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枝桃(捉虫) ...

  •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

      陶夭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看着手中的化验单,想着医生的话“孕八周,注意休息和补充营养。”

      包里的手机震动着,陶夭拿起电话:“陶小姐,你还好吗?朗总让我来接你,我在停车场。”

      “好了。”陶夭收起手机,将化验单折了又折夹在钱包的隔层里。

      黑色的宾利车停在医院的门口,陶夭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刚坐下就听到身旁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医生怎么说?”

      身旁的男人正专心的处理着文件,头也没抬的问着她。

      “没,没事。小毛病,吃点药就好了。”陶夭心虚的说着。

      “疼的脸色发白,全身出虚汗?是小毛病?”男人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她。

      陶夭低头红着脸说:“是生理期。”手下意识的把小背包向身后推了推。

      朗清将陶夭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又看了眼她继续低头处理文件。“一会儿我去开会,让成仁美送你回去休息。”

      陶夭没抬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车子里的气氛太过沉闷,陶夭索性闭目养神。

      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正在工作的男人感受肩膀上重量转头看了眼,拿起放在一起旁的外套盖在了她身上。

      临下车的时候,轻轻的把陶夭的头靠在椅背上又给她盖了盖衣服。

      坐在前排的成仁美心里默念,眼不见则不吃狗粮。

      朗清下了车,看了眼熟睡的陶夭。对成仁美说:“医院的事情去查查。”

      成仁美点点头,又轻轻将车门关上。

      回到宾馆,陶夭洗了个澡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想着这娃是怎么来的?

      两个月前,某天,停车场。

      陶夭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可是看了看四周,停车场里除了车根本没有人。

      “夭夭,怎么了?”林意问道。

      “我总感觉有人盯着我。”

      林意四周看看什么也没有,直到看到侧后方那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

      林意顿了一下拉着陶夭说:“我也没看到人,快走吧!”

      坐在车内的朗清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个女人,推开车门迈着长腿下了车,扣好西服中间的扣子向饭店走去。

      她们到的时候人也来的差不多,包间里间那张桌已经坐满了,外间的桌子还稀稀拉拉有几个空位。

      林意拉着陶夭刚准备坐下,就看到赵宇对她们两个挥手说:“陶夭坐这里,这里。”

      林意拉着陶夭坐了过去,赵宇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是林意而不是陶夭脸上一阵尴尬。

      林意伸手拍着赵宇的肩膀说:“谢谢你啊,老赵!”

      “没事,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赵宇尴尬的笑着说。

      手机屏幕上一直跳动着微信消息提醒,点开一看是何欢在群里@所有人,江城你欢姐:“我到了哪个包间?有没有小可爱出来迎接你欢姐?”

      陶夭用胳膊撞了一下林意,看着她说:“你不是说她不来吗?”

      林意想了想说:“这女人都善变,她那样的那就是看我72变!”

      话音刚落,就见班长拉着何欢推门而进。

      林意幽幽的说:“整了还这么难看。”

      “没办法,天生基础差,别要求太高。”旁边的赵宇接话。

      “我觉得挺好看呀。”陶夭呆呆的说着。

      旁边两个人一起瞪了她一眼。林意拿着酒杯撞着赵宇的酒杯说:“来,难得统一战线喝一杯。”

      赵宇摇摇手:“统一战线可以,酒就算了。”

      林意放下酒杯嫌弃的看着赵宇说:“没劲!”

      包厢的门又开了,陶夭看着推门而进的男人一身暗黑色的定制西装,比之少时更加的挺拔健壮。

      那张曾经满是青春洋溢的脸如今则是一脸的淡漠,陶夭先是一楞然后迅速的低下了头。

      郎清看了眼像个小兔子一样迅速低下头的陶夭,拉开椅子坐在了何欢旁边。

      陶夭皱着眉头看着林意咬着后槽牙说:“不是说他不来吗?请问这位小姐现在出现的这是什么?”

      林意心虚的笑着说:“这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吗?”

      见人全到齐了,大家起哄让后来的几个罚酒,何欢到是爽快拿起酒杯连干了三杯。

      陶夭心想人家只说要罚酒又没说要罚酒三杯,你到给我们开了个好头。

      朗清看着正对面一脸纠结的陶夭,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

      陶夭觉得一直有一股视线盯着她,一抬头看好到朗清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把头转过开了。

      陶夭心里小火蹭蹭的,这是嫌弃谁呢,我没脾气的吗?

