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那牙婆身着宝蓝色缠枝花纹蜀锦袄裙,头上钗环叮当作响,端的是比陈牙婆富贵些。
      
      陈牙婆一看就心里“咯噔”一下,认出来对方是老对头臧牙婆。
      
      原来这府里的生意都被陈牙婆一人包揽,奈何掌管家事的大夫人随丈夫去上任,便将权柄交给了二夫人,臧牙婆便私下里贿赂了二夫人陪嫁,抢了府里买人的生意,两人便结下了梁子。
      
      臧牙婆瞧见陈牙婆,甩甩自己手里帕子,翻了个白眼,大声道:“哪来的乞丐,这是来王府乞食来了?”
      
      看对方身后跟着个厨子,陈牙婆立刻便懂了对方也是来做这一桩生意的,鼻子“哼”了一声:“还不是某些人哈巴狗逮老鼠——没猫的本事?顶了我的位子,却连区区一个厨子都找不着,要不王家也不会满城寻厨子。”说着倨傲地把脑门一扬。
      
      臧牙婆这才知道对方也是来应征的,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可再看对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娘子,想想自己带来的可是有多年经验的专业厨子,当下心里大定,道:“寻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算什么本事?我且看你如何吃瘪!”
      
      说话间便有丫鬟来请两位牙婆一同去见老夫人。两个牙婆谁也不让谁,各自扭身“哼”了一声才齐齐起了身。
      
      王老夫人住在府里最中心的松鹤堂,四人跟着一路走过去。
      
      陈牙婆本还担心慈姑乡下孩子没见过高房大舍露怯,有心提点她几句,可走了几步就见那慈姑背部挺直,眉目平静,似乎并不将这富贵不过稀松平常,引得陈牙婆心中称奇。
      
      待到了侧院花厅,大厨因着是男子便被留在了院里,其余三人进了屋,见诸多小娘子花团锦簇,簇拥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夫人,慈姑便知这是王老夫人。
      
      三人走到跟前齐齐行过礼,老夫人才道:“今儿个请了两位同来是有苦衷。满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厨子,着实发急,便索性将你们两位一并请了来。”
      
      臧牙婆脸上微微发烫,她为着这事不知往王家跑了多少趟,听老夫人这意思,是话里话外指责她办事不周。
      
      “满城哪里还有这样的婆母,单是为着儿媳妇不喜饮食便能天罗地网地寻一个厨子,谁不说三弟妹好福气!”站在她身侧一个艳妆丽人顺势接茬,“不过呀——我也不吃醋,三弟妹那样貌那为人,便是落在谁家都不得心尖尖捧起来?哪里是我这等烧糊了的卷子比得了的。”
      
      这位便是王家的二夫人,可当真是个妙人儿。一句话先是恭维了王老夫人爱护三儿媳,又是称赞了弟妹,三是表明心迹自己大度不会计较。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明明是自己寻来的牙婆办事不利,却能说成是老夫人慈爱所以可着儿媳妇的心意满城挑厨子,不动声色便将自己的失职摘得一清二楚。
      
      “你这猢狲莫嘴贫!”果然王老夫人眉开眼笑,戳大少妇额头一点,又转身对身边另一个坐在绣墩上的少妇道,“郡主,你瞧瞧如何?”
      
      绣墩上坐着一个病恹恹的少妇,大腹便便,眉目间却颇有疲惫之色,闻言忙回礼:“娘可折煞了我,唤我珠娘便是。一切由娘做主,哪里有我这等小辈说话的道理。”
      
      原来这是京中大名鼎鼎的琬珠郡主,长公主之女,慈姑从前还跟着娘在大年初一宫宴里见过她哩。
      
      长公主是官家长姐,素来得官家信重,怪不得王夫人满城为郡主寻厨子。
      
      臧牙婆见机忙上前殷勤道:“夫人,这回寻来的冯厨子可是汪行老亲自推荐而来,师从御厨,又在樊楼掌勺了许多年,颇有本事。”
      
      汴京城里各行各业都会组织行会,雇人都要从行老手里举荐,汪家便是厨师行会的个中翘楚,能得汪行老推荐也算得上是个好厨子。王老夫人满意点点头,又问:“这个呢?”
      
