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慕星遥的睡眠质量向来很好,今夜却已接连做了三个噩梦。

      第一个噩梦是在一个佛刹中,烛光佛影明明晃晃,慕星遥被关在一方金色的莲台上。

      一名沐浴佛光的佛子口呼佛号,慕星遥身旁的莲台陡然绽放佛光,刺入她的眼里。

      佛子宝相庄严,端肃清冷,眉心一点红痕灼灼耀眼,他双手合十:“妖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慕星遥心里像是猫抓一样,不断有声音在她心里说,诱惑他,让庄严的佛子成为你裙下之臣,推倒他心中的佛像,成为他唯一的佛,天下间,他只聆听你一人的心愿,。

      佛子此时已举起宝杖,朝着慕星遥雷霆万钧般落下,慕星遥终于道:“佛子,我有一事想问你。”

      她的声音飘渺如仙,尾音却婉转得很,金色莲台上光辉如霞,照耀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美得似妖如仙。佛子垂眸:“你问。”

      慕星遥道:“金刚经第一段话是什么?”

      佛子:“如、如是我闻……”

      略有磕绊。慕星遥叹口气接话:“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

      佛子微喜:“妖女,你对佛也有了解?”

      如果慕星遥是个合格的妖女,此刻她就该顺着这话接下去,和佛子从佛经谈到诗词歌赋,再到人生哲学,最后解开佛子身上衣。

      可惜,慕星遥不是,她羞涩一笑:“应该比你了解得多,因为刚才那句是法华经,不是金刚经。”

      佛子:……

      慕星遥又摊开手,看着自己雪臂上抹好的金粉,窈窕身材上穿着的湘妃色薄纱:“我想,佛应该也不会那么会制造氛围,你还挺用心,蝴蝶结都打好了。”

      她话音一落,便飞去咸鱼的一脚,对准佛子的心脏,佛子身穿繁复袈裟,却身体灵活,魅影般避开这一脚。

      慕星遥叹口气:“看来,你是非逼我用那一招了。”慕星遥看着容貌逐渐发生变化的佛子,清喝一声:“心脏!”

      佛子的心脏立即出现在慕星遥手里,她装逼淡然捏了一下,没捏动,差点还划伤了自己的手。

      佛子愤怒地盯着她,和她手里的心脏大眼对小眼,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废柴元婴慕星遥尴尬地打破沉默:“不好意思啊,给你来个痛快的。”

      慕星遥没得办法,又说了一句“我能捏碎”后,佛子的心脏终于在她手里爆开,她也终于从冰凉的困梦中醒过来。

      慕星遥从床上坐起来,摊开自己的手,果然她的手上已经一点血迹都没有。

      刚才的假佛子是梦魔,能够侵入别人的梦境,但如果慕星遥及时发现那是梦,那梦魔也就没了威胁。

      她大概知道这个假佛子真梦魔是哪儿来的——合欢宗宗主花想雾的手笔。

      花想雾对她暴殄天物、浪费天资的事终于越来越不满,选取了许多青年才俊,诱惑慕星遥修炼合欢妙法。

      近日出门时,慕星遥碰见了在桃花树下故意舞剑的剑修、吟诗作对出口成章的儒修,甚至连满足她喜好、擅长做各色糕点的厨修都有。

      但慕星遥一个都没看上,倒不单是她眼光高,而是不敢。

      她从小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看过的小说里,遗憾的是,她不是大杀四方的女主角,而是一个凄凉早死的女配。

      小说女主名叫陆飞虹,虽为合欢宗弟子,却出淤泥而不染,不爱合欢妙法,单单爱修剑。

      她对合欢宗的荒唐行径最看不惯,饱受合欢宗欺凌,最终在十八岁以剑入道,被玄清仙门的云华仙尊贺兰涯收为徒弟。临走前,陆飞虹碰到合欢宗圣女大肆糟蹋男子双修,一剑重创她的根基。

      圣女根基被重创,不得不走上采阳补阴的道路。

      偏偏,她运气太差,每次采阳补阴现场都会被陆飞虹破坏,陆飞虹每每都会放走那些被美色魅术勾引的男人,让圣女不得伤害他们。

      最后,合欢宗圣女慕星遥根基不得恢复,修为退为凡人,凄凉病死。

      ……

      修真界的大事都按照小说描写,真实发生着。

      慕星遥却没在合欢宗找到一个叫陆飞虹的弟子,也就意味着,女主陆飞虹随时有可能跳出来给正在双修的她一剑。

      幸好慕星遥是只咸得不能更咸的咸鱼,毫无发奋双修的兴趣。

      只要她不作奸犯科,正义型女主应该不会来找她麻烦。

      慕星遥又打了个呵欠,刚才的假佛子已经被赶走,她继续舒舒服服睡觉。

      一双血红的眼睛再次在黑暗中闪烁起来,这一次,梦魔——也就是假佛子没给慕星遥控制梦境的时间,现身即朝慕星遥扑来。

      慕星遥翻了个身,心道好烦啊。

      她虽然拥有对梦的控制权,但她没法杀死梦境外的梦魔本体,这只梦魔不会想好一晚上都来烦她了吧?

