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边飘落,慢悠悠的坠在血红的梅枝间。
      
      在雪原的最深处,跪着一个男人。
      
      他身体无力的向下俯着,双臂却略有些诡异的微微抬起。走近才能看到,有两条闪着寒光的银丝自万丈高的山壁坠下,从男人手腕最脆弱处穿了进去。只要稍微一动,就是刻骨钻心的疼痛。
      
      黎扶月,修真界无人不识。他曾经手触天道,霁月光风人人敬仰,五年前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走火入魔,将世间搅的不得安宁。
      
      直到几日前,终于合三界之力把将他镇在了这里。
      
      风雪渐盛,男人原本清晰的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在恍惚间黎扶月竟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白影出现在了不远处,“扶月,过来,到师尊这里来。”那人站在梅枝下,笑着朝自己伸手说。
      
      “师尊……师尊我在这里!”黎扶月本想起身,但下一刻他的身体就被那条银链狠狠地拽了回来。
      
      伤口再度裂开,鲜血从手腕蜿蜒流下,黎扶月一辈子从没有这样狼狈过,但他并不在意。黎扶月满脑子只想着当年师尊说过永远也不抛下他,果然,现在师尊来救他了。
      
      黎扶月的声音颤抖着,上下牙齿不断磕碰,费劲全身力气都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唤了多少声师尊,到了最后嗓子已经彻底沙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雪原依旧安安静静,黎扶月想的那个人没有来。
      
      也是此时,白影忽然散去,黎扶月终于看清这里除了株株盛开的雾梅外什么也没有。
      
      原来刚那些只是黎扶月生出的幻觉。
      
      师尊最终还是毁约了。
      
      他已经飞升上界多年,或许早就不记得自己。
      
      雪原安静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山间忽然传来隐隐钟鸣,黎扶月手腕上的银链也随之轻颤。
      
      “……伏神阵终于布好了。”明明死到临头,可听见钟声黎扶月却笑了出来。
      
      修真界众人真是为伏神阵找了一个好阵眼啊——遥正钟,它的主人就是黎扶月早已飞升多年的师尊。
      
      钟上有师尊飞升前留下的神识,只有经得他同意,那群修士才能将遥正钟请来当做阵眼。
      
      原来师尊并不是不记得我,他只是和修真界众人一样,想要我魂飞魄散。
      
      这阵法耗费七日才能开启,一旦开启阵下的人只有魂飞魄散一个结局。
      
      就连师尊也抛弃了他——黎扶月从没像这一刻一样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已然沦落到了众叛亲离的境地。
      
      黎扶月,你真可笑。
      
      刚一想到这,原本平静雪原忽然雪虐风饕,男人额上的红痕竟也随着漫天狂舞的飞雪一道变成了黑色的。黎扶月身上的魔气,瞬间暴涨。
      
      埋入手腕里的银链随之震了起来,黎扶月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灵脉正在一点点被那东西一点点搅碎。
      
      疼,实在是太疼了。
      
      一阵厉响后,山壁上有石块坠落。黎扶月竟这样顶着能够撕碎神魂的疼痛站了起来,他的双手紧握成拳,下一刻那两条可以震碎人心魂的锁仙链居然就这么断了开来。
      
      ——没人想到走火入魔的黎扶月,能在一瞬间毁掉上古传下来的神器。
      
      狂风呼啸着,黎扶月的黑发在风中飞舞,他体内的灵气与魔气一起溢出,将周围的梅花都碾成了红泥。
      
      黎扶月呆呆地看了一眼自己满是鲜血的手心,接着有些迷茫的向前望去。他自由了,但他却已无处可去。
      
      雪原的最深处,这是黎扶月长大的地方,也是他潜意识里的“家”。
      
      黎扶月体内的魔气疯狂翻涌着,满是伤痕的□□与灵脉已经经受不住这样的折腾。他忍不住呕出鲜血,接着跌倒在地。
      
      男人缓缓平躺在了地上,闭上眼睛任凭白雪与赤梅将他的身体掩埋。
      
      就在这个时候,黎扶月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师……师兄?”下一刻他就被人小心翼翼地抱进了怀里。
      
      黎扶月虚弱的睁开了眼睛,他看到原来这个穿过风雪抱住自己的人,竟是他的师弟林朝尘。
      
      “你受伤了?”林朝尘看到了黎扶月身上的血迹,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和林朝尘的温柔不同,看到眼前人黎扶月下意识的用剑撑地站了起来,“别过来!”他厉声说。
      
      少年无比眷恋的叫了一声“师兄”,接着也红着眼睛慢慢地提起了剑。
      
      林朝尘沉默一会,过后竟然咬牙对黎扶月说:“最后一次师兄,赢了我。要是赢了我,我就放你走,再也不去找你。”
      
      放我走?
      
