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程渡安已有渡劫期修为,如今的黎风兰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在拿回道心之前,他最好先杀了这个分.身,取回自己的心头血。
      
      等灵脉与修为恢复一点后,再去寻程渡安的真身。
      
      话说回来单论修为的话,黎风兰同样比不过程渡安的分.身。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别的办法——比如说,布阵。
      
      鲜少有人知道,上一世的剑修黎扶月对布阵也很有研究。
      
      他打算在自己最熟悉,同时也是天眠宮最冷僻地区之一的密光山布下阵法。到时只要能将程渡安的分.身引来,取回心头血就再简单不过。
      
      担心被人搜魂,程渡安真身与分.身的记忆并不相通。
      
      且正值宗门大会,天眠宮大能众多,他们各个神识强大,分.身也不敢随便传信回去。
      
      这一点正好方便了黎风兰动手。
      
      ——只要能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叫他回不去明心宗,那自己的身份就不会暴露。
      
      只是……要怎么把程渡安引来呢?
      
      黎风兰一边看着台上的人,一边仔细思考着这个问题,同时手指也下意识慢慢地一圈圈缠绕起了披散在背后的长发。
      
      男人并没有发觉自己在做什么,可是站在他身侧的孟临洲眼底却不由闪过一丝震惊。
      
      ……黎风兰的动作他太熟悉了,在千年之前,也有一个人喜欢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轻轻绕弄自己的长发。
      
      或许是想起了那个人,孟临洲竟突然开口说:“你知道赢了这场比试,能拿到什么东西吗?”
      
      宗门大会持续多日,白玉莲花台上的比试只是其中一项活动。
      
      这项活动所有元婴以下修士都能参加,几日的比拼结束后,会在每个等级的修士里决出一名胜者。
      
      最后获胜者多的门派,就能拿到一个奖励。
      
      本届宗门大会在天眠宮举办,奖励当然也是天眠宮提供的。
      
      “什么东西?”他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事黎风兰还真不知道,《天眠道生》的剧情并没有这么细,而自己之前一直呆在密光山,也不太清楚外面都发生了什么。
      
      “青叶镯。”
      
      说完这三个字孟临洲就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风兰竟然觉得这逆徒有一两分落寞。
      
      但是他无暇去关注孟临洲的异样情绪。
      
      居然是青叶镯?
      
      这镯子内部有一方小天地,不过面积不大,且放满了格式建筑,在黎风兰看来有些中看不中用。
      
      但尽管如此,它也是一个仙品灵器。
      
      身死道消后天眠宮将黎扶月的遗物收回了藏宝阁,青叶镯就是其中之一。
      
      没有想到天眠宮今日又将它拿了出来,还当了宗门大会的彩头。
      
      ……这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黎风兰暂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的兴趣。
      
      听到刚刚那三个字后,他就明白了程渡安那分.身此行的目的。
      
      偷别人道心并不是一点代价都不会付出。这些年虽然有各种顶级灵宝压制,可程渡安体内依旧频繁真气逆行,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
      
      青叶镯曾被黎扶月佩戴过,上面还残存着他的气息,用来压制道心再合适不过。
      
      想到这里,黎风兰稍感不屑的嗤笑了一下。
      
      青叶镯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对除了程渡安外的人来说也没多大用处。
      
      这本来只是一场元婴以下修士的比拼,各大宗门都不会在意。更不会像明心宗这样,专门出一位大能现场坐镇。
      
      所以黎风兰猜,程渡安出现在这里,除了鼓舞士气外,八成还会偷偷搞点小动作,为自家弟子博得赢面。
      
      ……
      
      就在这个时候,黎风兰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尖叫声。
      
      只见一道剑光划过,有个身穿青衣的男子猛地向后退去,最后直接从白玉莲花台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宗门大会向来点到为止,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
      
      依旧站在莲花台上的明心宗修士笑了一下,很是狂妄的说:“原来这就是你们天眠宮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青衣人伤的不轻,莲花台下一阵混乱。可那些明心宗的弟子,竟然一起喝起了彩来。
      
      “原来天眠宮的人这么不禁打。”
      
      “我看‘第一宗门’这名号,也该换我们明心宗了。”
      
