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她出了错,却怪他不会配合?

      贺兰涯半撑起手,在满床揉乱的绯色之中,他身上雪青色的道袍没半点褶皱。

      没办法,程序省略得太厉害。

      在妖女的安排下,哪怕双修已经进行到神识亲密交缠的那部分,两人的衣服也活活没有半点散乱。

      此刻,贺兰涯锐利的血眸中,雪光沁人心脾:“本尊还要如何配合?”

      慕星遥隐隐察觉这话音中有些不高兴。

      她小心翼翼抬头打量贺兰涯,贺兰涯之前尚且只有蜿蜒血纹的地方涴着红,现在,他原本白净的皮肤上也被情蝶香氤氲了胭脂般的色彩。

      慕星遥算算时间,从她背不住《玄素诀》到现在,至少已经一炷香。

      说明贺兰涯身中情蝶香已超过一炷香,他现在全身滚烫,哪怕隔着衣服,慕星遥都快被他身上的温度烫熟了。

      咸鱼终于有了些耽误时间的不好意思,轻咳一声:“主要是我们的神识差距太大,我贸然进入你的识海,犹如羊入虎口,本来就会害怕。”

      “你的识海又太黑暗,什么也没有,令我太紧张。”慕星遥编得很快……说得很快:“我一紧张,功法就会出错。”

      她期冀地看着贺兰涯。

      没办法,她太菜了,贺兰涯这么硬的点心,不自动软化点她吃不下。

      好在,贺兰涯虽然行事奇诡,变化多端,但对于魅惑他这件事,他不吝配合。

      贺兰涯道:“待会本尊会更加注意,你可以继续。”

      慕星遥从芥子戒里掏出一粒止疼的丹药,服下后,神识再度化为一个小慕星遥,进入贺兰涯的识海。

      贺兰涯原本漆黑无垠的识海,这一次变得灰蒙蒙,透着一点光,向慕星遥昭示着——他已经更为配合。

      慕星遥鼓足勇气,找到灰蒙蒙天空中那团飘渺的白雾,神识再度缠上!

      这一次,没有痛楚袭来,反而冰冰凉凉十分舒服。

      慕星遥喟叹一声,难怪合欢宗弟子会喜欢双修,这样冰凉的感觉,比她在夏天吃流冰馅儿的糕点还要沁润肺腑。

      然而,慕星遥渐渐察觉自己身上越来越冷,还有一种无法控制的窒息感。

      难道……慕星遥听热情大胆的师姐说过一点,适当窒息感也是欢愉的一种?

      慕星遥原本想忍,却实在憋得受不了。

      她秀眉蹙起,单手胡乱抓上什么东西:“你、你觉得难受吗?”

      贺兰涯稍看了眼自己手上搭着的手:“本尊不难受,如果你觉得喘不过气,可以稍微停止。”

      慕星遥听这话恨不得马上停止,但她一想自己也中了情蝶香,立刻坚强不少。

      “……算了。”慕星遥张嘴,恨不得多呼吸一点空气:“周师姐给我说,适当窒息感其实是快乐的一种,有时,还要故意弄出这种感觉。”

      “原来如此。”贺兰涯回答。

      果然是合欢宗,他虽不能理解,但也大致可以想象。生死交搏间的双修,或许会令某一些人特殊爱好的人印象深刻。

      慕星遥听他冷翡似的声音四平八稳,她满是不平衡:“你没感受到窒息吗?”

      “一直向本尊渡修为的是你,本尊为何会感受到那样的感觉?”

      “什么?!”慕星遥垂死病中惊坐起,“我在向你渡修为?”

      她不是在双修吗?

      她那点蚊子大的修为,还在不断朝这个修为不知道多高的人渡过去?

      贺兰涯见她反应如此大,晶莹剔透的血眸微垂,浮现几分疑惑:“你不知道?若不是你在朝本尊渡修为,你灵力渐失,你如何会感受到冷?若不是你渡来的修为越来越多,你如何会感受到窒息?”

      要不是她渡过来的修为太多,贺兰涯也不会告诉她可以停止,原本他还以为这是双修正常过程。

      话未说完,贺兰涯见慕星遥一脸扭曲,紧紧抓住他的手:“快、快给我还回来!”

