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柑枳之香 ...

  •   ===第一章===
      
      大梁时逢凛冬,按说以往这时令,帝都上京都会降下几场势头不小的瑞雪。
      
      可今冬,城内却丝毫未见落雪,反是掠境的积北之风刮得莽然又凶烈。
      
      每到夤夜阒静之时,裴鸢总会被那些打着旋儿、且四下呼啸的寒风扰了安梦。
      
      现下已是辰时,女孩衾被里的汤婆子早已变凉,不再温暖。
      
      裴鸢知道自己该醒了,可冬日天寒,纵是意识已然清醒,她也不愿从温暖的衾被里爬起。
      
      裴鸢眯缝着双眼,想要再贪懒一会儿,她那薄薄的眼皮就如被浆糊黏住了似的,不消片刻,终是再度昏然睡去。
      
      玳瑁架子床外的两个小女使梳着双环髻,亦从围板外探出了小脑袋,正眼巴巴地看着又睡过去的自家小姐裴鸢。
      
      小女使一个名唤采莲,一个名唤采萍。
      
      二人见状互相对视了一眼,俱都有些不知所措。
      
      采莲暗觉时辰已晚,便隔着精雕的红木围板,稍带着探寻地小声低唤道:“小姐,您该起了。”
      
      “唔嗯~”
      
      裴鸢予了采莲软软的一声回应,她纤小的身子亦艰难地挣动了几下,两个小女使见此也终于舒了口气。
      
      小姐她可算是要起身了。
      
      可半晌之后,却见架子床上的裴鸢又没了声息,只从茜色凤鸟乘云被里探出了一只如嫩藕般的白皙小脚。
      
      采莲和采荷微张了张小嘴,她二人刚要再度唤裴鸢起身,却听见了些微的窸窣声响。
      
      二人回身望去,正见相府主母,亦是裴鸢的母亲班氏携了一众婢子入了内室。
      
      班氏的年纪刚过三旬,是丞相裴殊的正妻。她为裴殊诞育了两儿一女,而裴鸢正是班氏和裴殊的幼女,亦是相府唯一的嫡出小姐。
      
      采莲和采萍起身对着班氏福了福礼,婢子则按班氏的指令,将内室双交四椀的漏窗上悬着的黯色帷幔拉起,采莲和采萍亦被唤去焚香备水。
      
      一室的下人忙碌了起来,裴鸢竟还在床上恬然地熟睡着。
      
      班氏的乌发绾成了京中妇人常见的倾髻,她面容端丽且保养得宜,见幼女如此贪懒,不禁淡哂,无奈地摇了摇首。
      
      这时当,煦日穿透了漏窗的窗格,内室顿时明亮了不少。
      
      待婢子将架子床的围板打开后,班氏便将身香体软的幼女抱在了怀里,亦低首温柔地亲了亲她的额头,随后轻声唤道:“鸢鸢,该起了,不然你见姑母该迟了。”
      
      裴鸢的姑母是大梁的皇后,闺名唤作裴俪姬。
      
      裴鸢自小便开始学舞,今日裴后唤裴鸢进宫的缘由,亦是因着她寻了京中有名的舞伶,想对裴鸢的舞技指导一二。
      
      裴鸢听见了母亲温柔且熟悉的声音,便知自己再不能贪睡犯懒了,终是强自睁了睁眼,糯声回道:“我…我…这便起来。”
      
      班氏轻抚了抚女儿柔软的发顶,边凝睇着她因浓睡而泛起霞粉色的小脸儿。
      
      边觉裴鸢的眉眼初显娇妩,亦隐隐有了几分倾城之姿。
      
      想来她爹裴丞相,原就是司隶一地有名的俊美公子,她姑母裴皇后,也是上京出了名的人间富贵花。
      
      都言裴家常出俊男美女,班氏虽然也是个相貌端丽的美人,但她总觉得,她那容色同裴家人比起来,还是少了几分精致和惊艳。
      
      裴鸢幼时便生得粉雕玉琢,异常可爱,班氏和裴相将她视若掌中之珠,她二人亦都希望幼女不要那么快的长大。
      
      可一眨眼的功夫,女儿便十三岁了。
      
      如今裴鸢正处于半大不大的豆蔻之龄,她自幼被父母娇养宠护,可谓是蜜罐里泡大的贵女,性子也被班氏和裴相养得纯真无邪,甚至到了这年岁,仍有些孩童的心性。
      
      思及此,班氏心中略有不舍,便将女儿往怀里拥紧了几分。
      
      再过个一两年,她的囡囡便该被择亲,嫁为人妇了。
      
      可这样一个温室娇女,她怎舍得她去嫁人呢?
      
