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即使被训斥也没关系 ...

  •   听到季翎说要跟我做朋友,我先是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他为啥会这么说。
      
      后面我转念一想,搞定作业可是我在这里非常重要的事,他学习这么好,以后能用到的地方肯定很多,说不定考试的时候还能抄点。
      
      于是我开心地对他说:“成交!”
      
      在我拿到了他所有的作业本后,打开一看,我懵了。他的字写得确实飘逸,不是一眼就能认出的那种,但是勉强还能看。
      
      真不懂他长得白白净净的,字怎么写成这样。
      
      第二节晚自习,我一边研究他的字,一边抄完了所有的作业。
      
      下课后我伸了个懒腰,去外面上了个厕所之后站在走廊上吹风。
      
      今天的天气难得的凉爽,我闭上眼睛,向走廊外伸出手。
      
      天空中的月亮又大又圆,光芒万丈,今天应该是满月吧。
      
      真是良辰美景,奈何我却要待在这里上自习,不能和好朋友们出去玩。
      
      真是惆怅,我到底来这里是要干嘛?斩断过去的情丝,完全改变对金绀的迷恋吗?
      
      可是做到这些以后呢?
      
      我觉得自己在一个熟悉又充满陌生的世界里,知道身边的人都不知道的事,但是又不能跟他们说。
      
      我竟突然感到有一些孤独,虽然现在我的周围异常热闹,走廊里的人比比皆是,笑声,说话声不停充斥在我的耳边。
      
      原来,回到过去我还是一个人。
      
      第二天做课间操的时候,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碰到了一位我的旧友。
      
      那时我正巧上完厕所,准备回到班级队伍里等待做操。
      
      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回过头看,竟看到了笑容满面的初中同学江笑温。
      
      我顿时被吓了一跳,心里五味杂陈,惊喜,慌张,开心,难过,惋惜,抱歉......
      
      我的心情无法用一个或者几个词语形容,总之,很复杂。
      
      我看着他,看了很久,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说话。
      
      我们真的有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了,而且是,永远不会再见的那种。
      
      良久,他看着我,有点疑惑地对我说:“怎么啦?不认识我了吗?一直不说话。”
      
      听到他对我说的话,我连忙解释道:“没有,怎么会,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只是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我......”
      
      “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啊。”他看着我,向前走近一步。
      
      “我......”我真的很想念你。我在心里说。
      
      “对了!快告诉我你在哪个班,我好去找你玩,我都不知道你在哪里。”我突然想起来要问他这件无比重要的事。
      
      “318。”他笑着说。
      
      一声口哨吹响,我们该回去做课间操了。
      
      “好的,我记下了,我会去找你的,一定!”“好!”说完我们便各自转身走了。
      
      做完操以后,我回到教室,想起过了这么多年再次看到江笑温这件事,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连开始上课了我也不知道。
      
      我一直在发呆,课本也没打开过。结果就被眼尖的化学老师点名回答问题,化学我哪懂啊,我可是个十足的文科生。
      
      我站起来,一时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全班人的眼神都落到我的身上,以前我是极不喜欢这种感觉的,还好现在的我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学姐,这种在众多人的面前做公众演讲的场景早就习惯了,好吧这也不是公众演讲,只不过是回答一个问题。
      
      现在我可不是害怕说话,而是尴尬不知道说啥,这题我完全不会。
      
      看到老师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烦,我打算跟老师直接摊牌说我不会做。
      
      然而,我刚说出“老师”两个字之后,季翎就把一张纸条悄悄递到我的桌前,还轻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角。
      
      我转过脸看着他,他向我眨了眨眼。
      
      害,我怎么忘了我身边还坐了个学霸呢?
      
      我把他递给我的纸条上的答案念了出来,老师才让我坐下,然后她没好气地对班上同学(实际上是对我)说:“有些人一上课就发呆睡觉,回答问题只知道问别人,自己什么都不懂,看你们考试怎么办!”
      