      乌木舟上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端着酒杯笑道:“青叶镯蒙尘多年,我想也该有一个配得上它的主人……”
      
      台下的明心宗弟子欢呼更盛,不过其他人却全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各门各派的人都知道,青叶镯的上一个主人是黎扶月。
      
      只是无论背地里怎么说黎扶月,他们都不敢在天眠宮的地盘上讲出这样一番话——黎扶月差点就成了天眠宮的掌门仙尊,这番话委实太不给天眠宮面子。
      
      哪怕一直呆在密光山,可黎风兰也有听闻,经过当年自己那件事后,天眠宮有意低调。明心宗却趁着这个时间迅速扩张,这些刚进门不久的弟子,一个个都自信的吓人。
      
      甚至不少的年轻弟子,已经不再将其它宗门看在眼里。
      
      修真界实力为尊,明心宗弟子的底气来自于程渡安。
      
      程渡安的底气……则来自于那颗从黎扶月身上偷走的道心。
      
      “明心宗要赢了吗?”黎风兰听到,周围有弟子小心翼翼地向师姐提问。
      
      “差不多吧,”个高些的女修抿唇说,“眼下这场筑基期的比试,就是最后一局。”
      
      已经到最后一局了?
      
      黎风兰忽然将视线投到了白玉莲花台上。
      
      他并不在意青叶镯会不会被明心宗拿走。
      
      黎风兰今天要做的,只是将那分.身引去密光山。
      
      要想程渡安去密光山,那么首先就要让他注意到自己。
      
      白玉莲花台上的比试,是允许踢馆的。
      
      就在负责裁定比试的人准备宣布明心宗弟子获胜的时候,一个男人忽然踏进传送阵法,转眼就出现在了莲花台上,并引起台下一阵惊呼。
      
      黎风兰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就连站在他身边的孟临洲都不由愣了一下。
      
      ——他怎么忽然上台了???
      
      一言不合就上擂台比试,真不愧是能被送到扪心崖反省的人啊!
      
      ……孟临洲就喜欢这种叛逆的!
      
      台上的黎风兰没有看到,刚才还一幅兴致缺缺模样的逆徒,忽然之间激动了起来。
      
      仔细说来黎风兰虽然灵根全废,修为无法精进,但好歹原主也是成功筑了基的。
      
      黎风兰拥有无人可比的剑法和经验,对其它筑基期弟子而言,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既然这是筑基期的比试,那么黎风兰当然不会错过。
      
      明心宗的人愣了一下,纷纷不屑道:“这样的灵根,也敢上来挑战?”
      
      “哈哈哈,天眠宮果然是没人了!”
      
      而看出黎风兰灵根状态的天眠宮弟子,则咬牙一脸隐忍的站在原地。
      
      显然,大部分人心中也是那么想的,只是碍于宗门面子,不好说出口而已。
      
      至于黎风兰的对手,他则不屑地笑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病恹恹的,提剑都费劲,就他这样子还想与我斗?
      
      “你可想好了?若是死在台上,可不关我的事!”男人挑衅道。
      
      黎风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站在原地平稳了一下呼吸,看着真是一阵风就能吹倒。
      
      台下的天眠宮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愿去看一会的场景。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黎风兰必输无疑的时候,他忽然从随身携带的乾坤袋内取出一把灵剑,下一刻不等明心宗弟子反应,就直接朝着对方的胸口刺了过去。
      
      黎风兰的速度实在太快,他的剑法精妙,妙到对手完全无暇反应。
      
      这一刻,灵力的强大与否,仿佛已经不重要了。
      
      还没等其它修士反应过来,伪装成普通弟子的持律仙尊孟临洲倒是先大声喊了一句:“好剑法!”
      
      ……黎风兰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逆徒居然还爱起哄?
      
