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君子至此 ...

  •   《甜蜜入蛊》/妩梵
      ===第三章===
      
      ——“你确认她身子无恙?适才听她女使所言,倒像是心疾发作。”
      
      “回娘娘,心主身之血脉,亦为五脏六腑之主。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1)
      
      “停,本宫不想听你说这些没用的话。徐太医,你可是未央宫中医术最高的医师,怎么连一个女娃到底得了什么病都诊不出来?”
      
      “娘娘息怒,微臣……”
      
      裴鸢渐渐恢复了意识,亦听见了那道熟悉的女音似是在训斥着什么人。
      
      是姑母裴皇后的声音。
      
      原来她没有死!
      
      冬日的椒房殿亦如春日般温暖,因着裴皇后平素喜欢插花贮瓶,大殿置内亦备有花房,里面种着赤红霞粉的牡丹和芍药,因而裴后所住之地总是弥漫着芳香宜人的花香。
      
      守在华榻之旁的女官见上面躺着的小美人渐渐转醒,浓密且乌黑的羽睫也正在上下翕动着,便忙不迭地起身,快步出了内室,欲将这事通禀给正在花厅询问太医的裴皇后。
      
      ——“娘娘,娘娘,裴小姐醒过来了。”
      
      裴皇后身姿端丽地站于殿央,身着一袭间色紫缬华襦,腰襕霞帔环身,衣发皆是汰奢至极。
      
      遥遥观之,丝毫不像是一位年逾三十的妇人,倒像是正值双十妙龄的袅娜美人儿。
      
      听罢那女官之言,裴皇后适才还略有些凌厉的眉眼柔和了几分。
      
      太医听闻裴鸢转醒,心情也释然了几分。
      
      他适才被裴皇后言语咄咄地逼问了一通,平巾帻下的额角早便渗出了冷汗,见裴皇后转身往内室走,太医亦提着药箱,边示意着两名医女跟上,边悄悄地为自己拭着汗珠。
      
      裴鸢刚醒,神情尤有些懵然和无助,便见姑母已然坐在了她的身旁。
      
      “姑母~”
      
      裴皇后一把将侄女拥进了怀中,随即又将裴鸢轻轻推开了几寸,边细细凝睇着她怯生生的美丽眉眼,边温声问道:“鸢鸢,身子还难受吗?”
      
      裴鸢乖巧地摇了摇头,软着嗓子如实回道:“不难受了。”
      
      裴皇后问话时,面庞离裴鸢极近。
      
      饶是裴鸢时常与自己的姑母见面,但每每近距离地凝视着裴皇后的面容时,她还是会被她的美丽惊艳,甚至会走神片刻。
      
      上京诸人都偏好柔弱娇怯的美人儿,可裴皇后的美却是那种极度张扬的美,就连头发丝都渗着艳和媚。
      
      如潋滟般的明眸中亦很少会流露女儿家的羞赧,反是每时每刻都透着一抹锐利之色。
      
      裴皇后边抚着裴鸢微散的鬓发,边安抚着她受惊的情绪,随即又命太医再为裴鸢诊脉。
      
      太医恭敬地应诺。
      
      阖宫上下都知裴皇后极度宠爱裴相的幼女裴鸢,她待她的态度不像是姑母对待侄女,反是像母亲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裴皇后虽并未给皇帝诞下任何子嗣,但是十余年前,她也曾身怀有孕,可惜那胎却并没保住,宫中旧人都知若裴皇后能平安生产,那个幼婴会是一个漂亮的公主。
      
      巧的是,那时裴相之妻班氏亦身怀有孕数月,原本医师诊出,班氏所怀的是双生子。
      
      所以裴相便为这两个孩子起名为猇和鸢。
      
      猇为猛虎咆哮之音,鸢也是一种猛禽。
      
      可谁知临产时,那第二个胎孩竟是个女娃娃。
      
      裴皇后那时刚刚出小月,在班氏临产之前还做了胎梦,梦中的班氏就生了个女儿,且裴皇后认为那梦予了她一个昭示——裴鸢就是她死去女儿的转世。
      
      裴皇后失女后,皇帝阏泽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便准许裴鸢可时常出入未央宫,陪伴在裴皇后身侧。
      
      班氏倒也不同裴皇后争风吃醋,因着二人少时本是闺中密友,她同裴相的婚事还是裴皇后一手撮合。所以裴皇后丧女后,班氏也有意让自己的幼女多陪陪自己的小姑子。
      
      裴鸢是相府嫡女,本就身份贵重。
      
      又因着与裴皇后的这层关系,在后宫的地位比一些公主还要高上许多。
      
      太医也因着这些缘由,丝毫都不敢怠慢了这位裴家小姐。
      
      ——“裴小姐脉象平稳,并未有恶疾之相,但在宫道旁,还是受了惊吓。待饮几副安神汤药后,便能无虞。”
      
