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段妙颤颤巍巍的抬了抬头,只看到了男人挂在腰间的玉佩。
      
      往上看,男人一身白衣似雪,身型颀长挺拔,黑发仅用一根青色的发带扎在脑后。微微上扬的唇角勾着温润的笑意,眼中也透着几分宠溺。
      
      长得还怪好看的,可是这是……谁啊?
      
      莫桑看到几人从小舟上下来,以为他们也是要去圣月教,摆了摆手说“你们不用去了,里面……”
      
      莫桑还没说完就被段妙踢了一脚“闭嘴!”
      
      莫桑咧着嘴噤了声。
      
      “弟子参见教主。”入耳的是两道清脆的女声。
      
      段妙这才注意到在男人身后还跟着一对生得一模一样的双生子姐妹,两人眉间皆点了一点红色的朱砂。
      
      双生子……
      
      段妙立即看向男人的左手,只见他食指上带着一枚千年阴沉木制成的指环,段妙怔愣道“沐左使……”
      
      他就是沐湙!
      
      如果说段妙最怕的是楚辞,那第二怕的就是沐湙。
      
      作者给沐湙的笔墨并不多,她只知道沐湙一直觊觎教主之位,在设计废去了原身的武功后篡夺了教主之位。
      
      可惜他教主的宝座还没坐热,楚辞就带着人马围攻了圣月教,沐湙逃了出去。而原身也是因为功力尽失,所以才会落入楚辞的手里。可以说原身会沦落到被做成人彘的下场,沐湙也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
      
      不过她不明白的是沐湙为什么会在得知原身被楚辞折磨做成人彘之后,孤身闯入了已经被楚辞掌控了的圣月教,只为了给了她一个痛快。
      
      段妙在心里哀嚎,怎么好死不死被他遇到了。
      
      “教教教…教主?!”莫桑一脸震惊的看着段妙,舌头都打了结。“你是教主!”
      
      沐湙皱了皱眉“聒噪。”
      
      下一秒双生子中的一个就上前点住了莫桑的穴道。
      
      段妙看着瞬间动弹不得,只剩眼珠子还能转动的莫桑心里一惊。
      
      沐湙问她“妙妙这是要离岛?”
      
      段妙转着乌黑晶亮的眼睛胡诌道“没有的事,本座得知左使今日回来,所以特意来接你。”
      
      反正眼下是走不了了,而且就算她告诉沐湙自己不想做教主他也不会相信,只怕还会对她起疑心。
      
      沐湙笑了笑,望向她背在身后的包袱“带着包袱来接我?里面莫不是放着见面礼?”
      
      段妙若无其事的拿下肩上的包袱往海里一扔,拍了拍手道“哪有什么包袱,你看错了。”
      
      沐湙点头笑道“好像是我眼花了。”说完就微俯下身将段妙抱了起来。
      
      双脚骤然离地,段妙惊慌失措的勾住他的脖子,同时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剧情?莫非原身和他也有故事?
      
      小说里关于圣月教的剧情都是从男主楚辞到来之后才开始的,所以之前发生了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
      
      “怎么妙妙好像很紧张?”
      
      段妙一凛,这个人的城府一点也不比楚辞少,洞察力更是敏锐。
      
      段妙皱着鼻尖不满的看着他“左使现在该称我为教主。”
      
      沐湙声音温柔“是,属下遵命,小教主。”像是在哄小孩子,说罢转头看向莫桑“把他带回去。”
      
      莫桑虽然被点住了穴道不能动,但是眼中的激动藏都藏不住。
      
      忙活了一晚上,眼看着就要逃出摘星岛结果就这么被沐湙撞上了,段妙整个人都自闭了。任命的任由他抱在怀里,反正她也走不动了。
      
      “妙妙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沐湙只叫了一声小教主,就又改回了口。
      
      轻飘飘的一句话差点把段妙吓得魂飞魄散。要是让沐湙知道她现在不会武功,或者发现她不是真的段妙岂不是当场就会杀了自己。
      
      段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翘起一只脚笑吟吟道“左使也发现了,好看吗?”
      
      沐湙看了眼她脚上的羊皮小靴,点头笑道“原来是因为穿了鞋,不错,就是好像大了点。”
      
      他竟然连她穿这鞋嫌大都看得出来。
      
      段妙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这是我从竹月姐姐那里顺来的。”
      
      沐湙点了点头。
      
      段妙双脚来回晃动着,故意将他雪白的衣服踢的黑了一片。然后恶意的笑起来。
      
      而沐湙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
      
      如果不是知道此人的可怕之处,段妙都要被他温柔的外表给欺骗了。不过魔教的左使,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良善之辈。
      
      沐湙除了武功高强之外,蛊术更是高明,甚至可以用蛊虫操控已经死去的人,行为动作也与活人一般无二。而他手上的那枚用千年阴沉木做成的戒指里就藏着蛊虫。
      
      沐湙一路抱着段妙回了圣月教。
      
      “弟子参见教主,参见左使。”
      
      众人费解,怎么一大早的教主和左使一起从外面回来?而且后面还跟了个叫花子?
      