      黎扶月没有想到,林朝尘竟愿意放过自己。
      
      只一瞬间,发生在这片雪原上的往事,走马灯似的在黎扶月的脑子里过了一遍。
      
      他师尊是仙人之子,向来不懂得凡尘俗事。
      
      将林朝尘抱回来后,一心修道不懂如何带婴孩的师尊,只能暂时将他交给大徒弟黎扶月。
      
      因此眼前这个少年,向来与黎扶月很亲。
      
      甚至林朝尘此生会的第一个词都是“师兄”。
      
      师尊飞升后,林朝尘曾对黎扶月说,从今往后师兄就是自己的一切。
      
      “好。”黎扶月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这个字,他早已经不在意生死,可林朝尘的话还像是一根救命稻草般的向他探了过来。
      
      原来还有人愿意相信自己,愿意放自己一条生路。
      
      雪域梅洲,两个修士足踏飞雪比着剑法。黎扶月的剑意本无人能敌,只可惜他受了重伤,每一招落下心脉都会随之震动。
      
      就算这样,几招下来林朝尘还是落到了下风。
      
      黎扶月的剑刃,已经轻轻点在了林朝尘的胸口。只差一下,他就算彻底赢了林朝尘。
      
      身体已到极点的黎扶月本该在这个时候向对方刺去,可在动手前,林朝尘刚才说的话却又在黎扶月的耳边响了起来,他知道——师弟想放过自己。
      
      黎扶月清楚自己这一剑究竟有多厉害,要是真的刺下去,最差也能毁掉对方一半修为。于是在这一刻,黎扶月竟下意识收敛了几分剑意。银白的剑刃从林朝尘的胸口擦过,缓缓刺向虚空。
      
      可同样在这一刻,一道冰冷的剑光从林朝尘的手中飞出,狠狠刺向了对面人的胸口。
      
      就这么一剑震碎了黎扶月的心魂。
      
      等林朝尘反应过来的时候,黎扶月的身体已经被剑刃穿透,落到了自己的怀里。
      
      鲜血从黎扶月的胸口处涌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襟,甚至溅到了林朝尘的脸颊上。黎扶月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原来有这么多的血。
      
      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黎扶月呆呆地看了一眼胸口,突然在林朝尘的怀里笑了出来。
      
      到底是众叛亲离一个不落。
      
      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累过,黎扶月缓缓地闭上了眼眸,耳边也只剩下了疾风的怒吼。他并没有给林朝尘留下任何一句话,而是耗尽最后一点力气,朝着少年拍了过去。
      
      长剑从黎扶月的胸口脱出,男人向下坠去终于不再挣扎。
      
      不远处由修真界大能合力布下的伏神阵开始运转,一道刺眼的金光向着黎扶月破碎的胸膛袭来。
      
      在最后一刻,黎扶月终于想明白了林朝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刚才那条锁仙链也是伏神阵的一环,待它将自己的心脉震碎,阵法才会正式开启。
      
      如今锁仙链断了,震碎自己心脉的活,当然得交给别人做。
      
      林朝尘说要放自己走,自始至终只是在做戏罢了。
      
      毕竟他知道,面对自己,师兄一定会心软。这一场比试,赢的人注定是林朝尘。
      
      山崖间金光大盛,一时间空中竟如出现了两个太阳般明亮。但下一刻,那束金光便逐渐暗淡直至消失不见。
      
      修真界一代传奇黎扶月就此魂飞魄散。
      
      【黎扶月半生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哪知到头来,竟落得如此下场?
      
      ——《天眠道生》第350章,诛魔。
      
      “黎扶月就这么死了?!作者太仁慈了orz”
      
      “师兄走火入魔后,主角逐渐成熟起来。而只有亲手杀了曾经最依赖的师兄,林朝尘才算正式走上这条孤独的王者之路……这章我终于看到了主角的成长。”
      
      “所以黎扶月到底是为什么走火入魔的?作者好像你还没有说。”
      
      “死都死了还管他怎么走火入魔的,问就是剧情需要!”
      