      太医讲罢,略有些担忧地抬眉,观察了一番裴皇后阴沉的面容。
      
      裴皇后并未言语,她蛾眉微凝,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
      
      实则裴鸢在刚满一岁时,也犯过类似的症状,那事距今已过去了十余年。物是人非,那时的抚远王司忱,还未同皇帝撕破脸皮,仍在上京城内装着忠臣良将。
      
      那时的太医,也并未诊出裴鸢身上的异样。
      
      往后的十余年中,裴鸢的身子也很康健。
      
      没成想今日,裴鸢竟是又犯了那诡异的老毛病。
      
      思及此,裴皇后语气平静地对宫人命道:“按太医的方子,尽快为裴小姐熬药。”
      
      宫人应诺后,裴皇后倏地想起,皇帝因疾,一直在寻找一位归隐的神医。
      
      那神医名唤亓官邈,据说可诊治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
      
      若皇帝真能寻到那亓官邈,裴皇后亦准备让他为裴鸢瞧瞧身子,毕竟这不知何时而发的症状于裴鸢而言,始终是个隐患。
      
      *
      
      不经时,椒房殿的宫婢便为裴鸢熬好了安神汤药,采莲和采萍亦守在了畏苦的裴鸢身旁,眼巴巴地看着她艰难地咽药。
      
      裴鸢右手的手心中,一直紧紧地攥着一小块玉珇。
      
      那玉珇的光滑表面本是微凉的,但被她握了这么久,早已变温。
      
      裴皇后这时又坐到了她的身侧,裴鸢像只小猫般,又甜又奶地唤了声:“姑母~”
      
      裴皇后摸了摸侄女的小脑袋,宫人这时拿来了紫檀炕桌,亦很快地在其上摆满了精致的宫膳。
      
      “先吃些东西,然后再睡一会儿,等入夜前,本宫再派人送你回府。”
      
      裴鸢听罢,又细声问道:“那…舞伶和乐人呢?”
      
      裴皇后温柔地回她:“你出了事,本宫自是让她们都退下了。”
      
      裴鸢听完这话,心中是愈发愧疚。
      
      裴皇后见此,不解地问:“怎么了?身子又不舒服了?”
      
      裴鸢略有些赧然地同裴皇后认错道:“姑母…我错了,我有好几日都没有练舞了。”
      
      小姑娘认错时,双颊绯红,温驯的眸子也害羞地垂了下来。
      
      裴皇后不禁失笑,又道:“本宫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你贪懒了?”
      
      裴鸢愈发羞愧,忙对裴皇后承诺道:“我回府后,一定好好练舞。”
      
      裴皇后无奈摇首,道:“鸢鸢先把身子养好,练舞的事不急。”
      
      裴皇后又见裴鸢未持筷著,小手反倒是紧紧地攥着什么物什,便又问她:“你手中攥着的是何物?”
      
      裴鸢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方才想起,她手中的玉珇应是适才在宫道上,救她之人的物品。
      
      她拽住了那人腰间的带钩,所以这块玉珇便落在了她的掌心。
      
      裴鸢带着探寻地问向裴皇后,道:“姑母,您知道是谁把我送到这处的吗?”
      
      裴皇后听罢,竟是默了一瞬,似是不大愿意提起这人。
      
      随后方道:“是…颍国世子司俨,是他将你抱到了椒房殿。”
      
      那人竟是司俨?
      
      裴鸢对他的好奇心愈发浓厚,又小声问:“那…那他怎么会来上京?又为何会突然入宫?”
      
      司俨身为诸侯王世子,按制是不得无故进京的。
      
      裴鸢因此而不解。
      
      裴皇后耐心地回着侄女,语气略有些幽幽:“他啊,自是不会无故来上京的。”
      
      “那他来做什么呢?”
      
      “他来帮着修缮宫殿。”
      
      “可他是世子,为何要帮着那些将作大匠修缮宫殿啊?”
      
      裴皇后不知裴鸢因何缘故,竟是对那藩王世子有着诸多兴趣。
      
      她伸指轻点了下小姑娘柔软的眉心,随后又用纤指点了点自己的额侧,回道:“因为,他的这里,跟别人不同。”
      
      裴皇后自小便知,有的人生来,就要比常人聪慧许多。譬如他的兄长,亦是裴丞相裴殊。
      
      可是裴丞相同少年的司俨相比之,便显得平庸和逊色了太多。
      
      皇帝阏泽刚刚伐下司隶一地时,便择了上京为国都,那时的上京原是满地疮痍,还未有如现下一般华贵且巍峨的宫殿,城边亦无瓮楼和箭楼。
      
      司俨那时年仅十岁,便携着少府的数名将作大匠,在一月间,便让上京宫殿耸立,瓮楼连墙。
      
      旁人建造这些,得需数月,而这些建筑,亦都由司俨一人设计。
      
      一般的将作大匠,需得在事前绘图数日,方能携领一众壮丁夯土筑基。
      
      司俨与他们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无需在绢帛上绘图,他在头脑里便可将所想的一切绘出,且细节之处亦无任何纰漏。
      
