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枝桃 ...

  •   陶夭从他手中抽出手,背过身去不看他。心里想着这个坏男人真的是睚眦必报就是利用他那么一下下,他一直盯着自己不放,再说明明还是他自己上赶子。

      朗清借着电视屏幕微弱的光看着陶夭,整个脸都红彤彤的刚才那只被他握住的手都红到指尖了。嘴角噙着笑,心里想着还真是敏感啊。

      陶夭被他盯的有点不知所措看到面前有杯红色的‘饮料’想也没想的就拿起喝,看到朗清伸手过来夺以为他又想像刚才一样,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饮料’给喝尽了,喝完了还得意的把酒杯掉过来摇了摇。

      朗清看着陶夭暗自窃喜的模样心想这傻姑娘。

      果然,没过一会儿。陶夭就觉得眼前天旋地转的,晕的她只能闭目养神,晕晕乎乎的快要睡着了。想叫林意一起回家,看向旁边林意玩的正起劲就作罢,迷迷糊糊的靠着沙发睡着了。

      朗清看陶夭困的迷糊的小模样,不动声色的向她身边的挪了挪。由陶夭的摇摇欲坠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林意一回头就看见陶夭靠在朗清的肩膀睡的正香,朗清用手在嘴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林意回了个我懂的眼神。

      有电话进来,朗清慢慢把陶夭的头轻轻的靠在沙发上。起身的时候还拍了拍林意的肩膀让她看着点陶夭。

      林意点了点头。

      回来的时候,陶夭还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靠在沙发上眯着。

      可能是空调打的有点冷,陶夭的手抱着手腕倦缩着,朗清脱了西装的外套盖在了陶夭身上又轻轻的把陶夭移过来靠在了自己肩膀上让她睡的舒服一些。

      陶夭在家睡觉的时候有抱抱枕的习惯。她现在自然而然的在西装里双手环了朗清的手臂整个人特别有依赖感的靠着朗清。

      朗清看了看陶夭温柔的问着:“困了?”

      陶夭睡的迷糊声音糯糯的说:“嗯!”

      “那一会儿我们就回去?我送你回家好不好?”朗清耐心的问着。

      “嗯,好。”陶夭睡的迷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

      朗清想还是睡着了好,乖乖的说什么都答应。

      林意和赵舒然从外面回来刚好看到朗清耐心的哄着陶夭的一幕,赵舒然倚门口拉着林意吐嘈:“朗清对小桃花这心思还真是十年如一日。”

      林意笑了笑说:“朗醋王之心,路之皆知。”

      朗清瞪了眼在门口八卦的女人,继续低着头看靠在他肩膀上熟睡的小桃花。

      “啧啧啧,你看那个眼神温柔的能溺死个人。”赵舒然对林意吐嘈。“对了,我刚才在楼下酒吧的时候好像看到何欢了。”

      “嗯?这坏女人不是走了吗?她在酒吧干嘛?”林意刨根问底着。

      “我和她离的远,她在吧台和酒保说什么酒送没送的,我也没听清。不过感觉状态很不好,脸上的妆都花了。”

      林意说:“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小桃花是个锯嘴葫芦什么也问不出。算了,咱们进去吧。”

      林意和赵舒然刚进去,就看到朗清像抱小孩一样的把陶夭抱了出来身后还背着她的小包包,陶夭的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头靠在肩膀上睡的正安稳。

      朗清傲骄的对林意说:“今天,我送她回家。”

      林意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问着赵舒然说:“他刚才是在和我炫耀吗?他现在都到了连女人的醋都吃的地步?”

      赵舒然无奈的说:“你也说了,他是醋王。”

      突然听到陶夭喊:“林大义你还不回家,等着你家王老四来抓你吗?”

      林意诧异的看着陶夭,就看到陶夭的脸红扑扑的,小脑袋趴在朗清的肩膀上,眨着眼睛,挥挥两只小手笑眯眯的跟她拜拜。

      林意有一种错觉,她觉得陶夭现在像个小妖精。别的说男人受不了,她这个女人看了都觉得被她勾引的有点受不了。

      总有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毕竟陶夭从来都不是这么闹腾的性格。

      朗清以为陶夭平时和林意说话就是这样的,也没有多想就抱着她进了电梯,下楼去停车场取车送她回去。

      朗清打开车把陶夭放在副驾驶位上扣上安全带,边开车边透过后视镜看旁边熟睡的女人。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段后,朗清习惯性的转头看看旁边熟睡的人儿。他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他私心的想着这样送她一辈子多好。他最爱的人就坐在旁边安心的睡着,他的心也被添的满满的。

      再他习惯性的第无数次转头时,陶夭睡醒了正瞪着两个大眼睛滴流流的看着他。

      朗清看着陶夭温柔的说:“再睡会儿,马上就到你家了。”

      只见对面的女人三两下把他套在她的身上西装扯了下来,团了团扔回到了他身上还伸出小手指着他说:“打死你,臭流氓!”

      朗清眯着眼睛看着她,淡淡的复述着她刚才说的三个字:“臭流氓?”

