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危险 ...

  •   鹿幼歌站在窗外,视线落在绿豆眼的身体上。
      
      很显然,这个绿豆眼跟之前的冲锋衣是一起的,却远不如冲锋衣谨慎。她刚刚就听到声音躲在隔壁教室,而绿豆眼却没有检查周围的意思。
      另外一点:锁门办事,不锁后门。
      
      这么嚣张,要么没脑子,要么有底气。
      
      但这次跟冲锋衣不同,冲锋衣的消失不会跟她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而这次,有曲晓冉这个当事人以及目击者。
      
      鹿幼歌站在窗外漠视着——
      
      绿豆眼脱掉衣服之后,准备脱掉最后一层遮底裤。但就是在脱层遮底裤的时候,似乎受到了什么阻碍,手在那层布料上放了得有一分钟,底裤纹丝不动。
      
      他低声骂了一句,而后似乎注意到曲晓冉的动静,龇开一口黄牙地笑道:“你放心,哥哥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他放弃了跟底裤纠缠,附身准备覆盖上去。
      
      窗外没了鹿幼歌的身影。
      
      *
      
      “嘭——”的一声巨响。
      
      身上的压制感刚下来,就消失不见,曲晓冉衣服完整,心脏砰砰直跳,缓缓睁开眼睛,瞳孔里倒映出本应该早就已经离开的鹿幼歌的身影——
      
      鹿幼歌手里拿着一个灭火器,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一如既往地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湿漉漉的小鹿眼弯成月牙,小巧的嘴巴微微翘起,露出一点点白色的小虎牙尖jiojio,似羞带怯乖巧可人。
      
      是平日她们这群无痛当妈的最喜欢的样子。
      
      但在鹿幼歌脚下,是被砸翻在地的绿豆眼。
      
      曲晓冉眼泪瞬间涌出来。
      
      “你他妈?”绿豆眼落地的瞬间,像个球一样快速转走,但在要站起来了的时候,又被自己脱下的衣服给绊着踉跄了下。
      
      他心理一个咯噔,这个时候一秒的功夫就是关键,绿豆眼没敢托大,手里瞬间多了一个球形的道具,就要往鹿幼歌身上砸。
      
      鹿幼歌却更快,一脚踩在绿豆眼的手腕上,同时手里的灭火器对着绿豆眼的口眼鼻死命地喷。
      
      绿豆眼张嘴要骂,正好全进了嘴里。
      
      鹿幼歌盯得准,趁着绿豆眼睁不开眼,一手抡起灭火器,就往绿豆眼脑袋上砸。
      
      一下又一下,直到人彻底晕了才停下来。
      
      鹿幼歌放下灭火器,转头帮曲晓冉解开绳子。
      
      曲晓冉手一松开,懵了两秒,猛地起身一把搂住她哇哇哭出来,“老娘他妈的吓死了呜呜呜!”
      
      “我好害怕啊呜呜呜,我真的好害怕,我差点以为……我好怕呜呜呜,崽崽,我真的真的,好害怕呜呜呜”
      
      鹿幼歌呆懵懵地被抱着脖子,半天不知道做什么。
      
      过了好半晌,鹿幼歌才回忆起之前养父是怎么哄哭泣的孩子,僵硬地拍了拍曲晓冉的后背,迟疑地问道:“我把他打晕了,趁着警察叔叔没来,晓冉要去出气吗?”
      
      曲晓冉猛地一顿,扭头看向晕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绿豆眼。
      
      绿豆眼全身脱得只剩下一个底裤,脸被砸得肿成包子,看起来非常凄惨狼狈。
      
      曲晓冉眼底倏地升起一股恨意,不知道从哪爆发出的一股力气,猛地爬起来,抬脚对着绿豆眼小腹下子孙根的位置狠狠地踩下去。
      
      “该死的ws男,让你占我便宜,让你恶心我!老娘阉了你!”
      
      绿豆眼被生生痛醒,睁眼就看到一只板鞋朝着他命根子踹,一脚比一脚狠,瞬间就清醒了,狰狞地看着她,“你、找、死!”
      