      裴鸢嘴上虽应了班氏的要求,可却仍是犯困,那娇美的脸蛋儿看上去也有些迷迷糊糊的。
      
      班氏见状,便将手伸向了女儿的腰间,使着巧劲去呵女儿的痒。
      
      裴鸢蜷着纤小的身子,在母亲的怀中咯咯叽叽地笑出了声来,待她意识全然清醒后,又将小脑袋埋在班氏的怀里撒了会子娇。
      
      片刻功夫后,班氏领着裴鸢简单地用了些早食后,便让梳妆婢子帮她敛容饬发。
      
      裴鸢乖顺地跪坐在了镜台之前,由着婢子将她浓黑柔顺的鸦发梳成了柔美的垂鬟,稍显纤薄的少女之身也换了一袭淡粉色的广袖合欢襦裙。
      
      镜中小美人生了双盈盈的剪水眸,笑起来时,颊边亦会泛起梨靥,模样瞧着天真无邪,明媚中又透着几分娇美。
      
      让人不自觉地便会被她的笑意感染,仿若甜进了心槛里。
      
      ——“娘,我回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裴鸢循着声音看去,却见裴猇已然风风火火地入了正厅,他刚从北军军营归府,脚踩卷云纹靴,身上仍穿着赤色戎装,一副鲜衣怒马的少年模样。
      
      冷飕飕的寒风因着他的归来,被带入了内室。
      
      裴鸢刚刚睡醒,难免有些畏寒,娇小的身子亦有些瑟缩发抖。
      
      班氏因而温声道:“快把门阖上,你妹妹刚醒,会着凉的。”
      
      裴猇听罢,却是不屑地轻哼一声,却还是依着母命,将门扉阖上。
      
      裴猇是裴鸢的孪生兄长,亦是班氏和裴相的次子,他的相貌,也自然随了裴家人的精致和昳美。
      
      他年岁尚小,身量也不如成年男子高大挺拔,他虽常入军营,却不曾身经百战。很显英挺的眉骨之上,却因着善武好斗,留下了一道不浅的疤痕。
      
      那处的墨黑锋眉亦因着那块疤,生长成了稍显戾气和蛮狠的断眉。
      
      裴猇的性情不似其父裴相和长兄裴弼的温和儒雅,倒是有些随了他外祖父班昀。
      
      班氏一族本就是兖州望族,身为将门世家,班昀亦是最早随皇帝阏泽打下这悍马江山的功臣,待阏泽称帝后,班昀也被皇帝封为了当朝的长平侯。
      
      班昀统掌上京北军,兼任大司马大将军,可谓位高权重。
      
      因着裴猇的性情自幼便有些暴戾难驯,京中学识高的夫子也都畏惧他那混不吝的蛮横性子,班氏和裴相都拿这个次子颇无办法,最后只得将他送到了他外祖父那儿,让他自小便在军营习武。
      
      而今到了朔月寒冬,年节将至,班昀便将外孙又送回了相府,好让他陪着父母一起过年。
      
      说来,因着裴猇和裴鸢是龙凤胎的关系,所以班氏自幼便将二人一起抚养,故而他二人年岁渐大后,便也住在同一个庭院中。
      
      只是他们所住的屋宇不同,且它们之间还隔着长长的庑廊。
      
      班氏更偏心幼女,便将坐北朝南的正房分给了裴鸢住,而他哥哥裴猇却只能住在北房,但是北房的朝向也是坐北朝南,白日照进其内的光线亦很充足。(1)
      
      不过裴鸢从不愿称裴猇为兄长,亦或是哥哥。
      
      只是因为他先她半刻功夫出生,为何就要注定长幼有序呢?
      
      虽然裴鸢知晓,裴猇每每同他那些狐朋狗友在上京官道打马而过时,也能惹得许多年岁尚小的姑娘显露倾慕之色。
      
      可裴鸢却觉,裴猇就是她上辈子的冤家,他总是喜欢欺负她,她才不想叫这个讨厌鬼一声哥哥呢。
      
      裴猇的猇字虽音同虎啸龙吟的啸字,但裴鸢自小便唤他小虎,后来家里人也都开始称裴猇为小虎。
      
      裴猇总觉得叫小虎,他英武的气场顿时便小了许多,所以很不愿旁人叫他小虎。
      
      但家里人既是都这般唤他,裴猇也只能隐忍下来,由着裴鸢小虎、小虎的叫。
      
      实则裴鸢和裴猇在八岁前,还是能和平共处的。
      
      因着裴鸢和裴猇是一对龙凤胎,所以幼时二人便同连体婴似的,走哪儿都手牵着手。
      
      到了九岁时,二人便到了彼此厌恶的阶段,总是因为一些小事争吵个不停,偶尔还会互相殴打。
      
      裴鸢自然是打不过习武的裴猇,最后便会哭哭啼啼地去裴丞相那儿告状。
      
      然,纵是裴丞相一贯是个公允正直的名士,却也如这天下间的所有父母一样,都有些偏心于老幺和幼女。
      
      所以裴鸢只要一告状,裴猇就会挨上一顿训斥。
      
      见裴鸢纵是梳洗完毕,也仍在眯眼贪懒,裴猇便扯了扯唇角,用那副仍显稚嫩的少年嗓音嘲讽道:“我几月未回府上,没想到你还是如此惫懒……”
      