      看来他伪装身份之后,就彻底放飞了。
      
      从这个角度看,孟临洲和黎扶月真不愧是一对亲师徒。
      
      孟临洲那一嗓子下来,看到黎风兰腰间弟子牌的天眠宮的修士也随之激动了起来。
      
      他们能看出黎风兰的身体极差,灵脉里几乎储存不住灵气。但是他的剑法却极其高明,手下没有一招是多余的。
      
      白衣人蝴蝶般优雅的在空中舞动,仅仅三剑就拆了那个明心宗弟子的所有招数。
      
      对方跌倒在地,盯着直指自己鼻尖的剑刃,瞪大眼睛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始至终,黎风兰根本就没有用到多少灵力。
      
      乌木舟上程渡安的分.身猛地站了起来,“这……这不可能。”
      
      和之前几场比试进行时一样,他本想暗中帮明心宗弟子一把。但还没有来得及出手,黎风兰的剑尖居然就已经点在了对手的咽喉处。
      
      “你输了。”黎风兰忍着喉间的腥甜淡淡地说。
      
      帷帽下黎风兰的脸色已经如纸张一般苍白,但是白玉莲台边的人,没有一个看出他状态不佳。
      
      台下的明心宗弟子面色铁青,全部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程渡安咬了咬牙,其实按照胜率来说,青叶镯已经注定是他囊中之物。
      
      可是宗门弟子的惨败,还是叫红衣人感到万分丢脸。
      
      正当他打算暗中给黎风兰一个教训的时候,程渡安分.身的心口处忽然一阵阵的抽痛起来,体内真气竟然又有了逆行的迹象。
      
      “这……他,他是?”红衣人下意识将手抚向了胸口,向后退了两步。
      
      而见明心宗人不再说话,负责评判的修士终于上前来,宣告了黎风兰的胜利。
      
      黎风兰余光看到,乌木舟上的人呆愣着站在了原地。
      
      他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尽管这分.身里只有黎扶月的一滴心头血,可自己使用灵力的时候,他绝对有感知。
      
      程渡安不会想到,已经魂飞魄散的黎扶月,居然还能重生。他九成九会以为,眼前这个白衣人是黎扶月凡间家人的后代,身上流着与他一样的血。
      
      而要是能与“黎扶月的家人”换血,那么程渡安体内那颗道心,便会重新安分下来。
      
      红衣人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
      
      刚才那几招看上轻松,可实际上黎风兰体内的灵力已经枯竭。
      
      就在他尝试着用剑撑着身体,打算恢复一下再下莲台的时候,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了黎风兰的身边。
      
      宽大的黑袍遮住了所有投向黎风兰的视线,伴着一阵熟悉的淡香,男人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接着就将他轻轻地带离了莲台。
      
      “没事吧?”黎风兰听到,逆徒的声音忽然变得极其温柔。
      
      “咳咳……没事,只是消耗有点大。”
      
      孟临洲总算是放开了黎风兰。
      
      而黎风兰抬眸才看到,此时自己已经被对方带到了另一座远离莲花台的山峰上。
      
      见状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沉默一会后,孟临洲扶着他坐到了一边的石凳上,接着忽然看着黎风兰问:“你为什么要上台?”
      
      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黎风兰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为了引起程渡安的注意吧。
      
      没有办法,面对着暂时糊弄不过去的逆徒,黎风兰终于憋出了一句:“说出来你或许不会相信……”
      
      “嗯?”
      
      “你可能不太理解……”
      
      “什么?”
      
      黎风兰深吸一口气说:“我一直崇拜……呃,黎扶月前辈。”
      
      尽管换了个壳子没人认得出来,但说出这句话,黎风兰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孟临洲这逆徒从小就不服自己,当年黎扶月当修真界第一人,备受尊敬的时候,他都对此感到不屑。
      
      因此黎风兰觉得,听见自己说出这番话,孟临洲就不会再与他深交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黎风兰见自己的话音刚一落下,孟临洲的眼神忽然一亮。
      
      他说:“巧了,我也是!”
      
      黎风兰:???
      
      你也是?
      
      黎风兰想自己之前看错这逆徒了:一千二百余年过去,孟临洲的叛逆期依旧没有结束。
      
      现在黎扶月在修真界人人喊打,孟临洲便又开始和众人对着干了。
      
      真是无聊。
      
      ……
      
      黎风兰体内灵气耗尽,最后还是孟临洲将他送回了密光山。
      
      “你怎么住在这样一个破地方?”
      