      段妙自己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苦闷,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沐湙将她抱回房的时候风霜雨雪四人正要出来寻她。看到两人立即退到两边行礼“属下参见教主、左使。”
      
      “嗯”沐湙淡淡的应了声,将段妙放了下来,对她说“我去祭拜老教主,晚点再来陪妙妙。”
      
      段妙巴不得他快点走,一个劲的点头,连带辫子上的铜铃都跟着晃响了。
      
      “至于你…”沐湙看向莫桑“先压入地牢,查清底细之后就杀了吧。”
      
      段妙大惊“等等,干嘛要杀他!”
      
      “擅闯我教者,杀无赦。”
      
      莫桑脸上血色全无,一个劲的朝段妙使眼色。
      
      “不行!”段妙瞪着沐湙。
      
      沐湙叹了口气“妙妙不要任性。”
      
      “我说不行就不行,我是教主!”段妙挡在莫桑面前,仰着头和沐湙对峙“我看上他了,你不能动。”
      
      沐湙的脸色冷了下来,语气寒凉“随你。”说完就拂袖而去。
      
      沐湙离开后段妙才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对一风说“把他的穴道解了吧。”
      
      穴道一解莫桑就腿一软瘫软在了地上,抬头问段妙“你真的是教主?”
      
      段妙没心思理他,对一风说“去把他弄干净了。”
      
      话一说完段妙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风霜雨雪四个人瞬间都默不作声的盯着她看。而莫桑那张脏兮兮黑漆漆的脸上竟然透出了一抹可以的红晕。
      
      段妙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结合自己之前对沐湙说的话,这句“把他弄干净了”听起来实在有些歧义。
      
      段妙干巴巴的补了一句“弄干净了就给他安排个住处,总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莫桑被一风带了下去。段妙转身回房,门一关,把剩下的三个人都给关在了门外。忽然又刷的一下拉开门,磨着牙忿忿道“你们去把本教的功法秘籍都找来。”
      
      “教主,都在这里了。”二霜把找来的一摞书放到了桌上,不解的问“教主怎么忽然想起看这些了?”
      
      她也不想看,可要是哪天在沐湙面前露了马脚那她就完蛋了,所以只能临时抱佛脚了。
      
      段妙一本本翻着,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拿起一本问二霜“这本也是我教的秘籍?”明晃晃的苍山派剑法五个字也太耀眼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抢来的?
      
      二霜嘿嘿一笑“放在一起,我就都拿来了。”
      
      段妙全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原身练的轻功踏云和冥月神功。
      
      “都在这儿了?”
      
      二霜点头“这些都是弟子们修习的,至于旁的心法秘籍不都在教主你这吗?”
      
      段妙咳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沐湙从冰謇寒潭信步走了出来,淡淡的问一旁的杨烁“找到秘籍了吗?”
      
      杨烁摇了摇“我已经把教中上下翻了个遍,我看老教主根本就没有留下秘籍。”
      
      沐湙沉吟片刻道“没有就算了。”
      
      杨烁无所谓一笑“想不到我们几个竟然要受制于那个小魔头。”
      
      沐湙也笑了笑。
      
      段妙泄气的坐在椅子上,她已经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了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两本秘籍。
      
      原身到底把书藏哪里去了?
      
      段妙扫视了一圈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的房间,最后看向黑漆漆的床底,就这里没找了。
      
      段妙屁股一撅探着手臂在床底摸索。书就在床沿不远处,就像是不小心掉进去的,上面还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段妙用手拍了拍书面,扬起的灰尘差点没呛死她。
      
      “咳,咳咳……”
      
      门忽然被扣响“妙妙。”
      
      是沐湙,段妙神色一紧,把书重新往床底下一扔,起来开门。
      
      沐湙看着她灰头土脸的样子失笑道“怎么成小花猫了。”说着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灰尘。
      
      段妙一对上他就觉得心里发怵,刚才甩袖离开的时候还阴沉着脸,现在却笑得让人如沐春风。
      
      段妙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就往他的宽袖上擦去。
      
      沐湙穿着刚才的白衣,衣摆上还留着段妙踢出来的黑印,现在连衣袖也没能逃过她的魔抓。
      
      段妙吐了吐舌头,笑眯眯道“呀,不小心把左使的衣服弄脏了。”
      
      嘴上说着懊恼的话,一双弯成月牙的杏眼中却透着毫不遮掩的狡黠。
      
      沐湙看着她娇俏胡闹的样子摇了摇头,朝她伸出了手“走吧。”
      
      去哪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菠萝啃芒果送的手榴弹,笔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