      “拜托剧情需要也得讲逻辑,我总觉得还有故事没说清楚……”
      
      “撒花~林朝尘终于成为修真界第一人了!”】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房梁上的木屑忽然下雨似的掉了下来,躺在床.上的男人也从睡梦中惊醒。
      
      几乎每一晚黎扶月……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他黎风兰,都会梦到上一世死后看到的那些东西。
      
      ——一本名叫《天眠道生》的小说,主角正是他的师弟林朝尘,而自己则是文中的一大反派。
      
      黎风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这些,等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这个世界。
      
      如今五年时间已经过去。
      
      往常醒来他还会感慨一下,还好这一世自己不再是什么“反派”,只是个出场不过几千字的小炮灰,宗门内最不起眼的底层弟子。
      
      但今天他只想说: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这间房子要塌了吗?
      
      停顿几秒后,凡人·黎风兰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戴上帷帽,披起鹤氅,快步执灯走出了房间。
      
      黎风兰住的密光山位置非常偏僻,入夜后耳边除了偶尔的几声鸟鸣外什么也听不到,安静的有些吓人。
      
      对天眠宮的人来说,住在这和被流放没有什么区别,黎风兰想或许只有他这只咸鱼才会享受这儿的生活。
      
      “嘶,好冷。”黎风兰将灯探了出去,确定外面没有什么异样后才迈步走出房门。
      
      这间屋子有些高,他仰头向上看去,开始思考自己要怎样才能到房顶上看看。
      
      可还不等黎风兰想出方法,随着瓦片的几声轻响,那落在房顶的东西竟滚了一下,接着不等他做出反应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
      
      黎风兰愣了一下,要不是他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这东西怕是会砸到他身上,直接将他送回二次元。
      
      停顿一会后,黎风兰总算慢慢蹲下身去研究这从天上掉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月光从远山的间隙露了出来,轻轻地铺洒在地上。
      
      借着月光黎风兰终于看清,躺在这儿的原来是个男人。他穿着一身白色滚金边的长袍,此时衣衫已经被血染红了小半。男人闭着眼睛,修长的双眉紧紧蹙在一起,神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黎风兰发现,原来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他那……不讲武德的师弟林朝尘。
      
      林朝尘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生了心魔,只差一点就要步自己的后尘走火入魔了。
      
      ……原来《天眠道生》里志高行洁的主角林朝尘也会有心魔?
      
      看到林朝尘的那一秒,黎风兰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灯柄,手指的骨节都因用力过大而微微泛白。他想若是自己将这银质的灯柄刺下去,是否就能报了上一世的仇?
      
      不过这样的想法只存在了一刹那。黎风兰灵根尽毁,和凡人没有多大区别。他知道这样一下刺去,只能叫自己被林朝尘的护体结界击倒。
      
      于是黎风兰冷冷地看了地上人一眼,接着便准备起身回屋关门。
      
      晦气,真是天降晦气。
      
      然没想就在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林朝尘忽然拉住了他的袖子,嘴里也跟着喃喃念叨开来。
      
      “放手!”黎风兰拽了拽袖子。
      
      见林朝尘并没有松开的意思,黎风兰本想撕掉衣袖走人,但一想到这动作背后的意义,他又将手收了回来。
      
      正是这一刻,黎风兰听清楚了林朝尘嘴里念叨的话。
      
      已是宗门持剑仙尊的林朝尘,竟然在这个月夜孤独的倒在地上,如担心被丢弃的孩提般轻声叨念着:“师兄……师兄……”
      
      黎风兰不由一顿,师兄?除了自己以外,林朝尘还有哪个师兄?
      
      下一刻,原本打算拽出衣袖离开的黎风兰忽然俯下身,并在林朝尘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说:“你师兄早死了。”
      
      不过瞬间,倒在地上的林朝尘竟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眸中有红光一闪而过。下一刻男人忽然站了起来,并直接扼住黎风兰的肩膀说:“带我到屋里去。”
      
      西南方向的天空中,几道剑光慢慢地清晰了起来。黎风兰立刻明白过来,自己这好师弟现下应当是生出心魔后惹了事,正在躲避追踪。
      
      这个剧本,黎风兰本人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不等黎风兰动,刚还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林朝尘就直接拽着他闪进了屋里。
      
      林朝尘站在黎风兰的背后,只用一只胳膊便将他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一动也不能动。
      
      还没等黎风兰站稳,一阵笛音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这声音极小,很容易就会被忽视。
      
      天眠宮的普通弟子不会懂这乐音是什么意思,可黎风兰却在听到的瞬间睁大了眼睛:天眠宮禁地失窃了!
      