      我抿了抿嘴,慢慢打开化学课本,然后一手撑着下巴看着讲台上的老师,两眼无神,根本听不下去。
      
      此时的我并不在乎老师说的话,也根本没有仔细去看那张季翎递给我的纸条,纸条上的字明显比之前他作业本上的字清晰了很多,像是一笔一划认真写下来的。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我的脑袋里都在想着很久不见的江笑温......
      
      中午回宿舍的时候,寝室长尚思静问我今天上课怎么了,我沮丧地对她说:“没什么,我也不知道,就一直在发呆,听不下去课。”
      
      “难道是有什么心事吗?”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我遇到了一个我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的朋友。”我淡淡地说到。
      
      “谁啊?为什么永远不会再见到?”她显然一副不能理解我的话的样子。
      
      “就是我以前的同学,他出了一些事......”我欲言又止,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件令人难过的事。
      
      “哎!别想那么多啊,遇到了不是件好事吗?”她笑着说。
      
      “对哦!不管怎么样,不管以后怎么样,能遇见就是一件好事,我得做点什么。”我像是如梦初醒一般,心情顿时舒展开来,开心地抱了抱寝室长。
      
      下午的时候,我想了一下要为我的这位朋友做的事。
      
      我在便利贴上写了“318”这个数字,然后贴到我的书立上。
      
      上课的时候我悄悄给江笑温写了一封信,见面说不清楚的话就写到信里吧,我打算今天晚饭过后就去送给他。
      
      我在信中写道:
      
      亲爱的老同学!很抱歉,之前一直没有去找你玩,只是因为那时我还在适应高中的生活。我们在初中就是很好的朋友,我不会忘记我们以前的那么多的开心的回忆。
      
      对于之前我的那些不成熟的举动,我感到很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对你,很开心也很感谢虽然我以前对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你还是愿意跟我做朋友,是我以前不懂得处理朋友之间的事,我太幼稚也太自私了。
      
      对不起,我现在长大了,我明白你对我的重要性,让我再做你的朋友吧,希望我们在高中有更多美好的回忆。
      
      写完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之前江笑温生日的时候,我原本是要送他一个生日礼物的,我还特地去学校外面的商店里选了好久,选到一个粉红条纹的折叠本,用来记录一些计划啊琐事之类的最方便了,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会喜欢粉红色。
      
      但是后来硬是没送出去,即使我在那个本子上写下了“送给江笑温,江笑温生日快乐!”,我还是不好意思将这个礼物亲手送给他,挺遗憾的,我这个人就是拉不下面子。
      
      这个本子一直放在我这,上大学我也一直放在身边。
      
      我赶紧去课桌里找这个本子,果然被我找到了。
      
      我看到以前自己在本子上写给江笑温的话和旁边画的笑脸,突然觉得,如果当初我没那么在乎面子该多好,这个本子不应该在我的手里的。我决定将这个本子和信一同送给他。
      
      晚上吃饭以后,我回到教室去拿本子和信,刚好看到季翎坐在课桌上,安安静静地写着什么。
      
      见我回来,他突然对我说:“能把你的杂志借我看吗?我挺想看的。”
      
      我没想到他也会对这些杂志感兴趣,有些还是言情故事,不过我挺开心他找我借东西的,算是报答他的“恩情”吧。
      
      我开心地对他说:“这些杂志不是我的,都是我找朋友们借的,不过你想看当然可以呀,我觉得她们也不会介意的哈哈。”
      
      说着我从课桌里随便拿出几本杂志递给他,其中好像就包括几本言情。
      
      “谢谢,我会快点看完的。”
      
      “不用谢啦,慢慢看,不着急。”我正要走的时候,他又叫住我说:“你要去哪吗?”
      
