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跟我走 ...

  •   刚等完妹妹化妆,就来了一拨老熟人嘉宾,看来为了准备收官做好了准备啊。没寒暄几句嘉宾就跟着我们出去扫地去了,这应该算是那么多劳动中最舒服的一个了,除了晒之外。没办法,阴凉地段还是得留给妹妹她们。
      
      妹妹负责的路段和我们负责的路段距离还是很远的,准备出发去卖胶的时候只能用吼的方式通知妹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喊着“跟我走”,不过后来想想就觉得有问题,万一妹妹连前面那几个人喊的“妹妹”都没听到的话,我这句“跟我走”就更让妹妹一头雾水了,再有下次还是得连着妹妹一起喊。
      
      马上到中午吃饭了,妹妹她们为今天走的嘉宾准备了节目。看着妹妹能够在节目里越来越放得开,我这个当哥哥的也是很开心的。不过后来吃中饭的时候听到黄老说想起女儿谈恋爱会气死,我就想起网络上说的“黄老的镰刀”,那是第二季妹妹来的时候何老故意提到这话题,让黄老当场就拿出镰刀还说了句“我不会放过彭彭的”,可太吓人了。
      
      这边话刚说完,那边妹妹和她闺蜜就开始讨论起这事来了,具体谈的什么听不清楚,只隐约听见一句“欺负你就打他”,奇怪,这两天自己身体不好,发烧,都贴着散热贴,还要经常休息,就很少和妹妹互动了,其余时间也都在和黄老待在一起帮忙,让妹妹去陪她闺蜜了,哪有时间欺负妹妹,怎么就计划着打我呢?太可怕了,全世界都在针对我啊。
      
      虽然有点发烧,但该和嘉宾一起high的时候我是不会拖后腿的,直接来了一首洗脑歌,太欢乐了。不仅high的时候要在一线,干活的时候也要在一线,毫不犹豫就背起背篓冲向向日葵,不过此时也接近晚上了,太阳没那么猛烈了,而且向日葵还能挡一挡阳光。就在我和何老摘向日葵的时候,突然听到妹妹在唱“我哥在哪里呀我哥在哪里”。我回头一看,妹妹正拿着向日葵走过来,我很默契地把背篓转过去,随之而来的是被放进背篓的向日葵,和一句“原来我哥哥在向日葵里。”我是有点累了,但听着妹妹唱歌,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同时我也在感慨,自从妹妹的闺蜜来了之后,妹妹好像就变得更小女孩了。
      
      采完向日葵回去,妹妹和她闺蜜要录个唱歌视频,正好没什么活干,我也就坐在秋千上,舒舒服服地荡着秋千,安安静静地听着歌。有人在厨房干活,有人在坐着听歌,有人荡着秋千,天色渐晚,灿金色的光洒在那对姐妹花的脸上,一颦一笑,青春美好,歌声动人,夏天的风。这一切就好像在拍电影似的。
      
      我看着妹妹,微微一笑。和妹妹的相处从一开始的相爱相杀,到刚刚妹妹唱着歌找自己,再到现在岁月静好互相欣赏,妹妹真的长大了。这种感觉,是一种不需要开怀大笑的快乐,是一种安安静静却不会觉得无聊的欢欣,突然我有点能理解黄老了,这么美好的妹妹不知道要便宜了谁,想到这,我都想举起镰刀了。
      
      不过这歌还挺好听的,我也得唱一唱。结果刚想哼一句的时候就忘词了,妹妹笑着看了我一眼,这眼神,是了,是那个追着我打的妹妹的眼神了。嘿我就不信了,这歌我还能不会唱不成,等我练练,以后肯定能唱得很好的。
      
      很快,向日葵差不多弄完了,这时候妹妹的闺蜜走了过来,给妹妹递了一束小捧花。只见妹妹接过花,想了想,突然就冲我笑了,还用双手拿着花递了给我,“送给你。”我当场就愣住了,心里闪过很多想法。也许在妹妹递给我花到我拒绝的时间间隔就一秒,但一秒对我来说,很,漫,长。
      
