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心湖公园在村子的最东边,是樱花街和邻村的分界线。
      周然和李唯穿过花市,穿过来时的街道,沿着花田边的小溪一直走到公园门前,周然惊奇的发现这个公园的外观和自己家附近的公园极其相似,简直就是缩小版的一样。
      周然站在公园门口,没有踏进去,而是谨慎的观察起来,李唯走了几步回头发现他没有跟上,又退回去问他怎么了。
      周然抱起手臂歪着头沉思了会儿,说:“这个公园跟我家附近的那个好像,我当初就是在那里进入的游戏。”
      “那你觉得这个公园里会有拼图吗?”
      “不确定,六个地方,四块拼图,就说明有两个地方是没有拼图的,但谁又能肯定自己负责的地方百分百没有拼图呢,咱们现在就两个人,所以只能慢慢的找,今天找不完也没关系,明天再继续找,要仔细不要着急。”
      周然掏出准备好的纸笔,说:“咱们可以一边找一边把公园画下来,然后让街长把自己在公园的路线标注出来。”
      两人在公园边找边画,把公园内的场景都仔细的画了出来,公园虽然不是很大,但有很多弯弯绕绕的小路和岔道,两人转完一圈已经到下午了,周然看了看天气觉得可能会下雨,跟李唯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回去,免得一会儿下雨了又没拿伞,不方便。
      天越来越黑,经过花市的时候好多商户都在收摊,周然和李唯随便找了一家没关门的餐馆,点了东西,决定吃完饭后就去街道办找街长问清楚他在公园的行动路线。
      结果两人刚吃完饭,出来餐馆的门还没走几步路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幸好餐馆离居民楼不算远,两人快跑了几步就回到了居民楼,结果在一楼的沙发上看到了本该在街道办找拼图的江凯和郑梦杰两人,江凯看到他们俩,走过来打招呼:
      “你们都找完了?回来的可真及时,要是再慢一点衣服都要打湿了。”
      周然:“我们找的是公园,还没有找完,看天气不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就先回来了,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江凯:“没有,我和郑梦杰找了两三遍都没有找到,本来想多找几遍,可我看他都快站不住了,就回来了,和你们也就是前后脚吧。”
      “其他人呢?没回来?”
      “不知道,我只遇到你们了。”
      看了看外面,雨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周然就先回房间,拿出今天画的图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他发现心湖公园和自己家附近的那个公园十分相似,甚至连散步的大体路线都一样,他隐约觉得公园肯定有一块拼图,而且就藏在自己平时散步时行走的路线中。
      外面的雨还在噼里啪啦的下着,丝毫没有要减小的痕迹,不由得担心起还在外面的同伴,这么大的雨,要是在室内找还好,要是在室外,不知要淋成什么样。
      正想着呢,门口就传来响动,门打开后外面站着跟落汤鸡一样的杜德雷,他和白岚一起抽中去了街长家。
      他抱怨道:“这雨太大了,我跟街长借的伞完全没用,还是打湿了。”
      周然有些奇怪的问道:“街长在家?没去街道办?”
      “是啊,一直都在家。”
      又赶紧让杜德雷去洗澡换衣服,免得感冒着凉了,又问起孙东,杜德雷说他跟着余雪去了培育基地。
      临近晚饭点,其他人才陆陆续续地回来,无一例外都浇成了落汤鸡。
      晚饭是大家一起在食堂里吃的,因为郑梦杰的加入气氛变得有些怪怪的,原本是想让他在房间里休息,打饭上去给他的,但他坚持要跟大家一起吃,于是大家都沉默地吃着饭,没人说话。
      吃着吃着,郑梦杰突然跟大家道歉:“对不起大家,都是因为我的错,事情才发展成现在这样的,因为我的侥幸和任性导致了张文语的死亡,现在身体还变得这么虚弱,成了大家的拖累。”
      余雪看了眼孙东,孙东又看着周然,周然立刻看向周怡元,周怡元:“事情发展到现在也不是你的错,你也是第一次玩嘛,不清楚规则也能理解。”
      接着,她又问出了那个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不过,你们俩那天为什么没有回来?”
      郑梦杰有些悲伤地说道:“我本来是不信这个游戏的,以为是恶作剧或者其他什么的就想着离开这里,就撺掇着张文语跟我一块儿走。”
      “我以为只要走出这个地方就可以回家了,就问了这里的人在哪里坐车可以出去,出了这个地方后又问了去清安市的怎么走,可他们都说没有听说过有个清安市,我以为是他们都不知道,想着到城里去应该会有人知道。”
      “那时候已经很晚没有车了,我和张文语就走了很远的路,然后他说很晚了,他也很累了,想休息一下,明天再走,我就准备找一个住宿的地方,结果突然刮起了很大的风,刮的人全身疼,我想走快点离开这里,张文语突然倒了下来,在地上打着滚说自己很疼,让我救救他,可我也很疼啊,后来的事我就记不太清了,我清醒的时候在房间里了,后来我看到了你们留给我的那张纸条上写着的规则才明白是我害死了张文语。”
      吃完饭,雨终于小了一点,看了看时间还早,周然和李唯一起去了街长家,想要问清楚街长在公园的行动路线,街长仔细的回忆了那天自己在公园走过那些地方,又做了些什么,例如喂鱼啊,看两个老头下象棋啊之类的,周然又详细的问了在哪个地方喂的鱼,两个老头又在哪里下象棋,街长又详细的给他说了方向,周然一边听,一边在画上标注出地点和事件。
      画好了路线,周然又开始不动声色的观察起街长的家,房子是普通的二层小楼房,屋子内木质结构较多,有很多的收纳隐藏空间,找起来也要费不少功夫,看着看着突然发现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九点四十五分了,两人连忙告别了街长,紧赶慢赶的才在九点五十九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周然刚踏进房间把门关上,‘叮咚’一声,灯熄灭了,一转身,孙东和杜德雷都坐在房间内的椅子上盯着他,两人都已经洗漱好换了睡衣,但是都没躺在床上,看样子是等了他很久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卡了很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