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危险 ...

  •   “这不可能,铃声响前,我还跟隔壁班长聊了一会儿。”学习委员下意识反驳,紧接着其他同学也跟着叫嚷。
      
      “我们早上值日的时候,还见了呢!”
      “对啊对啊。”
      
      “安静!”倪臣走到讲台前,漆黑的眸子盯着宋柯,“听班长说完。”
      底下的声音,瞬间消失。
      
      “这就是爱情。”
      曲晓冉小声嘀咕道,显然也是觉得班长说得是个玩笑话,没有当回事。
      
      鹿幼歌没有应和,皱着眉像是在忧愁什么大事。
      “最后几天了,应该不会耽误高考吧?”她小声问曲晓冉。
      
      曲晓冉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被讲台上的倪臣警告了好几遍,才停下来。
      
      “你也太可爱了,崽崽。”曲晓冉靠在鹿幼歌肩膀上,发出慈母的声音。
      
      鹿幼歌抿了抿唇,被曲晓冉胳膊搂住的小脑袋,微微转了转,看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窗外薄纱一样的白雾,变得异常浓郁,像极了学校食堂里乳白色的鱼汤。
      
      早知道,早上就多买几个包子了。
      鹿幼歌忧心忡忡地叹气。
      
      曲晓冉见她叹气,满脸慈母样。
      
      “我已经查看了这层所有的教室跟办公室,没有一个人在……另外,”宋柯眼里带着惊慌,声音也有些颤抖,她看向不当一回事的同学,又看向身边的倪臣,稳了稳情绪继续道:
      “有一群打扮……奇怪的人,正往教学楼这边来。”
      
      两条信息没有什么连接性,也没有任何指向性,只是单纯的陈述。
      同学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相信这种事情,但毕竟是跟学习无关,大家低声真心实感地讨论着。
      
      “高考前的狂欢?”满脑子浪漫的文艺委员猜测道:“学校好会玩啊,我们是不是要配合做出什么反应?”
      
      这个猜测,让所有同学都有些兴奋,这所高中最近几年才建起来的,据说背后是个什么大老板,非常有钱。这个有钱不仅仅体现在高昂的教学设备上,更多的是学生的补助、教师的福利。
      比如:贫困生不仅免除学杂费用,食堂免费,每个月还有额外的补助;
      再比如:教师包吃住,食堂免费,每月还有额外的餐补,一个班不超过35人,按照学生人头给教师提供额外月终奖,杂七杂八的就光是各种奖,几乎抵得上高昂的工资了。
      
      但是学校招生条件非常严格且古怪,三辈之内的家庭情况、学生生平的健康情况等等等等,最后还需要校领导亲自面试。
      教师招聘条件也有一条古怪的,那就是工作日教师不可以离开学校,请假需要校领导签字。
      
      鹿幼歌就是申请进来的贫困生,但是她并没有参加面试。养父生前将所有的东西都处理好了,她直接进学校报道的。
      
      “可能哎!之前不是说要拍宣传吗?”有同学应和,“就咱们这个学校的财力,怎么着也得是个大——动作吧!”
      “宣传拍成真人秀综艺?我们要上电视了?不对啊,这么一搞,哪家家长愿意把孩子送过来?”
      
      “没爸没妈的呗,来了包吃包住还能领钱。”人群里有人嘻嘻哈哈道,“咱们学校这样的可不少。”
      
      “你一个,我一个,明天吃穷老校长。”
      
      这话只有真孤儿或者贫困生接。其他学生早就过了不知轻重的年龄,虽说平时也又熊又杠的,但这种事上也知道要尊重人。
      
      “我没化妆!”鱼骨辫小姐姐惊呼一声,揭开了话题。
      “清醒一点,学校不让化妆很多年了!”金元宝一盆冷水泼上去。
      
      两人一打岔,其他人继续开始聊。
      
      “我觉得,应该会出现什么关卡?就是考我们那种。”
      
      “我觉得不是。”学习委员反驳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战场前磨.枪的时候!搞什么狂欢?再说了,就算搞这些玩意,轮得到我们?”
      
      “这话扎心。”曲晓冉小声跟鹿幼歌道,“不过说的是实话,论成绩也应该是一班文、二班理,跟我们这群小垃圾有什么关系?”
      
      鹿幼歌熟练地小鸡吃米式点头捧场。
      
      “雾气这么大,班长怎么看到的?”
      人群里传来金元宝幽幽问话。
      
      声音戛然而止,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宋柯。
      “看什么呢?”倪臣挡在宋柯面前,眼底带着难以掩盖的戾气。
      
      同学们又齐刷刷低下头,不愧是经历过军训拷打的,动作整齐又快速。
      
      鹿幼歌慢吞吞地撑着下巴,细软的短发垂在脸侧,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塞了糖,鼓着一边腮帮子,抬头盯着两人看。
      
      外表像个小兔子,行为举止却像只懒洋洋的小乌龟。
      
      倪臣看着她,皱了皱眉。
      他对这个转学生并不了解,只是从宋柯嘴里听到过,什么乖巧可爱毛茸茸之类的。但现在,她的眼里没有害怕?甚至还带着——笑意?
      
      笑什么?
      