      剑光、代表失窃的笛音,还有身后这个明显不对劲的林朝尘。答案已经摆在了台面上——林朝尘生出心魔后,从禁地里偷了东西出来。
      
      好家伙,真是刺激啊。
      
      黎风兰虽然是只咸鱼,可他也知道自己的“好师弟”已经成了天眠宮的持剑仙尊。
      
      因而黎风兰真的是一点也想不通,辈分这么高的林朝尘,究竟是为了什么东西铤而走险的呢?
      
      重点是,小说里完全没有提到这段剧情。
      
      为了躲开那些人,林朝尘进屋之后立刻用灵力设下障眼法。暂时被心魔困扰男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怀中的白衣人灵根已废,经不起一点折腾。
      
      林朝尘的灵力实在太过霸道,在他障眼法设下的同时,受到灵力波动影响,怀中的黎风兰忽然咳了起来。
      
      下一刻,还没等黎风兰将刚才的问题想明白,他便彻彻底底的失去了意识,晕倒在了男人的怀中。
      
      晦气,晦气至极。
      
      黎风兰看到,在自己倒下的那一刻,男人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清明。
      
      ……
      
      黎风兰是被淡淡的竹香味唤醒的,睁开眼睛看到床榻上青玉雕花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天眠宫,砚依山。
      
      身侧是一盏绘着湘妃竹的屏风,窗外是缭绕的烟雾,还有一栋玄木筑成的高楼。
      
      黎风兰昨晚以为自己又要死在林朝尘手上,万万没有想到,林朝尘不仅没杀自己,甚至还将自己带回了他的住处。
      
      看来《天眠道生》的读者吐槽的不错:林朝尘性格太宽厚仁慈了,就连对待敌人都如春风般温和。
      
      唯独师兄除外——黎风兰在心中默默补充道。
      
      普通修士看不出林朝尘生了心魔,更不知道昨晚的笛音代表着什么。
      
      他不杀人也算能理解,只是……自己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来了?
      
      结婴后林朝尘就搬到了这儿,黎风兰当年常来砚依山看望师弟,甚至也曾小住过几回。
      
      重生后他却从没有想过,自己某一天竟然会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不过幸好,这只是一间黎风兰之前没有去过的侧殿,并没有勾出他太多不快的回忆。
      
      四舍五入也算是故地重游,黎风兰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怀念。
      
      他将房间大概扫了一遍,接着就把掉落在枕边的帷帽戴上,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一想到昨晚自己竟然受到林朝尘灵气冲撞而晕了过去,黎风兰就觉得丢人。
      
      黎风兰的口中有淡淡的苦味,他回头看到,床铺上的被子一整晚都没有拉开。黎风兰想,昨晚林朝尘应该是随便给自己塞了枚丹药,把他扔到床.上就赶紧走了。
      
      夜黑风高他应当没有看清自己的长相。
      
      想到这里,黎风兰不由松了一口气。
      
      按照他的经验,此时林朝尘应该是在打坐压制心魔,或者忙着处理昨晚偷来的东西。自己要是不想再和林朝尘打交道的话,最好趁着这个时间离开砚依山。
      
      正想着,黎风兰已经推开了房间的大门。
      
      这一世的他灵根已废,体内藏不住灵气,几乎无法御剑。要想离开砚依山,黎风兰只能走到不远处的渡仙台前唤来灵鹤才行。
      
      千年前黎风兰不放心自立门户的师弟,不知道来过砚依山多少次,如今他闭着眼眼睛都能找到去渡仙台的路。
      
      不过……在将要走到渡仙台的时候,黎风兰的脚步停了下来。
      
      和雪域梅洲不同,砚依山四季如春,亭台楼阁与山水相依,完全担得上“仙境”这两个字。
      
      黎风兰看到,不远处那座藏在竹林里的小亭子上,竟然贴着一张已经泛黄的符纸。
      
      这是很多很多年前,他赠给林朝尘的。
      
      那时林朝尘在修真界众人眼里,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剑仙。可是搬到砚依山后,他却还会向师兄撒娇,说自己不习惯一个人住在这里。
      