      看着妹妹递过来的花,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和笑容,我也谈过恋爱,这太像是女生喜欢男生的表现了,而且双手捧花送给男生的行为,女生都很难做到,更别说是又害羞又内向的妹妹了。难道说妹妹真的喜欢我吗?没来得及细想这个问题,我开始疑惑妹妹为什么会把闺蜜送给她的花直接说送给我呢?这样不是很伤闺蜜的心吗,而且也很不友好,尤其是在镜头前,分分钟会被黑的。而且在妹妹递给我花的时候,我留意到她闺蜜的眼睛抬了一下,我都能想象出这个时候她内心的潜台词——“妹妹,这是我送你的花,你怎么转手就送给你哥哥了,在你心里我这个闺蜜比不上你哥哥吗?你该不会是喜欢你哥哥吧。”
      
      最后脑补的一句是基于第一个想法的,而且这时候她闺蜜还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就更像是要特意给我和妹妹留空间了。于是乎我拒绝了。虽然拒绝之后妹妹还是笑着,但我好像还是看到了妹妹眼神里的期盼一下子变成了失望。我是不是伤害到妹妹了,心里有点不安,所以我决定哄一下妹妹,在妹妹打喷嚏的时候模仿她,一来可以帮妹妹挡住打喷嚏的声音,二来可以逗逗妹妹。虽然妹妹成功被我逗笑了,但眼底那一丝失望却没有消失。
      
      晚上我们玩得特别开心,这几个老熟人来了之后的氛围真的太好了,真的会有那种忍不住想笑的冲动,足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忘记一切烦恼,只沉醉在此刻的欢声笑语中。因为黄老做的菜里面放了酒,加上今晚开心也喝了几杯,所以在送走妹妹的闺蜜后,我搂着妹妹和何老一起往回走,路上还听着何老说一些发自内心的话。
      
      突然妹妹说:“彭彭今天好像个哥哥啊。”我顺势回了她一句“什么很像个哥哥,一直以来都是。”虽然何老给了解释,但其实我知道妹妹的意思。很久之前,我曾经在妹妹哭的时候还在逗她笑,后来我知道,妹妹并不希望在哭的时候笑,而是希望哭的时候能够一个人抱着她安慰她。今晚的分别对于妹妹来说是很难受的,而我喝了点酒之后也主动搂住了妹妹,也许平时相爱相杀习惯了,妹妹大概以为我不会做出这么暖心的举动吧。
      
      确实,按照以往的我来说,我确实不会搂着妹妹,因为平时的我就是一个很怂的男生,我知道某个时候妹妹需要拥抱,需要有人帮她擦眼泪,但我在面对这种情况其实做不到像何老一样给予拥抱,擦眼泪,我可能就只会看着,或者想办法让她笑。但今晚很开心,又喝了酒,我大胆了起来,平时我想到但做不到的事情,今晚可以稍微做一点。
      
      比如在妹妹伤心不舍的时候搂住她,让她知道闺蜜离开了,但哥哥还在,又比如在回到家后妹妹被树枝刮到头,我会大胆地摸摸妹妹的头,而不是问一句“没事吧”,毕竟以前都是隔着帽子才敢摸一摸。
      
      这么想想,我好像真从来没直接摸过妹妹的头啊......
      
      ......
      
      化好妆之后就要出去扫地了,我们女生负责阴凉的地方,哥哥他们负责桑拿路。差不多扫完之后,我听到远处好像有人在叫“妹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几步,我听到了我哥喊的“跟我走”,我也就大声回应“好”。如果不是怕吵着村子里的其他人,我觉得这样子还挺好玩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闺蜜突然跟我谈论关于恋爱的问题,还告诉我如果在一起的男生欺负我的话就打回去。打男生吗?我想了想,好像也就打过我哥吧,而且也不是真的打,打疼了怎么办?想到这,我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真的打吗?”闺蜜笑笑说自己是随口一说的。不过就算闺蜜说真的要打,我应该也下不去手的,我连自己家的狗咬坏我的玩具,我都很生气的情况下都不舍得打它,就只会默默地哭,跟它讲道理。
      