      直到司俨与那些大匠接触时,方知原来旁人都要在绢帛上慢慢绘之,亦或是用些木材搭建一些小型的建筑烫样,方能逐一调整自己所想的建筑实例。
      
      未央宫之西的武库中,亦有许多的兵器是司俨仍在上京时,依照皇帝之命设计的。
      
      那时皇帝刚刚统一中原,各地市易之价的波动起伏过大,司俨和裴相便在各郡的治所都设置了专门的快骑和驿站,如此便可很快知晓各地之物价。
      
      而各地流动之钱财,司俨很快便能以心算之,他无需借助旁的辅算工具,亦以此来及时调整各州各郡的物价高低,使大梁之财政得以平稳运行。
      
      随意予司俨一书卷,他看过一遍便能一字不差的背诵。
      
      随意择一件陌生的乐器给他,司俨不消片刻便能将其弹出曲调来。
      
      实则只要司俨想学什么,很快便能在某个领域达到精通,甚至是登峰造极的程度。
      
      裴皇后想起了往事,仍觉得司俨其人的才智过于可怕。
      
      可怕到有些不甚真实。
      
      可事实便是如此,司俨却然是难得一遇的奇才。
      
      皇帝阏泽虽然忌惮他和他的父亲抚远王,但却又很爱惜司俨这个天下奇才。
      
      只是,司俨的父亲抚远王,曾险些将这个儿子抛弃。
      
      ——“他…他是脑子跟别人不太一样吗?”
      
      裴鸢软软的问话打断了裴皇后的思绪。
      
      “嗯,他的脑子跟别人不大一样。”
      
      *
      
      裴鸢用完宫膳后,便依着裴皇后的言语,又躺在她的华榻上休憩了小半个时辰。
      
      及至申时三刻,裴皇后本欲亲自送裴鸢到司马南门,可皇帝阏临却突然宣她入建章宫陪侍,裴皇后便命大长秋送裴鸢出宫。
      
      大长秋助皇后协理后宫之事,是未央宫地位最高的宦官。
      
      裴皇后任命的大长秋是个面貌和蔼,身子略有些圆胖的宦人。
      
      他说话的声音略有些尖细,动作也稍显女态,但是裴鸢很喜欢同大长秋相处,他是个很会讨人欢心的人。
      
      将暗不暗的时刻,殷红的夕阳高悬于上京天际,浓重诡谲的云翳却未将其光芒遮蔽半分。
      
      裴鸢观了观天象,她觉上京终于要降些雪花,可却又想起了上午的濒死体验。
      
      现下想来,仍是心有余悸。
      
      大长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男子,对裴鸢道:“小姐,您看,那个人便是今日将您抱到椒房宫的颍国世子。”
      
      裴鸢即刻循着方向看去。
      
      只见大长秋所言的颍国世子衣着尚质之冕,其上虽无旒无章,却透着股低调的矜华。
      
      因着身份毕竟是诸侯王世子,司俨亦戴了充耳悬瑱的皮弁楚冠。
      
      遥遥观之,司俨只静伫在已变为废墟的华殿之旁,却仍能瞧出,他身形颀长,蜂腰长腿,是个样貌极为俊美的年轻男子。
      
      裴鸢不禁想起了从前读过的一首诗赋——
      
      君子至此,黻衣绣裳。
      佩玉将将,有纪有堂。(2)
      
      裴鸢不易察觉地深吸了一口寒凉的空气,她复握了握手中的玉珇。
      
      她想对他这个恩人道谢,亦想将这一小块玉珇还给他。
      
      裴鸢屏着愈发不稳的呼吸,迈着小步渐渐走向了司俨的方向。
      
      司俨亦是觉察出,有人正往他的方向行着,他亦看向了向他走来的裴鸢。
      
      裴鸢离他愈近,亦看清了司俨的长相。
      
      司俨的气质矜贵淡漠,眸黑而沉静。
      
      相貌也偏冷感,不似裴鸢的父亲亦或是长兄的温润。
      
      司俨的面部轮廓敛净,且稍显冷厉,在眉眼微垂之际,亦带着淡淡的阴郁。面容是匀净无疵般的俊美,五官却很深邃精致。
      
      裴鸢在他身前一丈的距离站定。
      
      她仰首看向了他,却觉自己的心跳又开始怦然地加快。
      
      ——扑通、扑通、扑通。
      
      裴鸢本以为是自己又要如上午那般突染恶疾,可心跳了那么久,却并未作痛。
      
      她无法描述这种异样的感觉,只知自己在司俨的注视中,渐渐丧失了言语的能力。

  •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十个红包,跪求多多留评!!!!!!
    男主真的是个大帅比,要不然我们鸢宝也不能心动,因为他爹和两哥也都是绝世大帅哥
    参考资料:
    ①太医说的话,引用自百度百科。
    ②《诗经·秦风·终南》
    感谢在2021-01-30 17:11:12~2021-01-31 17:3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六国论太难了 14瓶;最可爱的ddj 11瓶;樱佳人& 2瓶;啾啾与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