      “我替你喝,陶夭!”赵宇说完,拿起酒杯连续干了三杯。

      包间里一阵阵的起哄声,陶夭怪不好意思的对赵宇说了声:“谢谢。”

      有同学打趣着:“这三杯酒换我们小桃花一句谢谢,不亏,不亏!”却没看到坐他旁边黑着脸的某人。

      林意到是好说,三杯酒一口气就下肚了。

      最后到朗清,包厢里即没人起哄,也没人劝酒。大家就静静的看着他,也没人敢催他。

      陶夭想真的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朗清拿着三个红酒杯全部倒满了酒,转到了赵宇面前:“赵同学,这男女平等就麻烦你帮我代劳一下。”

      说完冰冷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他,赵宇觉得今天他要是不把这酒喝了今天都未必能从包厢里走出去。

      旁边的同学也是各自眼观鼻,鼻观心的选择沉默。

      陶夭刚想站起来,就被林意给拉了下来。对面的男人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赵宇:“你……好吧,那我也替你喝。”说完又连喝了三杯,三杯下肚看着整个人都有点站不稳。

      歪歪斜斜的坐在了椅子上一睁睛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赵宇坐在位置上晕乎乎的想着:“我的喝的真是酒,不是醋吗?”

      没过一会儿,朗清拿起手机出去接电话。

      陶夭立马从位置上起身去看赵宇的情况,赵宇迷迷糊糊的看着陶夭大着舌头说:“没事。”说完还对她笑了笑。

      “喝的舌头都大了,还没事?”陶夭看他靠在椅子上不舒服。

      喊了旁边的男同学帮忙把赵宇扶到了后面的沙发上倚着。

      刚把赵宇安置好,就听到身后人说:“不能喝逞什么能真丢人。”

      陶夭回看了一眼何欢没好气的说:“你有事?”

      “陶夭,我们谈谈。”

      刚好此时朗清推门而进,比起何欢她更不想再和朗清有什么纠缠,“走吧,我们出去说。”

      走廊里,陶夭跟在何欢身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陶夭和何欢的友好的程度连普通同学关系都算不上,陶夭实在想不出何欢找自己干嘛,想的太过认真都没有发现身后朗清正亦步亦趋的跟着她们。

      陶夭觉得从古至今再厕所里谈事情的人八成脑子都有坑,一定是不懂什么叫隔坑有耳。

      陶夭站在男女厕所中间的洗手池边上看着眼前正在补妆的何欢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何欢回过身拉着陶夭的手非常诚恳的说:“陶夭,对不起。”

      陶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本来以为何欢找她怕是又像以前一样想要羞辱她一番。

      她现在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被人欺负了连回嘴都不会的小女生,正想着和她battle一下。

      瞬间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但是又想起何欢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一切,还是不动声色把手抽了出来。

      十五六的岁年纪是最天真浪漫的时候,再加上她从小跟着顾叙一起长大,从小学到初中顾叙总是在她身旁默默的把她保护在自己的安全范围内。

      她在上高中前从来没想过校园生活也可以如此阴暗,在最好的年纪里她明明成绩优异,待人和善,却是被同学孤立,被谩骂。

      就是因为喜欢她的人是何欢喜欢的人。

      所以,她就成了那个全班之中最被厌恶的人。

      一开始陶夭总以为是自己的错,可是不论她怎么忍让,讨好结果都是一样的她永远被厌弃的那一个。

      后来,她才明白不喜欢的人你连活着都是错的。你的忍让只会让她们更加得寸进尺,你的讨好成在她们眼中就是虚情假意的做作。

      陶夭定定的看着何欢,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准备离开。

      却被何欢一把拉住,陶夭回头看着,何欢却双手齐齐拉住陶夭的右手身后一甩。

      陶夭长的瘦瘦弱弱的,没有何欢那么敦实。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整个人向后撞去腰刚好不偏不倚的撞在的洗手池的大理石台上。

      一瞬间疼的陶夭直不起腰来,眼泪也在眼睛里打转。她左手扶着台子撑着自己站着,右手被何欢拉在手里她现在疼的使不上力气根本就是抽不出来。

      何欢看着陶夭狼狈的模样嘲笑的着说:“对不起啊,我力气大忘记控制力道了呢。你看我这不是和你道歉了吗,蠢货。”

      陶夭看着何欢这小人嘴脸气的眼睛都红了,想伸手打她却没有气力。

      “哟,看着满眼腥红的样子是想打我吗?你可要想清楚了,动手的后果。我现在可是在你这辈子都无法比及高度上,对付你这种贱民就像捏死蝼蚁一般的容易。”

  • 作者有话要说:  陶夭:咱也不敢说咱也不问,这是啥高度,这是上天了还是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