      他手指动了动,手上出现张卡扑克牌。
      
      不等他有动作,旁边时刻盯着的鹿幼歌,打开灭火器又一阵喷。
      
      一连几下下去,绿豆眼从咒骂尖叫到求饶,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小,似乎要死了。
      
      曲晓冉入了魔一样,不管不顾地使劲踹。
      
      眼看绿豆眼下半身那玩意,被踩成了肉糜,站在一旁的鹿幼歌开口道:“晓冉?晓冉。”
      
      曲晓冉停下来,胸口起伏着,转头看向鹿幼歌,腿一软就跌坐下去,突然想到什么,猛地将沾着肉糜的鞋子蹬掉,甩飞出去。
      
      她看着鹿幼歌,瞬间就崩了,失声痛哭,“学校怎么回事啊?老富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人渣!”
      
      “为什么啊?!人呢!他们人都去哪了!啊?!”
      
      鹿幼歌从口袋里将绳索掏出来,将看起来似乎晕过去的绿豆眼绑了起来,尤其是对方的手压在里面,直接裹成了粽子。
      
      确定对方不管是不是清醒,都绝不会有能力再反杀后,鹿幼歌蹲下身,将绿豆眼先前拿在手里的球形物体跟扑克捡起来。
      
      不对劲啊,冲锋衣的绳子,还可以解释,是她背对着没看到。现在在眼皮子底下多出来两个物体,而且刚刚她似乎在绿豆眼头上看到了两个长条……事情真超纲了,不会真耽误她高考吧?
      
      鹿幼歌眼里满是凝重。
      
      那边曲晓冉还在抽噎,鹿幼歌不再想那些,快速将东西塞进校服口袋里。径直走到曲晓冉面前,伸手将她抱住,这次鹿幼歌的动作明显熟练很多。
      
      曲晓冉顿了顿,将眼睛埋在鹿幼歌肩窝,闷声哭起来。
      
      鹿幼歌不厌其烦地抚摸着她的脊背,像个慢吞吞的大人,不熟练地哄着哭闹不止的孩子一样,“晓冉乖,没事了。乖乖,没事了,没事了。”
      
      曲晓冉没哭多久,抽抽搭搭停下来,从鹿幼歌怀里退出来,看了一眼昏迷的绿豆眼,又低眸收回视线,“教室里……嗝……我们……嗝先回嗝去嗝?”
      
      鹿幼歌见她情绪稳定了,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纸给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鼻涕泡。
      
      曲晓冉抽噎着打嗝,泪眼汪汪看着鹿幼歌。
      
      鹿幼歌将她扶起来,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个水果硬糖,是曲晓冉给她的,抬手递过去,认真道:“很甜的。”
      
      她记得每次有小孩哭,养父就会给人家变戏法,变出糖果,小孩子吃了糖就不哭了。
      然而戏法有什么用呢?肯定是糖安慰了小孩受伤的心灵,所以哭,吃糖就对了!
      
      曲晓冉又想哭了,但她抽噎着忍住了,接过糖没吃,看着昏死过去的绿豆眼,眼底生平头一次有个明确的恨意,“这个人嗝怎么办啊嗝?”
      
      鹿幼歌眨了眨眼,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吃,但是也没有再问。听到曲晓冉后面的问话,走过去拖着绿豆眼往外走,打开走廊的玻璃窗,将绳子另一端拴在窗户上。确定栓牢了,鹿幼歌一提气,将人提起来,扔出窗外。
      
      这是五楼,挂在窗外,摔下去估计当场也就没命了。
      
      可是她绑得很结实,而且是担心对方再对弱小的他们行凶,才会出此下策的。
      就算他真的掉下去了,跟她这只崽崽,可没有什么关系。
      
      崽崽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鹿幼歌毫无心理负担地想。
      
      曲晓冉:“……”
      
      “这样,等警察叔叔来就好了。”鹿幼歌转过头认真道,“不用担心他会回来找我们。”
      
      也、也行吧。
      
      曲晓冉现在有点雏鸟情结,将鹿幼歌当成依靠,鹿幼歌说什么是什么。
      
      两人回到教室后,曲晓冉的样子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赤着脚、左脸肿成桃子有明显的巴掌印、头发跟鸡窝似的,手腕上有红印,身上的校服也皱巴巴的。
      
      “怎么回事!”同学们看着她又惊又气,“谁打你了?!”
      
