匿名公开,这事后续都收不了场。
      
      果然,任宁只沉默片刻,便摇了摇头:“算了,我现在也没吃亏,我不想闹大。”这事她立场也不正,一旦闹大,她以后也别想在这行混了。
      
      “行。”温檐没多说什么,敲敲椅背示意司机出发回酒店。司机姓付,三十七、八岁,虽然是公司分派过来的司机,但经过原主几年的敲打,早就成了她这边的人。
      
      老付话不多,嘴又紧,很可靠,所以这次任宁赴“饭局”,原主才会让他来接送她。
      
      否则以任宁如今的咖位,根本坐不上保姆车。
      
      温檐打算让老付先开车送任宁回入住的酒店,再送自己回去,结果才刚开口,头部感觉像是被人重重敲了一下,之前在酒店那种眩晕感再度袭来,这次她没抵挡住,一下子晕了过去。
      
      ####
      
      温檐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她身边说话,同时,有一些杂乱又不可思议的讯息出现在她脑海。她潜意识知道那是很重要的讯息,正想努力分辩。
      
      但很快,身旁的说话声音放大了,她想让说话的人安静下来,结果一张口,意识瞬间回笼,她清醒过来。
      
      “温姐,你醒了?”任宁见她醒来,忙关切的凑上前,“你刚才突然就晕了,把我们吓一跳。”
      
      说实在的,她原本挺怕这个经纪人,对方能力出众,待她却冷淡。她知道自己没学历没本事,就连交际应酬都一塌糊涂,连唯一还算不错的脸,搁在对方旁边也显得有些素淡。
      
      就她觉得温颜应该挺后悔签下她,被嫌弃被冷待也正常。
      
      所以对温颜,她一直都是既仰慕又畏惧,总是敬而远之,可经过今晚,她对她却多了几分依赖。
      
      被强者保护和维护过之后,自然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对方。
      
      所以,她此刻的关心和担忧都是发自内心的。
      
      温檐发现自己还在行驶的保姆车上:“我晕了多久?”
      
      “五分钟左右吧。”前排副驾的小助理回道,并告诉她他们已经改了方向正准备去医院。
      
      “我没事,还是照计划回酒店吧。”温檐蹙眉揉了揉太阳穴,重新靠回椅背。
      醒来之前,那些讯息已经完全消散了,她什么都没捕捉到,只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错过了很重要的讯息。
      
      ####
      
      温檐睁开眼,入眼的依然是酒店房间雪白的吊顶和精致的水晶灯,落地窗前的窗帘半拢着,天已经亮了。她没回去,还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
      
      她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手间,经过镜子时视线余光掠过镜面,吓得她差点瘫了。
      
      镜子里的女人只穿了件T恤,堪堪盖住内.裤,两条逆天长腿又白又直,微卷黑发长至腰间,因为卸了妆,脸色略微显得有些苍白,眼下有淡淡青痕,但原本成熟妩.媚的五官却因此透出了一些脆弱感。
      
      没化妆的温颜,也是个大美人,没有刻意营造出来的成熟犀利,更多了些纯粹的软.媚气息。
      
      可对温檐来说,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光看着就如同一个鬼故事,尤其在刚醒来脑子还不是很清楚的时候……
      
      同样在拳馆工作的小忠很喜欢看穿越小说,整天安利各种穿越到异世界从默默无闻到站在世界顶端变身强者的故事,百看不厌,看入迷时偶尔还会感叹为什么自己就遇不上穿越这种事。
      
      可现在遇上这种事的温檐只想穿回去。
      
      穿成别人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有什么好,她对经纪人这个职业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入股的拳馆人气口碑都做出来了,正要开第三家分店;她上个月刚还完房.贷,已经再次贷.款订购了一辆车;她月底要去参加全国赛区的泰拳大赛,下个月还有自由搏击大赛等着她;她有一群志趣相投的好友,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三不五时的宵夜聚会,生活过得自在极了。
      
      她一定要想办法穿回去!
      
      温檐想了想,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复制穿过来之前发生的事。
      
      温颜已经两天没在剧组露面了。
      
      拍戏的间隙,苏遇森坐在休息椅上,有些心不在焉的翻看剧本,连之后和他有对手戏的小翘坐到他旁边和他说话都没留意。
      
      事出反常必有妖,之前几天温颜几乎全程陪他待在剧组,但从那晚之后,她一次都没露过面。
      
      如果她是因为有其他事要忙,离开剧组他都觉得正常,可偏偏他从工作人员那里打听到,温颜还没退房。人还在,却每天闭门不出,反而让他心里有点慌。
      
      怕什么来什么,这天苏遇森收工的时候,收到了温颜的短信。
      
      “晚上九点,来一趟我房间,一个人。”
      
      苏遇森:……

  • 作者有话要说:  白苏:颤抖、弱小、无助、可怜……
    友情提示:黑苏会在温BOSS攻略完白苏之后才回来 = 3 =~
    黑苏不需要攻略,他会自己攻略自己:)
    PS:文案1是白苏,文案2是想伪装成白苏的黑苏~
    -----------
    日更,求不要养肥,养肥会让我没有动力呜呜~_(:з」∠)_
    ----------
    感谢在2021-03-10 12:10:47~2021-03-12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书荒得瑟瑟发抖 2个;柚子哈哈、曰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音 20瓶;rita 10瓶;歆楹 6瓶;柚子哈哈 3瓶;Yummy'X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