      话落,裴猇又用眼上下打量了番隐隐有炸毛之相的裴鸢,复又谑笑道:“啧啧,还尤好穿粉衣,性子嘛…又这般的贪嘴娇气,真是形如一只待宰之彘。”
      
      ——“你辱谁是待宰之彘?”
      
      裴鸢的嗓音略显娇憨,面容却显了几分愠色,待被裴猇嘲笑之后,她也完全清醒了过来,也一点都不困了。
      
      彘便是猪。
      
      裴鸢曾经在庖厨之后的猪圈里看过那些刚刚临世的小猪崽儿,它们的模样粉嫩且毛绒绒的,瞧着异常可爱。
      
      可是被人辱没成猪,终归不是什么好滋味。
      
      班氏这时教诲裴猇道:“不许这样说你妹妹。”
      
      裴猇不以为意,边做着鬼脸,边学了声猪叫,亦发出了哼哧呼噜的怪音。
      
      ——“怎么样,裴小彘?你看这动静像不像你贪睡时发出的呼噜声?”
      
      “你…你……”
      
      裴鸢的小身子被气得一抖一抖的,已然是愤怒至极。
      
      她真是讨厌死裴小虎了!
      他竟然叫她裴小彘!
      他怎么可以说自己的亲妹妹是一只猪?
      
      一旁的女使和婢子听着兄妹二人的争吵,悄悄地掩帕笑着。
      
      裴猇看着气得瑟瑟发抖的裴鸢,只得意地扬眉哼笑,却没再多同她斗嘴,反是大步流星地出了裴鸢的正房。
      
      裴鸢见状,亦提起了裙摆,气鼓鼓地跟在了裴猇的身后。
      
      甫一出室,庭院内的小厮便恭敬地对二人唤道:“二公子、小姐。”
      
      裴鸢在北房之外止住了步子,竟见裴猇进室后,却并未脱下他那沾了泥土的长靴,反是流里流气地径直钻进了自己的衾被中。
      
      随即裴猇便在妹妹惊异的眼神中,阖上了双目。
      
      少顷之后,裴猇均匀的呼吸声渐起,仅这一瞬的功夫,他便进入了梦乡。
      
      裴鸢盈盈的剪水眸难以置信地又瞪大了几分,她简直无法理解裴猇的粗鄙行径,哪儿有不脱靴袜就上榻睡觉的?
      
      裴猇这般回府,性子竟是比从前更粗鄙难驯了。
      
      故而裴鸢提裙进了他二兄的北房,待走到榻边后,便用小手拽起了裴猇的耳朵,小大人似地道:“裴小虎,你给我起来,你的靴子那么脏,会把床榻弄脏的!现在是冬日,府里的仆妇洗起衾被来会很伤手的!”
      
      裴猇蹙着锋利的断眉,愤愤地甩开了裴鸢的小手,他虽未睁眼目,却仍让人觉得凶悍蛮烈,“要你管?上一边待着去!你若扰我安睡,看我怎么收拾你!”
      
      裴鸢被他凶巴巴地斥了后,气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伸出了食指,娇滴滴地指责道:“你…你……”
      
      ——“小姐,夫人唤您过去呢,您别再扰二公子了。”
      