      贺兰涯:……

      慕星遥几乎被合欢宗宗主长老们从小打到大,靠着天赋和无数灵宝,好不容易才修上元婴期。

      她赶紧把注意力切回贺兰涯的识海,果然,她的神识慢慢虚弱,那团飘渺的白雾却仍然自在如仙。

      一看就是吸了她不少东西。

      慕星遥下意识要从贺兰涯的识海退出去,这时,那团白雾却像长了眼睛,霸道地蔓延开,阻止她的神识后退。

      再吸下去,说不定她的修为都要掉到金丹了!

      慕星遥紧紧抓住贺兰涯:“帮……忙。”

      她实在很着急,手上猛然使劲儿,把贺兰涯的手抓得通红,衣服皱巴巴揉在一块儿。

      贺兰涯低眸注视一会儿,哪里不知她又出了错。

      好在,他并不在意这点修为,干脆利落控制神识,把慕星遥的神识驱逐出去。

      慕星遥被吸走的灵力,也被他从白雾中果断分离出来,如数奉还。

      慕星遥那股仿佛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也终于消失,不管不顾趴在贺兰涯腿上大口呼吸。

      贺兰涯虽不懂双修秘法,但修习总有共通之处,前后两次刚好相反的“失误”,已经足够他猜出其中的隐秘。

      他微一垂头,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和慕星遥的长发交织在一块儿,五官如画。

      “第一次,你双修心切,太过冒进,过于有占据心,双修秘法便变成了夺舍。”

      “第二次,你有第一次的教训,缠上本尊神识时,过于谨慎小心,连基础防守都不敢做,你的修为就会自动靠拢更强的我。”

      贺兰涯背出慕星遥刚才念的《玄素诀》那段话:“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阴阳推,而变化顺……重点在于推与顺,意为阴阳双方要推拉平衡。”

      慕星遥正在内视,检查自己的修为有没有少一点。

      幸好,半点没少。

      听见贺兰涯的话后,慕星遥结束内视,微微喘气平复激动的心情:“知道了。”

      难怪这个人修为比她高这么多,她在他面前念了一句,他就能记下来,且能理解运用。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真比人和狗的差距还大。

      咸鱼万分习惯地接受了自己不如别人的事实。

      她道:“我再试第三次。”

      “不,稍等。”贺兰涯脸上、耳后被情蝶香摧残出的残红仿佛腻满琥珀光泽,哪怕这样,他的眸光也锐利如剑,“为什么你会连续失败两次?”

      而且是这么简单的双修秘法,贺兰涯很不解。

      慕星遥:……倒也不为什么,也就是每次门内考核,她都是宗主不敢公布她的真实水平的存在。

      这次也许算稳定发挥?

      她毕竟也不是那么没有羞耻心的咸鱼,面对这个事实,慕星遥莫名有些心虚。

      “可能是虽然你的识海不再是一片黑暗,但是灰蒙蒙的一片,仍然和我常见的场景不一样,没有那种氛围。”

      “是吗?”贺兰涯不置可否。

      贺兰涯虽然觉得这么简单的秘法都能错,有些不可思议。但贺兰涯这样的修炼天才,其余人在他眼里都有多多少少的愚蠢丑恶,慕星遥这种程度的失误,他误以为正常。

      天香蝴蝶骨觉醒与否都潜力巨大。

      也许眼前的天香蝴蝶骨之主和他第一次见面,尚且放不开。

      “汲取教训,再试一次。”贺兰涯重新道。

      贺兰涯躺下,他手上渗透鲜血的纹路此时越发殷红,有一种厌世的美感。

      无论是夜半绑架人的强硬,宁受情蝶香的疯魔,还是他堕魔的志向,都和他对慕星遥的宽容耐心格格不入。

      慕星遥想了想,其实他不是对她宽容,是他对堕魔太执着。不知,他修为已经如此高,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堕魔才能做的?

      慕星遥想不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身上的情蝶香也越来越令人难忍。

      她赶紧再把神识深入贺兰涯的识海。

      贺兰涯的识海再度发生变幻,从那片阴郁的灰蒙蒙,化作一片璀璨无暇的星河。一眼望去美丽祥和,令人安心无比。

      这下,慕星遥要的所有条件贺兰涯都给备齐了,慕星遥毫不怀疑,这次自己再掉链子,会被同样饱受情蝶香折磨的男人捶爆狗头。

      慕星遥赶紧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双修算什么?

      这个男人颜好修为高,忽略掉他奇怪的性格,这次双修不知道自己能涨多少修为!

