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甜驯》
      文:银八。
      晋江文学城独家连载。
      
      ****
      
      六月的午后,烽市的暖阳里夹杂了些许热烈。连续一个月的梅雨季过后,空气里似乎还带着些许潮湿的气息,这些潮湿正在被暑气蒸发,在操场上形成一道道看不见的波纹。
      难得今天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学生们脸上朝气蓬勃。只是这热浪到底让人吃不消,一个个大汗淋漓。
      
      下课的铃声还没响,趁着自由活动的时间,阮映就被闺蜜兼同桌向凝安拉着准备去小卖部买冰水。
      
      阳光下,阮映的脸精致得像是个瓷娃娃,她也是热得不行,于是同意这个提议。汗水将阮映的刘海打湿了大半,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一层粉红。
      
      一路走着,向凝安笑着调侃:“今天隔壁4班的大学霸薛浩言没来上体育课,你是不是很失望?”
      
      阮映的脸很红,不知道是被晒的还是其他,她挽着向凝安的手,轻轻掐了她一把,但力道不算很重。
      
      向凝安故意喊疼:“哎呦喂,还不准让人说啦!这会儿又没有什么人。”
      
      阮映的脸似乎更红了:“别说啦。”
      
      向凝安反而故意在她耳边道:“薛浩言薛浩言薛浩言!”
      
      阮映更加面红耳赤,追着向凝安打。
      两人打打闹闹,很快就到了小卖部。
      
      向凝安买了一瓶水主动递给阮映,说:“太热了吧,难以想象我们七月份还要补课,到时候可要怎么过啊!”
      
      阮映接过水道了谢,问向凝安:“补课从什么时候开始?”
      
      “说是七月七号就开始,等于让我们这学期期末考试过后休息一周就又来上课。”向凝安叫苦不迭。好好的两个月暑假,现在最多只能休息几个星期。
      
      阮映却没心没肺的:“幸好不是期末考后就来上课,好歹也可以放松几天了。”
      
      “你倒是想得开啊。”向凝安瘪着嘴,继而想到了什么,“不过唯一欣慰的,是整个高二都要补课,到时候我还能看见严阳。”
      
      阮映甜甜笑着伸手摸了一把向凝安的脸,“瞧把你高兴的。”
      
      因为有暗恋的人,所以连学习也不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每天都有了期待。
      在这一点上,阮映也是。
      阮映下意识侧头望了眼篮球场,这节课她们班和4班都是体育课。她暗恋了两年的年级段第一名薛浩言就在4班。
      
      向凝安顺着阮映的视线瞥了眼,打趣道:“怎么?你还在找他呀?”
      
      阮映没说话。
      
      向凝安说:“我听他们班的同学说,他被老师叫走了,所以没来上体育课。”
      
      阮映其实也猜到了。
      
      向凝安到底还是忍不住,小声对阮映说:“我跟你说个秘密,你谁也别告诉哦!”
      
      还不等向凝安开口,阮映便说:“我猜到了,你是不是跟严阳告白了?”
      
      “靠,你怎么猜到的!”向凝安睁大了双眼。
      
      阮映说:“你就那点小九九,我还能不知道吗?”
      
      向凝安笑得腼腆:“那你猜严阳怎么回答的?”
      
      “他肯定答应和你在一起了。”
      
      “也不算答应吧。不过,他说等高考之后再交往。”
      
      阮映说:“我就知道,严阳肯定喜欢你的。”
      
      “好啦好啦,不说我了。”向凝安把话题转到阮映身上,“那你呢?要不要去跟薛浩言表白?”
      
      “不要。”阮映回答地干脆。
      
      向凝安掐了阮映一把:“下个学期就高三了,你可快点把握机会,别到时候咱们的年级第一薛浩言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到时候你哭都没有地方。”
      
      “瞎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呢。”
      
      “好好好,你没有!”
      
      闺蜜两人从小卖部的时候特地选了阴凉的地方。
      学校的绿化做得十分不错,六月的天到处都是栀子花的香气。这会儿一阵清风徐来,让阮映和向凝安都直呼舒爽。
      
      没走一会儿,向凝安伸手拉了拉阮映的手,“看,蒲驯然。”
      
      阮映抬起头,望向不远处。
      
      远处的凉亭背靠教学楼,这里一向凉快,但一般往来的学生不多,尤其是上课时间。
      眼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围在凉亭下,大约都是这节上体育课的学生。阮映也认出来,这几个学生都是她们隔壁4班的男同学。
      
      整个学校都知道,这里最不能惹的人就是高二4班的蒲驯然。这个人学习成绩差,还出了名的爱打架闹事。但凡被他盯上,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阮映虽然没有和蒲驯然接触过,但因为是隔壁班,对于他也有所耳闻。据阮映所知,蒲驯然蛮横无理,偏执暴躁,所以她对这个人没有半点好感。
      
      向凝安小声地在阮映耳边说:“蒲驯然好像又在找别人麻烦了吧。”
      
      阮映的视线里,一个理着寸头短发的男同学正双手插在裤兜坐在椅子上,一只脚踩在另外一个男同学人的脚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爬山虎缝隙洒在蒲驯然的脸上,他的模样不羁,侧脸线条明显,看似轻描淡写的脸上却写满了乖张。
      很难得,今天的蒲驯然穿了校服。他肩宽腰窄腿长,一套夏季的校服穿在身上显得个头特别高挑。
      
      被蒲驯然踩住脚的男同学半点没有反抗,一副任其宰割的模样,整个人还在颤抖。
      
      下意识的,阮映停住了脚步。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不惹麻烦。
      
      向凝安却忍不住道:“这帮人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我们是不是得去做点什么?”
      