      一到密光山,看到这藏在半山腰,不用心找根本发现不了的几栋小楼后,孟临洲上来便满是嫌弃地说道。
      
      “还好,比较清静。”
      
      除了林朝尘可能会从天而降外——黎风兰默默在心中补充到。
      
      孟临洲又四处打量了一下,接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这就你一个人?”
      
      “嗯,”黎风兰点头说,“我师尊在闭关,还有一个师叔,不常在宗门。”
      
      孟临洲对他的师门没有一点兴趣,大概将密光山看过一遍,他又准备与黎风兰聊刚才对方在白月莲花台上的表现。
      
      不过稍叫黎风兰感到庆幸的是,这回孟临洲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挂在腰间的弟子牌忽然发出了一阵轻鸣。
      
      ——律法堂终于有事了!
      
      黎风兰心中暗喜。
      
      “真多事。”见状,孟临洲一点包袱也没有的直接这么吐槽了一句。
      
      在黎风兰看来,逆徒差不多已经将“烦死了”这三个大字写在了脸上。
      
      他看了一眼黎风兰说:“我有事要忙,过几日来找你。”
      
      “好,快去忙吧,还是宗门的事情要紧。”黎风兰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赶着孟临洲向来时的路走去,只差将“送客”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虽然看出了黎风兰的不耐烦,可有事要做的孟临洲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这里。
      
      见他御剑而去,黎风兰终于松了一口气,并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住处。
      
      刚才白玉莲台上的那场比试,是黎风兰重生之后第一次提剑。
      
      尽管这柄剑只是修真界内随处可见的普通灵剑,可回到住处后,黎风兰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将它擦拭了一遍。
      
      说实话,他的确有些怀念过去那些执剑的岁月。
      
      不过他也的确厌倦了修真界的纷扰……要不是今天必须引起程渡安注意的话,黎风兰想自己这一世恐怕都不会再去碰剑。
      
      黎风兰不由轻叹一口气,接着将长剑收回了乾坤袋里。
      
      ——原主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他就么一个乾坤袋,还是师尊闭关之前给的。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黎风兰本人极穷,但看过乾坤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师尊可绝对是个富人。
      
      乾坤袋里面的许多东西,就连他上一世都没有见过。
      
      这一回黎风兰便打算用袋里的灵宝来布阵。
      
      宗门大会已经开了好几日,距离程渡安离开这里的日子又近了一点。
      
      黎风兰猜对方今日应该会好好把自己调查一番,最快夜里就会来密光山了。
      
      他要做的就是布置好阵法,在这里等着程渡安自投罗网。
      
      只不过……还没等黎风兰开始布阵,五年间几乎没有人到访过的密光山竟然迎来了一个客人。
      
      “风兰,听说你今日上了白玉莲花台?”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着暗紫色锦袍的男人正斜倚在门口,侧头笑着看向他。
      
      男人这身紫衣华丽至极,甚至就连头顶那紫金冠的长穗上也缀了灵石。
      
      按理来说,这样一身打扮一定会掩过主人的风头。
      
      可来人非但没有被这一身华服压住,甚至周身气质更显得张扬外放。
      
      与其说是修士,不如说他像人间的纨绔公子,或是什么王孙贵胄。
      
      事实也差不多如此——在黎风兰甚至所有认识他的人看来,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不太想当修士。
      
      要是黎风兰没有记错,在小说将要结局的时候,眼前人直接身体力行,判出了天眠宮……
      
      “师叔,你怎么来了?”黎风兰起身向他打了个招呼。
      
      原主只有一位师叔,他名叫莫憎羽。在黎风兰重生后的五年时光里,男人有至少四年半都在凡间游玩。
      
      无论是放在天眠宮,还是整个修真界,莫憎羽都算是个异类。
      
      这两天开宗门大会,莫憎羽暂时回到了天眠宮。
      
      他一向不喜欢无趣的密光山,结婴后就般到了别处去,偶尔才会过来瞧上一两眼。
      
      “没什么大事,听说你在白玉莲台上出了风头,所以特意来看看。”莫憎羽耸了耸肩说。
      
      黎风兰笑了一下说:“那你已经看到了。师叔好不容易回一趟宗门,不去别的地方找朋友叙叙旧吗?”
      