      她抱着占便宜的心态,既不草率冒进,又不畏畏缩缩,胆大心细地往贺兰涯的神识这么一缠!

      二人的神识一交缠,仿佛魂魄都自动相互靠近,在星空中依偎在一处,一股巨大的欢愉包裹双方。

      慕星遥体会到一种战栗的感觉,现实中的躯体猛然颤抖,栽到贺兰涯怀里。

      贺兰涯倒没过河拆桥把慕星遥扔出去,他一直冷静的声音此时携了几分破碎和不稳,眉心红痕如血:“运转《玄素诀》”

      《玄素诀》被他召唤飞到他眼前,贺兰涯念道:“……无静则无动,无动则无静,动有动之性,静有静之性。”

      “动静交之,术相胜。动静合之,生万物。”

      慕星遥佩服他声音都这样不堪,还隐忍地念得那么全乎。

      她运转《玄素诀》,双方神识越缠越紧,然而,慕星遥感受到剧痛。

      这种痛和刚才她夺舍失败的痛完全不同,慕星遥唇色发白,微微发抖,贺兰涯道:“天香蝴蝶骨是魅骨,在混沌中,属于混浊的魔骨一类,本尊是上清道体,你我神识初相交汇,相互不融,才会产生这种痛。”

      贺兰涯也能感受到这种痛,但对他来说,这种痛只不过是他平时承受的百分之一。

      但是慕星遥受不了,实在是太痛!像一千柄钢刀不打麻药在给她刮骨!

      她下意识要再把神识抽走,贺兰涯阻止她:“你身中情蝶香,如果不继续双修,不必本尊动手,你就会死。”

      慕星遥也不想死,但人究竟是怕死,还是怕死亡来临时的痛苦?

      谁也说不清。

      总之,现在她的身体本能在抗拒这样的痛,神识短暂失去控制,不顾受伤,猛然逃窜!

      一阵天旋地转,慕星遥陷入松软的锦被中,她的腰被紧紧禁锢住,原本躺着的贺兰涯猛然翻身,居高临下灼灼俯视他。

      从躺好的小绵羊到翻身的恶虎,只有一瞬之差。

      贺兰涯紧紧攥住她惊恐的目光,眸光胜血:“继续双修,魅惑本尊。”

      慕星遥:……果然,刚才他容忍她的失误,就是为了现在,真能忍啊!

      慕星遥声音都痛得虚弱无力:“我不行,实在是太痛,我们体质不合,不行的。”

      “和本尊双修,你的修为至少能升至分神期。”贺兰涯直接诱惑。

      “这福气给你吧,我不要了。”慕星遥摆手拒绝,太疼了。

      “你身为合欢宗圣女,不想维护你的荣誉?”

      慕星遥飞速道:“从今以后你就是合欢宗圣女了,这个荣誉送你,我……”

      她的话同样没有说完,因为贺兰涯见她软硬不吃,干脆主动把神识探入慕星遥的识海——

      天香蝴蝶骨主动双修,效果会更好,但是她疼得无法继续,贺兰涯只能退而求其次,主动出击。

      贺兰涯对神识的控制非常精准,刚才慕星遥探入他识海时,他就清楚慕星遥的识海最多能承载多少,贺兰涯将收敛的神识探进去,十分顺滑。

      贺兰涯看一次《玄素诀》,就能完全应用,在他的控制下,慕星遥没有那么痛。

      是一种非常奇怪、战栗的感觉,肌肤的温度攀升到新的巅峰,甚至渴望更高。

      慕星遥也不想情蝶香毒发身亡,见贺兰涯技术这么好(不是),咸鱼一躺,果断享受。

      然而,天香蝴蝶骨和上清道体毕竟初期不容,那种痛苦再度袭来,妖女起初能忍,渐渐地疼痛堆积,既痛又爽…

      “痛痛痛!”

      “不要!”

      本该负责勾引的慕星遥迅速掉链子,贺兰涯还不得不继续。

      贺兰涯:……一时分不清谁在魅惑谁。

      不过,普通人的确很难忍受疼痛,贺兰涯没再说什么。

      此时,外间的结界陡然消失。

  •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的道诀全出自道家典籍。
    排雷:这本女主不是厉害的女强人,女强很好,自立自强很好,我也写过女强文,但这个女主是胸无大志的咸鱼妖女。
    感谢在2021-10-29 20:19:19~2021-10-30 20:57: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柊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