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慕星遥被暴力制裁了。

      确切地说,并不叫做暴力制裁,因为贺兰涯的动作并不粗鲁。

      他从兰影摘星手的千变万化中分剥出慕星遥的本体,而后精准地捕捉到她清瘦的手腕,劲力顿消,一股无可抵挡的磅礴灵力笼罩慕星遥。贺兰涯堪称温柔地环着她,和粗鲁毫不搭边。

      慕星遥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贺兰涯的手看似轻柔,实则环在她腰后一点,这个部位叫做命门,只要贺兰涯想,他可以像撕白水鸡一样把慕星遥拦腰轻轻折断。

      慕星遥马上举起双手,只要她投降得够快,别人就威胁不到她。

      那本灿金的天机书在贺兰涯肩膀旁翻了几个跟头,贺兰涯手一招,天机书立即乖乖到他手里来,翻到具体某一页。

      慕星遥眼下受制于人,那点对天机书的怒火很快从心掩藏,假装抽泣地对贺兰涯道:“这本书华而不实,上面记载的全是不实信息,您如此聪明,可不要被它骗了。”

      天机书惨遭污蔑,扉页哗啦啦翻舞。

      贺兰涯一手抓着书,一手环着慕星遥,修长的指节按着天机书上一行小字。

      天机书上关于慕星遥的那页在贺兰涯的手下光华尽敛、返璞归真,洋洋洒洒的小字重新变为短短几字:混沌初生,天生魅骨,名为天香蝴蝶。

      天机怎可尽窥?哪怕是天机书,为防被庸人窥去天机,天机书也会根据真正的天机引申出一些无关紧要的描述。

      天香蝴蝶骨是魅骨中最珍稀、最妖邪的一种,更别提,慕星遥的天香蝴蝶骨的来历是从混沌初生时而来。

      的确是他需要的东西。

      贺兰涯心情顿好,他抬眸看向慕星遥,水玉般的眼里盛着琥珀流光。

      慕星遥无端想到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几个字来,她张口:“我真的很无能,一定会耽搁您的大事,您再考虑一……”

      慕星遥没说完,因为贺兰涯当着她的面把那本牛逼哄哄的天机书翻了过来,正正对着她。

      混沌初生,天生魅骨,名为天香蝴蝶……这行字明晃晃映入慕星遥眼底。

      天机书很不自在地扭来扭去,这样的天机怎么能随随便便给人看?可惜它打不过贺兰涯,同样乖乖承受。

      “你看,本尊需要的,就是天香蝴蝶骨的拥有者。”贺兰涯眼底好像有对慕星遥的许多欣赏,但若要仔细分辨,那些欣赏全是给天香蝴蝶骨的,并不是给骨头主人。

      “天香蝴蝶骨的主人,会自动拥有对魅术的强大天赋,它上面记载之语,其实一字不差,哪怕你现在没做,以后天香蝴蝶骨觉醒,你也会如此做。”

      慕星遥沉默了。

      说得这么晦涩,不就是说以后她会去艹赖皮蛇吗?她慕星遥就是饿死,一辈子不碰男人,也不会饥渴到去艹蛇!

      她从贺兰涯虚情假意的怀抱里出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转身朝后面走去。

      贺兰涯及时拦住她:“要跑吗?”

      在混沌初生时产生的任何事物,上天入地只有一个,绝不会再有第二个替代品,也就是说,天下只有这样一个天香蝴蝶骨。

      她是贺兰涯要么求生、要么求死的唯一良药,贺兰涯绝不可能放她走。

      慕星遥颓丧、萎靡,声音明显无力:“跑个der啊!”

      她好歹也是看过原文的人,原文里的慕星遥也有魅骨,叫做玉柳骨,在魅骨中的排名是前三十。就这,原文里的慕星遥还得死守着玉柳骨的秘密不被知道,免得引来歹人。

      如今她的骨头是天香蝴蝶骨,还被眼前的人知道了,用脚想这人也不可能再放过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慕星遥还是懂的。势均力敌的反抗才叫反抗,否则就叫自找死路。

      贺兰涯看慕星遥一副明明不爽、但又没有一点抵抗的神色,破天荒有些不清楚她的想法。

      “你不跑,现在是去做什么?”

      慕星遥茫然抬头:“收拾行李啊,很难理解吗?”