      陶夭背靠着门,双手抓着安全带对他说:“你都没问我家在那里就说我家快到了,你以为你跟踪我的事我不知道?有次下班马路对面有个男人皓月当空打着把伞,那奇葩是不是你?我都懒得上前去揭穿你!”说完朗清在她脸上还看到了些许得意。

      郎清看着双手紧紧拉着安全带防备的看着自己的陶夭,驼红的小脸上那双温柔似水的桃花眼满是灵气,因为拆穿了他的小把戏正神采奕奕的看着他。

      朗清在心里觉得这才是真正的陶夭吧,其实他根本就不了解她。略带失落的问到:“是懒得揭穿我还是怕我纠缠你?这么讨厌我吗?”

      陶夭不停的摇着小手说:“没有,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你还真是爽快。”朗清落到失落的说。

      陶夭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我觉得如果不喜欢对方还是直接说清楚的好。时间长了,你就开窍了,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世上的好姑娘多如牛毛呢。“一边说着还一边用两只手比划牛毛的范围。

      朗清看着陶夭天真可爱的小模样,巴掌大的小脸因为醉酒而驼红着,两只小手举过头项比划着,两只眼睛笑的跟弯弯的新月一样。心里想着笑话遇到过这么美好的花,还能看上谁家的草呢。略带沙哑的嗓音,徐徐传来:“那你呢,什么时候开窍?”

      陶夭没想到朗清会反问自己,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我,我……我可能开不了窍了,就准备在这颗树上吊死。”说完还有点失落。

      朗清知道陶夭清醒的时候是绝不会和自己说这些,现在肯定是酒劲上来了,酒后吐真言。趁机多了解一下对手,知己知彼,才能抱得美人归。朗清薄唇轻启,慢条斯理的问道:“他喜欢你吗?”

      朗清看着刚才那样明艳的小姑娘提起某个男人瞬间变得如此自卑和迷茫。是又心疼又生气,想着放着我这个杭城的黄金单身汉不要偏偏单恋那个破海王。虽然是这样还是温柔的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知道他喜不喜欢你,要不要试试看?”

      “真的吗,有什么办法?”刚才还低着头失落的人现在正满是期待的看着他。

      朗清被陶夭期许的目光刺的心中一痛,心想就这么喜欢那个破海王吗?随便关于他的一点什么都可以左右你的情绪。

      他略带烦躁的把领带扯开了些,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的他喘不上来气。面上还是神态自若的说:“人的第一反应是本能的自我展现,是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想法。”

      看了看手上的表说:“现在十点多了,你现在直接打个电话给他。他接了就直接说你喜欢他,就能知道答案。”

      这要是平时陶夭打死也不会问的,她心里明白她和顾叙之间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可能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今天也不知道是脑子短路了还是什么陶夭真的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朗清心里知道陶夭这就是典型的酒壮怂人胆,他想着如果那个破海王答应了他就成全小桃花,反之他这一次就算是死缠烂打,强取豪夺也肯定要把小桃花拐回家。

      电话铃声唱起,陶夭的心都快到跳到嗓子眼了,怕顾叙接电话又想让他接电话,旁边强装镇定的朗清也是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暗暗的收紧了。

      “夭夭,有事?”电话那头传来顾叙的声音。

      陶夭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对着电话说:“那个顾叙,我喜欢你好多年。你喜欢我吗?”

      陶夭觉得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她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紧张的握着手机的手都在抖,旁边的朗清目不转眼的盯着陶夭的神情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来些什么来。

      “夭夭,我有事要忙,再说吧,挂了。”还没等她出声,顾叙就挂了电话,回应的她的只有嘟嘟的忙音声。

      酒店的包间里,穿着浴袍的程然卫生间里出来。看着站在阳台上背对着她的男人问道:“谁这么不解风情,这么晚还给你打电话。不是你那个小情人吧?”

      顾叙从阳台里走出来,把程然抱在怀里说:“骚扰电话,不信你看。”

      程然拿起顾叙的手机一看是一个没有存在备忘录的号码,看着那一串数字想着男人往日拈花惹草的德行还是不放心。

      拿起手机头倚在男人怀里拍了张两人合照,迅速点开朋友圈发了上去。文案写着:官宣,我家仙妻。然后把手机还给顾叙,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有没有想人家,试试我新学的花样好不好?”

      顾叙以为程然看不出什么,所以程然检查手机的时候他根本也在意。熟不知此时他的朋友圈已经炸开了锅。顾叙拦腰将女人横抱起,扔在了床上。一手抽开了女人浴袍的带子,一手将浴袍从女人身上除去了扔在了地毯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朗清看着陶夭一直低着头盯着手机也不说话,心想八成是没成。按耐内心的小喜悦,平复了下心情表面淡漠的说:“怎么说?”

      他说:“他在忙,再说吧。”

      “可能,真的是有事……”

      “嗯,应该是有事吧。”陶夭安慰着自己附和着说。

      气氛太尴尬了她下意识的点开微信朋友圈,顾叙的那条官宣朋友圈明晃晃出现在陶夭的眼前。这就是你的答案吗?陶夭心里想着。

      这边朗清正在暗自恼着自己错失良机,却听到陶夭说:“我今天不想回家,可以去你家吗?”

      朗清眯着眼睛看了陶夭一眼,淡漠的声音里充斥着清冷:“你知不知道大半夜让一个男人带你回家意味着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朗清:这过山车般的心情,仿佛表白的是我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