      “在这干什么啊,赶紧的去医务室啊。”
      “哪个孙子打的?我家有律师团,妈的吿不死他!”
      “你是不是傻?就这么被打?怎么不跑!怎么不喊人啊!”
      
      ……
      
      说着就有人打电话,要报警。
      “监控开着呢!”同学道,“去死角打。”
      
      “避个屁!”向来文绉绉的学委骂道,“在学校里学生受伤,还没找学校的事呢!”但他向来是不带手机进教室的。
      
      “对!快打电话!救护车也叫上,验伤!”
      
      这次没有人再去担心“钓鱼执法”。
      
      “妈的我不信了!法制社会,还真有人上学校闹事!”金元宝骂骂咧咧掏出手机,等手机没拨打出去之后,才看到信号格是空的,惊愕道:“没信号?!”
      
      “怎么回事?”
      
      “没信号?什么意思啊?金地主,你行不行?”又有人掏出手机,这次不用打,他直接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信号格是空的,“我也没有信号?”
      
      这下子所有人都有些慌了,全都掏出手机。
      
      “我也没有。”
      “我也是。”
      
      ……
      
      学生渐渐害怕起来,之前被当成玩笑话的班长的话,再次被提了出来,“班……班长说得不会是真的吧?学校里的人都不见了?有人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恐怖/分/子?”
      
      ……
      
      鹿幼歌是个没有电子产品的贫困生,没有参与学生们的讨论。
      在那群女生将曲晓冉接过去的时候,就自己走到座位前,坐了下去。鹿幼歌掏出来自己的口袋本,写了两笔,又收了起来。
      
      “别慌,别慌!”有人站出来安抚。
      
      鹿幼歌随手掏出颗糖,一边剥糖纸,一边抬头去看——
      说话的是个非常精致的女孩,披着乌黑亮丽的长发,耳后夹了一个雏菊的发卡,嘴巴上涂了亮晶晶的透明唇膏,在一众素面朝天的高中生里,另一种精致的美丽。
      
      她是文艺委员,是公认的校花,名字叫班小花。
      
      “说不定是屏蔽仪。”班小花道,“我们考试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很正常的,别慌,慌了就输了。”
      
      “现在我们等班长他们回来。”班小花道,“外面都是白雾,我们不要出去了。”
      
      其他同学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他们一时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先这么着。
      
      班小花见没人在说话,松了一口气。
      她其实也怕得不行,但是班级大部分都是女孩子,贸然出去太危险了。虽然她只是艺术委员,但也是班干部!
      
      “现在我们先处理一下晓冉的伤口,谁水杯里有水拿出来用一下,还有创可贴。”她说话的时候,几个女生陆续掏出了湿纸巾、卡通创可贴之类的。
      
      “我这个创可贴是防磨后脚跟的,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用。”女生道。
      
      “没事,先用……鹿幼歌!你做什么去?”
      
      他们说话的过程中,鹿幼歌拿着好几个水杯,正往外走,闻言停下脚步,一口咬碎嘴里的硬糖,舔了舔沾着糖渍的唇瓣,懵懵懂懂地露出乖巧的笑,“我去接热水啊。”
      
      “现在先不要出去,你要是口渴,可以先喝别的同学的。”
      
      “可是,如果有人闯进来,怎么办?”鹿幼歌温吞道,“热水可以算武器,走廊尽头有消防箱,里面有灭火器,也算武器。”
      
      “有了武器,加上出其不意,我们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其他同学:“……”
      
      鹿幼歌的声音跟她外表很搭,都是软软糯糯的,做事情也慢吞吞的,像只乌龟属性的小白兔。哪怕是现在,她看起来依然是软软糯糯的一个软团子,说话也是温吞柔糯。
      
      所以他们一直以为鹿幼歌是个软糯可爱的萌妹子。可等到听清楚内容,就懵逼了——这么迅速地一如往常地接受了变化,并且积极应战的态度。
      
      就,还挺意外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