      贺兰涯:……

      的确很难理解,他本以为慕星遥不过是佯装懒散,实则等着蓄力一击,毕竟,哪怕是兔子面对雄鹰,也会殊死一搏。贺兰涯头一次碰见这么配合的人,倒让他有点不习惯。

      他惯用的武器是剑,导致他实在无法理解慕星遥这样的咸鱼性格。

      慕星遥看他的脸色,就知道她的配合让坏人无所适从。

      不过没事,还有更让他无所适从的。

      “你叫我勾引你让你堕魔,这个过程应该挺漫长,难道不带我走吗?还是你打算做合欢宗的上门女婿?”慕星遥露出个心累的表情,“还是不要了吧,我们合欢宗女子地位崇高,能合理享有多个男人,未免你气到大开杀戒,我们还是走吧……”

      面对这么自觉被绑架的慕星遥,贺兰涯莫名觉得有些挫败。

      慕星遥看着贺兰涯俊美无畴的脸,虽然贺兰涯刚才举止还算温和没动粗,但那也和猫捉老鼠一样,估计是他的恶趣味。

      他虽然让她勾引他,但对她其实是一点情意没有的。

      这也就意味着——

      慕星遥几乎狂喜地开口:“其实如果待在这里,有更多男人供我练习魅术,我勾引你的速度也会快一点,你不介意的吧!”

      留在合欢宗,她的生命安全更有保障,生活也更有质量。

      面对慕星遥的狂喜,贺兰涯道:“不介意。”

      啊,他果然不介意,果然修真界搞事业的疯批就是香!大度!

      慕星遥以为自己能留在合欢宗,不只能和这个男人相互掣肘,生命安全更有保障,连生活质量也不会下降,简直喜形于色。

      贺兰涯想了想:“不介意,但最近本尊还有其余事要做,你不得不陪伴本尊左右。”

      “哦。”这是明显低落下去的声音。

      看见她变色龙般的神态,贺兰涯将手放在唇边,掩盖将出未出的笑意,其实他当真不介意,哪怕慕星遥真的很美。

      她身穿湘妃色软烟裙,乌黑浓密的发上没簪一点珠花,极尽简洁也掩不住天姿丽色,一颦一笑都灼灼生辉,尤其是她现在有些低落,更是美人颦眉不可方物。

      可惜,贺兰涯不好美色,就像这个世界无处不盛开的仙葩奇草,流光溢彩,美吗?自然是美的,可一切的美,都扎根在别人身上,以别人的鲜血和痛苦,才能滋养得出那些美。

      贺兰涯眼里的笑意,慢慢随风飘零。

      那股经年不化的冷淡厌恶感,又悄然出现在他眼中。

      慕星遥转头收拾东西,她把自己常穿的几套衣服拿出来,放到芥子戒中。芥子戒就是修真界的乾坤袋,取芥子纳须弥之意。

      她再把被自己皱成一团的芙蓉锦被叠好,免得第二日,芳姑又絮叨她这么大的人了,不懂得照顾自己。

      对了,还有花姨、清姨她们,虽然她们平日对她比较严厉,那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慕星遥取出纸笔,在雪色宣纸上写自己要去远游历练,请她们勿念。

      仔细想想,慕星遥发现男人刚才拒绝自己留在合欢宗的提议其实很不错。

      他能自由出入护山大阵,实力深不可测,这样的事,还是别让花姨她们卷进来。

      慕星遥发现,自己居然很平静。

      也许是她一直知道自己穿越的是杀人无罪、夺宝天经地义的修真界,在合欢宗诸多长辈的护佑和纵容下,她一直没有接触修真界的黑暗,但,人哪儿能真的脱离环境呢?

      在修真界,弱肉强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也许,这次被这个男人抓走,不得不勾引他,虽然是一次屈辱的体验,但只要不死,会是一次她洗清从和平社会带来的惰性,真正融入修真社会的机会。

      慕星遥认真地这么想,但她毕竟不能真正做到处变不惊,她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要求勾引他,想想还是有点心堵。

      她在收拾衣服的间隙抬起头,贺兰涯身长玉立,正站在从穹顶灌来、萧瑟的冷风中,天光月影从上而下笼罩着他。

      这个恶霸,惯熟了修真界的作风,明明他是绑架人那个,现在却显得十分和煦。

      “你看本尊做什么?”贺兰涯回眸凝望慕星遥。

      慕星遥实在忍不住问道:“如果我成功勾引你堕魔后,魔向来杀戮无情,转脸不认人,到时候你会杀我吗?”