      “好了。”宋柯拉了一下倪臣的衣角,解释道,“虽然这么说确实很奇怪,但我说得都是真的,或者说是我所亲眼看到的:我之前出去找了几个办公室教室都没见到人,就在要回来的时候,透过雾气看到那几个人在楼下不远处。”
      
      宋柯语气有些不确定,扭头看向窗外,雾蒙蒙的只能看到白,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那么她当时是怎么看到那群人的?她下意识看向倪臣。
      
      倪臣顿了顿,看了一眼后排坐着的体委。
      身材高大的体委在倪臣的示意下,站起来道:“不然男生去看看情况?有外校人进来,不一定安全。”
      
      说完特别熟练地点了几个身材高大、经常搬书抬桌的男同学们。
      
      “男孩子,也需要保护啊。”
      金元宝幽怨道。
      
      宋柯没搭理他,看着体委,有些犹豫不决。
      
      “不,先打电话给老富。”宋柯道,“那群人可能是我看错了,但是教室里跟办公室确实是没人的。”
      
      同学们犹豫没有掏出手机,他们本来就不相信,讨论也是顺着玩,现在让掏手机,小心翼翼问道:“会不会‘钓鱼执法’?”
      
      “对啊,之前老富就发红包在群里,吊出来一群人。”
      “那还是出去看看吧。”
      最后班里人大部分人都支持出去查看。
      
      这是他们住了三年的学校,潜意识还是觉得没什么危险,出去也不是为了查看,就是闹着玩,出去看看热闹。
      
      也有几个不想凑热闹的,在班里待着。
      
      宋柯没办法,她的手机在宿舍里,没带到教学区。跟她一起玩得好的女生,也一样没带过来,唯一一个最有可能带手机的倪臣,为了跟宋柯保持一致,不带手机也有一段时间了。
      
      “有情况就把门反锁上,直接报警,别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
      宋柯离开前不放心地叮嘱道。
      
      学校给二楼以上的楼层,都按上了防盗窗,在教室里将门反锁上,谁也别想进来。
      
      ……
      
      鹿幼歌也出去了,只不过她不是跟着大部队,而是在大部队离开后没多久,被同桌拉出去上厕所的。
      
      作为最后一个离开的,鹿幼歌顺手关上了门。
      
      教学楼的设计是每层楼两个楼梯口,他们的教室在一侧楼梯口,而卫生间在另外一边,中间隔了两个教室。
      
      两人要去厕所,就要穿过走廊。
      
      就像班长说得那样,两个教室里都没有人。
      曲晓冉本来不以为然,现在觉得有些害怕了,实在是太空旷了,哪怕是周末大部分学生都离校了,也没有这么空旷。
      
      可是,她真的挺急的。
      
      曲晓冉看了一眼鹿幼歌,压低声音道:“要不然你回教室吧,我自己可以的。”
      
      鹿幼歌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软糯糯道:“没关系啊,我也想接点热水。”
      
      她提起来水杯示意,不忘露出笑容。
      她一笑,露出了右上的一颗小虎牙,十足十的可爱,跟她手里的保温杯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是个老气的保温杯,看起来有些岁月了,通体是脏旧的红棕色,露出点点银白。杯壁上有一个红色的小丑图案:小丑白面的脸,巨大的红唇龇牙咧嘴在笑,大红鼻头。这个小丑原本不知道是喜庆多一点,还是惊悚多一点。但现在,小丑脸上的油漆都掉了,斑斑点点的,勉强能看出来模样。
      
      冷不丁一看,是非常惊悚了。
      
      曲晓冉已经习惯这个保温杯的样子了,非常感动地抱住鹿幼歌,“真是姐姐的好宝贝!”
      
      两人很快到了卫生间门前,曲晓冉问道:“你不去吗?”
      
      鹿幼歌摇了摇头,乖巧道:“我在门口等你。”
      
      曲晓冉感动非常,给了她一个飞吻,“我很快的!”说完飞快跑了进去。
      
      曲晓冉一离开,鹿幼歌眼里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地一干二净,她没什么表情地掏出一颗糖放嘴里。
      
      没有打铃,早读是七点十分开始,现在怎么都应该过了。
      她转头透过走廊封闭的玻璃看向窗外,一片浓郁的雾气里,不知道隐藏什么东西。
      
      鹿幼歌很快收敛眉眼,回过头拧开杯盖。
      
      卫生间前有一个方形的开水器,能自动杀菌、消毒、烧水,只要开水用完,就会自动烧。以往这个时间点,开水早就用完了,而今天却显示着100°,十分钟之内没有人接过热水。
      
      鹿幼歌将杯子放在开水口下接水。
      
      周围安静极了,只能听到水流缓缓流进保温杯里,发出的撞击声音,以及旁边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
      
      鹿幼歌几乎在脚步声响起的瞬间就将水停了下来。
      
      没有水流声,脚步声就更加明显。
      脚步声很轻,不属于任何一个出去的同学——他们从来不会好好走路,蹦蹦跳跳、踢踢踏踏、拖拖拉拉的。
      
      鹿幼歌看了一眼女卫生间,没有什么动静,这就是没有出来的意思。
      
      而走廊那头是他们的教室,里面大多是正在刷题的女同学。
      
      她停掉开水,拿起杯子拧上盖子。
      
      现如今还没有高考,她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跑回教室。
      脚步声越来越近,杯盖已经拧上了。
      
      虽然现在的情况确实很奇怪,但是他们一班35位高考生,无论怎么样,学校都会很快解决,再不济也会报警。
      
      距离高考就只剩下六天,不能惹出事端——
      脚步声仿佛就在耳边。
      
      鹿幼歌咬碎嘴里的糖,橙子味在口腔骤然炸开,她转身跑到楼梯口。
      
      十几个阶梯下站着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光看腿长就得有一米多,穿着厚重的冲锋衣,几乎在鹿幼歌出现的瞬间,他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
      
      相貌普通,眼神充满戾气,绝不是什么善茬。
      
      鹿幼歌握着保温杯头也不回往上跑,丝毫没有要周旋的意思。刚刚那一眼,她看得很清楚,男人几乎在看到她的瞬间,就摆出了防备进攻的姿势。
      
      仿佛他们是天生对立的敌人,不会因为女人、孩子、弱小这些因素就罢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