      “这……”陈牙婆顿上一顿,半响一咬牙道,“这位小娘子,从小……家里开脚店的。”
      这……
      
      满座先是一愣,而后皆偷笑起来。二夫人更是笑得嚣张:“一个小毛丫头也往夫人跟前领。陈牙婆如今莫不是寻我们乐子?”
      
      慈姑却也只是淡然一笑。她家从前眉州开脚店时收留了一位厨子,那位厨子收了慈姑为徒,教她颠勺端锅,更传授过她许多技艺,要说比试她可不一定会输。
      
      还是老夫人咳嗽一声:“既然说了比试,那便让他们都各自做道菜,由珠娘来品评便是。”
      
      说罢便将人带他们去外厨房。
      
      王家外厨房是府中设宴及招待门客所用,因而俱是男厨子,内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厨房早接到消息将一应俱物都备得齐全。
      
      冯厨子毫不客气便占据了当中最大一个锅灶,一叠声的吩咐起来,不是叫人拿羊肉过来便是叫人准备大酱。
      
      他早就盘算好了,今日要做一手自己最拿手的大酱羊肉汤,浓油赤酱,最是滋补孕妇。
      
      慈姑不慌不忙,先问王家厨子们要了几碗新米。
      
      她将新米洗过便倒入砂锅,倒水山泉水,煨在了院子里一个红泥小火炉中,而后便点上火,咕嘟咕嘟煮了起来。
      
      王家的厨子们见状在屋檐下嘀嘀咕咕。
      
      “怎的煮起了米粥?”
      
      “郡主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难道还会稀罕她一碗白粥?”
      
      “哼,肯定是哪里寻来充数的,想冒领功劳,且等被打一顿逐出府外吧。”
      
      王家厨房做不出让郡主满意的食物,这叫他们这些王家的厨子都脸上无光。今日见有厨子来应征,一是为了学些技巧,二是也存了不服气的心思。谁知道见来人之一是个梳着三环髻的小姑娘,自然心里不忿。
      
      等到见她只不过煮起了米粥,登时义愤填膺,一个两个嘲讽了起来。
      
      冯厨子更是轻蔑一笑,傲然道:“自来虽是做媳妇的煮饭,可厨子行当却只有男子才能做。要我说啊,这小丫头还是替我烧火便是。”
      
      慈姑端坐在他们闲言碎语中不动如钟,端的是镇定自若,她只小心照看着砂锅,见砂锅内大米已经被大火烧开,立刻将火炉中的木炭夹出几块转成中火。
      
      她见厨房角落地上有仔姜,便洗了两个,寻了个干净案板自顾自切了起来。
      
      王家厨子们本想再嘲讽几句,却齐齐住了声——
      
      只见她运刀如飞,“刷刷刷”几下便将仔姜一一切片。
      
      再看切出来的薄片,薄如蝉翼,整整齐齐堆了一堆。
      
      这技巧,这刀工,一看便是行家。
      
      这小娘子虽然做事不着调,可刀工着实了得。
      
      再看她将仔姜片撒上盐腌了起来,知道这是要做腌仔姜,厨子们纷纷来了兴趣。
      
      但见她攥干盐水,烫熟仔姜片后,又倒入炒制过的白糖白醋,做事有条不紊,才有了些敬意。
      
      里头冯大厨煮完大酱羊肉汤,任由它在锅中炖煮,便也抽出空来瞧瞧慈姑做什么。
      
      对这小丫头他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此刻见她只炖煮一锅白粥,立刻嗤之以鼻,觉得这次十拿九稳,便自顾自去盯着羊肉酱骨汤。  
      