      吃完饭后,我和闺蜜出去骑车玩。在感受着风的同时,我也想起了第一次坐电车后座是坐哥哥的车,哥哥的车很稳,我自己开车就是车祸现场,所以那时候在片场我还是更喜欢坐哥哥的车在片场逛,或者不需要拍戏的时候跟着哥哥出去玩。
      
      大概逛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回家准备去干活了。在采向日葵的时候,我突然童心大发地唱起了“我哥在哪里呀我哥在哪里”,这时候哥哥好像听到了我的歌声,向我走了过来,同时很有默契地把背篓转了过来,在放下向日葵之后我还开心地补了一句“原来我哥哥在向日葵里。”奇怪啊,怎么今天好像很喜欢在哥哥面前做出小女孩的样子呢。
      
      在准备加工向日葵之前,我和闺蜜准备录一个唱歌的视频,而大家也停下来手头的工作准备围观。沉醉在唱歌里,也沉醉在哥哥荡秋千的身影里,真的诶,之前夸哥哥帅都是为了我哥面子,但今天,他摘掉了眼镜,就坐在那里荡秋千,在灿金色的夕阳背景下,好像真的有点帅。
      
      我哥好像对这首歌挺感兴趣的,但他记不住词,刚想在我面前显摆两句的时候就直接忘词了,好傻呀哥哥。慢慢做完工作,就在马上收尾的时候我闺蜜走了过来,给我递了一把很好看的小捧花,我接了过来,看了看哥哥,突然有点羞涩,也有点冲动地把花递给了哥哥,心里想着哥哥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好,不管是前一季的演员包包,还是前几天的同款随身听,哥哥都愿意送给自己,我也可以把我珍爱的礼物送给你。顿时幸福的笑意挂在脸上,单手递花也变成了双手。
      
      不过哥哥还是很暖的,让我自己留着就好了。有一点点失望,第一次把自己珍爱的东西送给哥哥,却被哥哥拒绝了,第一次被男生拒绝啊。不过也有点开心,这样就可以自己留着了,虽然送给哥哥也不会不舍得,但自己留着总是好的,嘿嘿。后来闺蜜走了留下我和哥哥独处,这几天闺蜜来了之后我好像都没有那么黏着哥哥了,连哥哥头上贴了退热贴才知道哥哥发烧了。等到我打喷嚏的时候,哥哥也跟着打喷嚏的时候,我发现哥哥还是那个哥哥,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关注到我,愿意挡在我面前的哥哥,当然不是指用望远镜,他站在镜头前晃我的那次。
      
      欢乐的时光过得太快了,闺蜜已经强留了一天了,为了工作也要马上离开了。就在我因为闺蜜离开而有点不舍的时候,哥哥突然搂住了我。我有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没看我,但身上有一点点的酒味儿,耳朵有点红。
      
      这和我想象中的哥哥很一致,但和之前的哥哥却很不一样啊。在我的记忆中,哥哥明明是我哭了都会说录下来发微博的,我可以在闲来无事的时候跟着我哥哥,也可以在害怕的时候抓着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后,但却已经很久没在哭的时候缩进哥哥的怀里了。在前一季我和我哥坐在一起看话剧,一起落泪,都是我自己抹眼泪或者何老和黄老给我擦眼泪,来摸摸我的头,而我哥哥也只是在一旁默默掉泪,自己给自己擦眼泪,有机会的时候我也会给我哥擦眼泪,但真的很久很久,我哥没这么做过了。
      
      以至于我都开始感叹今天的哥哥像个哥哥了。不知道哥哥有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觉得他应该是理解了,虽然他嘴上开玩笑说着我是因为没有朋友才会这么感叹,但却把我楼得紧了一些。在进门的时候,我只顾着回头看跟着我们的摄影师,不小心被树枝刮到了头,不太疼,但哥哥却很紧张地摸了摸我的头。和被黄老,何老或者其他长辈摸头的时候不一样,哥哥给我摸头的感觉有点奇异,也许是之前哥哥都是隔着帽子碰我的头,也许是从没这么温柔地摸过我的头,反正就是有种头本来不是很疼,但突然又好像有点疼,所以很想冲着面前这个人撒娇的感觉。
      
      太复杂了,反正就还蛮喜欢哥哥摸摸头的感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