      按理来说黎风兰应该和师叔寒暄两句才对,但是看到眼前这个人,他却只想着应该如何送客。
      
      除了黎风兰着急布阵外,这背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
      
      其实原本的黎风兰,和“废人”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关系。
      
      这世上天灵根的修士很少,黎扶月算一个,黎风兰也算一个。
      
      亦或是,从前的黎风兰。
      
      按理来说拥有天灵根的他,不应该这么默默无闻才对。但谁叫原主刚进宗门没多久,就出了一场意外。
      
      彼时他刚刚筑基,正与宗门其它弟子一起离开天眠宮除魔卫道,没想到回程中出了意外。
      
      没多少实战经验的原主被凶兽重伤,不但当场丢掉了半条命,甚至容貌也毁了大半。
      
      虽然原主的师尊把他的小命捞了回来,可废掉的灵根却难再修补。
      
      天灵根弟子少见是少见,但在修真界第一大宗门天眠宮却也不是那样的稀奇。
      
      原主被收进宗门的时候,不少人都知道自己身边又多了一个天才弟子。可时间久了不见他的消息,人们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件事,更忘记了他这个人的存在。
      
      在修真界伤仲永这样的事,再常见不过。
      
      除此之外《天眠道生》里没多少与原主有关的剧情,作者只在最后简单的借其它配角之口简单提了一下“黎风兰意外身亡”。
      
      至于这个“意外”到底是什么,作者也没有介绍,毕竟黎风兰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唯一有用的信息是,他“意外身亡”的时候,正与自己的师叔呆在一起。
      
      那个师叔,就是站在黎风兰眼前的紫衣人莫憎羽。
      
      所以为了保住小命,重生之后黎风兰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离原主的师叔莫憎羽远一点,尽力避开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意外。
      
      虽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但小说里好歹给了点提示,黎风兰还是要重视一下下的。
      
      哪怕它大概率没有什么用处。
      
      一想到重生这件事,站在这里的黎风兰又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男人的手缓缓抚向自己的左肩下,尽管没有感觉,可他还是知道这里有一根陌生的仙骨。
      
      这根仙骨始终提醒着黎风兰,他的重生并不是意外,而是某人有意为之。
      
      可是时至今日,黎风兰都不知道那个自剔仙骨帮他重生的人究竟是谁。
      
      他更不知道,对方复活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也是黎风兰重生之后最在意的事情,他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剔仙骨重生这份因果实在太大了,一天不还上他便一天难以安心。
      
      毕竟黎风兰坚信:天上绝对不会掉馅饼,有的话也落不到自己头上。
      
      迟早有一天,他会找到这个复活自己的人。
      
      ……
      
      正想着,刚才还一脸悠闲站在门边的男人忽然如鬼魅般向黎风兰靠近。
      
      只等下一刻,那只握着银质折扇的手,就出现在了黎风兰的心口处。
      
      黎风兰下意识的向后仰去,这才堪堪避过了那把折扇。
      
      “咳咳咳……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莫憎羽忽然变脸似的将手中的折扇收了回去,同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靠近黎风兰。
      
      男人忽然贴近,轻声在黎风兰的耳边说:“我只是奇怪,师侄有这样一身好本事,我之前怎么不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成功引起程渡安注意√
    ————
    预收:《魔教妖女穿回娱乐圈木头美人》
    十八岁客串大片里的惊鸿一瞥,美的不可方物的喻季雪让观众直呼紫微星出世。可没多久大家就发现,这颗紫微星她是根木头,声台形表,全都没有。
    直到某天,在娱乐圈混吃等死当花瓶的喻季雪穿进了剧本里。
    剧本里的魔教妖女步步为营,一双美目勾魂夺魄,武力魅力双重爆表,琴棋书画全部精通。最重要的是,在魔教这个地方演技不好就会死。
    除了美,喻季雪一无所有。
    喻季雪:??救命啊
    为了活下去,喻季雪苦练演技提升魅力,正当她走到剧情最后可以离开魔教快意江湖时,她……居然又穿回去了。
    观众发现,喻季雪变了。
    荧幕上这个演技爆表,舞艺精湛,精通古典乐器的人是谁?
    综艺里马术超群,武力值爆表的人是谁?
    国棋比赛的金奖得主,拍卖会上天价山水画的作者……全部都是喻季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