      春燕在屋檐下飞来飞去,转眼便过了一个时辰,冯大厨揭开锅盖,但见锅内羊肉已经焖煮绵软,浸泡在赤黄色酱汁里,散发出扑鼻香气,引得满屋厨子们纷纷称赞。
      
      慈姑则不急不躁,轻轻揭开砂锅开始拿瓷勺搅动粥米。
      
      冯大厨得意洋洋瞟了慈姑一眼,盛盘端出后便往松鹤堂而去,可若他仔细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端倪:寻常熬粥时只中间一圈沸腾,可这砂锅内却是水面无一处不在翻滚。
      
      松鹤堂内王家女眷正闲聊,见冯大厨的菜呈了上来,便一一品尝起来。
      
      老夫人尝一口,脸上神情不变:“倒也不错。”
      
      谁知道端到三夫人跟前,她只揭开盖子,一股浓烈的羊肉味道裹挟着大酱的刺鼻之味而来,她立刻捂住了嘴巴,一脸反胃之色,眼看就要干呕,跟前的丫鬟忙道:“快端走!快端走!”
      
      臧牙婆变了脸色,怎想那三夫人居然尝都不打算尝一口。如此一来,还怎么比试?
      
      二夫人眼珠子提溜一转:“怎的那小娘子还不来?莫不是在煮什么龙肝凤髓?”臧牙婆办事不利,她亦是脸上无光,自然要赶紧找补。
      
      陈牙婆陪着笑脸:“小厨娘做的菜与这大厨不同,自然花费时辰也多些。”心里也火急火燎,索性告了罪要去外厨房看看。
      
      但见小娘子不慌不忙将小火炉内木炭一一取出,只余了一根柴火,那根柴火要熄灭不熄,在炉灶内散发着幽暗的光。
      
      “哎呀祖宗,你居然只煮了一碗粥?!”陈牙婆吓得脸色发白,两手哆嗦了起来。
      
      慈姑却充耳不闻,只沉静搅动粥米。
      
      眼看着锅中粥米已经完全被煮成了米花,这才熄火,命人端起了砂锅,自己则拿起那一碟腌仔姜。
      
      松鹤堂诸人已是翘首期盼,冯大厨和臧牙婆心里七上八下,单单盼着慈姑出丑,其余人则好奇锅内是什么。慈姑行过礼后便揭开了砂锅盖——
      
      雪白的雾气升腾而起,与之相伴的是新米的甜香,米香四溢,充斥整个花厅。
      
      雾气散尽,诸人才看到这锅内之物——
      
      “什么?米粥?你居然熬了一碗米粥?”二夫人一脸惊愕,复又看向婆母。
      
      老夫人却还坐的沉稳,示意丫鬟盛一碗粥递给琬珠郡主。
      
      她接过了粥碗,并没有适才那般抗拒。
      
      陈牙婆暗自得意,冯大厨却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粥米本身无味,自然不会抗拒,可要是这尝一口嘛……
      
      那粥上面浮着一层米油,米油下已经熬得水米一体,细看已经全无大米的形状,勺子轻轻搅动,但见米粒浓稠,只闻米香四溢。
      
      琬珠郡主舀了一勺送进嘴里,闭上眼睛皱起了眉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巴狗逮老鼠——像猫没猫的本事
    今天没做饭,出去吃了串串火锅。最喜欢吃的是小郡肝、牛肉卷木耳、牛肉卷脆笋、牛肉卷酸菜、牛肚丝、大肠卷,本来肥腻的口感在麻辣锅底煮久了浸泡麻辣火锅的香味,解腻又好吃!赞美串串。
    里头的菜式大部分出自《东京梦华录》《梦梁录》《山家清供》等宋人笔记。有些菜式做法已经失传,是我自己研究推测写出的做法,所以请勿抄袭,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