      慕星遥面对血盆大口,烦躁道:“你是猪。”

      梦魔滴答着口水的舌头停留在慕星遥的脖颈旁,砰一声变成一只粉红可爱的小香猪。

      它发出愤怒的吼叫,出口却是小猪一样的哼哼唧唧。

      梦魔可能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眼前的人太香太美,懒散半闭眼时,有种海棠春眠、经雨无力的魅惑慵懒。

      梦魔入过无数人的魔,哪怕是前天下第一美人的梦他也入过,却完全敌不过眼前人的绝色天成。它□□熏心,哪怕变成猪,也张开嘴想吃掉慕星遥,在她旁边拱来供去。

      慕星遥没办法,再说一句:“你是盘不会动的烤乳猪。”

      梦魔:……它彻底动不了了,这个女人的精神力太强,完全夺取了梦境控制权。

      梦魔变成的烤乳猪实在是太香,慕星遥流着口水,在梦魔有种自己要被吃掉的恐惧感时,慕星遥被香味一激从梦中转醒。

      如果说修真界有什么东西最让慕星遥喜欢,那就是修真界各色层出不穷的美食,用灵力滋养的灵米、蔬菜本就是上品,更别提厨修们日复一日的钻研。

      修真界里随便捞一条河里的鱼,用清水一煮,放一些盐,叫一个鲜而不腥。

      慕星遥原本不想再睡,那个梦魔太烦人,每次从梦里被吵醒的滋味并不好受。

      据说魔物天生的死心眼,对欲/望血肉的渴求甚至超过它们对生死的惧怕,也就是说,今夜那只梦魔,极有可能再度侵入她的梦中。

      慕星遥不想睡,但月破林梢,万籁俱寂,偶尔传来蟋蟀从一根草尖跳到另一个草尖的声音,听着听着倒像催眠曲。

      慕星遥眼皮渐渐沉了下去,夜风悠悠凉凉从窗户中吹进来,送了满室暗香。

      一股子冰凉的注视再度由远而近,落到慕星遥身上,慕星遥也不知道是夜风太寒,还是这道视线太冷,她辗转反侧地抱紧被子。

      恍惚间,她透过晕红的纱帘看到窗户大开,冷风呼呼从外面灌进来。

      一个男人、一个长得很俊俏、气质也很完美的男人正幽冷地看着她。

      他长成慕星遥少女怀春年纪都不敢想的那种俊美,皮肤无暇,五官也很是清冷深邃,妙就妙在这个清冷上,谁怀春年纪想的是温柔暖男?大多想的都是高岭之花、神明低眸独爱我一人。

      慕星遥无声地叹口气,梦魔长大了,开始懂得搞一些小心机了。

      缔造美梦,麻痹她这个猎物嘛,她懂。

      “阁下。”男人隔着随风而漾的纱帘,发出邀请,“请随我走一趟。”

      唉,慕星遥头疼地一拍脑袋,这只梦魔审美不错,连声音都幻化得那么完美。

      可惜,她早就过了怀春年纪,为了男人好听的声音、俊美的面容甚至只是衣服上干净的皂角香味而激动,似乎只存在于桐花飘香的校园。

      “太素了。”反正睡眠也已经被打扰,慕星遥干脆道,“你就这样想让我和你出去?”

      男人原本“请”人的手已快伸出去,乍然听到这句话,星月映照的眼中闪烁不解的光:“阁下的意思是?”

      慕星遥心道你要骗我出合欢宗,在梦外控制我,你说我什么意思?

      在梦里,慕星遥肆无忌惮,她直接作咸鱼摊手状:“算了,你放弃吧,你不行。哪怕你今晚把衣服脱光在我面前跑十圈,我多看你一眼也算我输。”

      “比起变幻成这副姿容,我更建议你认清自己,直接幻化成洒满孜然香料的烤乳猪。”

      “你这副冷冰冰的模样去坟场勾引鬼还快一点,我可是合欢宗的人,论这套我比你熟。”

      慕星遥全方位打击一遍梦魔,以报今晚不能安睡之仇。

      贺兰涯听完慕星遥的话若有所思:“果然是合欢宗妖女。”

      “引诱手段,你全部通晓?”

      “你没听过我的名声吗?”虽然她勾引人的本事全宗门倒数第一,但架不住梦魔不知道,慕星遥吹嘘,“这么告诉你,哪怕你死在棺材里只剩一堆骨头,我也能让你跳起来跪着对我唱征服。”

      奇怪的话语,但贺兰涯大致听懂了。她很强。

      他盯着慕星遥的眼从光风霁月变做风雨如晦:“有你在,想必我大事可成。”

  •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1,女主真的咸鱼且废,不是大女主。2,女主咸鱼却是合欢宗圣女身份是因为宗主是她亲姨妈,她妈是前圣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