      阮映反手拉住向凝安的手小声:“我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最理智的做法还是去找老师。”
      
      “等老师来了,黄花菜都凉了!”向凝安咬着牙,大喊一声,“老师来了!”
      
      这一叫喊,果然引得那帮人注意。
      
      4班的男生转过头来,视线落在了阮映和向凝安的身上。
      
      阮映想都没有多想,拉着向凝安的手就掉头狂奔。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
      
      树荫下。
      
      蒲驯然看了眼不远处的那个背影,嘴角轻轻带起一抹笑意,他缓缓将自己的脚从那个男同学的脚上拿下来,漫不经心地说:“滚吧。”
      
      男同学一副如获大赦的表情,连忙道:“我再也不敢了!”
      说完连滚带爬地跑了。
      
      平志勇在一旁道:“驯哥,那两个女的好像是3班的,咱们要不要给她们一点教训?”
      
      蒲驯然嗤笑了一声:“老师让你好好学习,你要欺负女同学,真是不乖。”
      
      平志勇见那小子跑了,又忍不住说:“驯哥,你就这么让那个小子跑了?他欺负的是咱们班的女同学!”
      
      蒲驯然伸手摸摸平志勇的脑袋:“阿勇,咱们不能以暴制暴,懂?”
      
      平志勇说:“那怎么办?”
      
      蒲驯然看着平志勇:“这样,他是怎么摸我们班女同学的,你就去他身上摸回来,这样就算扯平了。”
      
      平志勇一听,满脸的抗拒:“我才不要呢!”
      
      蒲驯然好整以暇地环着胳膊,整个人懒洋洋的:“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你怎么还拒绝上了?”
      
      跟在蒲驯然身边的几个兄弟也笑:“阿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驯哥给你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快快快,上啊!”
      “上上上!”
      
      平志勇一脸无辜地看着蒲驯然:“驯哥……”
      
      蒲驯然勾起唇角,笑得一脸匪气:“行了,不玩了,打球去。”
      
      平志勇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好嘞!驯哥你今天要让我几个球!”
      
      *
      
      下课铃声敲响时篮球场上来了一帮男同学,他们打球姿势帅气,引得女孩子们小声议论:
      “那个就是蒲驯然,最帅最高的那个!”
      “也就只有他寸头那么好看了。”
      “他们4班帅哥也太多了,还有年级第一薛浩言也在4班。”
      “可是我觉得薛浩言没有蒲驯然帅。”
      “帅有什么用,成绩好才行。”
      
      议论声中也不乏阮映她们班级的女同学。
      阮映的前桌范萍就拉着她问:“阮映,你觉得4班是蒲驯然帅还是薛浩言帅?”
      
      听到薛浩言三个字,阮映心跳漏了一拍,有些不自然道:“都那样吧。”
      
      “那样是怎么样?”范萍一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样子,“我觉得蒲驯然比较帅,你觉得呢。”
      
      阮映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帅有什么用,成绩好才行。”
      
      范萍点点头:“你说得对。”
      
      刚才向凝安和阮映跑去跟老师汇报了凉亭里的情况,不过老师去凉亭看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仿佛刚才的一切事情都未曾发生过似的,凉亭里也早就没有了那帮男孩子的身影,眼下他们正若无其事地在打球。
      
      向凝安有点后怕,又看到篮球场上的蒲驯然,忍不住对阮映说:“阮映啊,刚才在凉亭的时候蒲驯然是看到我们了吧,他会不会找我们麻烦?”
      
      阮映其实也有那么一点后怕,但还是告诉向凝安:“要是他真的要找我们的麻烦,你就说是我跟老师说的,反正我大伯是警察,他肯定不敢拿我怎么样。”
      
      向凝安说:“不过我听说蒲驯然是不会动女人的,这是他的原则。”
      
      “管他呢。”阮映正说着,一颗篮球滚到了她脚边。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边的球,又抬头望向篮球场。
      
      不远处,蒲驯然站在球场上面对着她。
      两人之间相隔不算远。
      他的脸上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这会儿微微弓着身子,双手搭在自己的大腿上,满脸的慵懒不羁朝她道:“同学,麻烦扔一下球。”
      

  • 作者有话要说:  1v1,双处。
    男二追不上,男一抱得美人归。

    《甜驯》参加了“建党”征文活动,麻烦大家帮忙投个票呀,投票方式:
    每位订阅率超过50%的读者可投票,每人上限一票,每票需扣除10个月石。
    月石获得途径:在晋江签到页签到,连续四天即可获得10个月石。
    晋江APP投票地址:APP首页书城→活动→点开置顶“征文”粉图→作品投票(往下拉)→作品投票→支教的日子板块→选择《甜驯》投票。
    WAP站投票地址:打开《甜驯》文案页面→左上角[入围作品,请投票],点进去后操作如APP。
    PC端投票地址:打开《甜驯》文案页面→书名旁[入围作品,请投票],点进去后操作如APP。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