      女使采莲这时站在了北房之外,亦拔高了音量,对其内的裴鸢如是说道。
      
      裴鸢知道裴猇于冬日一贯嗜睡,若她真的扰了他的睡眠,他还真有可能会蛮横地教训她一顿,只得愤愤地随着采莲离了北房。
      
      待裴鸢再度归返自己的居室后,却见正厅的博山熏炉里已然焚起了嫋嫋青烟。
      
      上京贵女都喜用博山炉熏衣,行走间亦如自带香风。
      
      裴鸢今晨也起了雅兴,便迈着小步走到博山炉旁,仪态淑雅地将广袖伸至了那些青烟之上,试图让衣袖染上炉内柑枳香的气味儿。
      
      这柑枳香产自颍国,是一种价格奇高的香料。
      
      初闻这香时,其味带着柑橘和青枳清新的酸甜。少顷之后再闻,便是沉香和龙脑松沉又旷远的味道。
      
      说来有趣的是,这香的原料之一,是一种名唤青枳的果实。
      
      数年之前,这青枳在颍国被当地百姓视作无用之果。
      
      此果食之甚苦,亦不可入药治疾。
      
      而颍国藩王抚远王司忱的嫡子,亦是颍国世子司俨在路过一片青枳林时,见当地的百姓欲要伐之,却及时阻拦了这些百姓的行径。
      
      司俨在颍地寻了几名调香大师,并命他们以这些青枳为原料,调制出了一款气味独特的香料。
      
      也不知是为何,这香料竟被哄抬到了百金一两的高价,且纵然是有着数百两的黄金,也不一定就能买到此香。
      
      上京城内,无论是天家贵胄,还是王侯公爵,都对这天价的柑枳香趋之若鹜。
      
      裴鸢轻嗅着这柑枳香的气味,渐渐地阖上了双眸。
      
      她身上面料柔软的淡粉襦裙,亦渐渐沁染了青枳和榅桲独特又微苦的气息。
      
      也正是因为这香稍带着淡淡的苦涩,闻起来才不会过于甜腻。
      
      这也是裴鸢喜用此香的缘由。
      
      裴鸢对这个颍国世子司俨,所知甚少。
      
      她不知他相貌几何,也不知他是什么性情。
      
      裴鸢对于司俨的全部认知,也都来自于这柑枳香的轶闻。
      
      今晨周身皆被这柑枳香的气味缠裹,裴鸢竟是对这藩王世子司俨,起了些许的好奇之心。
      
      那颍国世子司俨,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指南:
    1v1SC,先婚后爱甜宠文,女主有暗恋期,成年人的感情戏在婚后。
    有前世今生元素。
    【接档古言《首辅宠妻录(重生)》,作者专栏求收藏】
    CP:看似柔弱的心机美人VS铁腕狠辣首辅
    侯府嫡女沈沅生得冰肌玉骨,面若芙蕖,却是生母早亡,亲父不爱。她与刚承嗣的郡公陆谌定下婚约后,当日便做了个梦。
    梦中她被夫君冷落,只因陆谌娶她的缘由是她同她庶妹容貌肖似,待失踪的庶妹归来成为陆谌贵妾后,沈沅也很快便凄惨离世。
    而陆谌的小叔,亦是权倾朝野,铁腕狠辣的当朝首辅陆之昀。他虽与她不甚相熟,每月却会独自来她坟前,静默陪伴。
    彼时沈沅已故多年,早被夫家休弃。
    却没成想,陆之昀一直未娶,最后亲登侯府,娶了她的灵牌。
    重生后沈沅不愿重蹈覆辙,便将目标瞄准了这位冷肃权臣。
    韶园宴上,年过而立的男人成熟英俊,身着绯袍公服,佩革带梁冠,气度镇重威严。
    待他即从她身旁而过时,沈沅故意将手中软帕落于地面,想借此而靠近。
    陆之昀不近女色,平生最厌恶脂粉味,众人都在静看沈沅的笑话。谁料,一贯冷心冷面的首辅竟是弯身帮沈沅拾起帕子。
    待将它递还沈沅后,陆之昀神情淡漠,只低声道:“拿好。”
    无人知晓,他惦念了这个美人整整两世。
    *大腿随便给你抱*
    *就算权倾朝野,只手遮天,也只是你一个人的忠犬和勾勾*
    小剧场:
    康平郡公陆谌郎才绝艳,是京中少女的梦中人。
    沈沅同他退婚当日,陆谌恰被街边牌坊砸了头,故而他忆起前世往事。她死后,陆谌心肝如被摧折,方知真正所爱到底是谁。
    重生后,陆谌踏上追妻路。
    翌日陆谌同其母登临侯府,觉沈沅在家不受宠,退婚后更是再难出嫁,他放下面子再来求娶,性情柔顺的沈沅定会应下。
    这时,侯府外又停了数量装着聘礼的车马,气度凛然的首辅大人也迈进了朱红大门。
    坐于正堂同沈侯爷叙话的陆谌还不知晓,他即将就要唤前世之妻一声婶母。
    (1)三重生,渣前夫男二焚化炉级别追妻火葬场,但追不到,男主首辅抱得美人归。
    (2)男女主1V1,先婚后爱,甜爽向。男主大女主十三岁,开场即满级,权势滔天,残忍狠辣狗男人,但是个宠妻狂魔。
    【2021.4.15文案四改,已截图存梗】
    参考资料——
    (1):参考《园治》(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的译文),原文是:“北房的朝向和正房一样,也是坐北朝南,冬暖夏凉,光线充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