      “我要去干件大事儿,哈哈!”我一边笑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
      
      此时的我心情有点紧张又有点激动,我小心翼翼地拿着手里要送出去的礼物,漫不经心地走下楼梯,穿过热闹的操场,耳边突然响起学校广播站播放的歌,仔细一听竟是动漫《未闻花名》的主题曲。
      
      这首歌我在大学里才开始听,我的身边总有一群热爱动漫的朋友,他们总跟我提起这部动漫,可是我一直没有看过,不过我很喜欢这首歌,它能让每个听这首歌的人都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吧。
      
      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了318班这个教室前,我叫了一下站在走廊上的同学,请他帮我叫一下江笑温。
      
      他走了进去,在教室门口大喊了一声江笑温,不一会儿,江笑温就出来了。
      
      他看到我来找他,有点惊讶地说:“这么快就来找我了?”
      
      我笑了一下,说:“是啊,有东西给你,我给你写了一封信,要说的话都在里面了,还有这个,是之前本来要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拿着吧。”
      
      他的眼神有点呆滞,也许并没想到我会为他做这些吧。
      
      我记得很清楚,以前我们在高中的相处就比较冷漠,有一次我偶然在食堂遇到他,我们坐在一起吃饭,其中谈到了初中的时光。
      
      他那个时候对我说,“你知道你那个时候有多高傲吗?真的很伤人”。
      
      他的这句话我一直记得,且对我的内心也有了一定的冲击。
      
      我开始回顾我初中时候的行为,我那个时候确实性格很孤僻,不似高中时候的活泼开朗,我不喜欢跟别人成群结队的样子,看到不喜欢的人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江笑温是我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之一,他很奇怪地总是主动找我说话,下课了也经常来找我玩,喜欢跟在我后面,总是我去哪他去哪,他的这些行为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很开心,有时候也会让我很烦恼。
      
      直到有一次我偶然听到班上同学的议论说他喜欢我,一听到这种话我就很生气,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别人的议论,至此以后我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我不再接受他总是跟在我的后面,即使他跟我说他并不喜欢我,我也再不想让他做我的朋友了。
      
      后来回想起这件事,我确实觉得自己当时做得太过分了,我自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我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成绩优秀,安分守己,跟那些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早恋的人不一样,那时的我,宁愿伤害别人也不愿天天被大家议论,真的就挺自私的。
      
      想着以前的事,我一下恍了神。
      
      看到我双眼无神发呆的样子,江笑温大声地在我耳边喊道:“想什么呢?!”
      
      我被这雷鸣般的声音给吓醒,忙问:“怎么啦?!”
      
      “你怎么发呆了,我刚说什么你听到了吗?”
      
      “什么?我没听到。”“我说——”他提高音量,“谢谢你!没想到你还会给我写信送礼物,我挺开心的,接受了!”
      
      听到他说完这些话以后,我突然觉得有点想哭,我忙转过身去偷偷用手擦了擦眼睛。
      
      “没事,其实我还想说,对不起,以前的我很自私,我伤害了你,伤害了一个这么好的朋友,我........”我看着他,他的嘴巴微微张大,像是很震惊的样子,他定定地看着我。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转而看着地面说:“我真的很对不起你。”过了一会儿,还没等他说话,外面响起了一阵铃声,该上晚自习了。
      
      这时候我们才感受到,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
      
      “我们还是好朋友,我原谅你,快回去吧。”他快速的说完,用眼神示意我快回去。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听到他那句“我原谅你”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很开心。
      
      “快走啊,上自习了!”看到我还没走他着急地说。
      
      “好!我走了!下次见!”我边说边往后退,然后笑着转身开始一路狂跑,外面渐渐黑了起来,跑步的时候能感受到一阵风,我边跑边在心里不断地重复他的那句“我原谅你”。
      
      这句话我在心里重复了百八十遍,好像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我心里面的结终于解开了一样,我感到如释重负,一身轻松。
      
      操场上已经空无一人,周遭都很安静,大家都已经在教室自习了。
      
      我一个人在有点黑的操场上往我的教室走去,却也不觉得孤单。
      
      我的心里暖暖的,虽然等下可能会因为迟到被扣分,或者刚好被班主任撞见训斥一下,那也毫无关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