      听到师弟的话,黎风兰便送了他许多张传音符,贴在砚依山的角角落落。
      
      只要林朝尘想,行走在砚依山任何一处的他,都可以随时通过传音符与黎风兰说话,和师兄在自己身边时一样。
      
      上千前的时间过去,就算曾有灵力附着保护,这张纸还是泛起黄卷了边。似乎只要伸出手去轻轻地碰一碰,符纸就会碎成小渣从亭柱上落下。
      
      黎风兰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传音符早已经失效,黎风兰不知道林朝尘为什么还不将它撕去。
      
      是时隔太久,忘记了它本来的用途了么?还是因为这座亭子太偏,而被主人遗忘。
      
      但还没等黎风兰走近,一道结界忽然将他挡在了这里。
      
      感受到结界上灵力波动的那一秒,黎风兰心中便闪过了大红加粗的四个字:大事不好!
      
      林朝尘不喜欢被人打扰,当年就在砚依山上布下了结界。那时还是他师兄的黎扶月在这里畅通无阻,但这并不代表黎风兰也可以。
      
      果不其然,亭上的风铃轻轻摇了两下。几秒钟之后,几个身穿绣着獬豸纹黑袍的年轻弟子就出现在了黎风兰的眼前。
      
      在天眠宮,没有人不认识他们——律法堂的弟子,宗门内的执法者。
      
      “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砚依山?”不等黎风兰后退半步,一把长剑已经搭在了他的脖颈上。
      
      黎风兰轻咳一声,他交出弟子牌,装作轻松的说:“我叫黎风兰,是……林仙尊的朋友,他昨日邀请我来这找他。”
      
      闻言,周围几个弟子对视一眼,“朋友?”他们的语气里满是怀疑。
      
      “没错。”这一回黎风兰回答的很是肯定,他想只要林朝尘还想瞒住昨晚从天而落的事,就一定会帮自己圆这个谎。
      
      这些弟子能感觉到,黎风兰身上并没有多少灵力,他们打心眼里不相信眼前这人会是林朝尘的朋友。
      
      但是仙尊大人行事不是普通弟子能揣测的,再加上黎风兰回答的这么肯定……
      
      沉默一会后,黎风兰脖子上的剑终于被收了回来。
      
      “好吧,不过仙尊大人今日临时闭关,你先和我们去一趟扪心崖。等仙尊大人出关,我们定会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他,倒时再放你出去。”那黑衣弟子说。
      
      不得不说,律法堂这些弟子的确秉公执法。
      
      ……但对黎风兰而言,重点并不是这个。
      
      律法堂还有扪心崖,这全是同一个人的地盘。
      
      ——持律仙尊孟临洲,正是黎风兰上一世那个逆徒!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赶在三月开始前开文了,最近几天日六。
    第一次写古耽,激动又紧张,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提建议~么么么么!
    封面是主角人设XD
    ==古耽预收==
    《原来我也是来历劫的》
    身受重伤,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质子裴清宴,无意间窥得天机:自己周围的人竟都是来历劫的神仙,世间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司命写的历劫专用虐文话本。而在此劫中表现优秀的凡人,都会获得十世平安富贵命。
    重伤初愈后,裴清宴立刻调整状态进入剧情。他为救神仙甲身中奇毒;为保神仙乙江山征战西域十四国;为神仙丙白月光挡刀,大伤根基;最终再为神仙丁祈福皇寺,常伴青灯终了一生。
    简直兢兢业业,可歌可泣。
    哪想裴清宴死后才知——自己也是来历劫的,仙位还比那些人大。
    裴清宴:淦!!!耍我?
    之后几十年,故人陆续结束历劫工作,回天报道。
    仙婢:“帝君,殿外已经跪满了人,都说要见您。”
    裴清宴淡定喝茶:“凡尘俗世,不必再提……就说我都忘了吧。”
    仙婢:“帝君说,就说他都忘了吧。”
    裴清宴:“???”
    =小剧场:糊弄学大师清宴帝君=
    -此毒半月发作一次……
    裴清宴:确实
    -中毒者痛不欲生。
    裴清宴:可以的
    -最可怕的是无药可解啊!
    裴清宴:厉害了
    -裴公子不怕吗?
    裴清宴:我都行
    -???
    裴清宴内心OS:搞快点搞快点,赶着走下一个剧情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