      要是成功了也得被杀,慕星遥真就一点动力也没了。

      “有可能。”贺兰涯回答得斩钉截铁,不似作伪。

      卧槽???

      连装都不装一下?

      慕星遥露出“你这样,我很难帮你做事啊”的表情,贺兰涯贴心询问:“你怎么了?”

      “啊这……”慕星遥大脑一团乱,诚实回答:“我只是在想,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比起出了力再被干掉,不如她先和这个老狗逼拼了。

      慕星遥准备在袖子里悄悄凝水箭时,贺兰涯无视她的水箭,继续道:“不过,你到时候也可以选择不死。”

      水箭碎裂,慕星遥猛地抬头:“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自然。”贺兰涯浅淡地露出转瞬即逝的笑,他虽然厌恶这世上每一个人,但厌恶的程度也分高低,慕星遥这样的人,在他的厌恶程度里属于最弱一档。

      “届时,你既然对本尊大业有利,本尊可以允诺你三个条件。”贺兰涯道,“但这三个条件,只能用在你自己身上。”

      也就是说,她可以提让自己不死的条件?

      “你说话算数?”慕星遥目光灼灼盯着他。

      “自然。”

      慕星遥倒也相信他,毕竟他想杀自己,实在易如反掌,哪怕他想自己勾引他,拿捏着合欢宗就能逼她就范,没必要绕这么大一圈。

      她现在忽然又觉得自己行了,虽然勾引对她来说仍然很难,但毕竟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慕星遥从晕红的纱帘后叠好最后一件葱绿色的裙子,慢慢回想自己在合欢宗看到的东西,合欢宗弟子向来貌美,魅术高强,引诱男女都易如反掌。

      虽然她魅术最菜,但是架不住她脸好,这个奇奇怪怪的男人又这么主动,她一定能很快完成指标!

      慕星遥从纱帘后探出头去:“勾引你的事,从现在就要开始吗?”

      “不必,今夜已深,明日开始。”贺兰涯睫羽低垂,他也需要一晚,完成自己的心理建设。

      慕星遥松了口气,把衣服叠好后,转身去自己柜子里拿精装好的糕点。

      盛糕点的盒子是个方形紫檀的木盒,盒顶画了十二瓣莲花,吸引慕星遥视线的却是柜子里多出来的另一个青玉盒子,它十分小巧,连材质都是难得的水心玉,色泽光滑,入手温凉。

      这是什么?慕星遥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放过这个东西进去。

      她把这个盒子拿在手里打量,正巧此时,天穹上划过一红一白两道灵光,似乎是两名修士正在纠缠厮杀。

      慕星遥头也未抬,在修真界,你杀我、我杀你的戏码天天都在上演,都说修士比凡人高级,殊不知修士的命和凡人的命也一样,都是草芥蓬蒿。

      区别只在于大能的命比低阶修士的命更贵。

      慕星遥莫名察觉有些冷,她往冷意来源望去,然后惊愣原地。

      美少男变身战士??

      适才无论多么疯魔,看起来也宛如高山之雪不可攀折的贺兰涯变了,双眸的松雪变为晦涩风雨,浓墨般的血色滚入其上,仍然是那件雪青色道袍,却连清澈的月光也无法为它渡上光明。

      他裸/露在外的手,本白皙如玉,现在却乍然多了几条渗透鲜血的纹路,蓦然看去,如同花纹。

      他又怎么了??

      慕星遥来不及想自己这个又字,下意识朝后退去,贺兰涯朝她走来,长发若墨五官如画,带来一股冷冽凶残的气息。

      “本尊想了想。”他视线宛如猛虎般攥紧慕星遥,“时光易逝,刻不容缓,请阁下现在就助本尊堕魔。”

      “你都这样了,魔尊都不如你更像魔,你真需要我帮助???”慕星遥紧张往后退,贺兰涯手上的血让她紧张得又开始说胡话,“兄弟,照照镜子吧,你已经挺像魔了。”

      “魔尊都不如你,别卷了,就这样吧。”

      贺兰涯置若罔闻,慕星遥也没指望能用言语让他退却,她往后退去,撞到身后的柜子。

      退无可退。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0 10:08:49~2021-10-28 17:13: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总小攻、无敌可爱死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妄芊 20瓶;竹益辽、小銀 15瓶;迟洲、蒹葭、沙雕是我的最爱 10瓶;阿喃、木昜 2瓶;眼镜不是娘、全世界龙最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